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七十八章廁所里安排攻擊玉家大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八章廁所里安排攻擊玉家大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當!聲關上了厚重的鐵「葉局,鐵海來晚了,對不起。..dudu」趙鐵海打開電燈說道,「先喝杯湯再說,暖暖身子骨。

「是鐵海啊,沒事,這裡也不錯,冷冰冰的正好可以練挨冷功,呵呵呵」葉凡淡淡一笑接過湯喝了起來。

「葉局,到底咋回事兒?我已經給於局說了,他叫我進來先了解一下情況,怎麼個出氣法子你得說說。媽的,狗娘養的,不是個人1

趙鐵海小聲問道,其實這關押室兼著審訊室,所以隔音妾面還行,外面也是聽不見的。

「事情我估計你都了解過了。當時心裡一急抓了過去,不小心把那娘們那大**抓了一把,所以她就污衊我耍牛氓。

不過周拍成此人太不是東西了,我看他應該是迫於上面壓力,不過那點兄弟情是一點都沒有了。

即便是迫於上面壓力至少態度方面也要好一些,一點情面沒留,在外人面前給我十分的難堪。

如果真是顧著兄弟情面這個時候也會偷偷來看看我的。看來此人不可深堯

「哼!玉家,老子就先鬥鬥這隻靠山虎再說。你想個辦法弄我到外面暫時休息一下,我要打電話,看來不打是不行了,這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捋我帽子,打入冷宮,現在還得進局子,是不是下面就要殺頭了,媽的1

葉凡再也忍不住了,決定出手反擊了。魚陽的大家族又如何,老子都要斗一斗。

「這個好辦,我們一起出去,就說去廁所。有我看著張勝他們應該也放心。我這裡正好搞了部二手手機。咱們去廁所打電話。」趙鐵海說道,後來又小聲說道:

「葉局,如果要給玉家一點顏色看看的話,最好是從玉家的,鏡月山莊。..下手。據說今天晚上有幾個淅寧省來的大客戶正落腳鏡月止。庄,晚上肯定有大搞頭的。」

「大搞頭,鏡月山莊,你給我說說裡面情況。」葉凡微微一愣問道。

「玉家的鏡月山莊建在咱們南福省跟淅寧省兩條路交匯的小窩止。上。風景的確不錯,還有個小湖潭圍著。

名面上是玉家開的山莊式住宿賓館地盤,平時也有朋友去打打牌搓搓麻,不過面上那玩牌玩麻都不大,一塊二塊的,打牌的話一局最多舊

。dudu

不過那地底下可是有出處的,是個地下大賭場的,保安措施嚴密,一有風吹草動還有好幾條路逃走。

即便是縣局的刑警出面估計人還沒到,人家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坐在樓上喝茶聊天了。刑警總不能抓閑聊的人?

何況縣局從沒出動過,不怎麼好搞的。」趙鐵海心裡也沒底。

「好果市局出動呢?」葉凡問道。

「難說,聽說玉家在市裡根子也挺深的,也許在市局裡也有關係。他們一出動朝魚陽這個方向去人家就收手了,還不是一場空。」趙鐵海搖了搖頭,覺得就是市局出面那把握最多佔五成。

「哼!晚上山莊有大買賣吧?」葉凡臉色一沉問道。

「絕對有!不然那些淅寧省來的大老闆難道還真是到鏡月山莊這個窮旮旯地方來觀景啊!聽說杭州。義烏都有大老闆來。一下子就開了十幾部豪華轎車,賓士,法拉利都有。」

「鐵海,如果要叫你帶路配合你參不參加?」葉凡裝著隨意的問道。「行!葉哥,我這條命就交待給你了。..」趙鐵海想都沒想直接答道。態度自然,絕不像裝出來的。

「嗯!謝謝1葉凡笑了笑,拍了拍趙鐵海肩臂走了出去。

「張勝,葉局長屎急說是要去廁所,我陪他去一下。」趙鐵海說道。

「要不我們一起?」張勝有些遲疑,看來還是不放心什麼。

「怎麼?還怕我趙鐵海放他跑了。我能跑什麼地方去?」趙鐵海那臉一下子就了下去」慌得張勝立即說道:「行,就趙所看著就是一老虎也跑不了的。」

其實張勝怕周局怪罪下來,因為葉凡是周拍成親自處理的。不過趙鐵海那臉一放張勝也有些慌了。趙鐵海好歹也是局黨委成員,得罪了他以後有麻煩的。

兩人到了衛生間,葉凡打起了電話,趙鐵海看廁所門,倒是擔當起了臨時的廁所所長一職。

「盧聳,魚陽的玉家你聽說過嗎?」葉凡問道。

「魚陽玉家都不知道我這市局刑警隊隊長還當什麼?怎麼葉哥,是不是玉家惹著你了?」盧偉網睡下就被電話吵醒了,聽葉凡那語氣中不善。估計也是聞到什麼味道了,一下子從床上蹦了起來。

