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六十三章打狗還看主人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三章打狗還看主人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潯了雷副鄉長,泣事不要說了,回尖吧,那桌椅子讓心出鞏鄉和宗教局的同志吧。..dudu」肖竣臣唱出了這麼一齣戲,什麼意思?很明擺著的。

葉凡想了想就明白了,絕對是以退為進的招術。

「走吧,那桌子讓給下面鄉鎮來的同志。咱們是縣局機關,鄉下來的同志跑一趟不容易,回去還得研究明天主辦活動的事。」葉凡擠了點笑。跟三常委點了點頭,帶著宗教局的同志就要走。

「葉局長,你們原先可是搬走了一車的。聽說全是最好的桌椅子。那些,,那些」

這時溪坑鄉的那個副書記見費默在常居然狂妄到了這種地步。當面質問起葉凡來。

此人也投向了費家,仗著費家的勢力根本就沒把葉凡這個宗教局的破局長放眼中?

而且聽說捋葉凡那官帽子時費默也出了大力的,那費書記肯定跟葉凡不對付。

這種場合費書記不好意思跟葉凡計較,自己倒是可以跳出來為他打頭陣。當個光榮的過河卒子二

張新輝主任在心底里暗叫一聲要「糟」正想開口及時解圍。

「怎麼?林副書記想要,要不你去搬走得啦1葉凡那是再也忍不住了,脾氣了,直接**的就刺了過去。

「我我」林德全被噎著了,也被葉凡的氣努給嚇著了。一直拿眼偷瞧著費默不敢作聲了。

「林副書記,那套桌子本來是趙柄健局長的,後來到縣裡了就送給了咱們葉局長,你難道想坐葉局長的位置?」這時衛寶國忍不住在一旁冷言了一句。其話語中當然也是影射分明了。..是個人都能聽得出來的。

「我不是」林德全可是尷尬得很,那臉已經漲成了豬肝。

「廢物1費默暗罵了一句,不過這場子還得替他找回來,冷哼道:「趙副縣長高升了,難道他到縣府里辦公還沒桌子,那桌子是趙副縣長時任財政局局長時置辦的。理應屬於財政局的財產。按理說應該給馬局長用的,葉局長怎麼能把人家馬局的,」

費默這話更陰氣,一句點出趙柄健有隨意挪用公家財產的行為,一個更陰的招子是說葉凡是不是想搶人家馬鐵林那財政局局長的個置。dudu

這要是傳到馬局長耳里人家心裡肯定先就長了一疙瘩,以後想撈點錢什麼的就麻煩了,他可是財神爺,為了面子也會受不了的。

「衛局長。你立即組織人員把先前搬到局裡的東西原封不動的搬回財政局去,我可不想有人在暗地裡說我的閑話。屁股大的小事都能說出一座金山來。呵呵呵。不就一副桌子嘛!我還以為是金葉子搞的。」葉凡暗喻費默這個黨群書記小肚雞腸了。

轉頭對衛寶國副局長說道:「衛局長。回去后立即組織同志們商量好後天活動的事,晚上的時候叫同志們把先前用的破桌子全搬走了,看著就礙眼得很。」

「搬走!局長,咱們的破桌子搬走了沒桌子明天局裡人怎麼辦公?」這時丁香妹小心的問道。心裡可是有點打鼓。

因為這個時候葉局長剛才被費副書記逼得那肚子里肯定一窩的火,搞不好自己就得觸霉頭二

不過這事不問也不行了,不然明天沒了桌子大家還不鬧翻天了。要知道宗教局裡的這幾個同志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全是老爺。

「呵呵呵還怕沒桌子,桌子是有的。..麵包也是有的。不要擔心,明天早上8點鐘全體同志配新桌子。而且全是按副科級別配桌子。清一色的大老闆桌,哈哈哈。」葉凡狂笑了幾聲轉頭跟費書記。肖縣長,張主任打了個招呼。說完頭也沒回的走了,那腳步聲咕撻的非常刺耳。費默臉色微顯鐵青色。盯著葉凡的背影子,肖竣臣暗地思在偷笑不已,認為費默作為縣裡的三把手,跟葉凡一個被打入冷宮的破局長爭鬥有**份。

張新輝搖頭暗暗嘆息:「唉!小葉還是年輕氣盛,怎麼能當面給費默下不了台呢。雖說那話說得隱晦,但傻子也聽得出來。

費家勢大。你怎麼能扛過他們,再說給局裡人配桌子,好的桌椅一副可是要一千多塊,要宗教局一下子拿出一萬塊配桌椅子去啥地方撈錢,再說這樣高的配置人家也會說閑話,唉」

葉凡到了傳真室弄好了資料,隨起了電話:「胡總是嗎?我是葉凡。我需要你們公司捐贈十幾副老闆桌椅給我。」

胡泰和問道:「要配多少錢一副的,數量多少,什麼時候要?」胡泰和沒有絲毫猶豫,前幾天到林泉時舊「品杳事長有交待,葉鎮長交待的事能辦的要盡倉力尖辦,燃幾副桌椅子那個小事?

