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五十九章一杯酒一瓶劍南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九章一杯酒一瓶劍南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二了第二樓的包廂。..9u.net點菜時大家都不好意鐘頭出個出,幾個便宜菜,什麼辣板炒肉絲,豆腐湯。苦瓜羹等,估計就百來塊就夠了。

酒的話說是下午大家要上班就免了。弄得一旁記菜單的那個服務員小姐那酒亮熱情的臉蛋上那笑容一下子全沒啦,不屑的哼了一聲,屁股一扭一擺著轉身就要走人。

「慢著小妹,我還沒點呢,呵呵呵」葉凡笑道,又點了幾盤較高檔的貨色,最後補了一句道:「來二瓶劍南春吧,今天為老鍾同志送行的。」

「劍南春,那一瓶可是要一百五的?」那個小姑娘瞅了葉凡一眼,怕他不識貨所以好像是好心的提醒一下。臉上寫著的卻是一股子輕視。

因為剛才老鐘頭點菜給她的印象太糟糕了一點,認為這夥人估計都是一些拿死工資的,今天估計是來制開暈的。

「什麼話,把你們老闆叫來。哼1葉凡不高興了。一個服務員這般子看輕人,那狗眼也長得太高了。

「杏兒,怎麼能對客人這樣子無理,對不起了先生,我是本店經理謝邦全。」這時門外網好走過的老闆謝邦全聽見了走了進來笑著說道。

掃了葉凡一眼,感真面生得很。

「謝老闆,這是我們新上任的葉局長。」這時衛寶國副局長估計是認識謝老闆。開口介紹道。

「局長,你們國土局又換人啦,那得恭喜一下葉局長了,歡迎葉局長光臨本酒樓啊!呵呵呵」謝老闆立即笑眯眯了,國土局可是一個,富得流油的單位。

如果能多來自己酒樓那自己就撈到了一個好主顧。如果能把招待定點在自己酒樓那就更過多美了。

不過謝老闆不知道的是衛寶國早就被人從國土局打入了宗教局這個,冷宮了,不然哪還會這般子熱情。..

「呵呵!謝老闆,我現在調去宗教局了,不在國土局上班了。」衛寶國當作這麼多人面也不好撒謊。只好實話實說了,一臉的苦笑著。

「噢!宗教局,你們慢坐。」謝老闆一下子失去了興趣。心裡犯嘀咕道:「宗教局這個垃圾單位也來這裡湊啥熱鬧,還點劍南春,等下籤單我是不會同意的。又低聲交待了一下那個杏兒。

不過他交待杏兒的話可是被葉凡那靈敏的蝠耳通術聽見了,心裡很不痛快。9u.net

暗道:「老子以後東山再起時你就看著辦吧。」

喝下一瓶酒後葉凡裝著去廁所。實際上是在等一個人。網開門。抬頭一掃。有些訝然了。

說道:「趙哥,你也來吃飯啊?」其實是裝出來的,葉凡早就側著耳朵聽外面的動靜了。

「是葉兄弟啊!你小子好久不見人影了,怎麼,今天冒出頭來了?跟誰一起?」趙柄健滿臉紅光冒出頭去瞅了葉凡那包廂里一眼,現眼生得很。

「趙縣長,是您啊1包廂里會認識的幾個副職全站了起來,幾個。女人不認識趙柄健不過也跟著站了起來。因為那聲趙縣長三個字很是扎人的。

「呵呵呵!唉!兄弟現在落難了。去宗教局當一個破局長,要不趙哥進來喝幾杯。」葉凡裝得很隨意的說道。

「稍等片刻,我去一趟衛生間再來。」趙柄健看了葉凡一眼走了。

不一會兒時被推開了。

「哈哈哈」葉兄弟,我跟馬鐵林局長來了,咱們哥幾個好好喝幾杯趙柄健有些醉意了,手放在馬鐵林局長肩膀上,拉扯著進了包廂。

「趙哥,馬局,你好,我先自罰三杯,請兩位老哥恕我沒來敬酒之罪葉凡舉起了杯了連幹了三杯。..

「怎麼樣?我這兄弟那酒量沒的說的了。幾個月前我跟張新輝主任在那什麼地方,記不清了。當時葉兄弟還在天水壩子當一村官,來縣裡要錢。

我給他說,萬塊錢一杯,結果怎麼樣,他干進去了凶多杯啤酒,硬是拿走了我幾千塊錢,哈哈哈,」趙柄健大有深意的說著。

「奇怪!當時我記得好像是舊塊一杯的,怎麼現在在趙哥嘴裡冒出了萬塊一杯,不會是趙哥記錯了吧?難不成當時趙哥給了我五千塊在賬上報的是一萬塊,有尊能。賺就賺吧,管我什麼事,國家的錢。」葉凡心裡想著不過也沒更正,錯就將錯吧,這個也沒必要較真的。

