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七十三章扣屎盆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三章扣屎盆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更到,晚衛點懷有第3午謝謝各位叉弟的計恍,持。9u.net

周小濤一臉嚴肅,轉頭對一個警察喊道:「得志,你下去陪同張副科長一起處理一下。要注意以保護婦女兒童的利益為重。

國務院三令五申要保護婦女兒童的權益,有些人不是公然忘法,藐視法律的尊嚴。

對於那種擾亂社會治安,公然調戲婦女的狂徒決不能姑息,一定要重懲,重懲知道不,不然怎麼體現我縣公安局的威懾力,要讓一方百姓有一個安寧的環境,」

當然,周小濤嘴裡的張勝科長並不是真正的副科級幹部,而只不過是一副股級幹部。

就拿周小濤來說,他是治安科的科長。其實他也不是一副科級幹部。只不過是享受副主任科員待遇罷了。

縣公史局裡的治安科實際上相當於鄉鎮里一個股辦一樣的檔次,跟趙鐵海這個派出所所長同級別的。

不過現在趙鐵海已經是黨委委員了,比周濤還有話語權的。所以周小源不過一正宗的正股級幹部罷了。只是名頭好聽,科長科長的。

不過周小濤因為有他老子周長河撐著,所以在局裡也是一大腕,絲毫不輸給那幾個副局長的。這是因為大家都怕他,惹不起他背後人,典型的狐假虎威事例。

「是科長,堅決執行命令,保一方平安,特別是婦女兒童的利益是我們公安警察的神聖職責。」陳得志心領神會。跟著周小濤混了不少日子了,也有些異外今天的周科長怎麼那般的正義了起來。

心裡咕嚕道,以前你自己不是專門禍害婦女的殺手,現在話講得如此的冠冕堂皇。領導啊,這就是領導藝術。

自己可以肆無忌朦的去調戲甚至糟塌人家良家婦女,輪到別人時就要嚴懲不待了,這就是現實。

典型的只許州官放火不讓百姓點燈嘛!

「姓名?」張副科長一臉威嚴的跟周小濤派來的陳愕志坐在辦公桌前。..

「葉凡。」葉凡淡然再答。

「年齡?」張勝問。

「舊。」葉凡答。

「性別?」張勝問。

「不是女的。」葉凡心裡有些許怒氣要了。dudu口氣也重了一些。

「給我老實點1一旁坐著的那個協助人員陳得志輕吼道。

「為什麼擋人家玉姑娘的車。最後造成交通堵塞,差點還出了事故?」張勝一臉正經,根本就不想了解事實怎麼樣,先就打下了一耙子來。把屎盆子往葉凡頭上硬是扣了上去。

「你這說的什麼話,什麼叫擋人家車子還出事故?是這個姓玉的姑娘車太快急轉彎,差點撞了人家水果攤的那位大媽,我當時也在一旁。隨便拉了一把,再人都差點被車子撞死了。

你們看看,我這褲子都快成兩片了腳也刮傷了,手機也壞了。我是受害者,不是你嘴裡的犯人。」葉凡火了,心道:「媽的!這二個公安有些怪,明顯的有偏向玉家一方的苗頭。把老子當人犯審問了。怎麼不問一旁那玉小姐去。」

「胡說,就是他跳出來擋車子還弄得我急剎車,所以差點還撞了人,後來這人還耍牛氓,動手」動手」玉嬌龍在一旁說道,臉上掛著一幅受了污辱的楚楚可憐樣子。真是我見猶憐。

心道:「敢抓本姑娘胸脯,今天不賴死你我就不姓玉。」

其實玉嬌龍人雖說有些傲狂,但心地還是挺善良的。不過今天被葉凡無意中抓了胸脯,到現在還有些隱隱麻酥的。

那個地方自從懂事以來她可是從沒讓人抓過小心的保護著的。..今天大庭廣眾之下出了如此大丑,玉嬌龍那氣真是全憋心底里了。恨得咬牙切齒的,決心跟這小子死扛了。不把他整進局子決不罷休,就是整進了局子還不能解氣,這處*女峰被人抓了也補不回來了。

以著自己的性子就是斬斷他那隻狼爪子才對,不過這種惡毒想法只是在心頭一閃而過,並沒糾結著。

畢竟玉姑娘不是什麼惡魔女人,心本善良,所以盡呆在一旁氣鼓鼓的生著悶氣。

「哼!還要牛氓小子,老實交待清楚你怎麼耍牛氓的。具體過程在詳細交待清楚,翻天了,在魚陽城關光天化日之下耍牛氓,無法無天了。」

治安科的副科長陳得志「叭嚓。一拍桌子,十分威嚴的吼道,他想到了周小濤科長的交待,看來是要整這小子了。

其實陳得志猜也能猜出來,在魚陽這旮旯地盤上誰敢去調戲玉姐。那不是找死。要是給靠山虎玉世雄知道有人調戲他的妹子,那還不拔了此人人皮。

沒有誰敢如此不開眼的,而且那輛紅色跑車很是扎眼,是個人一看就知道這妞肯定是日o8舊姍旬書曬譏片齊余」即便不認識玉小姐也會想到人家開著一百多萬的跑工…笛即貴的大家族。

