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五十八章下不了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八章下不了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殿里鴉雀無聲,只聽見呼哧呼哧呼氣的聲音。..9u.net葉凡也不作惱,淡淡的再次巡了大家一眼,現殿中眾人那姿勢還是挺有趣的。

見葉凡掃了過來,有人立即彎下腰在系那本來就綁得好好的鞋帶子。有人裝著掏打火機準備點煙,有人拿著筆在紙上點著,不知是不是在畫自己這個局長的人頭玩,三個帶「妹,的女子或低頭,或裝著在整理自己的衣衫。

「局」局長」要不我陪誰去就是了。」這時那個妖嬈少*婦丁香妹倒是冒出頭來有些吞吐著說了一句。

「很好1葉凡大為高興,至少有個肯冒頭的了,能打破這潭死水後面就好辦了。這可是自己上任局長辦的頭件事,如果沒人響應這個局長還作個屁。

「還有誰願意領個頭?」葉凡說完眼神逼向了三位副局長,因為丁香妹只是辦公室的一個副主任。級別太低。

雖說是享受副主任科員待遇。但終究上不得檯面的。還得有一位副局長去協助縣裡主持一下才行。

不過衛寶國、林振民、張衛青都是老油子副局長了,以前都是在其它行局當副局長,現在被貶到這裡了也不怕什麼?

其實明天的肖家祖宗雕像運去南天寺還有一個噱頭,肖竣臣雖說貴為魚陽縣的常務副縣長,不過最近這段時間肖家的勢力在走向衰弱。

費家如日中天,玉家也漸在倔起之中,謝家比較穩定。就肖定太弱了,這次肖家的老祖宗銅雕運回來估計也有造勢的目的。

對於肖家來說當然是造勢了。不過對於費家、玉家、謝家來說就是滅勢了。

網好相反,這個時候如果站出去拚命棒肖家的場,很有可能無意中就得罪了費家、玉家和謝家。特別是費家和玉家肯定會打壓肖家的,不讓他重新抬起頭來,那樣子平白多出一個強勁時手是三方都不願意看見的結果。

所以這裡面的道道很亂的,這三個副局長本來以前氣盛才被打入了冷宮,現在也活絡著調走。如果因此事得罪了勢大的費家和玉家就不值了。

反過來如果今天是迎接費家的老祖宗回來的話估計不要葉凡開口,這幾個副職都會搶著去南天頂了,就是自己貼錢也得用熱臉去貼貼那冷屁股的。

葉凡到是一時沒想到就這麼一次簡單的活動,其中的水居然是有這麼的深。這做人真是難啊,什麼都要想到那是更難,又不是神仙能掐會算的。

又是舊分鐘難堪的時間過去了。..葉凡看了看時間都點半了,這飯都不要吃了,大家都不作聲。

有些動怒了,不過面上還行,淡淡又一笑。問道:「這搞活動以前是哪位局長負責的?」

沉默了一陣子,衛寶國見躲不過去了,開口哼道:「我負責的,不過雖說是我負責的,不過最近我連著協辦了好幾次活動,吉德鄉大橋民族團結剪綵,曲飛鄉木橋修復協辦,清麥鄉腰鼓隊開展活動,這些天都沒消停了。很累,也該休息一陣子了,還是請局裡另外的同志去吧1

「嗯!衛局長是有些累了。dudu林局和張局你們看呢?」葉凡問道。

「葉局,我最近老胃病患了。這個在坐的同事都知曉我這老胃玻不作時還行,一作時就痛得要命。

這幾天一直在掛瓶吃藥,本來是要住院的,今天是因為老鍾退休所以才回來看看,送送老鍾,畢竟同事一場是不是?

