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七十五章人情如紙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五章人情如紙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周局長,事情是這樣的,吃過晚飯後我正在車站門口一水果攤等車。..dudu突然一道刺耳的急剎車傳來。抬眼一看,現這位玉大小姐的紅色跑車橫撞了過來。當時水果攤那位大媽正低頭削蘋果,我一見那可是不得了,趕緊大跨步飛撲了上去,拉著大媽想退開,可惜來不及了。一下子就被車子撞得飛了出去。兩人都砸進了水果攤里,你看這褲子都成兩片了,還有手機小腿處也刮傷了,不過幸好這條命還留著」

葉凡把情況詳細的說了一遍。當然沒提抓胸脯的那逑事兒了。

「胡說!我承認先前那車子是輕擦了一下,你有什麼損失我賠錢就是了。可是你堂堂一個大局長,乘人之危,見我一個姑娘家惹著你了,居然耍牛氓了。」玉嬌龍不服氣的嘟嚷道。「玉姑娘,你當時根本就沒賠錢賠禮處理這事的意思,我跟你說過了,可你還是執意要開車走人。我是沒辦法才想抓住你,當然是想留下你來處理事情。

人家大媽的水果然攤子也被你撞得一塌糊塗了,賺點小錢容易嗎?老百姓的日子難過啊!你有沒摸著良心問過沒有,當時張狂得不得了。態度非常惡劣。

我要求周局長要嚴肅處理這事兒,光是這態度問題就很值得深思的。」葉凡一臉尹肅。

「哼!周局長,褲子衣服手機水果攤我們玉家都會照價賠償的,不過這姓葉的調戲我妹子的事可不能就此了啦。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葉局長也未免太大膽了吧!作為國家的工作人員,知法犯法,調戲婦女,這個拿到哪裡去也說不通的,哼!我也要求周局長一定得嚴辦調戲婦女的兇手。還魚陽一個朗朗的晴空。」

玉世雄那嘴皮子一點都不差。緊扣官制,以法制官。硬是把要牛氓的罪名壓在了葉凡頭上。現在的官員最怕這個了,一扣上這頂帽子估計不是屎也是死了。

「玉老闆,葉局長,我看這事兒也不是特別的大,玉老闆照價賠償。..葉局長給玉姑娘說一下就了啦怎麼樣?你看我們公安局也忙得很,快到年底了,現在都6點多了還在加班。」

周拍成話很委婉,不過也有點偏向玉小家的嫌疑,因為周抬成這麼一說不是證明葉凡有耍牛氓的嫌疑了。

雖說沒明說出要葉凡給玉嬌龍賠禮道歉這話,但這明眼人一瞧就出聞出這味道來了。dudu

「哼!周拍成這人太勢利了。以前我甘原受著皮肉之苦被縣公安局的古征華副局長和王小波打得皮開肉墊的。當時還不是想乘機幫一下周拍成。

整倒了古征華他這個副局長的對手就少了一咋」才使得他順利上位了公安局長一職。想不到李洪陽書記剛倒下此人就翻臉不認人了,看到玉家勢大,看到我葉凡時下倒霉了就走偏了。」

葉凡心裡想著事兒,臉色有些不好看了,說道:「周局長,我跟你說過,我當時只是情急之下抓了玉姑娘的衣領子一下,這難道也算得上是非禮嗎?」

「胡說,你明明抓的是」抓的是「小玉嬌龍差點氣暈菜過去了。眼淚都給急出來了。可是葉凡抓的事她一個姑娘再大膽也是羞於說出口來。

「呵呵呵,「葉局長,我並沒說你怎麼樣?你是受傷者一方,玉老闆也承諾賠償損失了。只是叫你給玉姑娘說一下就算了啦,這事不是好解決嗎?再弄下去弄得更複雜了就更不好辦了。」

周拍成還是擠出一絲笑意想和美的解決這件事,當然,周拍成內心裡還是有絲絲慚愧的。

畢竟葉凡對於他上位局長一事幫了大忙的。不過這絲絲慚愧跟玉家的勢力和自己現在的官帽子相比的話又算得了什麼?

玉家要嚴辦葉凡,追他個調戲婦女之罪。..這個就有些大了那個嚴重的可是要判刑的。

周拍成還沒到那種不顧以前情面的狠辣份頭上,而且一個官員,如果被傳出調戲婦女那這個官員基本上就等於完了,還想陞官的就是做夢了。

而葉凡又不承認有這麼一回事,所以周拍成這夾心餅乾也不怎麼好做。有心叫葉凡認個錯就算了,其實也等於變相的承認有這事實了,葉凡當然不肯了。

就在這時候,電話響了,周抬成一接通。那臉已經陰沉了下來,趕緊走到一個房間接聽了起來。

電話裡面傳出一個柔和的女子聲音來,縣委宣傳部的部長玉雅枝和聲細雨的說道:「周局長,聽說葉局長在光天化日之下做了什麼,這事兒在咱們縣城可是傳得很是響亮的。

你作為縣公安局局長肩護著維護縣城平安,讓老百姓安居樂業的重任這些事我就不說了,唉!早知道叫我那妹子不要出去逛街了,叭下午惹出麻煩來真是煩人啊!幸好邁沒出什麼大事,剮知山了什麼大事叫

