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六十七章五朵金花惹不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七章五朵金花惹不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市電視台那邊我有朋友,凡經聯繫好了。9u.net他們說到時贓獄幾六人來拍攝,搞一個關於古文化,名人之類的節目。

還有幾個神秘佳賓,這個我暫時賣個關子,所以這車旅住宿吃飯等問題總得先解決。

現在魚陽賓館最好的房間一晚上也要五六百塊,包得幾個房間下來一天就要好幾千塊了。

這活動前前後後的至少得兩三天吧,所以光是這筆開銷估計就得幾

了。

縣裡拔的一萬塊還沒到南天寺估計就得耗光了,到了南天寺還得布置場所,搞儀式等等,哪一樣不要用錢,唉!宗教局連輛車都沒有,這活動著實不好進行。」

葉凡當然在加油舔醋哭窮了。就差掉兩滴貓尿眼淚了。

不過他這點小伎量雖說表演得十分的到位,但肖竣臣是什麼人,人家可是老牌的魚陽人了,擔任常務副縣長職務也有些年頭了。

「縣裡已經拔了款子,我這邊也不好再追加了。我那輛車到時也要用,這車只得你們自己想辦法了。

至於說款子缺口你算算大概需要多少,這個我可以想辦法。我唯一的一個要求就是越隆重越好。

最好能從肖夢堂的生平入手,把他一生所經歷的事都要宣揚出去。結合咱們魚陽風土、人文等方面特點去辦,體現什麼你們自己去辦,如果能出個專輯當然就更好了,這個你有辦法嗎?」

肖竣臣的味口不他也是想乘這機會給魚陽肖家造勢。自己這次人事大調整還沒挪動位置。眼見費默都坐上了黨群書記的位置,心裡已經急了。

誰不想坐占縣長書記的位置?當然,宵竣臣目前的目標還只停留在縣長那個位置上,不過能。

甩為自己目前也僅是個常務副縣長。..想當書記至少得先擔任縣長才行,不然先過渡到副書記再衝刺過去。

不過看到李洪陽和張曹中以及鍾明義的慘樣子肖竣臣也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幸好自己還能呆在這個位置上。如果像鍾明義一般被拋到人大政協這輩子估計就差不多了。再想出來東山再起那個可是不容易了。

「專輯我可以先問問看看有沒機會,我想魚陽肖家有那麼多名人,倡議大家捐贈一點,為老祖宗的回歸獻些愛心也是一件積德行善的好事。.9u.net

錢這方面當然是越多越好了。最遲明天中午前就要把活動方案搞出來。不然來不及了,有多少錢就辦多少事。」葉凡笑道。

「行!我晚上給大家說說,看看能籌到多少款子,明天早上叫人送你們局裡。此事千萬不能擔擱,葉局長,你可要省心一些。」

肖竣臣伸手親熱的拍了拍葉凡肩膀。葉凡站起來告辭時四隻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互相交換了個心照不宣的眼神,當然,一切盡在不言中。

回到局裡后見大家都有些氣呼呼樣子。

葉凡隨口問道:「衛局長,方案出來沒有?」

「還訂什麼方案,連張桌子都的讓給別人,咱們局是後娘養的。要搞千脆叫鄉鎮的同志們去搞算了。這都什麼世道。」這時民族事務科的李釘科長忍不住牢騷了。

「呵呵呵」破的不去好的不來。咱們明天早上就有新桌了。那破桌你們還留戀什麼?」葉凡淡淡一笑非常的自信。

「葉局弄到桌子啦,是不是縣政府辦拔的款子?」鍾才也沒走,

道。

「山人自有妙計,天機不可泄漏。..」葉凡搖了搖頭,轉頭拿出了衛縣長的批條子對丁香妹說道:「你馬上去政府辦去把活動經費領回來。衛縣長拔了一萬塊,不過這次活動還得搞大些,我想應該還有錢。明天早上應該會到的。」

「一萬塊1丁香妹忍不住失口喊道。引得大家都圍了過來。一個。個崇拜的眼神全彈向了葉凡。看的他很是不自在笑道:「怎麼?不就一萬塊嗎?值得大家這樣子看人?」

「葉局有所不知,咱們是好久沒見到過活動經費了。

」鍾才笑道。「嗯,丁主任,把老鐘的那幾百塊錢先報了。其它人的過幾天再說。咱們先得把活動辦好才行。也該是咱們局揚眉吐氣的時候了。我相信大家都會想出更好的法子,使得這次迎名人銅像的活動能隆重而順利的完成。

