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七十四章靠山虎不過如此而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四章靠山虎不過如此而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吏到,感謝,官術,副版豐的打賞,順便感謝浦丁胎田的月票。..9u.net謝謝!

心道這縣裡有宗教局嗎?好像沒聽說過。不過這小子有工作證說明應該是真的。

人家好歹是一正科級的局長小這事還真有些麻煩了。叫我們這些蝦兵蟹將來處理人家局長的事有些力有不殆了。

媽的,真是倒霉啊,一方是勢力強大的玉家,現在又整出一局長來,雖說估計是什麼破落局子的局長,但也是一正科級幹部,麻煩了。

陳得志更是心煩。比然大悟:「原來周小濤早知這小子身份卻不說透。叫我來送死,這得罪人的事兒他自己倒不出面。真箇夠狠夠陰的1

兩人心情複雜的翻了一下工作證,沒錯。那縣政府的鋼印不會作假的。

「葉局長,你看這事兒商量著解決就是了怎麼樣?」張勝想及早抽身了。不願再摻和到這種自己能力不及的夾層中去受那犯騷子的氣。

說著還朝著那叮,叫吳明的英武警察使了個眼神兒,那小子心領被會,轉身去泡了杯茶放葉凡面前。態度相當的好。

「葉局長,請喝茶。」

這個時候葉凡當然是由被審的犯人一下子變成了受害者。

「哼!局長就能任意妄為啦?我靠山虎決不會答應了。欺負了我妹子不要說局長,就是縣長我也要打回來。公安同志,我希望你們能秉公辦案子,別認為一介小小的局長就能支手遮天了。」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聲渾沉的聲音,不屑的冷笑。

葉凡轉頭一看,此人身材並不是那種虎背熊樣的虎形,跟自己身材差不多。皮膚顯出健康的黃色,只是那雙眉毛如刀片一般貼在眼睛上。令人一見就有種被人架刀舌鬍子的惶惶感覺。..

眼神特別的犀利,其至是有些狠辣,感覺像被狼盯住了似的。其人身上自然有揮出一種如山的氣勢。當然。這種氣勢是靠山虎玉世雄長久積累下來的,

「正主兒來了,靠止虎咱還是第一次見到,久聞大名。不過如此,見面不如聞名。

」葉凡微微一行氣,淡定的坐著並沒絲毫的慌張。

「你就是靠山虎?」葉凡淡淡一問。張勝和陳得志心裡可是叫苦連天了,現在這魚陽黑白兩道通吃的煞星玉世雄冒了出來,而且從剛才那葉局長的口氣中看出此人真是個愣頭青。

估計是自認為自己是嚇,破局子的局長對靠山虎的口氣如此之大。這下子肯定會壞事了,看來今晚上的事想善了就點難度了。

從骨子裡來說,張勝和陳得志心底里還是非常怵靠山虎的,畢竟人家那威望太高了,名頭太響亮了。

平時都只是只聞其名不見其人。現在見到了真人腿肚子莫名的有些軟的感覺。

「這事怎麼辦?還是請副局長出來主持了,不是一個級數的。搞不好兩頭不討好。人家能做到一局之長的位置肯定也有些能耐的,如果在局裡被靠山虎給揍成豬頭甚至打殘了,靠山虎自有人給他頂缸子,花些錢就擺平了。可是人家葉局長那家裡人難道就沒幾個人站著了,難辦1

張勝感覺頭漲大如豬頭了。趕緊朝著吳明使了個眼神,意思是叫他趕緊去請能管事的局長來。今天晚上因為公安局有一些特殊事要處理。所以大家都在加班。吳明心領神會,悄悄的挪開步子走了。

「你就是什麼宗教局的葉局長?」靠山虎不答反問道。

「嗯1葉凡抬高眼皮嗯了一聲。..

「局長就了不起啦?」亨1玉世雄一聲冷哼過後突然對一旁的玉貓喊道:「給我甩他幾巴掌給咱家妹子出出氣再說。敢欺負我妹子。沒長眼啦。」

「玉」玉老闆,不能這樣。」張勝和陳得志嚇得臉色大變。趕緊喊道。不過見玉貓挽著袖子上來了兩人身了打著愣嗦也不敢站出來攔人。

開玩笑,誰敢去攔,惹得靠山虎虎威了踹斷了自己那小腿兒估計也得自認倒霉。

「靠山虎!不過如此。原來也是一個不分青紅皂白的人,令人很是失望。不!極端的失望。大失我輩英雄豪傑風範。」葉凡搖了搖頭淡淡的笑道。一點也沒放心上,眼神中露出了極端的不屑。

