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六十章縣委常委搶煙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章縣委常委搶煙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叔哥,你剛才不是說喜歡你自只買的那副桌子嗎。9u.net懷吼么木做的,去年才買的,所以兄弟我也不敢佔了你的,只好請你搬走到縣委去了馬鐵林彼有深意地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話來。說完后居然朝著葉凡眨了眨眼。

「趙哥,你都到縣委去上班了難道還怕沒好的辦公桌?既然看兄弟落難了人家馬局都慷慨解囊了,你這當哥的也得送點什麼是不是?呵呵呵」

葉凡趕緊下手了,趙柄健以前用的辦公桌肯定是高檔貨色,去年買的時間也不長,不到半年。估計一副再怎麼說也得三四千塊吧。管錢袋子的財政局局長難道肯窮了自己不成。

「你小子,來趙哥處打秋風了。那套桌子連沙帶茶几茶具等,噢。還有個書柜子,當時可是託人從上海買回來的,整整花了趙哥我

萬。

你小子也說得出口來,不過如果要我給你也行,再整進去五杯就是了。想想很戈算的,五杯酒一萬塊,這個生意絕對做得。趙哥可是虧了。到縣委上班可沒這麼好的一套行頭的。」

趙柄健肉痛不已,逼著葉凡再喝酒,心道:小子,老子的東西不是那麼好拿的,不把你整醉了怎麼行?再來得半斤估計會把他給整進醫院掛瓶了。」

「呵呵,那弟我就卻之不恭了,揮啦!到下就到下葉凡一副慷慨就義樣子,皺著眉頭干進去了五杯。「行!算你小子狠,我的桌子。老馬,你那一大盒高檔鐵觀音本來就擺桌子上的,乾脆一併送給葉兄弟了,不然那桌子茶几茶具擺著空落落的難受,哈哈哈,」

趙柄健也很狠。恨不得把馬鐵林辦公室里全搬光了才解氣。

「趙哥,你就給兄弟我留點吧。那盒子茶可是市裡領導送的,調走了真要刮地三尺啊1馬鐵林哭笑不得。

「嘿嘿嘿嘿,便宜你了小子。..」趙柄健不放過他,看著葉凡直樂。心道:「哼,把我的桌子整沒了也得賠點什麼才是。

「兩位老哥,兄弟我也不能白拿你們的東西不是?兄弟我也沒什麼拿得出手的,前次去水州玩遇上一鐵哥們,送了幾包煙給我,一人二包吧,兄弟也只能這麼寒磣人了,兩位老哥千萬別太在意說兄弟我的不是葉凡笑著從皮包里掏出了4包中檔特供長度中華來。

「好好!賺了幾包中華總算拿回了一點。dudu

。趙柄健渾沒在意的接過了中華。

馬鐵林也差不多,隨手就錄開了一包滿桌人都了一圈下去,點上后抽了起來。

「嗯1馬鐵林那雙眼突然睜得老大,隱晦的目光掃過了手中的中華,細細的觀察了一陣子越覺越可疑。

暗道:「奇怪,這煙的味道怎麼像那種特別的味道,聽說這種特供煙就是省部級高官一年也難分到幾條的。

這姓葉的局長如果背後有這麼殷實的「靠。怎麼會被人打到宗教局那冷宮中去,窮得連張桌子都買不起?

不過不管怎麼樣,至少這煙如果真是那種貨色說明姓葉的小夥子肯定跟省裡面什麼人有關連。

至少七彎八拐的跟某些領導能沾上一點邊,到是得重新審視此人了,如此年輕就能爬到一局之長的位置悄計也應該有些來頭的」。

嘴裡說道:「走!葉局長,到我那邊去繞一圈子下來,認識幾個朋友馬局長熱情的說道。

三人網走到過道里,馬局長用肘子碰了一下葉凡,低聲問道:

「葉局,你那煙,」

馬局長說了半句話,其中自有深味兒,相信如果葉凡知道這是特供的話肯定會明白的。..

「呵呵呵,一個在軍隊的哥們給的,聽說是」葉凡也打著啞謎。不說透,心道你要猜就去猜吧。猜得越大老子就越好辦事,這財神爺結交來以後打點秋風總有。

「那是真的了?」馬局長裝著不在意樣子問道。

「嗯!八成可能葉凡又回了句莫名其妙的話,聽得一旁的趙柄健一頭的霧水。

嘴裡罵道:「你兩人幹嘛?什麼真的假的,真是煩人。」

「葉局,還有嗎?我全要了這時馬局長心裡一抖,老早就想搞這種高檔貨色送人了。就是沒有機會,自己品級太低,根本就接觸不到這種貴人,這種貨色街上多少錢都買不到的。

「不多,就三包了,馬局想要就全給你了。」葉凡笑道。

「好!你馬上去拿來。」馬局長非常激動,嘴唇都有些瑟著。

葉凡網從皮包里拿出遞給馬局長時,不過橫空一隻大手突然冒了出來,當然是被趙柄健一把

嘴裡嘀咕道:「你兩人神神叨叨的嘀咕了半天,什麼三包二包的。什麼意思?難道這煙里有包著鈔票不成?不會是有金葉子藏裡面吧?。

趙柄健嘀咕著猛抽了一口,突然人也呆了,酒意被風一吹也減輕了不少,趕緊觀察起手中的煙業。

恍然大悟,罵道:「好你兩個小子,欺負你們趙哥是土疙瘩是不是?小葉子,給我說清楚,這煙怎麼回事?。

「沒,沒什麼,一人軍隊朋友送的,好像是聽說是上面的。」葉凡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笑道。

