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七十一章禍國殃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一章禍國殃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對不起。..今天朋友喝酒,回來晚了六狗子致謝」

此女之美仿似天生,沒多少人工雕琢痕,稱得上是禍國殃民了。跑車外面一隻只圍觀的牲口這時全張大了嘴,其中有六成的牲口正在流著一滴滴細碎的臭口涎。

還有一成左右的老牲口涎倒沒流,畢竟見過的美女多,不過一張張皺巴巴的老臉上那老眼珠子也快彈出來掉地下了,還得隱晦的伸出松樹皮布滿的蒼手來遮掩一下,免得人家罵他們老不死了還動桃心。

剩下的就是三成左右雌性動物們當然是打翻了醋瓶子,眼中露出的當然是心酸的憤怒。

當然是憤怒為何老天爺不把這張顛到眾生的玉臉安裝在自己頭上,太不公平了,要是那樣子該多好。那能傾倒多少牲口啊!

葉凡腦中輕徽豐一聲「轟鳴」心臟也是不爭氣的加快跳躍不止,暗道一聲:「怪了,怎麼會突然冒出初戀般的狂震出來,不會她就是我夢中的丘比特?這麼狂傲的小娘皮不可娶,娶來簡直就是受大果。」

嗡嗡,,

輕微聲響中紅色跑車已經動了起來,估計是準備退走了,葉凡才從構幻的丫丫中驚醒了過來。

心裡暗罵一句:「沒種的牲口!不就一個美女嗎?只不過是絕色一點罷了,老子這身八匹狼,老子這手機總得找人賠去。

玉嬌龍,老子不屑當那隻可憐的沙漠之狐羅小虎,被娘們拋棄那是太丟臉子的事,要做就要作一個蓋世官豪才對,網盡天下絕色才對,哈哈哈

葉凡步子一抬,迅的攔住了那輛拉風的紅跑,一雙略帶水汪的眼神從跑車裡射向了葉凡,奇怪的是玉嬌龍並沒吭聲,不過那靈動、冰傲的眼神卻是在問,為啥攔住我的車?

那一絲傲氣如寒潭冰碴,葉凡還是感覺到了,不過此刻的自己的確有些慘哇哇樣子,真像是一倒霉的農民工。..

「姑娘,你撞了人就想走了。你看看,我這腳也被傷了,這身衣服全報廢了,還有我的。

經葉凡這麼一問,周圍圍觀的牲口們全在心坎底里豎起了大拇指,因為牲口們表現太過於懦弱了,內心來說還是覺得有些丟臉子。9u.net而且此女雖說是靠山虎的親妹子,也太出色了。牲口們當然希望能看到有強悍點的牲口出頭為各位膽小的牲口們爭點臉子回來。

這世道畢竟是牲口們稱雄佔了大半天的世道,雖說國家正大力提倡雌雄平等,但世界上的絕大部分雄性牲口們還是不希望雌性佔了半邊天的,能讓她們佔到三成就不錯了。

因為有一隻雄性牲口居然敢對縣城的玉大小姐如此質問,多少也為縣城的各位懦弱的雄性牲口們掙回了點可憐的破面子。

所以爺們牲口全在豎拇指,甚至有一隻小牲口還出彩的吹了一長長的口哨為葉凡這隻估計要倒霉了的大膽子冒頭的牲口助威。

估計這小毛孩子不知曉靠山虎玉世雄的威力。不過站他身旁的一隻老牲口嚇得趕緊把小毛孩子的嘴給捂住了。

「爸!幹嘛?。小毛孩有些不服氣掙扎著,想繼續表演優美的哨音為葉凡同志助威,他純粹就是一隻粉絲小牲口。

「別吹了,再吹那車裡的姑娘的哥哥是專門割小**的人,你不怕被割就吹吧

老牲口趕緊湊近小牲口耳旁小聲的嘀咕了一句。瞬間那效果就出來了,小牲口一下子就捂住了襠下那根蚯蚓大的小棍子。

眼神還不經意地居然望了望葉凡同志那已經被車子掛破了一點的褲襠,當然,只是破了一點點。內褲還沒露出來罷了。蚯蚓是否比自己大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小牲口很是納悶:「那位哥哥的蚯蚓怎麼不怕被割了,也許是什麼靠山虎專割小**的小的嫩,好下酒,大**人家不好那口不然葉凡同志也沒空去找那個能禍國殃民的玉嬌龍要賠償了,先得整好褲襠才是王道。

不過小毛孩子還是有些納悶。心道:「不通,我的小**會被那姑娘的哥哥割了為什麼這個大哥哥不怕割,難道他那小**是鐵棍割不斷的?也許是

小毛孩子為自己終於找到了一個合適的理由而高興。

「這管我什麼事,要找你去找對面那兩部黃包車去,是他們惹的你?」玉嬌龍口吻淡定,渾沒在意樣子,這卻是惹怒了咱們的國術七段大師葉大師了。

冷笑道:「找他們的應該是你。我只曉得我的損失是你這輛車子造成的。作為車主,撞了人不但不理,口氣還如此之硬你這是什麼道」姿知道老子才才差點沒命了知道不。」葉丹火被點著了,不過他那聲「老子。兩個字卻是惹得玉嬌龍這娘們生氣了,眼神中露出了些許憤怒。

