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六十九章手掏得不是個地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九章手掏得不是個地方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繼續猥瑣,就泣二章。..9u.net馬!就討了,求票」「嗯!那五個女人可不簡單。我給你細說說。」丁香妹說著身子略為傾斜,性感的右腿不經意地。輕輕的碰在了葉凡的左腿上,又像是搭在上面。因為她穿的那條裙子較短。有點像是短裙小腿下面部分沒什麼東西遮掩,純粹就是兩條腿兒裸露著,葉凡感覺到了肉質。

「嗯!我也想聽聽。

」葉凡也是隨意說著往前一湊,這不正好,兩條腿兒就那麼天然的蹭在了一起,兩人都是不經意的一邊喝著湯一邊談了起來。

男人臉上一本正經的,好像在閑聊著工作。

女人臉上更是一本正經,作為下屬嘛!正在為上司分析局裡形勢,人脈走勢。典型的一個能幹的女下屬風範,風品。

「劉敏花是副縣長孫榮春的夫人。吳麗花是人事局局長費恩澤的老婆。張鳳花是信訪辦主任牛立富的夫人。

王花月是縣裡政府辦主任玉海華的老婆,劉紫花是縣檢察院院長蘭卓凱的老婆,你說說看復不複雜?

這五人因為名字中都帶一個「花。字,所以被局裡人戲稱為魚陽縣府的五朵金花。

她們的歲數大小不一,劉敏花最大,快的了,王花月最才飛歲。幾個人,當初塞進宗教局就是來領工資的,從沒來上過班。我是出納,只是那表冊中有人。

所以中午你問財政局的馬局長要桌子時我才那樣說,就怕桌子少了。如果哪天她們心血來潮回來看看時,現沒自己的辦公桌估計又得鬧騰點什麼出來。

不來上班並不等於她們不要東西,像她們幾個,上班沒份,分東西的時候絕不能少了半點,不然就沒完沒了啦。」

丁香妹倒是介紹得非常的詳細,連這些女人背後的關係、枕邊人能量。..喜惡愛好等等也給全點出來了。意思不言而喻了。

「以前雷局長都沒問過她們嗎?補貼時她們難道都不露面?」葉凡問道,感覺到十分的煩心,這五個女人簡直就形成了一個強大的權力網。

她們自身當然並沒什麼出彩之處,主要是床上的枕邊人太厲害了。

副縣長,人事局,檢察院,政府辦。信訪辦都是不好惹的地方。簡直就是一個大大的馬蜂窩子,一捅的話全會飛出來蟄人。.9u.net

如果都不管這也太不像話了。光拿工資不幹活,這都叫什麼事兒?葉凡感覺鬱悶得很,伸手去褲兜里掏煙。當然,這個是習慣動作了,許多有抽煙這個惡習的哥們可能都有同感,不過他這一掏不打緊,還差點掏出火花來了。

心裡想著事兒手掏了下去,也許是因為正想著事兒走神的緣故,手自然就偏了方向,這一偏還偏得相當的離譜了。

居然不經意的就掏進了一個裙擺里了,更可笑的是居然一下子就觸碰到了丁香妹那嫩白的大腿上,連那條粉紅色的短裙裙擺都給翻了一邊起來,露出了裡面那幽深的所在,這一掏真算得上是黑虎掏心了,差點就正中花心了,,

丁香妹也沒想到會出現這種突情況,腿自然並緊,這個是女同志們防色狼的慣用招術。

不過這一併緊不打緊,又並出更犯騷子的事來。倒是把某豬哥同志那來不及縮回的咸手蹄子給夾住了。

給她這麼一動,某人的粗手倒真觸碰到了芳草地帶,有點直撞花心的味道,不過就隔著一層薄薄的蕾絲內褲罷了。

太旖旎了!

正宗的狗血鏡頭,,

狗子都忍不住想噴血,,

葉凡心裡一緊,很是尷尬,正想抽手,斜光中現丁香妹臉蛋一下子霎紅一片,像顆正等著人摘的水密桃子,似乎都能擠出紅墨水來。..她趕緊夾了一口菜,裝摸著樣在吃著,好像沒現下面的事兒似的。

裝得倒挺像完全可以去棒老美的那個什麼卡的小金人兒了,有著哥的風彩。

桌底下那腿還是夾著的,不過,只是稍微鬆動了一些,如貝殼開珠了。手可以自由活動了。

這廝趕緊抽手,再繼續下去的話這個可是會犯錯誤的。男人嘛,往往犯錯誤就在那一瞬間的決定。猶如正站在懸崖邊上的某人。

不過這廝也有些不舍,裝著抽手樣子,手勢往裡一探在丁香妹那芳草叢地帶掠過後,才戀戀不捨,十分遺憾。十分悲恰,十分什麼就寫不出來了,,

抽了手出來嚓一聲,趕緊掏煙點火猛抽吞吐著吐煙圈玩。此麾那樣子急燥並不是某人煙癮上來了。而是那啥的癮上來了。不過某豬那靈敏的鷹眼術還是感覺到了某女那身子骨不經意的羅嗦了一下,似乎有些情動,裝得還真像那碼字事。兩人都心照不宣的,一個在悶頭抽煙,一個在慢慢細細品味著王八

現場沉默了,兩人都回味無窮,食之無味啊!

