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六十六章縣長助理括弧正科級別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六章縣長助理括弧正科級別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節活動經費應該不全少的,麻煩解決了還要硬攬麻煩種身出幕種傻事葉凡可是不會做的。..

「葉凡同志,做事怎麼能撿輕嫌重的。剛才賈書記的話你沒聽見嗎?這事就是由你負責的,我只是從旁協助。」

衛初婚用賈刺已的大帽子壓了下來。

「對不起衛縣長,這個重任我可不敢挑下來。咱們局就一破局子。廟裡辦公。連張辦公桌都沒有。車就更不用想了,所以還是讓有能力的人去做辦吧!咱們魚陽缺錢,缺交通,缺高檔,,就是不缺人,人口大縣嘛!幾十萬口子人還怕沒人才,滿大街跑的都是。衛縣長,你還是趕緊打個批條給我,我領了活動經費好回去安排主辦活動的事,這事可是很急,不能擔擱了。」

葉凡站了起來,淡定的笑著。心道:「媽的,你這娘們捋我帽子時有沒管過我的感受。好處沒落下凈叫我做一些吃力不討好的活,真把我當傻子了

所以這廝臉上掛著一絲的邪笑。淡定的邪笑,笑愕衛初婚縣長差點咬牙切齒了恨不得食之肉啃之皮抽之筋。

「哼!拿去,就這些了衛初蜻生氣了。杏眼一瞪,賭氣似的的重的划拉了一張批條,扔給了葉凡。像趕蒼蠅一般趕著。

葉凡接過批條子偷瞄了一眼。現一個「。後面還跟著四個「o」心道還不算小氣,在魚陽這麼個窮縣能四塊辦個活動還是不錯的了。

其實衛初蜻的目地在「飛雲集團。上,這個一萬塊不過是釣魚的餌

了。

「路邊的野花你不要采,不採白不採,采了也白采」葉凡哼著歡快的自編小歌兒轉道又去了肖竣臣的常務副縣長辦公室。既然這次是給肖家作面子,他這個常務副縣長怎麼也得放點血不是。

葉凡網走衛初蜻就掛起了電話。..有些氣憤說道:「賈書記,葉凡這人太不識好歹了,你交待他接待飛雲集團的事他居然說是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叫我去找縣經貿委的秦志明。真是有些氣人,黨性原則去什麼地方了?為人民服務的思想又怎麼講?撿輕避重,干工作三心二意的,哼!當初就該一捋到底,給個處分。降職讓他涼快去,看他還敢如此囂張不?。

「呵呵呵,,他不是說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嗎?說得也有道理。dudu作為縣宗教局局長他的確可以這麼說,干好本職工作嘛。

葉凡同志有氣。換作任何一個人都是有氣的。一個堂堂大接長,管著十幾萬人口,手頭上有著幾百萬款項流動的鎮長,突然市調到宗教局那個一年管著幾千塊錢,到館子吃頓飯都要自掏腰包的窮局子,

沒氣那說明此人深沉,既要馬兒跑得快也得給他草吃才行,呵呵」不過衛縣長,你應該有想到解決的辦法了是不是?」

賈寶全一點都不生氣,微笑著說道。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那反過來就是在其位就要謀其政了。不過我們前天才宣布了他的人事任命,不可能今天就改過來吧,這樣子做下面的官員們會怎麼說視國家組織,任免法為兒戲,這個有點難辦?。

衛初婚有些遲疑,拿不定主意。

「呵呵呵,任命了當然不能幾天就換的。不過我們可另想辦法嘛,比如再多給他掛個頭銜,不就解決了。」賈寶國老道得很,一語就解決了這個及手的問題。

「再掛個頭銜,那賈書記認為掛個什麼頭銜較為妥當衛初鑄來了興趣,試探著問道。

「你看看,你這個縣長最近要處理的東西太多了,一團亂麻,年底了。..方方面面要處理的東西太多了,這不,還愕有人分擔才行。」賈寶全就是不說出來,吊著衛初蜻的味口,由她自己講出來比較好。

「協助我處理工作,那就是助理了。不過賈書記,縣長助理好像是副處級的幹部,這副處級別的幹部可是要市委組織部任命的。咱們自己先要推薦,然後上報到市裡。等批下來才能算是正式任命,不然怎麼弄,而且時間上也來不及了。」

