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七十二章調戲良家婦女要嚴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二章調戲良家婦女要嚴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怎麼回事。..叫啥叫,真是個長鬍子警察皺紫仁心下,一臉的不高興,沒好氣的叫道。

「我被車撞了。」葉凡乾淨利落的回答道。

「誰撞你的,都到局裡去,堵在這裡還讓不讓車站正常車,太不像話。」長的子哼了一聲,正想繼續話,這時跟他在身後的那個英武警察趕緊用手肘子觸碰了他一下。

眼色怪怪的往那跑車處呶了呶嘴,意思是叫他看仔細點。長鬍子警察正有些納悶,轉頭朝紅色跑車掃去,頓時身子骨微微顫慄了一下。

趕緊笑著貼靠了上去,連那本來有些趾高氣揚的身子骨也彎成拱形了,諂媚的說道:「是玉小姐啊,剛才是不是那潑皮擋了你的車道。哼,太不像話了,居然敢如此膽大妄為。」

「他是個牛氓,不但砸我的車還」還」玉嬌龍眼中那淚珠子還沒幹,特別的惹人愛憐。

不過被抓胸脯的逑事兒她是再怎麼也說不出口的。

長鬍子轉過臉來,臉上那諂媚之笑瞬間就消失了,一轉身之間變黑臉關公了。

嘴裡冷哼道:「吳明,給我鏑起來帶回局子好好審著。媽的!你小子也太不長眼了,居然敢欺負玉小姐,是不是嫌命太長了。」

「憑什麼錯我,我還是受害者。你們不問青紅皂白的就要拿人,這是什麼規矩,我要見你們局長。」葉凡心裡一冷,淡淡的掃了那咋。晃蕩著手鎊的英武警察,厲聲質問道。

「見局長,你是縣長啊?給你臉不要臉,走吧1英武警察冷哼了一聲就要銷人。

「別動,我自己會走。我倒你們縣公安局怎麼辦事的?。葉凡冷哼一聲不讓鏑,自己挪步子走向了那輛破麵包警車。

網鑽進車裡腳腿子還露在外面。..三四個大漢急匆匆的沖了過來。

一個鐵塔式壯漢子從摩托車上跳了下來,大喊道:「小姐,那耍牛氓的狗才在什麼地方,我們去廢了他,媽的,活不耐煩了。玉哥一會兒就到,現在山莊里還有些事要處理

鐵塔壯漢名玉鐵貴,玉家人稱他為玉貓,因為他那雙爪子就像貓爪一般的利索。

聽說其人鼓勁全開一抓之下能撕裂開一厘米厚的薄木板,有著國術的一段頂階身手,踢斷一塊紅破還是行的,那一腳下去應該有三百斤

勁。.9u.net

玉家有四靈,分別是老大玉貓玉鐵貴,老二玉狗玉頂牛,老三玉虎玉小天,老四玉狸玉娜碩加凶毆術一段的頂階身手。年齡從口歲到石歲不等。

是玉家的除玉世雄外最厲害的四爪牙了。其實魚陽玉家也是一個古老的國術世家,幾百年前的老祖宗玉天奇曾經考取過王朝的武探花。

只是現在沒落了,功力階個最高的靠山虎玉世雄也不過才達到三段的純化階身手,跟盧偉差不多。

不過在民間來說也是相當厲害了,在魚陽那更是傳愕近乎邪乎了。本來不過只能踢斷三塊青磚的玉世雄被傳成手能開碑裂石,腳能斷樹倒牆,在魚陽就是一個神的存在。

在魚陽這旮旯坐井觀天的縣民眼中玉世雄的地位差不我跟國術界的泰斗張三丰名頭相當了。因為經常有縣民們把張三丰拿出來跟玉世雄相比較。

當然,圈內人士聽了只會淡淡一笑不當回事,圈外人士那就當神靈一般仰望了。

「那車裡。」玉嬌龍用手指了指。

「好個***,老子要你命1玉貓一人大跨步跳了過去,撐開蒲扇大的手掌拿向了葉凡。..

兩個警察早側身閃開站一旁了。他們可是有些怵那玉家四靈的。特別是這玉貓玉鐵貴,脾氣暴得像牛,手掌硬得像鐵皮,誰敢用肉身去碰那鐵皮爪子。「當1

一聲,葉凡不屑的冷笑著隨手關上了車門,玉貓的爪子抓在了車門上出的一聲響。車子當然也晃了晃,看來力勁還不

這種小兒科的身手葉凡沒興趣。自從在龜嶺村見過世外高人,北山一接子陰無刀後葉凡那心氣兒也提高了。

不想再跟這些螻蟻一般的小角色胡鬧了。太沒勁頭,像這種一段身手的小角色一巴掌下去能扇倒一打。

「我說公安同志,要不要走,你們眼見著人行兇居然不管不問,這是一個警察應該做的嗎?我得到局裡好好問問你們周局長了,哼1葉凡開了車門哼聲道。

兩公安聽葉凡那麼淡定的一嚷。也覺得有些丟臉子。感覺這小子好像那口氣挺大的,連周局都叫出來了,說不準還會認識周局,不會是有些來頭吧?

