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五十五章宗教局好像沒這個局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五章宗教局好像沒這個局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企業提什麼條件那個是古馬當聖旨般,能辦的略吼辦,明知國家受了損失也只能眼巴巴把錢往這些企業口袋裡塞,不塞不行。..不塞人家搬家了怎麼辦?

賈寶全就遇上過,昨天去南溪的橡膠廠去轉悠了一圈。明義上叫橡膠廠,其實就是一個廢棄輪胎重新練膠的垃圾廠子。十幾裡外就能聞到那股子能嗆死人的刺鼻味兒。

可是那廠長還派頭十足,見人家縣委書記來了居然連迎接都沒來一下。賈書記到了他的辦公室那廠長居然像使喚下人一般淡淡的只說了一聲「坐吧!,

當時差點就氣破了賈寶全肚皮,不過想到魚陽的現狀賈寶全毒終還是忍下來了……

所以賈寶全看到葉凡的資料后那是大吃一驚,一個才舊歲的鎮長居然拉來了幾千萬的投資,這可是人才,一個傑出的人才。

只是他運氣不好,一點小事鬧到了市裡,如果自己不處理的話市委玉。書記那一關就過不去。

再加上魚陽的費家全力出擊,而衛縣長又被人當了槍使,所以賈寶全只是忍疼先捋了葉凡的帽子。不過這年青人鋒芒太勝,先磨磨他的性子也好。

「聽說早上你把一百萬都給完啦?」賈寶全還是不慍不火的問道。

「是補工資,咱們鎮欠幹部職工工資三個多月了。再不補人家都沒法子過年了,也不利於社會的穩定和諧,我也是無奈之舉,特別是紙廠的工人,一個月就領了一百塊錢的工資。

連肉都沒錢買的,生了病也不敢去看。所以我也是給逼的。

為了咱們政府的威信,總不能在年底大年三十還讓人戳政府的脊梁骨。」葉凡平靜的回答道。

「當時你已經是宗教事務局局長了。要補也是由新上任的鎮長主持補。你一個宗教局局長去給鎮里幹部職工補工資,這都是什麼事?簡直是亂彈琴。」賈寶全口氣突然間變了,嚴厲了起來。

「我當時還沒移交,衛縣長交待我舊點半左右移交完。我是在8點補的,完全按照鎮里的程序辦的。

在沒移交之前我還是林泉鎮的鎮長,這也就是我辦的最後一件事,這個應該不違法吧?

而且在舊點半前我也把手頭上的事移交級了黃鎮長,完全是按照衛縣長的指示辦的。」葉凡淡淡的反問道,當然。口氣像是辯解。

「哼!你這是鑽空子。..還大言不讒要再當一個時鎮長。好了,到宗教局去上班吧,幾天後就是年底了,也得把民族宗教事務抓起來。咱們縣其實有許多的古廟和奇山,你完全可以抓起來,想些辦法,也不失是一條來錢的路子。」

賈寶全冷哼了一聲把葉凡給趕出了辦公室。

「完蛋了,剛才一雙色眼吃了縣長豆腐,現在又跟書記頂牛,看來咱是一竿子要被捅到底了。」

葉凡心裡想著走出了縣委書記辦公室,在衛生間暗罵了一句道:「抓好宗教局,老子以後天天去廟裡吃齋誦佛,出家當和尚算了。不過如果能經常串到尼姑庵里去巡視一番好像也不錯的,說不準還能遇上一個絕世的獨臂神冗,哈哈哈

「嗯!反正也到縣府了,乾脆去看看咱的局長辦公室去。」站在縣府大院外的草坪上,葉凡呆愣了好幾分鐘。

想起當初自己還在天水壩子村當一村官時,有次到縣裡來討錢時曾經有說過,要是在這縣府大院里能有自己工作的地方就好了。

現在不到一年時間就實現了這個宏願,不但有了一個工作的地方,而且好歹也是一個局長,蚊子再小也是肉嘛!那局長的辦公室應該比普通工作人員的氣派吧!