如果真要我去也行,就怕到時老胃病作了在那山頂上一時下不來。我的病倒是小事,就怕擔誤了局裡的活動,惹得縣領導不高興了就麻煩了。」林振民拋出了他的老胃病為晃子。

「哼!一有事就以老胃病作幌子,這是老手段了。都不懂得換個新的玩法,媽的!那次局長叫大家去魚陽賓館吃館子你這老小子跑得比兔子還快,那個時候怎麼不拋出老胃病了?明知道這次辦事吃力不討好。居然全放老子身上推了。」雖年青的副局長張衛青心裡腹誹著林

掃了葉凡一眼說道:「葉局,我負責的是民族方面的活動,這種迎接老祖宗銅雕的事還真沒幹過,沒有經驗也不知從何處入手。就怕把這事搞砸了丟了咱們局子的臉。」

「局長,我到是可以去,我是搞宣傳的,不過我得說叨一句了。咱們局從來下鄉都沒補貼,一天下去就吃飯的錢補貼一塊五毛錢。

這一塊五毛錢能吃冷,一碗樣面還得一塊錢,那是只能喝白開水了。

其它行局下去每天飯錢補貼五塊,一般來說額外還有阮的差費補貼。每次跟他們下去都是白吃別人的,自己蹭車蹭飯都蹭得不好意思了。」

宣傳科科長寧玉妹牢騷了。「不過這次的事比較隆重,最好還是要老衛、老林、老張三人去一個較好。不然就我們兩個女人去了肖副縣長會怎麼看,會覺得咱們局不把他的老祖宗當回事兒。..」

這時電話又響了,丁香妹接過後彙報道:「南天寺的古德大師催問了。說是剛才肖副縣長有指示,說是這次活動由縣裡分管部門負責搞,肖家是主人,只是從旁協助。」

「唉!這次難辦了。肖副縣長有顧慮。」鍾才嘆氣道。一眼就想到那方面上去。

「顧慮?」葉凡重複了一句有些不明白。

「是的,估計是怕縣裡人說肖家用公家的錢為自己家大辦事等等,咱們魚陽情況複雜,人多嘴雜。

我這老頭子了,反正已經退休了不怕別人恨。葉局長,你還是快想辦法吧,剛才古德大師傳了肖副縣長口信,由分管部門負責,不是咱們宗教局還是誰。

這要主辦活動就不得了啦,沒有個三千五千的怎麼辦得下來辦好了還行,辦不好的話肖副縣長可不答應,而且聽說這次肖家在外地的族人都會回來,這沒錢怎麼主辦?唉,」

鍾才倒是真心為葉凡這新上任的局長感覺到難受。

「是啊!剛才老鍾也說了,肖家在香港的祖宗旁支一脈,也就是那個肖飛城先生既然能捐叭;大座銅雕像,系少也得值一百來萬六說明肖飛城先生家底子殷實,咱們這次活動一定得辦得風風光光的。不然會丟了咱們魚陽縣的臉。

咱們一個局子這次代表的就是魚陽整個縣,打腫臉也得充充胖子了。」葉凡鼓動了一翻。不過沒把在場的八個人的漏*點鼓起來。

「沒錢再怎麼打腫也沖不了胖子埃來賓們總得吃飯,一些該花的。比如彩帶,彩紙,音響,香燭、必要的祖車等等都要花錢。作為主辦方總不能讓來賓自己掏錢買飯吃。」

辦公室副主任梅紅妹一瓢冷水就澆了過來,差點沒把葉凡那一把火給全淋透了。

「媽的!這娘們牙尖嘴利的。老子好不容易鼓燥了一點火起來都給她弄沒啦。」葉凡一聽,臉微沉有些動怒了,說道:「怎麼說話的,沒錢也要辦。」

轉頭問丁香妹道:「雷局長也沒來移交手續,咱們局裡賬面上還剩多少錢?」

「剩錢?」諾么蟠模舌頭在裡面亂動著,好像被嚇著了。

「怎麼啦?」葉凡眉叉一皺問道。

「一分錢沒有,欠外面的白條子到是有五千多塊。」丁香妹終於倒出來了。

「還不止呢?我這邊前二次出差的車輛和一些必要的花銷都還沒報。雷局說是等年底,這不到年底了,我就那點工資,全貼進去了,明天老婆得罵了,這大過年的沒錢置辦年貨這日子還怎麼過?」衛寶國也起了牢騷。

「嗯!我也有千把塊存在家裡。」這時一旁的林振民副局長以及張衛青副局長,李釘等全開口了。

「完了,這一合計估計現在局裡還欠著一萬多塊,這日子還叫人怎麼過。以前在林泉時幾十萬的整天在手中飛來飛去,想不到一個縣局的局子窮到了如此地步,幾千塊都敲不定。」

葉凡心裡惱火的想著,不過目前這種情況也沒辦法,總得弄點錢先把這關子給混過去再說。

「葉」葉局長,我那裡也有三百多塊,如果局裡沒錢就」就算了。」這時一旁已經退休的辦公室主任鍾才有些吞吐著說道,臉上寫滿了不好意思,見葉凡瞅了他一眼慌得趕緊站了起來,又趕緊說道:「這些都是一定要花的,我沒亂用一分錢。

