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六十四章誰在釣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四章誰在釣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謝官術吏弟,萬能刀賞弟打天大大家族的月嗓,賦謝一切堅持訂閱支持狗子的好兄弟們,謝謝。..dudu希望你們也能用月票熱情頂一頂狗子,「訂閱是王道,月票是情人。王道當然要有情人相配了。給葉凡加油吧!兄弟們,要不要拿下衛初婚這個縣長,給葉凡鼓鼓勁,狗子也正考慮是否拿下這娘們!一如既往的三更」

「來晚啦?不會吧,那車應該還沒開走是不是?」葉凡記得網進門時是現在草坪上有停著一輛油漆脫了三成的桑塔納,估計就是張曹中賺舊不要的那輛車子。

「沒開走已給了人家也不可能再給你的,這事不用說了。」衛初蜻眉頭皺得更緊了,不高興的說道。

「葉局長,要車也行,就得拿出點成績來,我給你車怎麼樣?」賈寶全突然笑眯眯的冒了這麼一句話出來。此玄就像一尊彌勒佛,就差夫肚皮了。

「賈書記,這宗教局怎麼出成績。請您指示一下,我好去辦。」葉凡也不客氣地湊話了過去。

想起來就來氣了,心裡罵道:「把老子塞進了宗教局還要成績,總不能叫我出家到處去化緣。」

「呵呵呵小葉同志,我相信你有辦法的。」賈寶全這隻狐狸又不點明,打著哈哈不知道指什麼。

「賈書記,衛縣長,後天肖夢堂的銅人雕像就要運達西盤鄉的南天寺了,到時要搞個較大的活動。

這次捐贈銅像的肖飛城先生點名要我們宗教局主辦此次活動。不過咱們局裡現在一分錢沒有,還欠著外面的估計有一萬多塊,巧婦也難無米之炊。所以兩位領導都在,能不能拔點救救急。」葉凡略顯焦急。

「肖夢堂。」賈寶全嘴裡輕叨了一聲,和衛初蜻隱晦的對視了一眼。交換了個心照不宣的眼神兒。

「是的,肖夢堂先生聽說是明朝朱林年間名人,考中探花郎。官至咱們墨州知府,也有人說他曾經做過南福布政使。..參加過《永樂大典》的協助編修。

是咱們南福的名人,對於這種能極大提高咱們魚陽知名度的古代名人咱們縣一定要好好宣傳一下,我想這次銅雕入駐南天寺到是個最佳的契機。

能否請兩位領導到時也到場,如果經費充足的話我可以去請到一些神秘佳賓來。」葉凡淡淡一笑。

「神秘佳賓?能否說出個把來讓我衛初蜻也聽聽神秘在什麼地方?」衛初蜻有些輕視樣子,不經意的瞄了葉凡一眼渾沒當回事兒。.9u.net

「對不起,既然叫神秘佳賓當然神秘了,一說出來就失去神秘勁兒了,呵呵呵,」葉凡淡淡一笑很有股子自信勁頭。

「好了,到時叫肖副縣長去一下就行了。至於活動經費衛縣長看著給點吧,沒有的話也的確不行。」賈寶全微笑著說道。

「嗯!既然肖夢堂是名人,也的確得重視這次活動了。二千塊吧。要省著點用。」衛初婚扔了二千塊出來。

「媽的!這麼摳門,二千塊干屁用。老子如果辦下去得連褲子都的賣了。如果叫衛初嬉那三角褲拿去拍賣的話還能值兩個錢。老子的就沒人要了。」

葉凡心裡暗罵了一句,不懷好意地掃了衛初蜻一眼,眼神隱晦地從衛初蜻的褲子處滑過。

衛初婚感覺非常靈敏,雙腳沒來由的並擾了起來。背著賈書記還瞪了葉凡一眼,淡淡的怒氣從臉上一閃而逝。

「衛縣長,二千塊的確太少了。舉辦一次活動方方面面牽扯的東西非常的多,吃飯,住宿,車子,彩帶彩紙鞭炮什麼的都集要錢。」葉凡叫苦。

「哼!既然是捐贈給南天寺的銅像,難道寺里就不出點了。你們只是是組織舉辦,可以廣開路子嘛。比如民間方面捐點,我想這尊銅像跟魚陽的肖家也有點關係吧,可以叫肖家出點嘛,肖家是魚陽大戶,也並不缺錢的。..」衛初猜居然打起了官腔。

「哼!我乾脆剃了頭當大師去化緣算了。」葉凡惱了,哼了一聲又站了起來,到了賈寶全面前,遞了根特供中華給他,自己也叼了一根,笑道:「對不起了縣長,我這葉大師忍不住想抽根怎麼樣?」「嗯!抽吧,葉大師。」衛初蜻也賭氣似的點了點頭,居然真的叫了聲「葉大師」驚得賈寶全那夾煙的手都抖了一下差點連煙都給掉桌子上了。

「嚓1一聲點上了煙,抽了一口淡淡的望著葉凡跟衛初鑄,心裡有些納悶:「衛縣長有些失常,葉凡象個大孩子似的在賭氣,這兩個人倒像一對冤家,有趣。」

賈寶全想著,突然有所感覺,頓時細細的掃了手中那隻中華特供煙。心裡一驚,暗道:「這好像是省部級大員才有機會抽的「特供。吧?

