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六十五章跟縣長親昵的談工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五章跟縣長親昵的談工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朋友生日,今天喝得大醉妹糊糊的傳了章。..dudu口了,暈暈的。

心道,這小子還有不少,兩包。的想個辦法弄到手才對。下次去見市委的周書記也好孝敬一番。唉!這小子也不知孝敬一下,真是有點愣!

其實是葉凡故意這樣子乾的,不然怎麼能讓人現,因為他想釣魚。最近才現這特供很好使,幾包就從財政局的馬局長處換來了一萬五千塊的活動經費。

不過葉凡也很肉痛的,這個用私家搞來的高檔煙為公家辦事,這事連說都不敢說出去,知道底細的人最多就是心照不宣。

看過資料後衛初蜻問道:「你認為咱們縣什麼廠子會吸引裝香港飛雲集團,的肖飛城先生。咱們魚陽的條件並不好,肖飛城作為魚陽肖家的人,為什麼這麼多年了都沒投資魚陽。作為一個魚陽人,能為家鄉作些事他應該高興才對的,從這點就說明他不看好魚陽,想讓他注資那是相當的難。甚至這事不可能了,唉1

衛初婚畢竟是縣長,經驗也不少。一眼就看出了事情的癥結所在,並沒表現出多少興奮來。

「我也初初翻過咱們魚陽的廠子。就一個絲織線毯廠較適合「香港飛雲集團,了。飛雲集團也經營絲織布匹毯子一類東西,只不過咱們魚陽縣絲織線毯廠那機器估計都快老掉牙了,又沒什備新技術。技術人員估計也不怎麼樣,很難吸引住肖飛城先生眼球的」

葉凡細說分析著,心裡也沒多少底子。要知道水州泰興紙業的胡董事長還不是看在兒子胡重之治病的份頭上才忍痛注資林泉紙廠的。

如荼單憑林泉紙廠那破條件根本就引不來金鳳凰的,也可以說是胡董根本就是被葉凡逼的,葉凡有點乘人之危嫌疑的。..

這時賈寶全的秘書進來湊其耳旁低語了一陣子,看來有什麼要緊豐。

「好了!這樣吧,這次活動既然涉及到了飛雲集團的事,衛縣長一定要作為大事去抓。

活動經費那邊可以寬裕一些。實在要用車的話就由縣政府那邊的小車班調兩部車過去,最好要車況好的那種,不能給咱們魚陽丟臉,雖說現在面子工程要不得,但有時也得搞好面子工程,每個人都要臉面嘛!

實在不夠的話就是我的那輛車你們都可以調去,不過說好是借的,活動一完葉局長可得還給我們。dudu

關於飛雲集團的事葉局長到衛縣長辦公室好好商談一下,搞個具體的引資計刑出來。

這次引資就由葉凡同志負責了。衛縣長從旁協助指點,呵呵呵,葉局長,我可是很看好你的。」賈寶全笑眯眯的像個羅漢果,葉凡可惜不是豬八戒,不然真想吞了這廝的。

坐在衛初蜻辦公室內,兩人沉默了一陣子,感覺有些悶。

葉凡掃了衛初婚一眼,說道:「衛縣長,魚陽絲織線毯廠直屬經貿委下屬的國有企業,位於魚陽縣城關鎮河美街。全廠佔地面積匆。平方米,建築面積不過才蟻口平方米,職工功人。

其中工程技術人員6人,固定資產原值弛萬元左右。凈值石o萬元,擁有引台織機及配套的設備生產線,生產能力為們萬條線毯、3萬條毛毯。主要產品為各種純棉、猜綸棉線毯和猜綸毛毯為主,產品較單一,年提絲能力為,,

魚陽線毯廠的前身是魚陽仿織廠,創辦於;喲年,其中還有一個專門提絲的絲織廠,經多次合、分、並。..年正式改名為地方國營魚陽縣線毯廠,現有8個車間。近幾年估計是不怎麼重視產品開的緣故,取得的經濟效益卻是不怎麼理想。

忱年生產線毯的萬條,完成工業總產值4照曠萬元,銷售總收入昭萬元,利稅達致力萬元。

工人的工資也處於一種三天打魚兩天晒網的狀態,估計一年中有三個月能拿到足額的,九個月只能拿到六成左右的死工資。

人員太多,設備老化。技術人員嚴重缺乏,年青的工人不想干,想出去撞盪,老工人又思想僵化,不思進取,或者說是文化素質低,想為工廠出力也是無力為力基本上的情況就是這樣的。」

「唉!又是一個。魚陽紙廠。」衛初蜻嘆了口氣。眼神掃了葉凡一眼。眼眉輕輕一抬,似笑非笑的。說道:「葉局長,既然上千人的魚陽紙廠你都能盤活,這線毯廠不過才魚陽紙廠一半人馬,對你來說應該容易得多。