嘴裡更是不屑的輕哼道:「滾開,本姑娘沒空聽你說些亂七八糟的破事。還老子。你是誰的老子,給我講清楚,不然」玉嬌龍口氣口威脅之意非常明顯。

「不然想怎存樣?哼!你撞了人還有理了,這天下就沒說理的地方了。給老子下來,不然爺就踹破了這車子。」

葉凡也惱了,一個姑娘,一點淑女風範都沒有,同情心去什麼地方了?所以也狠了,甩了狠話,人家怕靠山虎葉凡可是渾沒當回事兒。

靠山虎跟天水壩子的李宣石稱兄道弟,說明他那身手最多三段頂階。一個國術七段的大師難道還會怵一個三段頂階的低階位武士卿

何況自己占著一個理字,有理雖說不能行遍天下,但有時也能沖一衝的。

最主要的是葉凡打心眼中有些想法。玉嬌龍表現的太張狂了,作為一爺們,見到如此狂傲的雌性。當然那股子征服天下雌性的王八之氣彰顯了出來。

如果玉嬌龍是一位溫柔和氣的女子,也許還提不起葉凡多少興趣,這就是強者對強者的一股子征服**在作遂。

「踹車子,你敢嗎?」玉嬌龍突然大聲了起來,冷冰冰的像塊寒冰般刺了過來小巧的唇兒有些抖瑟。眉心那顆紅痣都在跳動似的,看來被氣得不輕。

要知道在這魚陽縣玉嬌龍如果說不敢橫著走的話,但至少到現在活了舊年了,從沒見過敢如此對他狂妄的雄性牲口。

玉嬌龍可是玉家的寶貝疙瘩。從小到大全玉家人都寵著,哥哥堂哥姐姐堂姐一大堆的全讓著她,寵著她。所以也養成了她那輕視天下的張狂性格。

平時人幕現得也還行,不過性子方面有些冰傲。所以在縣城落下了個「寒宮仙子。的外號。意思是說她就是廣寒宮中一冷月仙子,美傲賽天人。

「下不下來?」葉凡恢復了平靜。口氣和緩了許多,想到自己一個國術七段的大師跟一個姑娘什麼狠,有點丟大老爺們那臉子,行氣繞了一圈子下來也就恢復了平靜。眼中閃著一種淡然的光芒。

「哼!你憑什麼?本姑娘就是不下來。你能拿我怎麼樣?」玉嬌龍口氣漸旺,不和諧了。

「意思是說你不願意談談解決的事了?」葉凡照樣子淡定的問道,此刻顯得比平時更加淡定。

「沒什麼好談的。」玉嬌龍動了汽車,看架勢硬要開走了。

「是嗎?」葉凡也不想再凹嗦了,看看天色漸晚,還得趕去市裡,所以也急了。

一把探出抓了過去,這一抓不要緊,因為匆忙間大失水準,居然一把就抓住了車裡玉嬌龍那尖頂的胸脯。感覺手中一道柔軟傳來,睜開有些朦朧的醉眼定睛一看,心裡也有些愣,心道:「怎麼回事,抓錯地方了,本來想抓她衣領的,不小心居然抓到這娘們那高挺的**上了,也許是打了擦邊球。」

「氨牛氓」你」放」玉嬌龍羞得憤怒的吼了起來。自己小心保護了侶年的玉女峰今天居然被一牛氓抓了,而且是在大庭廣眾之下那般的。

玉嬌龍想死的心都有了,扭動著身子,拚命的掙扎著想把胸脯解放出來,那感覺太怪異了,似乎有點麻酥酥的。

「嗯1葉凡也是趕緊放手了,的確有些那個。

「哥!你快來,妹子,,妹子,」嗚嗚玉嬌龍在電話在中吼著,一邊叫著一邊也是哭了起來。

她的確沒遇上過這種犯騷子的破事兒。其實她還沒畢業的,今年不過是大四,畢竟是個還處在象牙塔里的天真女孩子,作夢也不會想到這遇上這種能羞死人的尷尬。

何況是當作街上幾百名圍觀的牲口面被人公然調戲了。自己這臉住哪兒擱,以後還怎麼見人?玉嬌龍只想動起車子來撞死這隻膽大包天的牲口。

不過當她一眼望見葉凡那冷煞煞的臭臉。心裡一哆嗦。還真有些怵這牛氓。怕他再次探出狼爪子就逑死人了。

所以玉嬌龍就只剩下憤怒的瞪眼了。

一分鐘過後,靠山虎玉世雄還沒出現。應該是隔得較遠,一時趕不過來。

不過警察同地倒是冒出兩個來了,原來是那水果攤上的大媽擔心葉凡被玉家人毆打吃虧,所以偷偷的溜到外面報了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