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五十七章互相扯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七章互相扯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月底了,明天剩最「看看克弟能否讓月票漲到舊出不個整數吉利。..dudu如果能漲這麼多的話。月號連四更。別捂著了,快砸了吧。砸了就有好運的,數錢的數錢,桃花的桃花吧!

所以葉凡給嚇著了,一個破局子個人。一個正科級幹部,五個副科級幹部,外帶著還有四個享受副科級待遇的副主任科員。

這不全是官了,一個。跑腿的科員都沒有。自己以後想使喚這些副科幹部或副主任科員什麼的估計是不怎麼好使的。

最主要的是聽說這些人以前全是在好的單個擔當領導職務的,後來全是得罪了縣裡領導或者行局頭頭。這下子是被貶謫下來當老爺的。自己根本上就是在領導著一夥的老爺軍。

像這些副科幹部心裡本就憋了一肚皮的火。誰也不服誰。

再說宗教局裡沒一點油水可撈的,大家都僅領點死工姿。

人家副局長,副主任科員的也未必要求你這個局長辦什麼事。你自己連吃餐飯都得自己掏腰包了人家能沾上什麼邊。

如果局裡有錢的話大家偶爾能蹭頓飯吃也許有的幹部還聽話一點。因為能揩點油。這下子連油都沒得揩了還聽你的話幹嘛。

「你們的辦公室都在什麼地方?」葉凡環顧了一下四周,現這個,老宮殿非常的寬大,長估計有田來米,深度也有的米左右。

還分為上殿跟下殿,上下殿之間有一個天井。估計這天井原來是敞開的,現在那敞開的地方裝上了塑料玻璃,倒像一個巨大的天窗。

「葉局長,我們就在這大殿的下殿辦公了。一旁僅有兩個房間就是存放一些檔案,上殿就是平時開會聚會的地方。

這三張乒乓桌合起來的大桌子就權當會議室的會議桌了。..今天大家說鍾主任退休了,順便搞一下衛生,所以桌子全搬到角落處了。您的辦公室的左邊上殿第二層樓上,等下帶您去看看。」丁香妹熱情的笑道。

「好好!搞一下衛生世好。這會議桌也很特別,平時沒事幹事大家要工作之餘還可以打打乒乓於。工作休閑兩不誤。放鬆一下身心也好。呵呵,大家先坐坐,咱們聊聊。」葉凡笑道,一屁股坐在了那三張乒乓桌拼起來的桌子中央。

心道:「娘的!真是個窮單位。窮得掉渣子。.9u.net就這乒乓桌也不知是從何處淘來的,全是破爛貨色。人的胳臂肘放上去都會吱嘎吱嘎的響。就這破桌不要說打乓乓球玩。就是碰一碰都愕小心,別給弄散架了,劈來當柴火燒還湊和。」

正聊著時電話響了,丁香妹接了電話。一會兒放下電話說道:「局長,你來了正好了。後天西盤鄉南天頂將要搞個活動,是迎接銅人雕像回來。南天寺的主持古德大師相邀咱們宗教局去個領導主持一下活動。」

「雕像,什麼雕像?」葉凡問道。

這時鐘才主任笑道:「呵呵,局長,是這樣子的。咱們縣裡肖家的在明朝時有個。祖上叫肖夢堂,非常出名。曾經中殿試前三甲,古時稱之為探花。

永樂皇帝朱林親點為咱們魚陽縣令,後來官至墨州知府,其實就是咱們現在墨香市市委書記那職務。肖夢堂是個才子,在詩詞歌賦方面都有一定的造詣。聽說還參加過朱林下旨,解諸、姚廣孝、王景、郜輯等人幕編修的《永樂大典》

前段時間肖家有個在香港的祖上旁支一脈,叫肖飛城先生,回鄉祭祖后遊歷了咱們魚陽的南天頂,覺得風光依人,雲霧奇特。

當時一時興,捐賺了刃萬給南天寺,說是還要鑄一尊肖家祖上肖夢堂的銅人雕像運回南天寺安放。

主持古德大師當然樂意了,這不,聽說明天早上銅雕將抵達咱們縣城。..肖家人和南天寺的和尚們也做好了迎接的準備。咱們宗教局是管這一攤子的,當然是免不了要去組織活動了。」

「老鍾,你也太會給咱們局子臉上貼金了,這活動自有肖家的肖副縣長主持,啥時輪到咱們宗教局出頭了。」一旁的衛寶國副局長忍不住哼了一聲。

「是啊!就是安排咱們管這攤子事的宗教局去主辦,可我們拿什麼去主辦。葉局長網到可能還不知曉咱們局的底子,就是買面錦旗都要考慮一陣子的。

作為主辦單位來說,不放點血人家怎備著咱們,沒個三千五千的現在能開展什麼活動?