葉凡暗罵道:「這他娘的什麼狗屁王八湯,這般的沒味兒,掃興的很,唉1

其實某男在五分鐘前正誇過這王八湯清淡滑嫩蘊味綿長什麼的,瞬間就變了。人心難估啊!

「葉局長,那個。桌子的事也有些麻疑,你去什麼地方弄到那麼多錢買新桌子,要知道十來副桌子估計也得上萬塊的。咱們局一年的活動經費才五千塊,我看還是別添置了,舊桌子湊和著用用算了。」

丁香妹隨意的岔開了話題,當然是想掩飾心裡的那股子異樣的,網剛盟動的燥動。

「不急!桌子不是什麼大事。既然大家在宗教局過得很艱苦,也應該讓大家舒坦一點才對。財政局不是弄了一萬五,幾天後就是年底了,些福利買箱蘋果稍子毛毯給大家回去過好年還是應該的。」

葉凡淡淡一笑淡定多了,心氣也恢復了平靜,其實心底里還是有些不舍剛才觸碰到的那一點異樣的柔軟。

「嗯!葉局長是能人,咱們局裡同志有愕福享了,咯咯」丁香妹妖嬈的一笑,有點勾魄動魂的味兒。

「應該的。」葉凡淡定的回應一笑。心裡暗嘆:「媽的!太那個了。老子有些毛燥了。老子是大師,老子是國術七段,級高手,這都什麼破事兒,國術七段好像也沒什麼屁子用了。國術難道抵不過娘們那神秘的山峰溝槽子嗎?唉!這也許就是國術的悲哀了。愛得華八八世。不愛江山愛美人,老子不會是後來人吧!不!美人要愛。要擁有。但江山也不能丟的,」

「唉,」丁香妹皺緊了眉頭,有心事。

「香妹有什麼擾心事兒可以說來聽聽,咱們是同事嘛。」葉凡拉著話。口氣親昵了許多,連香妹都給整出來了。那個什麼丁主任的稱呼有礙此等境況。

兩人整了二三杯葡萄酒下了肚皮。一絲絲嬌艷的紅暈爬上了丁香妹那滑嫩的臉龐,形如朵朵桃花開放。為誰開放呢,這個局中人自明白了。

「算啦,還不是我那口子。」丁香妹很鬱悶樣子,眉兒一彎,突然笑道:「葉局長,我敬你三杯。我先干為凈。」

說完自到自飲,不一會兒三杯長城葡萄酒下了肚皮。臉上紅暈更濃。似乎妖艷欲滴。擠啊擠的絕對能擠出紅染來的。

某人吐著煙圈陪喝了三杯。一時有些幌惚。猜想丁香妹跟她那口子過得好像並不怎麼幸福。這就是能生點什麼的兆頭了,猶如雞蛋殼上裂開了一條肉眼難見的縫隙。蒼蠅是最喜歡這條疑的。

兩人又碰了三四杯,兩瓶的荀酒見底兒了。丁香妹估計有七八分醉了,某男人在道義的自責中又禁不住墮落的誘惑,所以才繼續跟她喝起了小酒。

「能告訴我你的煩心事嗎?當然,這是你的家事。不能言就算了。」葉凡淡淡的笑著,一個,正宗的真誠的關心下屬的上司。

「唉,不說了,我當時也是迫於無奈,不說了丁香妹晃了晃手,醉眼迷離的望了葉凡一眼。那淡紅色的小嘴唇兒沾著一點點王八湯的湯珠子,活**滴,更是令人心動心跳心臟什麼都加快不止。

葉凡眼前又浮現出了中午在魚陽賓館里錯把丁香妹當作方倪妹的那一段子荒唐事來。

不經意間,也可以說是鬼使神差的左手又作出了掏煙的動作。不過這次是故意掏錯了地盤,又掏到了丁香妹的大腿上,搭在上面不動。先要觀察一下丁香妹的反應再說,這可是**之道。

見她沒有拒絕的意思,只是腿兒自然的抖瑟了一下就沒動靜了。葉凡輕輕的撫了幾下她喜著沒感覺,這廝也有些醉意了,中午喝的酒勁還沒全散了,現在一瓶多葡萄酒下肚皮後下身開始狂燥了起來。

隔著層薄紗布在芳草叢上留戀了一陣子,某人下定了決心,站了起來說道:「我走了,下午還有事。謝謝你的甲魚湯。味道純正,很鮮。很好,呵呵,」

「真要走了,葉局長。可得吃飽了才行。

」丁香妹朦朧中說道,這一語似乎有些雙關的味兒。

葉幾不舍的掃了她一眼說道:「飽了,謝謝。」轉身走了出去。

「我送送你。」丁香妹說著站了起來,「啊呀。一聲估計是喝高了的緣故,一下子猛地站起才感覺到了酒勁的網猛,沒站穩一下子就到了下去。

葉凡會不會英雄救美,且聽下回分解。今天月票達到刃晚期點鐘加一更一分解。下一章叫做:第三百七十章我是不是點

乘人之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