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七十七章不是個東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七章不是個東西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牛夜更,祝各位大大好這游游,順便求月票,沒月黑心洲推薦票也行,請支持狗子。..dudu有的大大建議葉凡殺幾個,不過法制社會也不能太亂,不過偶爾殺個把人也應該。蛤蛤蛤,謝謝」

一一一,

「老曹,現在市裡關係也是很不明朗,有些亂。」於建臣搖頭。

「嗯!以前的格局較明顯。原市委的楊國棟書記一系,羅浩通市長一系,周乾陽那時是副書記,也有一系。只是勢力有大有小罷了。現在周書記上個了,他肯定有一系的。羅浩通市長那一系的力量也加強了。就是剩下的就很不明朗」曹萬年也感覺到頭疼,這市裡勢力不明,弄得他也是無所適從了。

「我是聽說現在在幣里居第三位的謝國忠副書記也有自成一系的苗頭。而居第四位的第二專職副書記玉懷仁跟費玉秘書長有搭夥的勢頭。

政法委書記秦天岡和宣傳部長孔欣瑚指向不明。軍區的顧司令一

盧副市長估計會跟著周書記。老曹,你可得慎重些才行。這個搭錯伙的話會引來無窮的麻煩。」於建臣也聽到了許多小小道消息。

「呵呵呵!咱們不談這些煩心事了。今晚好好品茶,老於,這些事並不是我們自己能定的事,有些事還牽扯到省里。」曹萬年笑道,再不談這些了。「張科長,今晚臨時關押室關的是什麼人?這麼晚上你還要值班,這大冷天的真是受不了。媽的!老到年底了,天天還要加班。這日子真是難熬。」

林泉鎮派出所的趙鐵海所長有事網好辦完了出來。順眼看見張勝副科長正站臨時關押室外面,跟治安科的陳得志副科長正抽煙聊天。

「說得是啊,這幾天天天加班人都快加成*人幹了。咱們這些蝦兵蟹將就是命苦,這大冷天的還得看這破關押室。..

裡面關的又不是什麼重犯。一個局長,難道會飛天遁地的。趙所。說起此人你肯定還會認識,呵呵呵張勝笑道,站起來遞了根煙過去小心的點上了。

趙鐵海雖說只是林泉鎮派出所所長,但他還掛得有一個縣公安局黨委委員頭銜,所以在局裡也算說得上話的人。張勝當然要巴結一下了。

「局長,認識,啥人?」趙鐵海來了興趣。

「葉凡,怎麼樣?呵呵。」張勝略顯得意樣子。dudu

「葉凡,葉局長,他怎麼啦?」趙鐵海心裡猛地一跳,失聲叫了出來。不過轉瞬間又恢復了平靜。

「哈哈哈」張勝和陳得志笑了起來,說道:「看到沒有,趙所。我說你會吃上一驚的,果然。」

「到底怎麼回事?」趙鐵海心具一暗震了震。

「唉!還不是惹到玉家那娘們玉小大小姐倒霉了張勝嘆了口氣,似乎還有些同情心。

「玉嬌龍,葉局怎麼會惹上她的?」趙鐵海裝著好奇的樣子問道。

「其實事情很簡單,當時玉大小姐開車撞了車站一個水果攤,葉局長也正在場,還順手救了水果攤的那個老大媽。

結果怎樣?玉小姐撞了人都沒理被撞的人開車就要走人。後來估計是葉局長看不過去了,而且他自己好像小腿也受傷了,手機也撞壞了,那褲子都快成兩片布了。

所以攔住玉小姐不讓毛那娘們厲害,好像是被葉局長抓了一把。居然說是葉局長要牛氓,趙所你想想,在這魚陽縣城誰不知玉家的靠山虎玉世雄,有這膽子去對他親妹子要牛氓嗎?

那還不是找死,即便是葉局長不認識玉大小姐,不過人家看的可是一百多萬的跑車,非富即貴。..

葉局長能做到局長位置,眼力勁應該不會那麼差吧。這事」嘿嘿嘿嘿」張勝一會兒皺眉一會兒又顯出了一股子興哉樂禍樣子。

「這事周局知道嗎?我想這事你們肯定處理不了,人家畢竟是一局長,咱們級別不夠,什麼級別辦什麼樣的事嘛1趙鐵海問道。

「周局親自處理的。小陳得志淡淡笑道,顯得有些神秘味道。

這時張勝用手指了指天說道:「當時周局接了咋。電話后也沒說什麼,回來好像變了個人似的,雷厲風行的就處理了。」

「呵呵。原來如此。」趙鐵海心裡一涼。本來以為這事如果周拍成局長不知道,去求求他應該不難放出葉凡來。如果這事是周拍成親自處理的那意思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周局以前跟葉凡好像還挺不幢時見周拍成經常拍葉凡的肩膀兄弟兄弟的叫著,趙鐵海還有些心酸。心道自己是同屬於公安系統還沒見過周局對自己如此的親熱過。

