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八十二章玉家震怒風聲鶴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二章玉家震怒風聲鶴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謝「書友舊「引粥猛7」大大打賞,謝謝!,玉雅枝嘴裡哼道:「這麼早跑回來幹嘛,請了兩天假就不回學校了。..一個姑娘家,跟世雄去鬧騰什麼?。

因為玉嬌龍正在水州音樂學院讀書,聽說才大三,明年才畢業的。前幾天有事請了假回來,眼看立即就放假了乾脆賴著不去了,直接請到了年底。

玉家人寵著她,也就由她了。想不到就整出了被葉凡抓**的犯騷子事來。如果玉家人知道了事情的起因就是因為這件事的話不知會不會噴血。

玉世雄正開車狂飆時玉家大院立即行動了起來,通過有線無線電波把鏡月山莊生的驚天大事,打向了玉家在外地的所有能幫得上忙的人。

葉凡此辦正悠閑的躺在床上小歇了一陣子,昨晚上給冷了一夜。不過幸好打坐后就感覺不到了,不過還是有些冷意。

這時趙鐵海偷偷進來彙報道:「葉局長,事已辦妥,全部落網,聽說抓到大魚,這是盧隊長給的電話,咱們去廁所接接。」

「大哥,今晚大豐收。抓到十來個大老闆,現金收繳勁萬多塊。奧迪車二部,賓士一部,法拉利一部,三菱二部,桑塔納2。三部。媽的,財了!把這些全配給咱市局刑警隊的話夠洋氣的了,立馬可成南福第一隊了,哈哈哈」

盧偉忍不住大喊道,差點震聾了葉凡耳朵。

「的確收穫彼豐,怎麼?那車是不是得分給我一部,老哥我現在落難了,你那部三蓬可是翻到溪底了廢了,現在在宗教局上班一部破車都沒有,還得騎自行車上班去,慘得很,不然也不會生這事了。」葉凡笑道。「這個可有難度,得問於局了,這些臟車看他怎麼處理了,估計得走拍賣的路子了。

不過局裡弄一輛差點的車捐贈給你們宗教局應該是行的,這個等下我跟於局提一提。..

不過於局很小氣的,甚至可以說是吝嗇鬼,局裡經費也不寬裕。窮得叮噹子響,就看大哥的能耐了,哈哈哈」盧偉心情大好,不過當問到車子上時這小子就閉嘴不吭聲了。

「你小子,將我軍是不是?這次這破車要定了,太次的話我還不收呢!還有其它什麼現沒有?。葉凡隨口問道。

「有!軍事機密,不能說,聽說謝營長直接轉到了水州的藍月灣基地。由齊天那小子負責的,你要問去問他吧,我可不敢說,這是軍事機密。.9u.net」盧偉一臉正色。口氣正經。

「嗯!這個以後再說了。我想以此事給周拍成這個縣局局長上上眼藥應該足夠了吧?」葉凡小聲說道。

「上眼藥,捋他帽子都有可能的。這次的事牽扯到軍事機密那這事就大了。如果是鏡月山莊所為的估計玉家都得倒了,如果不是玉家乾的只是一種巧合的話玉家也得脫層皮。大哥該解氣了,哼!誰叫他們惹到大哥這煞星了。」盧偉小聲嘀咕道。

「什麼話,煞星煞星的老子真成煞星了?鏡月山莊封了吧?」葉凡問道。

「呵呵,說漏嘴了。那是絕對的。為了怕玉家人鬧事,齊天指示。特地由魚陽的羊頭峰基地抽出了一個排兵力封閉了鏡月山莊。還想重開的話估計得等這事兒過了再說了。

那個就要看玉家的本事了,其實像玉家這種事在咱們華夏多如牛毛。沒事的時候都沒事,一般被抓到最多罰點款子,沒後台的估計還的關上一年半載的。

不過昨晚上玉世雄這隻靠山虎倒是不在,倒把他老頭子給抓了起來小的沒抓到倒是抓了老子小這老魚的威力可是更大。

估計玉家已經亂成一鍋粥了。不過大哥,玉家的勢力的確不可酣的。最大的頭聽說就是玉滿庭。他是玉世雄的叔爺輩的,現在咱們南福省審計廳當廳長。

省里還有一個玉史介,聽說是省財政廳手握實權的副廳長。..

