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六十一章見者有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一章見者有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注不成不肯,那樣子也未免大小韋了六人家堂堂個縣娶曠女,政法委書記問你拿幾包中華都不肯。..

「怎麼?是不是還要我付款子。可以,幾包,算一下,不就二百塊錢嗎?我給你。」王昌然當然也在演戲,臉一沉就要掏腰包,裝得還真像。

心裡偷笑道:「還敢我打馬虎眼,老子想這特供都想了幾十年了。以前在軍隊里官太小隻不過打秋風時抽了二根,現在想起來還回味無窮

「唉!算了,跟你實說吧,這個可是小葉的一個軍隊朋友送的,聽說是上面的。給你一包了,算我倒霉。唉」。

趙柄嘆了口氣,知道估計又得少了一包了。馬局長根本就不敢作聲,自己不過一個正科,不是一個級數放

「呵呵呵」這還差不多,我開始都說了,見者有份的。」王昌然拿了兩包煙又望著葉凡。

「我沒有了,就一包了。」葉凡硬著頭皮說道。

「拿出來吧,王書記可不好唬弄的趙柄健和馬鐵林同時出口。笑道,心道,咱們倆的都拿出來了你小子還想藏,沒門,要倒霉大家一起倒霉去,難兄難弟才對。

「給1葉凡肉痛著拿出了那盒香煙。

「你們慢慢聊,我走了。」王昌然笑呵呵的點了點頭走了。

「趙縣,我這就剩一包了。你拆掉一包分我幾隻怎麼樣?」馬鐵林一雙狼眼盯向了趙柄健,因為葉幾沒煙了盯了也沒用。

剛才馬鐵林不知道是這種特供所以開了包,一包煙在宗教局那包間內轉悠了一圈下來也就剩下幾隻了。現在連哭的心都有了。

暗罵自弓大方個球,還顯擺。

「哼!就這兩包老子還捨不得抽你還想打秋風,老馬,反正你那一包已經拆了,乾脆每人再二隻抽抽。..怎麼樣?」趙柄健更狠,連馬鐵林那拆掉的一包還想揩油。

「哼」。馬鐵林臉一轉不理人了。

「好了!喝酒去,哈哈哈」趙柄健得意的狂笑著,最倒霉的當然是老馬了,財政局被葉凡搞走了一萬五外帶十幾張舊桌子,最後也不過撈到一包特供。

葉凡跟在馬鐵林後面,見他氣呼呼樣子,那臉像個黑包公。馬鐵林這煙弄來也是為了送給市裡領導的,這下子就剩下一包了怎麼送人。人家說好事成雙,至少也得兩包才對的。

這時突然感覺手臂被人輕撞了一下。馬鐵林火可大了,這個時候誰惹他誰鐵定倒霉。張口正想罵娘時卻是現是葉凡正偷偷的碰他。

葉凡使了個眼神,偷偷從皮包的夾層里掏出了兩包遞了過去。

「謝謝1馬鐵林立即綻開了笑容,不敢作聲,怕被前頭的趙柄健現,偷偷的比了個謝謝的手勢。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快度把兩包煙給塞進了褲子口袋裡。

「哼!拿一包過來,吃獨食可不好?。前面突然傳來趙柄健的哼聲。轉過臉來成了笑面彌勒,其實他眼睛中的餘光早就注視著葉凡的動用,伸出了大手像狼爪子。馬鐵林真想揮刀砍了它才解氣。

「趙哥,就這點了。」馬鐵林吞吐著手就是不想動。

「算了,我還有一包,給趙哥了葉凡變戲法似的又搞出了一包來

「好小子,到底有多少,不會是百寶箱吧1趙柄健接過煙后忍不住要搶包。

「別,最後一包了。」葉凡趕緊下手,把夾包里的最後一包給塞進了褲兜里,遞了個空皮包過去。「不看了,看來真是見底了趙柄健笑著放過了他。..

打了一個通莊回來。葉凡已經是醉熏熏了。不過他努力的支撐著身體,只是有些力不從心,畢竟灌進去了二瓶半白乾。

即便是有著七段國術身手的內勁之息拚命往外釋解酒力,但內勁畢竟不是仙術。

可不像電視《射鵰英雄傳》演的一邊喝酒,那酒在內家勁氣副迫下就從腳底下冒出來了。

那個只是電視中虛構的,不可能有那麼神奇。

而真實的國術內勁施展出來。只能說是緩解喝進去總量二成左右的酒勁,當然功力越高時內勁越強大,釋放的酒勁也會多一些。

以葉凡的身手,等於給他釋放了半瓶酒的量,但肚皮里還有二瓶左右的量,只能等慢慢自然消去了。鐵打的人也受不了的。

「同,同志們1葉凡網講了一句「啪啦。一聲響屁股沒坐穩,從椅子一角滑了過去,差點就摔在地板上了。一旁的辦公室副主任丁香妹立馬傾過身子扶住了他。

不過葉凡迷糊中感覺手臂處怎麼有點軟乎乎的,定睛一看才現自己的胳膊肘兒就頂在了丁香妹的兩隻3昭的**上。

毒被自己那不小心一頂背布陷了講討丁香妹怕葉幾泣位剛才雄風大的懇心,;去。所以也不敢放鬆手。

緊緊的把葉凡的胳膊肘兒抱在了胸脯前,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不過應該不會,因為現場可還是有好幾個人的,影響也太不好了。