這次我跟大家透個口見,縣委賈書記和衛縣長都非常重視。所以這次活動必須要辦得有特色圓滿才行。

在這裡也說一名不好聽的話,誰負責的方面出了砒漏就打誰的板子。到時賈書記衛縣長問起來我也不會捂著包著的,鍾主任,咱們局到底有多少工作人員?」

葉凡隨口問道,因為領桌子時丁香妹說是還有五個人,心;沒見人來衛班,現在局裡要開展獨古活動,正缺人判知。比不來上班。葉凡心裡卻是非常納悶了。

「這,,這,」辦公室主任鍾才拉扯了幾秒鐘只好硬著頭皮說道:「是還有五個」分別是劉敏花。吳麗花,張鳳花,王花月。劉紫花五位同志。」

「還是五朵金花,怎麼沒見到人。去什麼地方了?」葉凡隨口問道。

「這個不,」好說,」鍾才急得汗珠子都從老臉上冒了出來。十分為難樣子。

「張局長你說說怎麼回事?」葉凡心裡一暗,知道這裡面肯定有故事。乾脆直接追問起張衛青副局長來了。因為張衛青副局長在局裡是管人事方面的,人事方面肯定有造冊的。所以,這個跟他有關不找他找誰。

「唉!是這樣的。她們人的編製是掛在局裡沒錯,而且一個個全享受副主任科員待遇。

不過從沒來上過班,就當時第一天來報過道,後來就沒見人來過了。現在工資都是直接划拔到銀行卡的,也不用到丁主任這裡來取了。」張衛青被逼得沒法子,苦笑著說道。

「哼!這工作比世界上什麼工作都輕鬆,光拿工資不見人,丁主任。你立即通知她們,明天早上8點準時到局裡上班。不能請假,除非真躺進醫院的那是沒話說。不然的話。不來的全按曠工處理。扣工資扣資金按規定辦,現在正是用人之際,一個大型活動沒人怎麼辦得下來。都火燒眉頭的了。」

葉凡臉子有些難看,也沒留什麼情面,**的說道。

「沒用,唉」衛寶國也嘆了口氣,頭一垂不說話了。

「有沒有用打了否說,立即就打。」葉凡對丁香妹說道。說完看看已經下班了,這時電話響了,一邊接著電話一邊走了出去。「衛局,這電話要不要打?」丁香妹有些拿不定主意,問起旁邊人來。

「不打能行嗎?局長話了。你儘管打就是了,來不來是她們的事。要申明這可是葉局長親自傳下的通知,不來自己掂量著就是了。」衛寶國面無表情哼道。

「哈哈哈,葉老弟,最近過的不錯吧?」電話中傳來市公安局局長於建臣那破鑼嗓子,這時倒有點像雞公聲音。

「還行1葉凡苦笑道,也不想把自己落難的事給說出去,太丟面

「還行就好,晚上你到墨香來。臉譜閣見。咱們哥倆跟曹老哥好好喝幾盅。」於建臣樂呵呵笑道。喜上眉梢了。

「是不是曹老哥的事敲定了?」葉凡身心一震,追問道。

「還算不笨,塵埃落定了。唉!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啊!兄弟,這朝中沒人想弄個市常委簡直就是在賭命,曹老哥最近人都瘦了七八斤,他自己笑著說是正好減肥,減個屁。再減成木乃伊了。」

於建臣想起曹萬年的爭「常。之路。渾身沒來由的打了個機激,想到再過得二三年後估計自己也要走這條路子,也不知能否成事,各人機遇境況都不同,這事沒個準頭,想想都直打冷顫。

「好,我等下就出。」葉凡道喜不已。

「不急,你晚上。點左右在市裡臉譜閣等就是了。曹老哥要處理完其它事才會到。」於建臣笑道。

網放下電話燕照月又來了電話,說是紙廠那邊的二手治污設備已經聯繫好了,現在就等著款子了。而且葉凡的大哥葉強到現在也還沒到墨香,也不知什麼原因。

網好今晚要到市裡,葉凡答應了燕照月晚上見了再說。想到燕照月那天晚上睡意朦朧樣子,那深深的乳溝,那圓潤的臀部,葉凡胯下那邪火立即又升騰了起來。

「孬種子!一想到女人就犯賤。」葉凡暗罵了自己一句。

這時電話又想了,丁香妹有些吞吐著問道:「葉局長,吃過沒有?」

「沒有,正準備去打一頓。」葉凡隨口應道。

「那正好,我也沒吃過,晚上能否請你賞光吃頓便飯。」丁香妹說道,不過從其口中聽出她有些忐忑樣子。

「行!我請客吧,就到魚陽酒樓吧。有些事正想問問你。」葉凡突然想到局裡五朵金花的事兒,這裡面的故事丁香妹應該會知道一些。還是先摸摸底再說,不然莫名其妙得罪了人那麻煩也不

「局」局長,早上老鄉送了一隻老甲魚來,沒煮了就怕壞了。新鮮的好吃,就到我家去吧。」丁香妹說道。

「這,恐怕不方便吧,打擾你們不好意思。」葉凡一愣,到丁香妹家裡去他覺得有些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