掛了電話後周拍成了一陣子愣,看來玉家搬出了宣傳部長玉雅枝來了。如果不處理葉凡,玉家那一關口就過不去了。不過葉凡好像跟市局局長於建臣關係好像還不錯,這要處理葉凡不就得罪於建臣了,也許於建臣跟葉凡也沒多大關係。

周拍成正舉旗不定時電話又是響了起來,是費默的兒子費武雲打

「周局好,剛才我跟父親在看電視。聽說了在咱們魚陽生的新鮮事。父親當時就說了:唉!咱們魚陽縣城治安是得要整頓一下了,白天居然都能生這種事兒,要是晚上還了得。

並且一直告誡我們兄妹幾個晚上的早點回家了,要是遇上那種人就麻煩了。

特別是我堂姐堂妹,父親更是叮囑了許久,最後我堂姐生氣的嚷道:這還不是領導不負責任,乾脆把公安局長調去守大門。呵呵呵,我父親當即叱了我堂姐幾聲,說道:你一個姑娘家懂什麼?

領導有領導的難,不過這事如果不處理好就怕群眾的影響不好。領導如果真有責任看來也得換個把人了。總不能讓縣城的治安一直如此的下去,有損咱們魚陽古城的名聲」

聽完費武雲那軟中夾石子的話。周拍成那臉已經黑得跟包公差不多了。

他明白這是黨群書記費默在借兒子費武雲的口帶口信給自己。該件出選擇了,我魚陽費家向你招手了你還猶豫什麼?

如果硬是要硬扛的話你這官帽子就要飄搖了。那葉凡就是一個例子。魚陽的破局子很多的,不止就宗教局一個。

而且費默殺葉凡這異猴子也是給顯擺給那些個不聽話的雞看的。

周拍成想了一陣子,內心經過激烈的掙扎,最後一拳擂到桌上,打給了費默,說道:「費書記,關於傍晚在縣城車站生的事我會秉公嚴肅處理的。對於那些個無市法度,公然調戲婦女的害群之馬,不管涉及到什麼人,我們縣公安局都會秉公執法,決不輕饒。」

周拍成話說得斬釘截鐵的。實際上是在向費默表態,是向他出靠近的信號。

「好好好!周局長是個好局長,保一方水士平安的能人,王昌然書記最近都在往市裡跑,是不是想去市裡就看以後了。周局長,好好乾吧」。要默輕輕一點,頓時鼓燥的周相成那胸膛之血都快冒出來了。

這是給興奮鬧的,這簡單的一句就是在暗示著如果政法委書記王昌然去了市裡,以後周拍成這個公安局長兼任政法委書記入常不再是夢想。

「呵呵,王書記能高升我也很高興啊!謝謝費書記鼓勵,我會幹好工作的,隨時聽從費書記的指示。」周拍成熱血沸騰,正式的向費用默表了鐵的忠心。

「呵呵呵」不要說指示嘛!咱們是朋友,朋友說朋友話就是了。」費默掛了電話后,嘴裡哼道:「葉凡小兒,下午的時候居然敢公然跟我甩臉子,就幾張破桌子還敢叫嚷著要配全新的桌子。

不就幾張桌子嗎?你配來給誰看的。哼!只要你敢配出標的桌子來了我費默就要讓你好看,這下更好了,便宜了玉家那丫頭。

就讓這小小子到拘留所里去蹲幾天吧。以後再不識相的話那就一捋到底,在這魚陽沒有人敢挑戰我費默的權威的。

不過,如果能挑起葉凡小兒跟玉家的戰鬥好像比直接捋他帽子更好。以後最好還得捧這小子才行,最近玉家也有些蠢蠢欲動了。這次欺負得這葉小子越狠更好,反正帳全記在玉家頭上的。

把這小子棒上個跟玉家鬥鬥好像也不錯。下午的時候衛縣長和賈書記不是要安排這姓葉的作一正科級的縣長助理嗎?

縣長助理好哇,還是正科級的。最好是整個副處級的助理出來更好。權力越大跟玉家爭鬥的本錢就越厚。這是一個層次檔次問題,不對襯何去爭鬥?

這人生沒有爭鬥好像也特沒趣的。最好是當一個掌控爭鬥的智者才是我費默的最大願望。哈哈哈,,不錯,他人之刀更鋒利。它山之石也可以攻玉嘛,」

「葉凡,對不起了,為了政法委書記那個帽子,我周拍成要對不住你了。丟了官帽子千萬別怪我。我也是被迫的。趨利避害,這是人之本性。人都是自私的。人不為已天誅地滅,這世上哪還有什麼正義。道德,公理。這些東西都是建立在私利基礎上的,只不過相對的公正罷了」周拍成暗想著推門走了出來,好像是為自己找到了一些對兄弟不義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