心道:小子,怪不得爺了。誰叫你落在了周科長手裡。聽說周濤也一直想著那玉家的小姐,不過人家不怎麼鳥他罷了。

屬於那種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的份頭。

玉家的勢頭比周小濤那個紀委老子大多了,從縣裡到市裡,聽說連省里都有魚陽玉家的人。

這次周小濤估計是吃了酸醋了,所以也活該這姓夜霉,撞槍眼上了。」

陳得志居然想到了吃乾醋上面,要是給周小濤知道了不知會作何感想。不過周小濤去年咋一見到玉小姐也是驚為天人,當時也有那般子去追一追的想法。

不過追了幾次人家玉小姐根本就沒睬他,當他是坨臭狗屎,所以他很是沮喪,想用強還沒那膽子,也就知趣的撤退了。

今天報複葉凡主要是因水雲居謝媚兒的事,當然,周小濤也有一點乾醋在吃。

心想老子還沒機會下手,你小子到厲魯,調戲了玉家的小姐不知這小子是怎麼調戲的,摸到什麼地方了,怎麼摸的,那手感肯定舒坦著。***,老子一直想摸都沒份頭倒給你摸了,真是氣煞人也!

周小濤悄悄的派人到才才現場去調查去了。

「這位公安同志,你叫什麼名字。憑什麼污衊我這個?」葉凡口氣犀利了不少,國術大師的氣勢稍稍放了一點出威嚴的逼壓了過去。

令得排坐在辦公桌前的張勝和陳的志都感覺到了一股無形的壓力。兩人心裡一震,感覺有些怪異。擦巴了一下眼睛,再次細看了葉凡幾番。

心道:「怪了,這小子好像突然高大了起來,怎麼感覺他身上有股了嚇人的東西冒出來。不時!應該是最近太疲勞眼花了。」

其實這氣勢只是一種感覺,一種看不見莫名的心理上的壓力。葉凡還沒到那種內勁外放的「先天尊者。地步。

要做到內勁外放至少也得是一位九段位的高手才行。實力要達到九段對葉凡來說那還有一段漫長的路要走的。

而且九段並不是說時間長就能自然突破了,這要靠機緣和能力以及無上的智慧。有能力沒機緣也不行。有機緣沒能力也不行,二者缺一

華夏國真正的九段高手估計不會過兩隻巴掌數的,是屬於那種階位,佔據國術界頂峰的幾個人。

就是陳氏太極的陳無波,也就是那個把小日國的伊賀神宮的什麼8段忍者大師秋山林一夫揍成豬頭的人。他不過也才達到8段的開源之階。想突破到段那個太難了。

目前聽說過的就是武當的張有塵是一個舊段個的階高手。那種高手就能做到內勁外放的地步了小隔空一掌下去十幾米外的碗口粗小小樹應該能劈斷的。

「污衊,這是事實。小子,還敢嘴硬,老子揍扁你那張破嘴。」這時玉家那鐵塔壯漢玉貓同志又搶起了拳頭想打人的樣子。凶神惡煞的挺唬人的,不過在公安局裡葉凡估計他應該不敢如此放肆。

嘴裡故意挑釁似的,冷笑道:「事實,我想請玉姑娘說說到底怎麼個事實?最好說得最揮細越好,怎麼調戲的具體過程請說出來,哼1

「你伸手,,伸手,,就那樣子耍的牛氓。」玉嬌龍吞吐了半天還是羞於把胸脯被抓的事實說出來,太丟人了。

「怎樣子?講清楚葉凡淡淡一笑逼了過去,他知道玉嬌龍絕不會把那破事說出來的。

即便說出來也不怕,就說自己當時想留下她人,見肇事者要溜走所以胡亂抓住了她的衣服,這個其實也算不上要牛氓的。

「還敢嘴硬,媽的,真把我玉貓當什麼了。」玉貓再也忍不住了。一拳頭掄著砸向了葉凡。葉凡淡淡地望著他,知道他不敢在此動手。不過網想到這裡只聽「抨,地一聲,那拳頭是沒砸到葉凡頭上。

不過葉凡坐的那把木椅子卻被玉貓那條好腿給踹了一腳。葉凡身子一歪趕緊側身彎著打了咋。趔趄,不過還是穩住了身子沒摔個王八仰天叉。

「葉哧1玉大小姐見葉凡那可笑的熊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是抿著嘴笑的。

「華!你們公安局就是如此辦案子的?還容許閑雜人進來胡亂打人。我叫葉凡,是縣宗教局的局長。我要見你們周局長。」

葉凡見天黑了,再不出局子的話就來不及趕到市裡了,所以掏出了那本工作證放在了桌上。

「局長?」張勝和陳得志都沒忍住失聲念叨了一句,四隻眼中露出了一絲異外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