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七十六章投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六章投靠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淪色沉。..擺出局長架勢來「冷聲」喜道0葉局長,事調杳清楚。玉嬌龍姑娘擦了你一下是事實。玉家該賠償你的經濟損失。不過你後來動手調戲玉嬌龍姑娘也要經過調查取證。

而且國家三令五申要保護婦女兒童的權益,所以對不住了葉局長,王子犯法尚且與庶民同罪,更何況咱們是黨的幹部,更應該遵守國家法度,官員犯法的話性質更嚴重小更惡劣。

現在天已經晚了。局裡加班到現在也該下班了。晚上只好委屈你一下,在局裡待幾天再說了。」周拍成一臉正色,儼然一個維護婦女合法權益的包青天形象,

轉頭對陳得志說道:「陳科長。帶葉局長到拘押室去暫住幾天,明天繼續調查取證。」

「周局長,事情既然還沒認定集什麼要拘押我,請出示檢察院的逮捕證。」

葉凡心裡一涼。很是痛心的掃了周拍成一眼,想不到人心如此的難估。前段時間在林泉還稱兄道弟的。轉臉間就不認人了。

這世上還有什麼的兄弟情誼。

「哼!葉局長,我是給你面子才這樣子說,你不要不識好歹。這事你有重大的嫌疑人了,影響非常的不好。帶走。」周拍成輕吼一聲。

「走吧葉局長,難道真要我鏑上。」陳得志心裡直搖頭,推了葉凡一把,晃了晃手上銷拜

「我自己會走,「哼!周局長。你很公正,哈哈哈,」葉凡狂笑了幾聲,轉頭掃了靠山虎一眼,「靠山虎,呵呵呵!有意思,還有你!哼」葉凡又瞪了玉嬌龍一眼,哼了一聲轉身再沒看任何人走了。

「慢著,你這身衣服多少錢,還有那手機。」靠山虎被葉凡那鷹眼瞪了一下,沒來由的感覺心裡突然跳動了一下,心裡隱隱的好像感覺自己是不是做了什麼錯事。「你玉家的錢我葉凡不敢拿。..不要也罷,因為那錢,說句實話,我嫌有些臟1葉凡淡淡一笑走了。令得一旁看著的玉嬌龍沒來由的感覺到一陣子心扎痛。

心道,這是怎麼回事?他是個狂徒,一個登徒子罷了。

進了黑漆漆的臨時關押室,葉凡思緒萬千,在反省著近來一段的生活。

看來這世道沒權沒錢沒勢就要受欺負,周拍成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9u.net最主要的原因是縣委書記李洪陽到了。

自己失了靠山,在他心中的份量就減輕了不少。最近自己又是特別倒霉,得罪了新來的縣長跟費家的費默。令得周拍成在選擇的時候肯定會慎重考慮的……

第二個因由肯定是因為玉家的常委玉雅枝了。如果說單是一個靠山虎雖說厲害,但周拍成作為一個縣局局長,應該還沒忌憚到那種地步。

難不成周拍成這個公安局長投入了魚陽玉家,應該沒那麼快,投入玉家還不如投入費家,好像費家的勢力更大一些。

「玉哥,要不我進去弄一下。讓那小子在關押室里都不愕安寧。媽的!也太張狂了,居然在玉哥面前叫囂,欺負小姐,不是人的狗雜種。」玉貓憤憤不平的吼道。

「妹子,他沒對你怎麼樣吧?」靠山虎玉世雄斜瞄了妹妹玉嬌龍一眼。

「大問題倒是沒怎麼樣?只是」只是被他抓了一下,耍了點小小牛氓。」玉嬌龍臉紅紅的說道。

「唉!妹子,你這脾氣也要改一改。人家也畢竟是個局長,如果說背後沒人那不可能。咱們玉家雖說在魚陽財大氣粗的,還有費家、肖家、謝家,這魚陽並不全是咱們玉家的天下。今天周拍成肯定是看在姐的面子上才拉下了臉子,如果沒有姐跟市裡的,」

玉世雄說道,不過轉臉子又豪興大,笑道:「不過也不用擔心什麼,一個過氣被打入冷宮的局長也沒什麼好擔心的。..咱們玉家在魚陽雖說未必占第一位,但也不是任何一家能輕捋虎鬚的。誰敢欺負我妹子,我靠山虎就讓他徹底完蛋。」

這時電話響了,玉世雄接過電話后應了幾聲,轉身對玉嬌龍說道:

