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八十章炸門端窩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章炸門端窩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幾天沒看旦可愛的月票了「狗子有此傷心。..難道狗子就世刀不招人待見?唉,,

最奇怪的就是人手一根鐵條。全藏在桌子下面隨時可以抽出來隨時使用。沒抽出來時幾乎現不了。這桌子設計得非常的精巧和隱秘。

「玉狗,那麼小心幹嘛占鏡月山莊都開了十幾年了,有哪個不長眼的進來過鬧騰過。

咱們山莊別的不說,就是玉哥那靠山虎名頭擱那兒一放就夠了。古時綠林好漢分什麼南七省北六省的,咱們這邊應該算是南七省了。

如果是在古代咱家玉爺就是南七省的總瓢把子了,可惜現代社會不時興這個了。

不過玉哥那靠山虎大名就是在鄰近的幾個省靠近咱們魚陽的幾個縣也是好使的。

可以說,咱們鏡月山莊比那鐵嶺看守所的防守還要厲害。不要說公安會撞進來,就是只鳥想飛進來也得問問咱們兄弟答不答應。

老子手中的鐵條是吃素的嗎?哈哈哈」一個吊眼眉漢子夾了一大塊肥肉塞進了嘴中,一咬油清四外飛揚。

「玉虎,還是小心點好。陰溝裡翻船的事也不少,政府真的認真起來的話有什麼事辦不了。

今晚匕來的人不多,可是全是款爺。聽說有好幾個都帶了百萬現金到場的。你沒看見,淅寧省來的那幾個闊氣傢伙身邊保鏢都有好幾個。娘們也跟來了不少。

他嗎的,吃香的喝辣的玩美人開香車的就是牛氣。咱們什麼時候有那日子過就差不多了。

不過玉哥的名叉那是沒得說的。想起來就想笑,前年玉哥去淅寧省一個什麼破縣,當時不是遇上那縣的大把頭想找碴子。玉哥輕輕一腿踢斷了二塊磚頭頓時那小子那一雙尿泡眼差點掉地下了。

哈哈哈」不過今晚上玉哥有事不在。有老爺子在主陣,咱們還是小心著點。..

玉哥說了,幹完這一場就放假。讓兄弟們回去過大年,一人一個五千塊大紅包。至於你我,二萬應該不會少的。媽的!能搞多少妞啊!哈哈哈,想起娘們那尿根子就騷得慌

玉家的四靈之中的玉虎得意不已。狂笑聲傳得老遠。引得林子里的老鴉都嚇得撲騰著飛走了。

「嗯!玉虎,你說那些個保鏢有沒帶槍的?」玉狗小聲問道。

「槍藏著我沒看見,不過瑞士軍匕靴子里絕對有。dudu聽說還有帶驁箭的,小型號的那種,一箭下去能穿透心臟的,絲毫不比子彈遜色的。

本來咱們山莊是不允許帶這些進來的,不過玉哥說那幾個客人特殊。就特准了。媽的!這麼不相信人。有咱們玉小家四靈守著誰敢來鬧事兒,這不是小看咱們四靈嗎?。玉小虎有些不滿的著牢騷。

「虎哥,聽說縣城有個不開眼的屁局長居然敢欺負咱們家小姐,什麼時候遇上咱們好好給他放點血。

媽的!沒長眼的傢伙,不整殘他老子就不姓郭玉家一個手下叫郭東的諂媚的大罵道。

「好了,那些破事兒玉哥和玉貓在。還輪得上你去插手嗎?看好場子最重要了。別出了什麼亂子,不然你小子就等於拔皮吧1玉狗叱道。

晚上還是較順利的,雖說鏡月山莊四周都安排有眼線,不過這些眼線們多年沒現什麼特殊情況了。所以人也鬆懈了下來。早就養成了一種狂妄自大的脾性。

再加上是凌晨五點多,人最困了。這些眼線也是半夢半醒間無聊的巡著湖水。根本就沒現湖底下的異動,就是睜大眼睛那個也是很難現的。

畢竟他們作夢也想不到刑警們會用那種高科技玩意兒潛水底而來。

盧偉隊長帶著四個老戰士順利割破魚網,帶領二十來幾個後續戰士利用吸管潛水悄悄上了岸。..一到岸上盧偉吩咐戰士們先潛伏,而他獨立出動了。

三段截流階國術武士跟普通的士兵相比。那身手的確不凡,顯出了英雄本色,如兇殘的噬人豹子。身子輕如鼠貓,悄無聲息的竄於樹枝和野花之間。

十幾分鐘六個眼線全被他無聲的解決了。當然是全被擊暈了。對於三段中階的國術練功者來說只耍找准了穴竅部位,下手擊暈人那是很容易的。

為了避免打草驚蛇,最後決定,口個刑警也全從水裡過來。因為鐵索橋此刻儘管沒人看守了。但那橋人一踩上去除了國術高手外還是會出輕微聲響的。

集結完畢,玉家人沒什麼動靜。

「盧偉跟謝遜和計了一下,人如孤形閃開了。形成全包圍形勢如一隻利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進入了大廳。