「一千塊左右的副,櫥圓形的會議桌一副,中檔就行了。我的那副你們看著辦就是了,不過不要太高檔了。這個以後反正也是公家的,搬不回家?直接運到縣宗教局就是了,名義你們看著辦。越快越好,最遲明早8點左右。」葉凡哼聲著掛了電話。拿了資料葉凡匆匆往衛縣長辦公室趕去。

一問才知道衛縣長網去縣委書賈寶全那裡了,葉凡乾脆直奔賈書記辦公室而去。

賈寶全的秘書吳奇勝是個大塊頭的年青人,對人還不錯。通報后賈寶全叫葉凡進去了。

「我正想問你,聽說你們宗教局跟底下鄉鎮來的同志還打了架。就為了幾張舊桌子,你這個局長怎麼回事?丟不丟臉,我都感覺害燥。」

葉凡網冒出頭來就被坐椅子上的衛初蜻縣長那娘們劈頭蓋臉的批了一頓。此剪那娘們眉眼抬得很高。就差叉上雙手成一夜叉了。

「倒霉!這年頭好事不出門,壞事瞬間行千里?不就一會兒功夫弄得整個縣府都曉得了。老子倒成名人了。不過這衛縣長也未免有些小題大用了吧,難道是女人的那個來了,易暴燥」葉凡在心底里惡毒的腹誹著衛縣長。

嘴裡可是不饒人,最近總感覺跟這個衛縣長不怎麼對付,所以也不客氣的說道:「害啥燥?請問衛縣長一年給咱們局多少活動經費?」葉凡是直愣愣的問道。

「怎麼說話的,跟領導說話就是這樣子嗎?」坐在在板椅上的賈寶全臉子一沉有些不高興了,縣委書記的威勢顯了出來,直逼向了葉凡

「呃!對不起,我是有點氣睹得慌了。」葉幾兌道,還是盯著衛初蜻。

「聽說以前是拔五千塊。你們宗教局就三四個人,平時也沒多少活動開展。節約著用也夠了。

縣裡財政吃緊,你這個當個鎮長的人應該最有體會的,要多為縣裡考慮,不能只是眼盯著你們局子那一家。

再說鄉里更吃緊,你們好歹也是屬於縣裡的局子,跟鄉鎮同志打架就是不對。」衛初嬌口氣緩和了一些。

「五千塊能幹什麼?現在主辦一次稍大型點的活動動輒幾千,甚至上萬。沒有經費咱們宗教局幾年下來連個像樣的活動都沒開展過了。

還何談什麼民族宗教團結和諧問題,正確的導向民眾。民族問題可也是個大問題,咱們魚陽貪族有幾萬,搞不好弄出什麼來也麻煩。說句難聽的,下面的民眾們根本就不知有宗教局這個局子。

不要說下面的。就是這縣府大院里講起宗教局估計有七成工作人員不知有這麼一個局子。

辦公地點在廟裡,用的是六七十年代的破桌子,人一靠上去嘎吱嘎吱的響,就怕一不小心桌子塌了還得咱們用工資墊付。

到店裡吃碗拌面都得自己掏腰包,下鄉連一分錢補貼都沒有,縣裡連輛破車都沒給局裡?

下鄉全是坐手扶拖位機。連大三輪都包不起。這就是宗教局的現狀,現在全局也有十來個,人,你叫我這個局長怎麼開展工作?

總不能搞個,破碗到化緣去,那成什麼了,有辱黨和政府形象不說,間接來說也打了衛縣長的臉,這種事我可是做不是出來的。」

葉凡生氣了,訴苦著口氣有些沖,弄得一旁的賈寶全直皺眉頭。

「葉凡同志,我網跟你說了要有大局觀念,你又忘了。不要說你們局沒車配,就是民政局、勞動局不是也沒車。

早上縣人大的張曹中主任也來要車了,說他們那輛桑塔納快報廢了。一輛車就要十來萬,咱們縣都到什麼地方弄那麼多錢配車。」

衛初蜻就是不鬆口,想配車那是沒門子的。

「那張主任那車你們配了嗎?」葉凡隨口問道?

「配了,下午網到一輛就被他弄走了。」衛初婚皺眉,挺有韻的,有點像是西施捧月。

「那張主任那輛快報廢的桑塔納乾脆划拔給我們局算了,反正也快報廢了。賣幾個廢鐵的錢還不如直接給我們。修修一下估計還能湊和著的開個幾年,總比坐手扶拖拉機強一些。」葉凡緊咬了過去。

「這個,有些難辦,要知道民政局的楊和貴局長和勞動局的費林局長老早就打了招呼了?你這次來晚了,以後有的話再給你吧。」衛初蜻可是給葉凡逼得煩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