總不能名義上是咱們局主辦。咱們自己一分錢沒出專門揩油人家的。本來咱們魚陽的寺廟都全是一些窮方丈了,咱們還要去揩油那破廟的那點可憐的香油錢。

要是在主辦的時候那位肖飛城先生不小心問出,你們縣裡出了多少錢等等,咱們得打個地洞鑽進去了。

唉!這破事要是說出去估計全得笑掉了大牙不可。唉!沒錢什麼事都辦不林聯戰。局長有些怨氣樣子嘆息道。

「以前主辦這種較大型活動時咱們局怎麼做的?」葉凡問道,心裡感覺有些涼意了。

「怎麼做?基本上沒有主辦過,都是由其它單位主辦,咱們掛了個,名義叫協辦,其實全是遭人白眼。就是剪綵時咱們局的同志從來就是被排在最尾巴的,如果那彩帶太短的話基本上就沒咱們局什麼事了辦公室副主任丁香妹憤憤然說道。

「是啊!你沒出錢憑什麼還得叫人家尊敬你,現在有錢的就是大爺。咱們去辦個活動,一般來說都是坐中巴去的,一個局子連輛破車都沒有。有時下農村坐的是什麼車。呵呵!講出來葉局長肯定會笑,就是那像破船架子樣的手扶拖拉機。

」的響著,到了現場時全場側目,接下來當然就是一片鬨笑聲,覺得咱們宗教局太逗了,不樂都不行了。不知情的同志還以為是咱們局子厲行節約,知根知底的全在肚中偷笑。

唉!幹了幾年,遭了多少自眼。每次出任務我都怕了,一來要去人家局子蹭車子坐,如果人家局裡的車本來就坐滿了人,再擠下咱們就成擠榨子了,人家當面不說那肚皮里肯定在嘀咕。有一次我跟宣傳部的同志一起出去。當時就因為車子太擠了點,不小心頂了一下某領導的腿根子。

那領導到只是瞪了我一眼,不過那司機就不樂意了。含譏帶防:怎麼?李科長,你們宗教局的人是不是都喜歡湊一堆熱乎是不是?

逗得滿車的人全哈哈哈狂蕪,,

二來的話還得蹭飯局子,有啥辦法。」民族事務科的李釘同志也是滿腹子牢騷。

接下去葉凡又聽到了三個都帶「妹。的女人了一陣子牢騷,特別是那個大波少*婦寧玉妹很不客氣地問道:

「葉局長,幾天後就是年底了。其它局的同志都在談論今年的紅包有多大,能抱幾箱蘋果,祜子回家過大年。咱們局您這大局長來了。應該要有點新氣象是不是?」

說完了還一直咯咯盪笑不已。

葉凡皺著眉頭問道:「去年你們落下了個多大的紅包?幾箱掛子蘋果?。

這時滿殿人全不作聲了,最後還是那辦公室的鐘才主任因為退休了。也不怕得罪人。

有些難為情樣子說道:「一個蘋果和掛子都沒有,紅包更別想了。後來雷局長還說局裡欠了外面五千塊錢,人家討上門來。沒辦法之下雷局長說每人的工資得扣下一百塊先付了了一些,等開年後再還給大來

到現在那一百塊也沒還給咱們。不怕葉局長笑話。我老婆今早一出門就問那一百塊了。

說是已經退休了那一百塊不能給黃了。唉,家裡兩個孩子都還在讀大學,急需錢,這錢我老婆都板著指頭在用。

我幹了一輩子,工齡也有近的年了,一個月全部工資湊一塊還不到幼塊。這田塊對我家裡來說還是很大的,咱們局子除了領點工資以外。

什麼節日補貼,下鄉補貼的全沒有。下鄉時就報個車費,如果要雇車就要雇那種最便宜的車子,有手扶拖拉機就不能去雇大三輪,有大三輪就不能去雇麵包車。

轎車沒見過,破麵包車局長出去時當時因為有上級的同志一起來,所以倒是雇了幾回。

想想也是,一次車費就要一二百塊。全局一年就五千塊經費,能辦什麼事。大的行局的局長去高級賓館吃上二餐就要幾千了,咱們這局

鍾才嘆氣不已,現在反正也退了,一肚皮怨氣不怕領導聽了,全倒出來了。

「好了!我知道大家都有怨氣。咱們局沒錢也沒車,自行車倒有幾輛。紅包蘋果什麼的更沒指望了,不過工作總得去做是不是?

大家都領了工資,一般來說財政直拔的工資應該都有領到手了。既然領了工資也得辦事是不是?咱們都是黨的幹部,我剛才初初的翻過大家的簡歷,咱們局裡成員全是黨員。

作為黨員就應該事事起到模範帶頭作用。先把明天南天寺的活動給敲定了再說,這麼大的活動咱們局也應該出些力是不是?

打雜就打雜算了,沒錢跑龍套就是了。大家都說說吧,誰去協辦這次活動,至少得去三個同志,一個人太少了點。肖夢堂可是咱們魚陽的驕傲,咱們得慎重點才行

葉丹說完后巡了一眼大殿中人。希望有人能自告奮勇的提出前去。作為自己今天新上任,也不會太難堪了。如果就此卡殼了,那自己今天上任也太「瘦,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