這廝心裡一蕩漾,暗道:「我說咋回事兒會軟,原來是這兩個肉球在作怪,嗯!可惜這個地方不好,不然來回收縮一下還不錯。」

不過大家都沒怎麼在意。因為葉局長喝醉了大家明白他是為了給局子里賭到線

特別是大家懷裡揣著一些還沒報銷的票的人,更是巴不得葉局長能多搞上幾萬回來,讓大家的日子也好過一些。

這些年來大家可是窮怕了,窮的連出差不敢去了。窮得連年都不敢過了,因為一過年,同在縣政府的別的行局工作人員全大包大攬處帶紅包的弄回家。

就自己這個破局子大家是灰溜溜的領點乾巴巴工資回去。去年過年連工資都被扣了一百塊,到現在老局長退休了估計都沒得還了。現在聽說雷老局長正躺醫院,誰敢去催那一百塊錢,這不是在逼死人嗎?而葉局長新上任,人家一句話不認賬大家也只能是自吞了還有什麼辦法。

「噢!對不起,有些醉了。丁主任,你下午把手續辦好立即把財政局馬局長答應的錢給划拔到咱們局帳頭上去。

衛局、林局、張局就組織大伙兒搞輛卡車吃完飯就去搬桌子,這事早搬早穩,弄不好其它鄉鎮的搶了先咱們落下幾張破桌子,那個可是很吃虧的是不是?

桌子搬回來後衛局組織下,大夥湊一塊把去南天寺搞活動的事給弄出來。一定要寫清楚詳盡的計劃書,要把它當成一件」大事來辦。

我下午找衛縣長去,弄點活動經費回來,不然這活動怎麼開展是不是?

我喝高了,臭話講在前只,如果誰撂了挑子把這事兒給搞砸了了咱這宗教局廟小容不下你,那兒涼快去那兒。搞好了我有獎,說話算數。呵呵

葉凡拉扯著醉意朦朧中把話給擺出來了。

「葉局長,這方案要搞出來不難。就是需要干多少錢的方案?。衛寶國問道。

「這個你可以多準備幾套,可以靈活應用著。能多拉來就搞大方案。錢少就搞小方案。你就準備三套方案,大中小各一套。」葉凡笑道。

「葉局,你說這次活動乾的好有獎可是要算數啊,不然這酒喝得有些」宣傳科的科長寧玉妹辣煞煞的問道,她可是有些怕葉凡喝高了在說夢話,等下酒一醒又不認帳了。

因為以前的雷局長經常搞光打雷不打雨的活動,好幾次都說要點福利什麼的,到最後全泡了湯。一年到頭沒見到一分錢福利節日補貼什麼的。

聽她這麼一問全體人員的眼神都盯著葉凡,因為剛才葉局長不是從財政局的馬局長手中贏來了五千塊,只要局長肯開口年底個小紅包還是有的。

買上些蘋果掛子年貨的回家也不會被老婆孩子數落。這個年年空手回家也很丟臉,因為老婆孩子經常會拿別的行局作對比數量自己的。

「怎麼?不相信我說的話,認為我醉了是在說夢話?行了,干好工作。年底前一個紅包沒問題,干不好的話大夥都別想了,還得吃板子。

散了吧,今天這桌子菜錢馬局說記他帳上了,咱們又白吃了一頓。衛局,你立即組織人去搬桌子,辛苦大夥了。我回賓館去休息一陣子,撐不住了葉凡連話都有些說不清楚了。盡在繞舌頭,又對丁香妹說道:「丁主任,你稍等一下,我交待一下去財政局劃款子的事。」

「行!葉局,你先好好休息一下。今天為了咱們局子醉著你了。我帶大夥去搬,先下手為強,呵呵

衛寶國副局長此刻到像個孩子,很開心樣子。其實他心底里很心酸。以前在國土局當副局長多威風。現在去搬人家不用的舊貨還要露笑臉。生怕別人不給。這都什麼世道,同樣是局,真的就差別那麼的大。

大家走了后,葉凡交待了丁香妹一些事。又神秘的說道:「丁主任。等下去領的可是一萬五千塊。所以你要做那麼多的帳。」

「啊!不是五千嗎?」丁香妹誘人的媚眼彈射出了驚喜的神梭,看的葉凡心肝底里直想撓痒痒一般,暗嘆道:「的確妖嬈,妖精一個。媽的!我這唐僧不知能否保住童子身了。」

「嗯!沒錯!暫時不要給大家說。不然盡盯著那幾塊錢。」葉凡笑道,踉踉蹌蹌的往樓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