「姐要見你。」

「姐見我,哥,我,我」玉嬌龍有畏縮樣子,看來對這個姐姐還是有些怵。

玉嬌龍口中的姐姐當然就是縣委常委,宣傳部長玉雅枝了。玉雅枝才算得上是魚陽玉家的掌般人,靠山虎代表的是半黑道,明面上的玉小家代表人。

其實姐姐玉雅枝才是真正的玉家代表人,代表的卻是白道的官場,所以玉家有這一黑一白那勢力穩步上升也是正常的。黑道賺錢,白道保護,雙保險。

「算了,不用怕,姐應該不會怎麼樣你了。不過你要做好挨批的準備了。今天這事兒說大不大,說小好像也不主要是影響很不好。哈哈哈,」

玉世雄放浪的笑道,笑得玉嬌龍直翻白眼,兩隻嫩手

比讓哥哥的胸脯卜狠擂了幾下「嗔道0打死你,人家要徘甲你壞笑。還像個哥哥嗎?」

轉而又低聲說道:「哥。那個葉局長會不會被摘了官帽子?」

「摘帽子,有可能。官員是最怕這種事的,對你的聲譽也不好。以後真得注意點,就這麼一件小屁事人家一個大局長丟了帽子也的確有些可惜。」

難說道,轉頭似笑非笑的盯著玉嬌龍,有些驚訝樣子笑道:「不對。那姓葉的欺負了你,他丟帽子就丟吧,管你什麼事,你應該高興才對,我的妹子什麼時候這麼心慈手軟了起來,你這話問來是什麼意思?」

「多!笑什麼?沒錯!最好把那個姓葉的安帽子摘了還打入大獄就更好了,敢欺負本姑娘,還

玉嬌龍恢復了妖狂的樣子,不過內心裡總感覺有些不舒服,並沒有以前的那種勝利的感覺。

這時胸脯又隱隱的熱了,偷掃了自己胸脯一眼,心道:「牛氓,我的胸脯被他抓了,這兒可是從來沒人抓過的。好像抓著也挺異樣的。也不痛,還有點麻麻的,呸呸呸,我怎麼有這種想法,臭男人,臟手,太羞人了,死人了,斜

玉嬌龍心情複雜著呢,回頭望了望公安局大門,轉身開車走了。

「這介。葉兄弟,怎麼回事?有事不來也得打個電話說一聲,今天曹哥大喜事他居然沒音訊了。都快。點半了。我看這小子是欠揍了,是不是年少得志,升了個鎮長就登天了。呵呵呵,」墨香市臉譜閣里於建臣粗著嗓子聳道。

「老於,也許葉兄弟在路上堵車擔擱了,咱們慢慢喝茶,一晚上不睡也沒關係。慢慢等等吧,呵呵呵,」

曹萬年經過千辛成了苦,踏破了好多領亨大門,終於修成正果,坐上了市委組織部部長位置,緊繃了幾十天的神經一下子也放鬆了下來。今天也是特別的興奮,只不過他掩飾得很好,並沒那種張狂的樣子。

「唉!這次要不是齊忌省長力挺,老哥我這位可就玄啦。幸好啊1曹萬年嘆了一聲。

「老曹,你現在上馬了,以後有機會一定得多幫幫葉兄弟,小葉不錯。是一個講義氣的人。」於建臣笑道。

「嗯!過段時間吧,他不是有參加那個省里搞的「跨世紀英才班。嗎?學習完后再想辦法吧。」曹萬年呻了口茶點了點頭。

「老曹,現在魚陽的縣長書記全換了,聽說目前是費家當道五小家的勢力也在追趕中。葉兄弟以前聽說跟李洪陽較好。這下子失了靠也不知會不會遭到費家的打擊,聽說他跟費家還是有點小梁子的。」於建臣有些擔心的說道。

「要動應該也沒這麼快,費默也劉坐上魚陽黨群書記那位置,應該會等到根基紮實時才會動人的。

再說到年底了,這時縣委書記賈寶全和衛縣長應該也會顧著大局的。縣長書記都才到任,兩眼一摸黑什麼都不曉得,這個時候亂動人事肯定對自己不利。

不利的事作為賈寶全肯定不會去動。他還需要經過觀察,挑選擇自己中意的人。一時也看不出誰來,所以年底嘛。應該求穩,平穩的過渡到明年不是更好。

所以這幾天應該沒有什麼人事上的大調整小範圍的比較及手的問題也許會先解決了。」曹萬年淡淡的分析道。

「嗯!曹哥說的也是。幾天後就是年底了,先讓葉凡這鎮長坐穩了再說。曹哥認識貿寶全嗎?」於建臣問道。

「認識肯定認識的,以前他在古川當副縣長時我就認識他了。等年過後我們找個機會介紹葉兄弟跟賈書記認識一下。

一個縣,縣委書記至關重耍,不過聽說賈寶全跟市委的周書記走的較近。所以有些事也很複雜的,一個鎮,一個縣,一個市並不是孤立的。

也許一個鎮黨委。簡單來說,比如葉凡要坐上林泉大鎮的書記一位,賈寶全作為縣委書記,像這種對於全縣有著舉足重輕的鎮他肯定是要抓手中的。

賈寶全安排好了自己的班底子也是為了自己勢力的鞏固,自己勢力穩了也是為了進一步繼續為市委的周乾陽書記服務的。

賈寶全乾得好,以後就有進一步爬升的機會。而賈寶全能管理好魚陽對周書記也是有影響的。

單是經濟一項周書記就需耍魚陽的經濟穩定快增長。底下的縣穩定了周書記也有更進一步的可能了。

所以從市到縣,縣到鎮到村都是盤根錯雜的交織在一起的。沒有一個是孤立存在了。有時甫里人事的任命甚至會影響到縣鄉鎮」曹萬年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