就這般子想著,不過對於魚陽的這個縣府葉凡到真不怎麼熟悉,也沒來地幾次。

乾脆到了門衛室,見一老頭正在曬太陽看報紙,很有禮貌的問道:「大爺,這縣裡的宗教事務局在什麼地方辦公?」

「宗教局,我想想,好像沒這麼個局子吧1老大爺微一愕好像沒聽說過宗教局,頭直遙

「媽的!這什麼破局子,連給縣府看門的大爺都沒聽說過。」葉凡心裡著個騷又說道:「就是那個專門管一些和尚廟尼姑庵基督教天主教什麼的地方。」

「噢!對!對!是有這麼一個的方。早上老鍾還給我糖吃了,說是今天退休,終於可以休息了。」傳達室大爺一拍那頭稀落的腦袋猛然間好像想起來了。

「老鍾,是誰?」葉凡隨口問道。

「就是你剛才講的那個什麼宗教事務局的人,叫鍾才,好像聽他說是什麼辦公室主任。

他說自己還是個副科級幹部。今天網好退休了。特別拿了一袋子糖果來。

說是以前整天爬山都把腳都給爬小了,爬出毛病來了,落下了什麼關節炎什麼的,現在也該輪到自己休息了。..」老大爺樂呵呵說道。

「那宗教局到底在什麼地方?」葉凡問道,心道這老頭子,羅卑了一大堆廢話,正點子一句沒說到。

「你一直往裡走,走到縣府看不見新樓為止。裡面有個小山坡,就在那背靠大山的小山坡上。」老大爺用手指著縣府後面的方向說道。

「嗯!謝謝。」葉凡稱了聲謝給了老頭一支中華,樂得老頭一直把那支煙湊鼻孔住聞來聞去的捨不得抽了。

葉凡網走了幾步老頭又問道:小夥子,去寄教局辦事啊?」

「不是,去報道。」葉凡隨口答道。

「報道1老頭子失聲叫了一聲。眼神有些怪異,葉凡也覺得納悶。問道:「怎麼,有什麼不妥嗎?」

「沒,沒什麼不妥。那地兒環境不錯,獨門獨戶的,又很大,比縣裡其它的局辦舒服多了。要不我帶你去?」老頭看在中華的份頭上很是熱心。「不了,大爺,你忙你的,我隨便走走。」葉凡笑道拒絕了,他也正想隨便走走正好散散心,也沒把宗教局的那些破事兒放心頭上。

心想:「我一個管十幾萬人口的大鎮鎮長都作過一個才五六個人的宗教局局長難道還做不了?

以前老哥網轉業時就在宗教局當過局長六聽說就二個人。長兩個副局長,連個跑腿的科員都沒有。現在聽那老大爺說至少還有個跑腿兒的辦公室主任。

不過那辦公室主任好像也是副科級幹部。媽的!全他娘的是官。以前聽秦老哥閑聊時說宗教局那個的方可是個窮得掉渣渣的局,全年活動經費不足一千塊,吃餐飯都得自己掏腰包,出門騎的是自行車,下鄉一般來說都是坐中巴了。」

不過葉凡也沒什麼好擔心的,因為他不愁錢,也不想撈什麼油水。所以倒是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到是把宗教局看成了一個能經常釣釣魚。去訪訪古剎,逛逛名山,探探風水的消遣的好去處。

自從畢業后直到現在每天都過得緊巴巴的,沒一天悠閑過。現在能閑下來也許是一件好事,好好的練練功增強一點實力也好。

再也不用勞神去想那些頭痛的金錢問題等等,想到這些葉凡長舒了一口氣,胸中那股子犯騷的悶氣也散了不少。

就這樣子一邊走著一邊逛街樣閒蕩著,這縣府還是挺大的,各局各機關也是很多的。

不過總體來說樓房都比較矮舊。只有網進來時那門面處有三座新樓。後面越進去樓房越破。甚至葉凡都現了幾座三四十年代建的保存得較好的土牆木板樓房,這種辦公樓完全可以稱之為古董了。

一直走到了後面,東張西望了一陣子終於現在左邊有個平緩的山坡,說是小山坡也不能那麼說,長度也有幾百米的。綠樹叢蔭,烏兒鳴叫。山坡下還有一條石階小路掩映在古樹花叢中,顯得非常的幽靜。

「可能就是這裡了。」葉凡自語著,抬頭掃去,不過沒現辦公樓之類的地方,倒是現從樹叢里露出了古剎的一角來。

只陛了,上面好像是一廟,應該不是宗教局辦公的地方。不過那廟好像挺大的,過去瞧瞧,燒柱香求個平安什麼的。想不到這縣府里居然也有廟存在,難道縣長書記們也信這個,遇上什麼事了也會去拜拜神求求佛什麼的。」