還是真爾曰沾里交給大人物去處理的好。自己這小毛角色別夾在其木下受氣。今天這事兒可不好處理了,明眼人一瞧就知道肯定是玉大小姐開車撞了人。

可人家是玉大小姐,其姐姐還是縣委常委,宣傳部長,聽說市裡也有人,這種大家怎備惹得起。

「玉貓老哥,這事還是到局裡處理吧,老堵在這門口也不是個事兒是不是?」長鬍子警察終於是硬著頭皮上前,攔住了正抓起一條板凳子要行兇的玉貓說道,那破板凳子當然是那水果攤大媽坐的。

「行!到局裡就到局裡,子,你等著,玉爺今天不拔了你這身人皮就不叫玉貓了。

」玉貓猖狂的叫嘯著,幾人坐上摩托呼嘯著沖向了縣公安局。

魚陽縣公安局在北街中央,範圍還是挺大的,只是那座房子卻是破舊不堪的。

只有最外面建得有一座五層的大樓,後面跟兩邊的房子估計是四五十年代建的那種青磚木樓。

不過這局裡警察倒是不少,聽周拍成局長說是整個魚陽有著五六百名正式編製的公安人員,加上一些協警。勤雜工等估計人數會達到八百名左右,很龐大的一個局子。當然,跟魚陽縣教育局那動輒七八千人相比又是小兒科了。

葉凡網下車感覺身後一投疾風勢襲來,知道那個玉貓出腿了。側身裝著不在意樣子把身旁那個長鬍子公安給頂了一下,這下子網好了。

長鬍子公安當了替罪羊,被玉貓一腳踹得啪啦一聲就摔在了幾個破花盆身上,痛得他是呲牙咧嘴的,可轉身一看是玉貓下的腿子也不敢開口罵娘。

「老實點,好生走路另一個英武公安想笑,可是不敢笑,只能板起臉來著撞人的葉凡同志,順手還推了一把。

玉貓覺得丟臉子,飛身而上來了第二腳,這次葉凡沒躲開,決定給鐵塔漢子一個小虧吃吃。

見玉貓一腿橫掃過來,裝著慌張的樣子趕緊往一旁跑去。這一跑沒跑開所以腿兒也撞在了玉貓的小腿中央。葉地一聲輕響中葉凡隨勢往前撲進了新樓的大門裡。

給外人的感覺就是被玉貓一腳踹進去的,不過只有玉貓體會到了什麼叫著徹骨的疼痛。感覺自己那腿好像是掃在了一條長滿毛刺的鋼叉上似的。

一股劇痛扎來,痛得玉貓差點喊媽了。似乎感覺自己那小腿是不是骨拉裂了。

心裡暗罵一聲道:「老娘老子的,這小子那身板不咋的,骨頭倒真是硬實,好像鐵疙瘩一般。」

過後玉貓真的去醫院拍了光片子。醫生說是輕微的骨裂。玉貓也只能暗罵一聲晦氣,一直以的那姓葉的小子不過是骨頭硬實,自己網好倒霉撞上了,純屬異外。

玉貓後面幾個人不幹了,三條腿又踢向了葉凡,葉凡一見突然大吼道:「這裡是公安局,警察全吃乾飯的是不是?」

聽他這麼一吼,一下子局裡一下子冒出七八個黑乎乎的雄腦袋來。

一個粗聲粗氣的聲音吼道:「怎麼回事?」

「報告周科長,一點異外。」長鬍子公安趕緊說道。

「噢1周小濤正想縮回頭去。眼中餘光突然掃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頓時一愣,心道那不是那個姓葉的煞星嗎?難道是他犯了事兒。這小了心裡一震一喜,嘔撻迭立即準備下樓下了。

不過想了想又坐了下來,在大板椅子上轉悠了一圈子,手指在桌上敲了幾下突然來了主意。

吩咐了辦公室里一個警察,暗自冷笑道:「葉凡,老子要讓你身敗名列,***雜種!敢跟我作對

周小濤就是縣紀委書記周長河的兒子,是縣公安局治安科的科長,前次因為水雲居謝媚兒的事被謝遜抓進了羊頭峰基地,差點脫了層人皮。那恨當然是全埋在了心底里。不一會兒長鬍子張勝氣喘吁吁的跑進了周小濤房間,彙報了葉凡被撞后又聽說是要牛氓的事兒。

本來這事是屬於交警大隊的事兒。周小濤管的是治安,不過這小子現在一聽說葉凡耍牛氓,而且被調戲的還是玉家的大小姐玉嬌龍。

這小子一下子來勁頭了,閉上眼珠子想了一陣子對張勝交待道:「本來這事是屬於你們交警管的,不過這姓葉的小青年公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調戲民女,這事兒可就升級了。也屬於我們治安科的範疇了。如果情節嚴重的還得刑警出面了。對於這種牛氓我們公安局要堅決打擊。嚴懲不待。」弈旬書曬細凹口混姍不一樣的體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