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六十八章人香菜香酒香迷人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八章人香菜香酒香迷人眼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紋兩章狗子寫得有此粗妹妹書友的千萬別給拒懈。9u.net…就是了。狗子下次不敢了。順便納喊一下,月票在何方?

「有啥不方便的,不會是葉大局長連屬下的家門都不敢邁進去了。話語中含有極強的挑逗性質,令人沒來由的心裡一陣子振奮。

葉凡毛毛的想道:「老子有啥不敢的,就怕你老公引起誤會惹出什麼桃色新聞來就麻煩了。不過去下屬家吃頓飯也正常。雖說是女下屬。只要自已行得正就不怕閑話。

最主要的是自己網進宗教局。兩眼一抹黑啥情況都不知,也順便摸摸底也好。從今天丁香妹的表現看來還不錯,有靠向自己的苗頭。既然有這苗頭何不加一把火徹底把她給拉過來。

要知道在局裡沒一個能實心為自己辦事的下屬也不行的。雖說宗教局但五臟也是俱全的,而且一局子的老爺子,搞不好就會惹出什麼事端來,所以,這個卻是馬虎不得。」

「行!那就打擾你們倆口子了。呵呵呵,」葉凡打著哈哈。想到丁香妹中午送自己去賓館時,自己把她當作了方倪妹壓在身下時那溝峰艷情的情景,這廝下身又有了不良反應。

「唉!當時都已經探到洞門了。可惜功潰一潰。我這人的韌勁是不是有待加強,這臨門一腳的功夫總是練不好,也許是我心太軟,也許是我有賊心沒那賊膽子吧1這廝還毫不知恥的在心底里自嘲著,還遺憾了一陣子。

「我已經到家了,就在城關鎮河美路老狗巷幽號。」丁香妹麻溜的報出了門牌號。

其實丁香妹有自己的算盤,辦公室主任鍾才不是今天退休了,這個空位可是一個正牌的副科級職務。

雖說自己現在享受的也是副主任科員待遇,但行員就是科員。..算不

在華夏的官員體制中要算得上官至少得是一個副科級幹部,縣委組織部才有備案的。

股級只能稱之為小吏,一般來說都是在局裡內部的人事股有備案,縣委組織部那邊沒人睬你,因為人太多了,估計一個縣能稱得上股級幹部的就有幾千人。

宗教局的辦公室主任那個位置可是一個實職的副科級幹部,跟副局長平級的。dudu從油水實權方面說的話也許比局裡的副局長還要大一點。

因為辦公室主任什麼事都管。當然。也累一些了,雜七雜八的。不過現在人喜歡管事,有事管就代表著有權,沒事管了你還有什麼權力。

沒權力了還有什麼油水撈,走出去也沒幾個人肯理你的。而且,如果有門路的話完全可以調換到其它行局去當一人正兒八經的副局長。

「好,我一會兒就到,麻煩你們倆口子了。隨便搞點東西填填肚子就是了,我晚上還有事要辦,比較緊一些

葉凡笑著掛了電話,到街上整了一箱四瓶裝的長城葡萄酒,在街上轉悠了一圈子,看看時間差不多了才哼著小曲兒直往丁香妹家而去。因為這個去太早的話有些拘謹,還不如逛街來得自由,時間要拿捏得網好。正好到飯點。

七彎八拐。在一老頭指路下終於在一個拐角處找到了丁香妹的家。一座四層的小樓房,背靠著青山毛竹。環境還是不錯的。有點像是一座小別墅,不過顯得有點土氣罷了。

葉凡再次看了看門牌號,沒錯,是老狗巷奶號。見大門開著的也就走了進去。裡面一個廳,約有刃來平方,裝修得還行,地板鋪了板材。光亮亮的。

可能是聽到了外面的動靜,丁香妹圍著一條粉紅色的灶裙走了出來。..

「局長,您來啦,快請坐。」丁香妹熱情的說著一邊泡上了好茶。

「你忙你的,別管我,我這人比較隨便葉凡笑道。

丁香妹應了一聲自個兒就進去了。葉凡自個兒坐了幾分鐘感覺無聊。隨口問道:「丁主任,你的那口子呢?叫他出來聊聊。」

不過沒人應聲,心道這兩口子還真是奇怪,把客人撂在客廳里幹嘛?正納悶時樓層上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葉凡還以為是丁香妹的丈夫下來了,抬眼看去,頓時微微愣神了。

下來的根本就是丁香妹,哪有其他人。

原來她到樓上補妝了,頭散披著,耳旁還扎了兩條小鞭子,顯得更是年輕妖嬈,點畫了眉,臉上輕撲了點淡粉,淡雅中略顯得活氣。

下身一條貼腰較緊的淡粉色短裙子,柔柔的飄飄的不怎麼厚的那種。被她那新婦特有的渾圓彰漲的臀部支頂下往上翹得七剛,從下往上瞅尖,懷能看見裡面薄薄的肉煮內褲那輪廓剛舊約可見。在下樓的不經意間似乎中間那條神秘線痕都感覺到了。