「玉。爪一卜鏡月山莊,有沒辦法端他次。」葉且冷冰冰說道邪鏡月山莊,到底怎麼回事,葉哥,你給我說說,是不是玉家對你怎麼啦?。盧偉一激靈整個人從床上又彈到了地面。

「哼!被玉家一個娘們污我耍牛氓整進局子了,我現正在廁所打電話。這電話是林泉那個所長的。聽說鏡月山莊晚上有筆大買賣,不過聽說那個地方也是個馬蜂窩子的。」葉凡故意輕鬆的笑道。

「被娘們整進局裡1盧偉失聲叫了起來,想都沒想說道:「大哥,你安排吧,你安排怎麼做就怎麼做,別說是個馬蜂窩,就是老虎屁股咱們也要去摸一摸,哼!,小

「這事我先給於局打個招呼,你據合行動。」葉凡說道。

「大哥,於局那邊要不要說。我怕於局聽了后反而猶豫不決。其實我早就想去捅捅鏡月山莊那個大馬蜂窩了。

前幾天我派人打入內部去瞧過了。賭局大的時候相當的大,一擲千金來形容也不為過。

聽說有個淅寧幕的老闆一筆就砸下了田萬,前次我隱晦的跟於局提過。

不過於局聽后再三思忖,最後隱晦的點出玉家市裡那個玉懷仁可正是玉家人,人家是第二專職副書記。暫時不宜動,所以那事兒就擱置了下來。」盧偉說道。

「你是說如果跟於局說他反而不會讓你去捅那蜂窩子,畢竟上面牽扯太大,他作為頭頭顧及太多不好交待。」葉凡心裡一涼說道。

「嗯!於局雖說跟你關係很鐵,但我們反而不能去麻煩他。他能坐上市局局長位置也不容易。

如果因這事跟玉家結怨被玉懷仁盯上的話也是一個大麻煩。我就沒事了,反正光棍一咋」吃飽了全家不餓,無所謂的。

東邊不亮西邊亮,墨香呆不下去乾脆就回省城水州省廳去混日子,哈哈哈,照樣子逍遙快活也」盧偉爽朗的笑了,其實是裝出來的。「這個估計也會給你添麻煩。」葉凡嗯了一聲有些為難。

「沒事大哥,如果是今晚就今停鐵海提供的線索應該會準確。只不過我到市刑警隊的日子不長,就幾個人能信得過。

如果是一窩子出去的話估計還沒到魚陽就給人現了,到頭來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那個鏡月山莊非常不簡單,保密防護措施都快趕上國安局了,媽的。四通八達的全有眼線聲偉笑罵道。

「國安局,如果請軍隊的同志協助你們這辦法應該能行,你就帶那幾個鐵竿出來配合一起就行了葉凡念叨道。

「軍隊,齊天在水州,也太遠了。鞭長莫及。等趕到魚陽人家早就散了。」盧偉撓了撓腦袋。

「羊頭峰基地的那個謝遜少校應該行,離鏡月山莊不遠。而且軍車開出來我估計玉家人都不會懷疑什麼。你說怎麼樣?」葉凡說道。

「這個行,我馬上給齊天打電話,叫他通知謝營長派出幾十個兵丁咱們一起捅馬蜂窩去,哈哈哈,掛了,我得趕緊盧偉笑完想掛電話。

「不用這麼麻煩,我直接跟他說了,你再打電話聯繫他。」葉幾笑著掛了電話。

「謝少校,我是葉凡,有沒兵丁借幾十個。」葉凡問道。

「葉哥啊,借兵丁幹嘛?。謝遜網下班,還沒睡。

「把魚陽玉家的鏡月山莊把給捅了,你配合市局刑警隊的盧偉隊長一起行動葉凡一臉正經說道。

「行!你把盧隊長電話給我,我丐上聯繫上。葉哥交待的東西還有什麼不行的。別說是鏡月山莊,真是天上月亮處也得摘了,哼」。謝遜二話沒說答應了。

因為前次齊天有傘紹,知道葉凡跟獵豹鐵團長的關係,就是捅破了天也有鐵團長出來撐著,鐵團長的能耐別人不知謝遜可是隱約的知道一些的,所以謝遜一點都不怕,反而感覺刺激、興奮。

辦完這些後葉凡才打了電話給於建臣。

「於哥,唉!兄弟我倒霉啊,惹著了一娘們,真他娘的背運,呵呵呵葉凡苦笑道。

「你小子啊,唉!人家大姑娘那**是那麼好抓的嗎?哈哈哈」抓得好,媽**的。你小子這手癮過了不打緊,這下不是倒霉了。」於建臣開了個玩笑,后才正色的說道:「對於周相成此人你有什麼看法?」

於建臣知道估計周拍成跟葉凡是難以湊成一塊了,晚上周拍成這樣子做就是絕了兄弟情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