「媽的!還敢頂嘴,罵我們玉哥,老子不揍得你喊你那騷娘媽就不叫玉貓1玉貓罵著揮起拳頭擂擊而來。

「當1葉凡哼了一聲沒當回事,伸指在玉貓的手臂上彈了彈側身閃開了。

「住手!這裡是公安局。」樓梯口突然冒出一人來大喊道。

「周局來啦。」葉凡淡淡說道,「你們局子還真熱…」安局的大廳變成混混冰了六公安人員看著凶聯工卜人員被打而無視

「怎麼回事,你兩個在幹什麼?吃乾飯是嗎?你們的警棍都是泥捏的是不是?」

周拍成感覺特丟臉子,這靠山虎也太張狂了,簡直把公安局當成自家後院了。

雖說你有一咋,常委姐姐,聽說市裡也有一個常委親戚,但也不能這般的不把國家的強力執法機關不當回事。

都這樣子下去公安局還怎麼混下去。而且打的還是葉凡,跟自己關係還算行。

不過這小子跟市局的於建臣局長關係好像還行,如果真被打出個好歹來於局長會罷手嗎?老子好不容易坐上這縣公安局局長寶坐,別沒坐熱就被人捋了下來。

周拍成以前跟葉凡關係還不錯。不過最近縣委書記李洪陽倒了後周拍成心裡也有些亂亂的,感覺無個寄託處於飄浮之中。

目前縣裡的局勢太複雜了,所以他還處於觀望狀態。最近玉家的勢力有所抬頭,費家和玉家都向他這個公安局的局長伸出了橄欖枝。

周拍成有投向費家的打算,縣委書記賈寶全雖說是書記,但也網來,根基不穩,玉家的勢力儘管有所抬頭。但短時間內還不能達到費家的高度。

而費家家戈子殷實,立在魚陽這麼多年了都沒倒過。最近勢力更是如日中天。

周拍成感覺如果跟著費默混的話估計會更有前途些,因為費家是長青藤。好像不會倒的。

葉凡以前跟著李洪陽,現在李洪陽一倒不是立馬就被費家整到宗教局去了,聽說當時在常委會上討論時衛縣長和費默等常委還主張要法辦他的。看來這小子是霉運到家沒什麼盼頭了。

「周局,我們,,我們張勝扯了半天也沒扯出一句屁來。

「葉局長,坐吧,到底怎麼回事,你先說說周拍成淡淡問道,轉著掃了靠山虎玉世雄一眼也說道:「玉老闆。大家都是來處理事情的。弄清楚了就好辦事是不是?」

「哼!我倒想聽聽說法。」玉世雄哼了一聲也坐了下來。

「文遠,葉凡那小子要倒霉了,哈哈哈」周小濤狂笑不已。電話打給了費默的兒子費文遠,這兩人是一夥的,加上市財政局王天亮局長的侄兒王小波就是一咋。鐵三角了。

前次在水雲居哥三人同時被葉凡的鐵拳頭嚇破了膽,雖說當時費文遠逃過了一劫沒被抓到羊頭峰基地受難。不過因為此事費文遠的老子費默在常委會上可是丟了大臉子。

後來還是被費默給送進公安局吃了二天牢飯,當然是裝樣子人別人看的。吃的當然也不是什麼牢飯。而是太子爺的酒飯,自有人送進來的。

「倒霉!他最近不是夠倒霉了。由一個大鎮長被捋了帽子打到一個鳥都不願去拉屎的破局子當一破局長了。還有誰比他更倒霉,呵呵呵費文遠笑道。心裡也是非常的舒服心

「這次他更是要倒大霉了。你知道他惹的是誰嗎?」周小濤神秘一笑小聲說道。

「誰?。費文遠也來了興趣。

「聽說是對玉大小姐耍牛氓了,哈哈哈。葉大局長耍調戲玉家大小小姐記」。周小濤再也忍不住又狂笑了起來。令得隔壁正加班的幾咋公安同志全以為周科長是不是患了瘋病,一會笑一會什麼的。

「耍牛氓,怎麼耍的,他敢嗎?那可是玉大小姐,就是你我也不敢亂來的。周哥。那玉大小姐可是天仙美人埃不是聽說前段時間周哥你還在送花什麼的?。費文遠也不忘調侃周小濤幾句。

「送嚇。球!陳年舊事了你小子還提。」周小濤沒好氣的罵了一句,說道:「我剛才叫人去了解過了,好像是這小了擋了玉嬌龍的跑車。後來估計是玉嬌龍脾氣了,這小子一怒之下惡向膽邊生就非禮了玉大小姐,抓的可是玉大姐那個處*女峰。聽說還捏了幾把,手都快伸進衣領子了,嘿嘿嘿嘿」。周小濤得意不已,乾笑著當然是添油加醋啦。

「那肯定很爽勁的,唉」可惜不是咱們」費文遠遺憾得很。

「那小子踩了狗屎,玉娘們那胸脯都給他摸了捏了。聽說那娘們的山峰子還沒人摸過,唉!處*女地啊,摸手上那手感沒得說的,媽**的,什麼好事都給他佔光了周小濤也是酸酸的味兒說道。

「嗯!誰敢去摸。那不是等著吃靠山虎的板子。唉,可惜了。可恨啊費文遠心痛得很呀。為什麼那個非禮的人不是自己,可惜他知道自己也沒那嚇,膽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