衣服是敞領的翻領子毛衣,也就是上面部分能用扣子扣的那種,上面兩顆扣子不知是特地沒扣還是忘了扣,露出了胸脯的一片雪白嫩滑來。跳顫著的乳溝子清晰可見,左右瑟瑟著很是撩人瑕思到一些粉紅色的東東來。

毛衣的彈性很好,把那一襯托得緊繃、挺實、鼓圓,很有殺傷力,呼之欲彈炸而冉似的。彼令人有股子熱血迸的勢頭。

見葉凡那瞬間的失神狀態,丁香妹似乎感覺到了,她對自己這幅身板還是彼為自信的。

淺淺的一笑,左邊一個小酒窩也冒了出來,眉兒故意一抬裝出股很是令人悅目的神色,說道:「局長。我家裡那口子去學習了,半個月後才會回來。飯作好了,咱們開飯了。」

說著裊裊下樓,像走,形台似的。走到葉凡根前一彎腰,當然不是在表演,而是隨手在收拾茶杯,裡面那嫩白招人的彈性圓球大部分都展示在了葉凡跟前。

當然,這個也不排除丁香妹故意為之,好像是有些故意的勢頭在。因為她收拾茶杯那動作很慢很慢。有點像是電影中的慢動作,似乎是想讓葉凡那目光停留的時間長一點,方便某人辦事似的。

這廝感覺眼前一亮,裝著一幅正人君子相趕緊偷窺了一眼,又趕緊站了起來進了廚房。

心裡那股子燥動邪火又從丹田處升騰了起來,看來太歲果那東東又出來了搗亂了。

廚房分為小廳和內間小廳中還放著一半大的電暖毛,廳中非常的溫暖、舒適。

桌上香噴噴的菜擺了七八碗,一隻老王八整個趴在一個小臉盆粗大的陶盆中,周圍清水生薑相伴,顯得很有一股子古味來。看來丁香妹很善於擺弄這些,也許她今天是特別搞的,令人食慾、**什麼欲都大

了。

葉凡覺得在一個沒有丈夫在家的女下屬家吃飯非常的彆扭,不過心裡也微微有點期盼著生點什麼。就是在這種矛盾的心理下坐在了椅子上。

為了掩飾心中的那份子不自在。葉凡伸勺子舀了一勺湯叩了一口,贊道:「嗯!不錯,清而不淡,香而不郁,丁主任,想不到你的手藝相當的不錯啊1

「葉局,叫我香妹就是了,在這裡吃飯還主任主任的有點彆扭,自由一些好,你說是不是?。丁香妹淡淡一笑走了過來,彎腰為葉凡舀起湯來。

這次腰彎得更低了,身子靠得近。胸脯前那一道亮麗風景又向著葉凡開放了。

給人的感覺就是那胸脯就是湊上來的,不過丁香妹在舀湯,動作自然。這個動作可是有點招人眼球。

葉凡不由得又是隱晦地偷窺了過去。這次看得更清楚。似乎都聞到了丁香妹身上的體息,那股子淡淡的香水味夾雜著少*婦特有的氣息味直往葉凡鼻孔里鑽去。

葉凡感覺丁香妹的動作很慢,有點磨時間的嫌疑。葉凡當然也不會嫌時間長的,這種履風光比脫光了更顯得刺激,那兩顆圓球半遮半掩,在毛衣開合間互相掩映。紅花當然要有綠葉襯才更顯得誘人。

葉凡靜靜的欣賞著,聞著體息,下身那小葉凡同志早就昂揚怒張,蓄勢待。「葉局,你嘗嘗,我是特別配了一些中草藥在裡面,試試會不會習慣。」

丁香妹乾脆用小勺子弄了一勺子。手伸著,有點喂湯的架勢。不過也像是請葉凡這個局長嘗嘗湯的味道的樣子。

「嗯!我試試,應該不錯的。」葉凡淡淡一笑也有點意動,伸手去接。手指頭輕輕的搭在了丁香妹的嫩白手腕上,現她並沒縮手的意思。

觸摸了一下到是知趣的鬆開了手。有的事點到即止就夠了,太明顯就有些俗氣了。葉凡從來不自我標榜自己是什麼君子,但也不是見到女人那雙腿就爬不開的淫棍。

男人不風流,枉來世上走一遭,這就是葉凡的座右銘。但風流並等於下流,這兩個可是有著本質上的區別的。

丁香妹順勢,很是自然的就坐在了葉凡身旁。說道:「葉局,你網來局裡,有些事可能不清楚,咱們局雖說是一破落的垃圾局子不過裡面也有些麻煩。麻省雖小但其五臟可是俱全的,裡面的人事也是特複雜,絲毫不遜於一個大局子。」

「你是說五朵金花的事吧1葉凡淡淡一笑,說道。,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心,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