「趙哥,我可是沒看見,俗話說是眼見為實耳聽為虛的馬鐵林局長笑道。

「好你個馬鐵林,是不是今天要再來跟葉兄弟賭一場,還敢不信你趙哥說的話。反正你是財神爺,局裡有錢。輸了也沒事。不過今天喝的是白的。這樣。一杯白乾按老規矩是抵六杯啤酒的,當剛仇漂葉叉弟賭時杯啤酒?塊「紋樣換算下來杯白酒就圳川塊了。

網好一杯一瓶劍南春的錢,怎麼樣?馬大財神,敢不敢跟葉兄弟賭一回找找樂子。」

趙柄健打著哈哈,講完后偷偷向葉凡使了個眼神,葉凡心領神會,原來是趙哥在幫自己攬錢了。

說道:「這個我怎麼敢跟馬局賭。他可是財神爺,再怎麼賭也得輸的是不是?如果僥倖贏了的話我可是不敢得罪財神啊,趙哥,你這不是叫兄弟我為難?」葉凡裝著很難為情樣子。

「行!賭了。不過葉局至少的喝下舊杯才能拿到錢,沒到占杯酒我可是分文不付的,怎麼樣?呵呵呵」馬林鐵可是老奸巨滑的人,不會輕易入套的。

聽他這麼一說滿桌人全倒抽了一口涼氣,這舊杯就是整整的一斤半酒。而且度數還不低,接近口度的老白乾。想拿到那幾千塊錢不容易,沒有海量就別想了。

「馬局,一杯墜塊。我喝完,赫也才凶。塊左右,湊個整數3四塊怎麼樣?」葉凡乾笑道。

「中!開始吧,老趙當裁判。」馬鐵林也來了興緻。盯著葉凡。

「中1葉凡二話沒說,為了宗教局這破局子,當然也是為了顯擺一下自己這個局長並不是個孬種子。抓起一瓶開了封,直接對準瓶口就吹了進去。

那個杏兒又送上了五瓶,葉凡又抓起一瓶吹了第二瓶進去。兩斤白酒下肚皮也著實是醉了,有些歪斜著,丁香妹趕緊站起來扶住了他。

「葉局長是個信人,我老馬沒得說的了。五千塊,下午叫你們局裡出納來領齲」馬鐵林也很乾脆。反正那錢也是國家的。

再說馬鐵林也得賣趙柄健面子。人家可是自己的分管領導。主要是馬鐵林看出了一點苗頭,知道這個葉局長跟趙柄健副縣長的關係很鐵。

桌上宗教局的一伙人也看出了其中端倪,對葉凡的輕視之心那是收斂了不少。

本來以為這小子跟自己一伙人一樣也是一個到霉蛋,想不到人家關係還是挺硬實的。

從剛才趙柄健的口中還聽出葉局長跟網入常的縣委辦主任張新輝關係也不錯。

「趙哥,現在小弟可是落難了。宗教局這個窮得掉渣的單位你也清楚,說句實話,連張好的辦公桌都沒有。

局裡用的辦公桌全是七八十年代那個時候人家淘汰下來的破爛貨。搖著搖著吱嘎子響,就怕不小心一屁股下去全散架了,拿去當柴火燒還行。

老哥你升了,看看有沒什麼好的行局有退下的,比我那地兒成色好一點的辦公桌能不能移幾張過來。呵呵呵,」

葉凡也老著臉皮打著哈哈,反正自己就裝醉了說出什麼不中聽的話來也可以虛掩過去,沒多少丟人的。

宗教局裡那辦公桌的確見不得人。全是散架的貨色,油漆全掉光了。

就連自己那局長辦公室內的一張桌子也是那種老式的辦公桌。凳子是有靠背的那種硬木凳子,坐上去屁股硬梆抑的磕得人生痛。既然自己網來就得做點什麼給局裡同事看看,不然難以服眾,何況這一局的人全是些老爺子同事,不好伺候著。

「哈哈哈,葉兄弟,你講得正是時候。今天遇上財人了,老馬那單位人家有錢,現在正鳥槍換炮。

倒是有換下來幾十張的辦公桌。

那批辦公桌還是在我手頭上買的,副職們用的是老闆桌。其它科員主任用的是一號的老闆桌,樣式都是老闆桌,只是尺寸小了一號。

這批桌子都是大前年買的,不過二年多時間。幸好今天遇上了,不然晚點的話全被其它鄉鎮搬光了。」趙柄健狂笑不已。

「行!鄉鎮來的同志明天開始搬。你們乘早下午吃過飯挑好的就搬走。你們局要幾張?」馬鐵林也無所謂,反正都是送人。

「我們局不是個人嗎?就搬口張吧1葉凡隨口說道。

「不是的局長。還有個?」這時丁香妹提醒道。

「還有個。」葉凡有些訝然了,心道怎麼沒見到人,「那就舊張了。謝謝馬局的慷慨了。

「不過葉兄弟,你可是局長。你的那張可得搞大點舒服一些的才行。」這時趙柄健說道。

「唉!買不起啊,咱們局一年的活動經費才五千塊,一副大的老闆桌椅最次的也在一千多非,花不起。」葉凡苦笑著搖了搖頭。這個破局子連買副桌子的錢都沒有。真是寒磣人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