想不到時局一變人心難沽,這人他娘的也變得太快了。什麼兄弟全是假的,有權有勢有錢就跟你是兄弟,我呸呀日o8姍旬書曬譏齊余

趙鐵海在心底里狠狠地對周拍成這個局長吐了一口,走到門外后左思右想,決定還是給市局的於局說說,看看能否通融一下了。

這玉家勢大,如果於局也跟周局是一樣的人那葉凡還真有些玄乎了。自己一個所長,雖說掛了個黨委頭銜。如果真惹著周拍成弄出點什麼噱頭,人家要拿掉自己頭上那黨委委員虛銜的話也不難的。

趙鐵海知道如果把事捅到了市局那裡風險很大,也許自己那好不容易弄來的所長帽子,黨委委員頭銜就因為這一句話就丟了。

要給於局說就要看葉凡跟周拍成在於建臣眼裡誰的份量大了,趙鐵海決定賭了,心裡狠狠罵道:「這世道雖說人人都是在做買賣,權錢交易,權色交易,權權交易,但人間總有一點兄弟情的。人人都無情了這個社會豈不全成冰窯了。我趙鐵海就認兄弟這個理兒,要倒霉就在起倒掌吧,大不了重新回去當一小警察管管家長里短的破事兒更好,格娘老子的,這電話老子打了。」

想著這些煩凡事兒趙鐵海偷偷溜到外面,果斷的打起了電話。

都口點了,曹萬年和於建臣也正準備站起來走人。於建臣罵罵咧咧著葉凡時電話響了。

心裡正窩火子所以聲音也是特別的大,一拿起電話就吼道:「誰呀。這麼晚了還來吵人,還要不要人安寧?」

「於局,我是林泉鎮的趙鐵海。有急事給您說一下。」趙鐵海心裡一震,知道此匆於建臣心裡不爽,在大呼倒霉時也只好硬著頭皮講話了。

「急事,你那破鎮子有什麼急事。不會是又遇上一級通輯犯到你那裡閒蕩了吧?我看你們林泉都快成賊窩子了。」於建臣沒好氣的哼道。

「不是!葉哥出事了。」趙鐵海趕緊說道,他還真怕於建臣不高興了一下子掛了電話那就麻煩了。

「葉凡出事了,怎麼回卓,快說來1於建臣心裡一驚問道,趙鐵海都沒辦法了,說明這事兒相當的大,所以也急了,幾乎是吼出來的。

「說來話長,前幾天被人捋了官帽子調到縣宗教局去當局長了,今天又惹著了魚陽玉家的人居然被關進局子了。」趙鐵海把事情的原為大概的說了一遍。

「這事真是周拍成親自辦的?」於建臣哼道。

「千真萬確,估計周局也是迫於上面的壓力沒辦法吧1趙鐵海趕緊補了一句。

「你想辦法先見見葉兄弟,聽聽他的口風再說。隨時向我彙報,哼!冉拍成。」於建臣非常冷靜掛了電話。

「老曹,時凡出事了。媽的!還真給我這張烏鴉嘴說中了。」於建臣臉色陰沉了下來,把時凡的事給曹萬年說了一遍。

「周拍成不是咋,東西,我跟葉凡的關係他應該知道,再說當時他升局長還是葉凡挨了鞭子才幫他掙來的,沒有葉凡哪有他這局長寶坐坐。狗娘養的。這什麼意思?」於建臣罵著,「。地一聲拍得茶几啦啦直響。

「老於,消消氣。也許周拍成是迫於上面壓力沒辦法之舉,先了解清楚情況再說。魚陽玉家黑白通吃,這個在市裡好多人都曉得。聽說玉懷仁就是玉家的堂叔,這事得慎重才對。」曹萬年很冷靜的說道。

「我管他娘的什麼堂叔,玉懷仁是副書記沒錯,也不能這樣子欺負人。從鐵海了解的情況看明顯是玉家那小娘們在耍潑,撞了人一句話不說就想溜人。

被害者反而要被關,這是公安局應該做的事嗎?老曹你想想,如果周拍成真的是迫於壓力他至少也應該先跟我通通氣才對。

到現在一個電話沒來把我於建臣當什麼了,要知道葉凡是我們的好兄弟。他不知跟你的關係可他應該知道跟我的關係的。」

於建臣講話聲音很大,著牢騷。

「嗯!是有些不對頭。周拍成以前不是跟葉凡還行嗎?不看僧面看佛面也不能這樣子對待葉兄弟的。難道這裡面還有其它什麼糾葛。難不成周拍成看李洪陽倒了改投魚陽玉家了。應該不會,玉家暫時還比不到費家,要跟也得跟費家才對。不會是費家在作怪吧?」

曹萬年經驗老道,三言兩語就猜到了一點原為,不過說完后也是直搖頭,認為這事好像沒譜。說不清楚。

「張勝,這大冷天的兄弟們都很辛苦,來,喝湯。」趙鐵海去吃店順手買了四杯燉雞腿湯端了進來。

「謝謝趙所了,這湯還真是香埃」張勝接過後笑道。

「我去看看葉局長,反正還剩一杯順手拿去,以前畢竟同在一起干過。唉!也算是同事是不是,呵呵呵,」趙鐵海笑著從張勝處拿來鑰匙開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