衛初婚作為局中人,就是有點迷亂了。

「呵呵呵,這級別好辦,加個括弧不就什麼都解決了。」賈寶全一語道破了天機。

「嗯!這個加得好,括弧一正科級的縣長助理,好,我聽賈書記的。要不在常委會上提出給大家說說。只要大家認可就行了,也沒必要經過市委組織部了,既方便也省事兒

衛初婚心裡差點笑出聲來,得意不已」道:小葉同志,想逃出本姑娘的芭蕉扇不是那麼容易的。哼!以後有什麼難辦的事都得撂他頭上才對,現在可是在其位就要

「不要那麼麻煩,你給老費去個電話,咱們三人合計一下就行了。書記碰頭會也是執行黨的權利和義務嘛。」賈寶全老謀深算,連常委會都免了。

「不過,這事以後有空開常委會了給同志們通報一下就行了

費默來了,聽了這個建議后那是萬般不願意,不過聽說那括弧后心裡也是一震,既然書記縣長都同意了也就勉為其難的點了頭。

心裡在譏笑的同時也暗自罵道:「這小子也不知怎麼回事?好像當一把手都喜歡他似的。

不過這次衛初婚和賈寶全也是在利用他,級別沒提事倒是攬了不少。

縣長處理,還正科級的縣長助理。名頭好聽,處理的卻是跟他同級別的各大局長之間的破事兒。

有時還得代表縣長處理一些副縣職之間的扯皮事兒,怎麼處理,一個正科級助理誰會鳥他。好,就讓這小子去折騰一下也行,累不死,他

葉凡坐常務副縣長肖竣臣的辦公室里沒來由的打了個噴嚏,心裡暗道:「奇怪了,好好的又沒感冒打啥噴嚏,難道是衛初疇那娘們又去賈書記處告狀了,有可能。

剛才可是得罪這娘們了,這天下大多數女人都是小肚雞腸之輩,絕對會秋後算帳的。

算了,算就算吧,咱兵來將來水來土掩,怕個球球!最好是把這個。破局長那破帽子都給捋了才好,老子也好回去安心過大年。這牢啥子的破局長也不得安寧,沒錢又要辦事。看來當官想清閑都難

林泉鎮新一屆黨委班子也正坐在一起討論剩下的人事安排,財政所代所長鄭力文毫無玄念的被拿掉了「代。字。不過連後面「所長,兩個字也被被拿掉了。

繆勇以前去問鄭力文要修路款沒給,前天葉凡移交時又支會財政所臨時頭搶了七十萬的款子補給幹部職工們。黃海平這個鎮長差點、氣炸了肺。

鎮長書記鄭力文也早就做好了下馬的準備,不過他沒想到的是不但下馬了,而且連人都被趕出了財政所這個好單位,被黃海平這個鎮長陰險的調到農機站去當副站長。

黃海平當然知道鄭力文跟景陽林場場長鄭輕旺的關係,甚至以前鄭輕旺跟黃海平還算不錯的,偶爾在林泉碰上還會吃上餐飯樂呵一下。

黃海平這樣子做當然是故意的。他在待價而沽,在等著鄭力文的哥哥鄭場長出面來聯絡感情。

只要鄭場長肯出面他也就放力文一馬,要知道鄭場長可是一正處級的幹部。而且景陽林場資金雄厚,人家有錢。

搞好了關係林泉鎮每年從林場揩些十來萬的油水還是不成問題的。最主要的是費默的兒子費武雲在授意他的。目的無非是想叫鄭場長自動把景陽林場出的田萬修路款子吐出來。拱手讓給自己的《武辰公司》賺錢。

紙廠工作組組長段海因為沒後台,當然是更倒霉了。被黃海平打到廟坑去駐村了。

原廟坑鄉搬走了,現在的鄉政府其實就是一個級大村子。裡面原廟坑鄉的工作人員還有剩下三四十號人堅持工作。

各個部門都有留人,段海的工作沒有明確,其實到那裡駐村就是專門打雜。送送報紙,傳傳鎮里口訊,鄭力文戲稱他是傳達室段大伯。

而段海戲稱鄭力文是手扶拖位機手鄭師傅,因為段海這個農機站副站長聽說被站長分配去專門就是搞機修。

管了幾台老掉牙的機器。從來沒人用過,本來就是擺在農機站充門面的。讓人一眼就瞧出了這個地方是林泉鎮農機站。

跟著葉凡跑了幾天的玉標同志現在又回到了農機站,專門修理那幾台沒人用的破農機。

「肖縣長,後天的活動是由我負責的宗教局主辦的。您也知道,宗教局是個什麼單位。所以這經費問題就有點

葉凡不好意思的樣子,又說道:「我是想把這次活動辦得隆重一些。衛縣長和賞書記都很重視,特地拔了一萬塊出來特事特辦。不過就這一萬塊說句實話,真辦起事來什麼都要錢的。就這點錢想辦得風光一些很有難度。」

「嗯!這個我明白,一萬塊錢說多也不多,說少也不少了。在咱們魚陽來說還有點花頭,不過真要舉辦什麼大型點的活動的話確實有點捉襟見肘了,你打算怎麼個隆重法?」肖竣臣淡淡的笑著就是不鬆口,先想聽聽葉凡的計戎。看來這錢也不是那麼好撈的,這世道誰也不是傻子,全聰明著呢。

,日o8姍旬書曬譏口齊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