還沒等正坐在大廳瞌瓜子的舊個玉家養的壯漢反應過來,一陣輕微的啦啦聲響過後全放倒了。爪一泛中晚卜也只有玉狗和玉虎在場,這兩人估計也有著一恢圳7午

不過在盧偉和謝遜一人一個出奇不易的猛擊下根本就沒有反手之力。幾秒鐘就解決了。畢竟一段跟三段相差得太遠了,謝遜也有著二段的身手。

解決了樓面上的人直接插入了的底。

一聲巨響,玉家搞的那種能跟縣銀行金庫相媲美的厚實鐵門被幾副貼門火藥炸開了。地下大廳中頓時亂作了一團,一片漆黑。

不過盧偉他們早有準備,在照光下突然傳來子彈和弓弩的喳喳聲和嗖嗖聲音。

不過這個也簡單,畢竟帶弩的人不多,就那麼二把,子彈就一個人射了幾顆。只是還是有:個戰士和一個刑警受傷了,立馬被背了出去。

「格娘老子的,給老子下狠手,不聽話的擊暈,再不聽話的當場開槍擊斃了!斃了謝遜見手下兵丁受傷大火了,如猛虎下山沖了進去,聲震如雷。

給他那兩聲「斃了。的聲音鼓燥了一下倒真震懾住了廳中眾人,一下子全都不敢亂動了。

真亂動的話既然人家長官出斃了的命令,當兵的肯定敢下手的。反正出事有長官頂著,所以謝遜的粗莽倒是嚇住了這伙要錢不要命的賭徒。

礁鍾,盧偉已經控制住了幕個鏡月山莊。這時一個士兵來報,說是逃出去一個。已經游到了湖中央。

「厲害!這麼嚴密的守護居然還能逃出去。哼1盧偉一聲輕吼迅彈出直追了過去。

天已經麻麻亮,在視線很好的情況下那人再加上心慌,恐懼,不久就被盧偉幾腿幾拳之下踢倒在地。

不過那人很是頑強,身手也不錯。估計有著二段的身手,跟盧偉又死扛了近三十招。

最終費了相當大的力氣在嚓聲中踢斷了那黑衣人小腿才把人抓住了。畢竟盧偉是三段高手。

盧偉覺得有些奇巧,細心地把那人身體搜找了一遍,沒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這時謝遜帶人圍了上來,也搜了一遍,也無收穫。

「散開,把此人剛才路過的地方一寸寸搜過去小心無大錯!此人身手如此了得我覺得不尋常

謝遜心裡也有一些納悶不解,據盧偉描述,此人那身手好像經過了特殊練似的,倒有點像自己手下的偵察排的尖刀兵蛋子。

「不會是退伍軍人吧?盧偉笑道。

「嗯!有八成可能謝遜答道。眼光像鷹一般搜找了起來。

半個小時后,一個戰士喊道:「營長,這裡泥土好像是新蓋上去的。不會是把錢藏在裡面吧?。

「哈哈哈」你小子想錢想瘋了。不過也有可能。一些老經驗的賭徒經常會幹這種事兒,狗急了跳牆。人急了當然先是埋錢了。」謝遜笑罵道,幾人小心的挖了下去。

「一介,皮包。」戰士興奮的叫道。

「過去看看。」謝遜說道,兩人走了過去,遞給了盧偉,打開一翻,還真是一紮錢,錢有些濕了。估計是剛才從湖中過去時不小心給打濕了,估計有七八萬,還不少。

除了錢一包煙,一把打火機就沒其它的了。

「奇怪,怎麼沒有一點其它東西?」盧偉翻著那皮包眼光隨意在地下滑過,總感覺有些異狀。眼神無意地盯在了一株樹上,現上面有一個蜂巢子。

似乎網撕裂開了不久,隨即走了過去。從裂開的地方觀察了一陣子,又用強光照了一會兒。「嗯!裡面好像有紙片?山蜂要這紙片幹什麼?」葉凡說著跟謝遜一起捅開了蜂巢。

兩人頓時有些目瞪口呆了,蜂巢子裡面塞了一團東西。小心的打開后現是一幅畫,上面山山水水的都有。畫得較簡單,裡面有許多小圓圈狀物和一些莫名其妙的箭頭,箭頭有大有有彎有直,反正有些子

兩人沉默了一陣子,同時失聲叫道:「啊1

「謝營長,你說是不是軍事地圖?」盧偉問道,他以前在公安部重案組的調查室呆過,也見過此類地圖。好像是一些特工們經常用的。

謝遜不說話,看著那圖在呆。閉目想了一陣子,突然那腦門子上冒出了一些汗來。

臉色大變,湊近盧偉耳旁小聲說道:「盧隊長,生大事了。這是軍事機密,希望你能忘了今天看見的,我得立即請示長。」

不久!

謝遜的報告傳到了羊頭峰基地。又從基地到了水州藍水灣基地的到了第二集團顧天棋軍座耳里,顧軍座不敢怠慢,立即彙報給了基地核心內圈中的神秘部隊獵豹兵團負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