「特供1趙輛健小聲嘀咕道。

「嗯!可能是。」葉凡神秘一笑。

「哈哈哈」這三包是趙哥我的啦,老馬,別跟趙哥爭啊趙柄健狂笑不已,害得那幾個去廁所的妹妹一直往這邊瞧,還以為遇上一酒瘋子了。

「趙哥,這可是兄弟我先訂了的,剛才我那兩包可是分走了一包。只剩下一包了。你得分我二包。剩下一包給你怎麼樣?」馬鐵林心裡一涼,臉上爬滿了黑線,知道這三包煙估計得黃了。

「老馬你敢說出來,算了,給你一包就是了小氣。」趙柄健扔了一包給馬鐵林業樂得不行了,眼睛又盯向了葉凡的皮包,哼道:「還有幾包,全拿出來。別跟你趙哥打馬虎眼,哼1

「就」剩下三包了,我還得去縣裡辦事,想討點錢明後天局裡要開展活動。」葉凡躲了想閃人。

「拿來」。馬鐵林和趙柄健同時伸出了手掌,「要錢還不容易,老馬。一包二千塊怎麼樣?」趙柄健笑道。

「算啦,錢我不要了。咱們還談錢就俗氣了,這裡剩三包咱們三人一人一包了,總得留一包給兄弟我辦事。」

葉凡呲牙咧嘴的笑著,肉痛的掏了出來又給每人分了一包。看了看袋那空袋子趕緊把那一包給塞進了褲子口袋裡,不然兩匹狼在旁一搶就沒了。

「算啦,放過你了。老馬,給葉兄弟的錢可不能少拔,我說過一包就是二千塊,剛才咱們共拿了幾包,你算算。」趙柄健可是不遺餘力為葉凡拉錢。

「沒問題,葉局長,下午你叫出納來領,給一萬五,這是極限了。咱們魚陽財政吃緊。特別是年關了,更是亂,這個你也是知道的馬鐵林局長很爽快的答應了。網好遇上謝老闆來敬酒,嘴裡說道:「給葉局長這個包間再加四個好菜,晚上這桌算我帳上。」

「分煙呢?見者可得有份頭的突然身後冒出一個低沉聲音來。把三位正分煙的同志給嚇了一跳,側轉臉一瞧,現政法委書記王昌然正微笑著盯著那幾包香煙。

原來王昌然也在最角落那個雅間吃飯。這一出來準備先小解一下,卻現另一個角落裡三個人正鬼鬼崇崇的干著什麼。

作為原公安局長這點警覺性還是在的,心道是不是遇上什麼壞分子想在酒樓小偷小摸的。

他娘的,老子十幾年沒抓過小偷了,這次如果能抓幾個小偷玩玩也很有成就感的,就當是回顧過去在鄉下派出的的日子了。

這麼一想,王書記心的走了過來,身手還是很敏捷的,隨勢就閃進了角落處,利用一堆壘起的空酒箱子作掩護,所以葉凡三人倒沒現還有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正盯得緊。

後來才現是趙柄健正和縣裡的財神爺跟葉凡三人正在分煙,頓時就來了興緻,覺得怎麼這般奇怪,幾包中華有什麼好分的?

趙柄健作為副縣長,曾經的財神爺那中華估計都快收得成堆了,另一個馬鐵林是現在的財神爺,難道還缺中華抽不成?那些鄉鎮一二把手上來哪個不是兜里得揣上一包中華什麼的。

後為越聽覺得越玄乎,葉凡跟馬局長盡打著啞謎」「王書記,是你啊,嚇我一跳。我還以為是市裡國安的同志到了。剛才葉凡同志說得到了幾包中華。所以臨時頭分給我們幾包抽抽。」趙柄健盡量低調,把這中華當然講成了普通的中華了。

「噢!不就幾包中華,搞得如此神秘。算啦。我正缺煙抽,這幾包中華我先留下了葉,你再去買幾步給趙縣長和馬局長王昌然也是隨意的說著手伸向了幾包中華。

心道:「幾個小子還敢唬弄我老人家,哼!老人家過的橋比你們走的路還要多的。」

「王,,王書記,,這個」,那個,」趙柄健可是有些傻眼了。可又不好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