小一點的就有咱們市裡的玉書記。人家可是分管政法這一塊的專職副書記,估計不久後於局長的壓力就會來了。這次看來是真的捅了個大馬蜂窩子,娘的。就是刺激。

不過現在這事已經交給軍方全權處理了,我們只是接收臟款。五小懷仁總不能叫我們把錢給退回去吧。這點我們到是不用擔心。」

盧偉淡然的說道,好像一點都不擔心,其實內心還是有些燥燥的不安。

「不過兄弟。大哥這次叫你們辦事估計會給你帶來大麻煩。玉懷仁絕對會給於局長上眼藥的,於局的官帽子倒不致於一下子就被捋了。

只是這次行動於局長其實是不知情的,你小子可是領頭人。就怕到時於局長把你給扔了出去,那就是一個正宗的替罪羊了。

說不準兄弟你最後的結局會比大哥我還要慘,唉!這事大哥做得有些不

一時暢快之後葉凡又為盧偉擔起心來,覺得有些對不住盧偉了。這事玉懷仁最後肯定會了解清楚的。盧偉作為行動的策者和組織者,肯定得接受玉懷仁的雷霆之怒。當然,盧偉不可能把自己這個幕後黑手給供出去的。

「沒事大哥,我自有辦法。玉懷仁想要動我他自已也得稱量稱量了。我水州盧家辦是有一定根基的人,魚陽的玉家真想扛的話咱也不是吃素的,呵呵」盧偉顯得很自信,並沒多少擔心樣子。

「這個我倒一時沒想到,給我說說,你小子市裡肯定有「靠」不然口氣不會這麼大。」葉凡意有所指。

「這個不能說,大哥,暫時保密。掛了,我任務到。」盧偉說完掛了電話。

葉凡想了想覺得還是先給市局的於建臣打個電話,給兄弟盧偉先解釋一下,不然真給拉出去當了替罪羊自己良心難安。

「於局你好,魚陽鏡月山莊的事你應該知道了。說起這事始作蛹者還是我,盧偉是我鼓動他去做的。主耍是怕麻煩你老哥了,這事一時也沒想到會捅出這麼大的委子來。

」葉凡歉意不已。

「哼!你厲害。把老哥我放在火上烤了,網接過市委玉副書記電話。人家是分管政法的專職副書記。厲害著,說話有水平,連肉帶刺的倒沒說什麼,只是滲人得很。

網放下電話又接到了政法委秦書記電話。劈頭蓋臉就一頓臭罵,老子就快被烤成焦碳了。

玉家是個大馬蜂窩,你以為老哥我就不想動他了嗎?老早就想動了。不過時機不成熟。

你小子倒好,這邊騙我說你自己會解決,原來就是這麼個解決法啊!現在倒好,就連省審計廳的玉廳長都打來了電話,要求我們迅處理好放人,該罰款該怎麼樣人家沒話說。

我去啥地方放人,人根本就在野戰一師裡面,就是我這個市局局長連大門都進不去,更不用說放人了。

收穫還不錯,有錢有車,可這車和錢拿著都燙手,拿不住了,想扔沒人敢撿。這都什麼事,有錢居然沒人敢要。」於建臣有些生氣劈頭蓋臉的先給葉凡罵了一氣。

「嘿嘿,於哥,你往軍方那塊推就是了。」葉凡小心說道。

「推!那麼好推嗎?人家分管政法的專職副書記是吃乾飯的。你小子想得太簡單了,這上面牽扯的道道太多了。

各方利益糾葛,老哥我給你說這麼多,是想叫你以後要注意,做事要三思而後行,謀定而後動。不然造成的後果也許會毀了你一生的。

這次你那個好兄弟盧偉估計是難保了,我先給你打個招呼。別到時又說我這當老哥的無情什麼的。

事了總得有個交待,不過盧偉的去處我自有安排,不會委曲他的。這個還要等一段時間。」於建臣也是一臉的為難,有些不好意思。

「魚陽的周拍成你怎麼辦?」葉凡又想到了周拍成這種無情無義的人。

「他!我自會處理,你等著看老哥給你出氣就是了。」於建臣口氣鬆了許多,事已至此也沒什麼辦法了。走一步看一步了。

「嗯!於哥,我現在宗教局上班。那局子窮愕叮噹響,這次你們收了那麼多車子,我那三蔫又開到溪底報廢了,能不能弄台差的捐贈給我那破局子。」葉凡又開始化緣了。

「多!還想要車子,一個輪胎子兒都甭想。掛了!來電話了。」手建臣沒好氣的臭罵道。

放下電話后嘴裡直罵:「周拍成啊周拍成,你好好的局長當作不好嗎?幹嘛去惹那煞星。要知道市局的副局長老朱同志就是被他整進監獄的。

這次明明是玉家的玉嬌龍不對,你也不能這麼明顯的幫著玉家,反倒把葉凡給抓了起來。

不看僧面看佛面也不能這般子忘恩真義了,要知道一個官員攤上這種桃色事有可能決定他一生的。處理的太欠妥了,簡直把國家的法度當兒戲了。這次活該你倒霉」

早上8點多,縣政府也正常上班!

本來通知的常委會早上8點力分簡單集中一下,不過玉家的玉雅枝有事請假了。

在會上縣委書記賈寶全幾句話交待了任命葉凡為縣長助理的事,頓時引來了滿室的掉眼鏡聲。

「怎麼回事,剛才處理了這小子才二天,一下子又陞官了。賈寶全這個書記的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

紀委書記周長河心裡嘀咕。因為費默昨天跟賈寶全,衛初蜻三人書記碰頭會任命葉凡為縣長助理的事還沒跟他說,而且費默認為只不過一個空銜掛著,又沒提級別,只不過一件小事,也沒必要說。,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肌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