好像就是這個味道,前次去見市委周書記他說網好搞了一包,分了一支抽,當時閑聊天時還談了談這特供煙。

說是帶常委的副省級高官一年不過一條,正省部級大員一年三條,聽說還只是特

偉人抽的那種就是最高檔的貨色了,聽說只有中央層次的領導才有機會抽上一些。估計都要上到政治局委員什麼的了。

這個到是有些奇怪了,葉凡從哪裡來的?不會這小子是省里來的太子爺,絕對不會。

他的老底子費默他們早就摸透了。沒這可能。如果是有那種關係費默還敢整他,也許是朋友沾親帶故的搭上省里什麼領導的。

不過就憑這點關係也是相當粗的一條線,倒是得重新審視這小夥子的能量了。

難怪啊,這小夥子不是弄了三千多萬投入魚陽紙廠,也許交道方面還不淺呢,」

就這麼眨眼間的功夫,賈寶全這個縣委書記在心坎底里已經繞了幾百個彎彎回來了。

葉凡了根特供后也是施展開了相面術和鷹眼術,在隱晦的觀察著賈寶全的動靜。

見他果然有了絲絲反應,當然,這種反應非常的隱秘。沒有相面術和鷹眼術的話一般來說是現不了的,因為賈寶全面上一點都沒什麼變化,只是氣機有絲微變化罷了。

「我還是重申剛才這句話,要錢耍車可以,你得出力才行。不然縣是各個行局都是這樣子來要錢要車的就是個金庫也得搬空了。

這樣吧,我採取個折中的辦法,現在有的公司經常會搞一種提成的辦法作為獎勵職工的積極性。

我也給你提成,如果你能拉來投資的話給你百分之五的提成怎麼樣?

當然,這百分之五是拔給你們局裡的。你可以用來買車辦活動的,呵呵呵」賈寶全露出了狐狸一般的老奸笑容。

「嗯!這個,辦法很好,目前我縣主要是以抓經濟建設為主,一切事務都要為經濟建設開道,保障經濟建設的順利進行。

對於一些做出了成績的同志我們縣政府也在擬定一個獎勵辦法,不但要獎勵單位,也要獎勵個人。做到獎懲有度,充分調動廣大黨員幹部的積極性。

賈書記。我認為你這個提議非常的好,我們何不從這百分之五裡面再拔出百分之一獎勵給有功之臣?」衛初蜻接話說道。

「嗯!百分之一的個。人獎勵。如果能投來一百萬的投資就有一萬塊的獎勵,如果一千萬不就有十萬獎金啦,不少。抵得上刃年工資了。

可行!你回去后可以跟幾位副縣長商討一下,拿出個具體執行方案來。一定要完善一些,別給人鑽了空子。

怎麼樣葉局長,百分之一的獎勵和另外百分之四的車款經費等就看你了。」賈寶全跟衛初蜻這一男一女好像在演雙簧,配合得還真是默契。

「老滑頭,一千萬那麼好賺是不是?天上掛了個大餡餅誰也咬不到有屁用。可惜老子先前為紙廠拉了幾千萬的巨款,現在如果提出來估計他們會說那個過期作廢了。乾脆不說了,正好。你們想引我入套老子就送上門來了。」

葉凡沉默了一陣子笑道:「兩位領導說話可算數?」

「難道你懷疑我跟衛縣長講的話。衛縣長,你儘快搞出方案來作為文件下,消除一些人的疑慮。」賈寶全聲音略為提高了一點。

「謝謝!這次我倒真有個想法,不然也不會直接來麻煩你們二位縣太爺了。」葉凡胸有成竹。

令得衛初婚心裡嘀咕:「不會這姓葉的狂小子真找到了來錢的路子吧。難道是我入了他的套。應技沒那麼簡單。」

一想到「入套。兩個字衛初蜻那臉沒來由的泛出一點點紅暈來,到被葉凡的鷹眼給現了。

心裡暗道:「奇怪了,衛縣長好好的怎麼突然臉上鬧桃花,不會是太久了空虛寂寞,現老子這帥哥春潮湧動了是不是?嗯。如果能實施一次美男計也不錯,這娘們也別有風韻,真壓在床上的話那個肯定特殊的刪」

這廝開著小差,胯下一下子有了反應,那物事居然抬起了頭。慌得他趕緊把雙腿併攏了起來,免得走*光了。

抬起頭一掃,現衛初蜻縣長也是並緊了雙腿,又暗思道:「同病相憐啊!有門1

「噢!說來聽聽。」賈寶全一下子來了興趣。只要是有關能拉來投資的事他都是精神一震。

「就跟這次活動有關係,剛才我拜託一個朋友查過。在後天南天寺舉行的捐贈銅像活動中的那個捐贈者叫肖飛城先生。他可是個不簡單的人,解放前祖家也是魚陽肖家的,後來其祖上到了香港,由小作坊起家,現在已經是擁有引乙港資的「香港飛雲集團。的董事長。其個人資產達到了引乙港幣。這個是關於飛雲集團的資料,二位領導先看看。」

葉凡笑著拉開了皮包從裡面拿出了資料遞了過去,賈寶全的眼光不經意地扎進了葉凡的皮包里,現?面果然還躺著二包那種特供中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