葉凡心裡納悶的想著隨著石階小路爬了上去,這廟還真不外面圍牆圍著的長估計有七八十米,圍牆全是土牆築的,最上面的頂端已經被雨水沖刷得坑坑窪窪的,如果再不保護一下估計就得塌了。

終於到了正門前,不過一見那門匾上掛著的一個金字招牌葉凡是徹底傻眼了。

上面倒是燙金的幾個,字一魚陽縣宗教事務局。

「厲害!老子又回到老宮裡辦公了,這宗教事務局就設在廟裡。咱是從天水壩子的老廟宮中出來的,想不到現在調縣裡當局長了還得重回廟裡辦公,這都什麼事,難道這輩子註定我要跟和尚尼姑們結緣,媽的1葉凡忍不住罵了一句。

判。伙子,無端的怎麼隨口罵人。這裡可是宗教局,是辦公的地方。

要注意民族團結,注意影響,哼1

這時一個剛從兩扇木門中正想往走的中年人正好聽見了葉凡的那兩個「媽的」罵人字,所以出口教颳起人來。

「呵呵,對不起,我是想到一些事了。」葉凡有些歉意地笑了笑。見那個中年人戴了副眼鏡,人顯得很文靜,也很有修養的行頭樣子。

隨口又問道:「同志貴姓,也是來辦公的嗎?」

「我在這裡面工作,姓李。你是誰?來幹嘛的?」李姓中年人人雖說文靜,但講出的話來卻是一股子老氣橫秋的味道。

「我,也是來報道的。」葉凡一見心裡有些不爽,心裡暗罵道:「披著個書生人皮,臉子可是朝天了。看來這宗教局裡也有「能人

「報道!以前哪地混飯吃?」李姓中年人斜掃了葉凡一眼,心道估計又是一個愣頭青,張口得罪了領導被配到了里來了。

因為這宗教局裡的工作人員全是的罪了領導,不招人待見最後被打入冷宮扔這旮旯地方來的。

李姓中年人名李釘,原本在勞動局當一副局長,後來跟局長爭權奪利。不過最終是失手了。

所以也被勞動局的局長給擠到了宗教局來了。現在宗教局任民族事務科的科長,級別還是副科級。只是跟勞動局的副局長相比那個差了不是一星半點了,一丁點油水都甭想撈到手。

李釘在這裡呆了幾年下來嘴裡都快淡出鳥來了。以前勞動局還有點活動經費,隔三岔五的還能在館子里搓上一小頓的。

現在宗教局一個局子一年的活動經費才五千塊,局長自己一個人下去吃館子還不夠,哪還能輪到李釘一個小科長吃上館子。

李釘記得自己在宗教局裡混了三年了,就是有一次市裡有個大員耍到鴨毛山去遊歷,當時局長不在。就由李釘陪同去的,就那次撈了餐好飯吃。

平時縣裡開會什麼的好像都沒宗教局的份頭,不要說李釘,就是雷局長也沒幾個時候出公幹。

因為一出公幹就是要去爬山。而且連部車都沒有,還得自己局裡出錢雇上一輛三輪去跑。

當然,雷局長也想雇麵包車去公幹。面子上也好看一些,可惜就那幾千塊的可憐經費,租得幾次估計以後得全靠兩條腿走路了。

所以一般來說下鄉都是坐中巴,到農村去一般來說都是租的大三輪。有的時候租的居然是手扶拖拉機去村裡辦公。

想起來李釘自己都覺得寒摻人。丟臉丟盡了,自己一個副局長幹部站在手扶拖拉機上還真是氣派,唉!這個地方根本就是一個讓人遺忘了的角落。

當然,李釘在外面都不敢說自己在宗教局工作,只說是在縣府里辦、公。如果某人知道了李釘在宗教局工作。立馬就會跟和尚廟聯繫起來。那眼睛立馬就會變色了。

「混飯吃。呵呵,鄉下來的。」葉凡笑著走了進去。

「鄉下,唉!看來你肯定是得罪了你們那旮旯地方鎮長鄉長了。」李釘嘆了一口氣,倒有點同病相憐了起來。。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肌叫。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