縣委縣政府很看好了,你又是海大畢業的高材生,弈旬書曬細凹曰甩姍不一樣的體蛤十」小遼經濟管理。搞經濟是有年且人年青,有創鑰剛才賈書記可是親自點了你的將,這事又是你負主責的,所以我希望你要抓住這次機會,開拓視野。注重創意,掘廠里潛能,注重產品的創新,充分跟市場結軌」,

全面找到盤活魚陽線毯廠的路子。走出一條有魚陽特色的絲織線毯之路。這次只要能說動香港來的「飛雲集團」我想這事應該不難解決了

「不難解決,你解決給我看看?為了一個魚陽紙廠我這皮都脫了一層。這下子又冒了一線毯廠出來。把老子棒得很高,這棒得高摔得也是最慘的,這不,一不小心不就摔進了冷宮嗎?麻痹的!盡說好聽話,用得著你時香噴噴的,不用時一腳踢進大海里餵魚。」

葉凡心裡暗暗罵著,一想到「冷宮。頓時來了主意,掏出一隻煙來。說道:「縣長。抽只煙不會打擾你吧」。

「沒事,你抽吧,反正我的二手煙吸得夠多的了,開會下鄉的哪次不吸二手煙,多一隻少一隻無妨。這卑呀也快練成鐵疙瘩了,咯咯咯咯

衛初嬌破天荒的居然展顏一笑。如萬年冰塊突然間消融了,看得葉凡一愣神,那火都燒到手指頭上了。痛得呲牙咧嘴的不敢作聲。

衛初蜻可是興哉樂禍,但卻是笑不露齒,微微的還低罵了一句,好像是說「活該1葉心那狗耳朵可聽見了。

「罵我,哼」。葉凡暗哼了一聲。

「衛縣長,這個可不屬於我工作的範疇,我是搞宗教事務的,俗話說不在其位不謀其施魚陽線毯廠是經貿委下屬的企業,你應該跟秦主任說說還有理,再不跟分管工業的副縣長交待一下也有道理。

跟我說有啥用,總不能叫我動一批和尚尼姑的去誦經念佛,如果能讓線毯廠全面盤活這經我也念了。可惜沒用,呵呵呵,那個只是唬人的一些噱頭,死人時搞點活動,請個神招個魂打個。鬼的還行,這盤活廠子那個可是沒用的,」

葉凡故意打著哈哈,斜瞄了坐在對面的衛初蜻一眼,現此女把外套脫了真是有股子別樣的高雅和媚騷味兒。

不過衛初婚的這種媚騷是一種典雅大方,莊重純美的媚騷,不同於街頭巷尾站門口么喝的那種雞妹子故意整的騷弄姿,跟真正的狐狸精有著天壤雲泥之別的。

「可惜這衣領子太密封了一點,就露出了一截雪白的脖頸,那深深的乳溝子看不見,有些可惜這廝不良的想著,眼神開始有些渙散了。不懷好意在在衛初婚身了滑來滑去的。

「哼1一聲冷哼終於驚醒了某個正浮想聯翩的豬哥,望著微露怒容的衛初婚笑了笑有些尷尬。

「怎麼,我這衣服好像不是魚陽線毯廠生產的吧?你這是幹什麼?。衛初特又是高雅的媚笑,淺淺的酒窩子都冒了出來,真有種打心眼裡勾人心魄的感覺,特別是此刻兩人僅有一桌之隔,不到一米五距離。

衛初婚話中含話,有點曖昧。指出你小子眼神不正,盡往人家姑娘那不該瞄的地方瞄去。

「呵呵呵!那說明咱們線毯廠出產的毯子有魅力,有氣質,有特點。山谷溝壑分明,那圖案織得的確天作之合,水嫩中不失風韻,風韻中不失風騷,再說,沒魅力的破毯子誰要。」

葉凡也是拿毯子在比擬著衛初蜻,連山谷溝壑都整出來了,山當然指衛初婚的胸峰了,溝這個就較複雜了,可股溝,可乳溝,可桃溝子等等,,

「哼!正經點,我跟你在談事。」衛初蜻眉兒一抬微帶怒容哼道。自己被葉凡當毯子評品了一番。心裡沒氣那才怪。

不過葉凡那番暗喻誇讚還是令衛初猜心坎底里很是受用,說明自己身材好,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窄,有女人味,有氣質。女為悅已者容嘛,衛縣長即便是一縣長那也不能免俗的。脫了俗套的話那隻能是成仙了。

「我本來就是說事嘛!所以,縣毯廠的事還是請縣長交待給相關部門。我就不湊這個熱鬧了。干好本職工作才是最重要的事,不然又有人會說我好高鶩遠了。光玩虛的。不紮實工作等等,這宗教局局長的帽子再被人捋了那真得去放羊守水庫了,呵呵呵

葉凡淡淡一笑,淡定自惹,甚至說有點無賴相,就是不接手線毯廠的事,既然自己提供了香港飛雲集團的事,相信縣裡絕對會重視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