「老鍾,坐吧,沒事。你辦了事就應該給你報。咋還能讓你回家被老婆數落?三百塊可是你一個月工資。不是個小數目。你把票放香妹那裡,我想辦法,一定給你報了。」葉凡一臉嚴肅的說道。

「謝謝1鍾才也沒矯情了。從口袋裡摸出了票,葉凡掃了幾眼現的確是一些該報的,二話沒說拿出筆來批下了上任局長來的第一筆票。感覺這筆怎麼沉沉的,沒有一點其它局長批錢的暢快感覺。

「好了,這次活動咱們局要把它當作一件大事來抓,我作個決定。梅紅妹和林振民兩位同志留守局裡。其他人全跟我上南天寺主辦活動。

下午研究一下活動方案,在晚上之前得把方案定下來,不然時間來不及了。

關於活動經費的事我去想辦法,老鍾同志經驗老道,我就相請他一起把這次活動舉辦完再回家休息怎麼樣?」

葉凡一鎚子定音了,大家也沒什麼話說了。「行!我就最後干一次由咱們局主辦的大型活動,謝謝局長給我這次機會。一輩子被人壓著也該我們吐吐氣了。」鍾才有些興奮起來了,雙眼也閃了老彩。

「好!現在已經快口點了。香妹。找個小酒樓咱們吃頓便飯,喝點小酒也算是賀一賀。」葉凡說道。

「局,局長,」丁香妹有些為難的瞅著葉凡扭擺著那妖嬈的屁股。好像有難言之隱。

「怎麼?」葉凡有些不解。

「呵呵呵,,局長,現在咱們宗教局去外麵館子吃飯人家店主全不給簽單和欠錢。」鍾才解釋道。

「其它行局都不行?」葉凡有些不信。

「其它行局像畜牲局、水產局人家也不給安的。除了咱們幾個破落局子,縣裡其它行局你要欠多少人家都給欠的,一個電話就能搞定。

只有咱們這幾個局子好說好歹都不給欠了,唉!也不能怪人家什麼。以前欠的還沒給呢,三四年前的帳都還在本子上記著。

估計店老闆都在喊晦氣,幾百塊的話就當是請客了,千把塊的隔三岔五的來溜一圈,不過溜久了就當是來玩了。

偶爾那些催錢的菜館老闆們乾脆帶著香燭來了,順便拜拜咱們局裡的彌勒佛,我當時解釋說沒用的。彌勒不是財神,拜了也白拜。可是那些老闆們卻是說道:有拜總比沒拜好,拜到什麼時候宗教局還了他們錢

你看看,這都什麼事,真把咱們局當窮廟了。有時那些老闆拖家帶口,連老婆孩子都帶來一起拜了。

求子,求學的都有。真是的笑話。不過咱們欠他們錢也不好怎麼樣。不然人家一放下臉來催咱們還錢咱們又得陪笑臉了。」鍾才一臉的苦笑。

「噢!沒事,拜拜也行,我還想拜呢,看看能否天上掉餡餅,呵呵呵」走。今天這餐飯我請客了。走吧,呵呵呵」葉凡手一揮帶頭走了出去。

心裡暗罵道:「這破局長還真不是人能當的,連個飯館小老闆都敢欺負咱,還不如一個破村官呢。」

在街上連著兩家小酒樓都人滿為患。網好走到了魚陽洱家。葉凡哼聲道:「就這裡了,不走了,麻煩。」

「局長,這裡面很貴的,一餐飯沒有個七八百塊下不來。咱們局一年的活動經費就夠吃上四五餐就底兒朝天了。」

丁香妹在一旁小心的提醒道。既然是局長請客了大家認為吃頓便飯就是了,如果吃得局長肉痛也不好。

「沒事,走吧1葉凡帶頭走了進去,其實葉凡早就看見了一個人正好上了樓梯,所以來揩油的,才表現得如此大方。,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肌叫。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