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八十三章到底是誰下的陰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三章到底是誰下的陰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呵一一一大家,里肯定有此奇怪,網把葉鎮長調到宗聯剎怎麼一下子又升為縣長助理了?葉凡同志這人是年輕,偶爾也會做出一些出格的事,脾氣、性子估計還需磨合。..

其實在坐諸位都年輕過,年輕人當然沒有咱們這些一大把年紀的人看得遠了。

我細查過葉凡同志半年來乾的卓,用二個字形容一下不凡!

特別是在招商引資這一塊,成績顯著,甚至可以說是傑出。一個鄉鎮幹部完成了就連咱們這些常委們都感到汗顏的功績。

所以從這一塊出,我覺得還是可以繼續使用,重用葉凡同志的。昨天我已經跟衛縣長,費默副書記碰過頭了,今天給大家說說。

不過,葉凡同志雖說擔任縣長助理一職,但還兼著宗教局局長一職。辦公地點還是在家宗教局,而且級別也沒提,還是正科級幹部。這事兒大家如果沒有什麼說詞的話就這麼定了。」

賈寶金說完后巡了大家一眼小見大家都沉默。沉默就代表同意嘛!一個正科級的縣長助理有啥好反對的,級別沒提破事倒是多了許多。

根本就是一個吃力不討好的職務。所以周長河等人一聽說還是正科級時心頭也就舒服多了。

心裡都在猜測著賈寶全這個新來的書記是不是也像李洪陽一樣,要把葉凡當槍子兒使了。

衝鋒陷陣有份頭,好處不會給多少的。那官帽子不是說捋就捋了嗎?這就是小小角色的悲哀。

「好了,大家都沒意見這事就這麼定了。不過級別雖說沒提但組織部還是得走走程序,得備案的。咱們是黨的幹部,都得按程序辦事。」

賈寶全說完后掃了組織部長苗峰一眼,笑道:「苗部長,這事就由你負責了,特事特辦。帶上表格直接去宗教局宣布后再補辦算了。..只有幾天就過年了,沒時間了小得抓緊

「宣布!宣布,有味脊卦諳鼐擲錈婊剮布,也好,讓這小小子再出出醜。

跟我費默斗,你小子還嫩著呢。不過現在估計玉家的人也沒心思跟他計較了。都火燒屁股了還顧得著他,該這小了走好運,逃過了一劫。

不過這次還真是詭異,鏡月山莊怎麼也有人敢去端了。而且聽說還端了個正中,連玉家那老頭子都給抓了,抓得好啊!時勢造英雄,看來是我魚陽費家獨佔鰲頭的時機到了。天助我也1

費默心裡嘀咕著,當早上接到玉家鏡月山莊被端的事後差點震蒙了過去。一直在猜測著到底是誰下的手,是肖家還是謝家,肯定不是自己費家了。

不過想來想去的感覺又有點不像謝家作風,謝家從來當老好人的。肖家自己的祖宗銅像今天回山。即便要惹事也不會選在今天這大喜日子的。

這個倒真是令人費測疑,也許是市局自已決定動手的。不過也好像不通。

要知道玉家的冉懷仁可是分管政法的專職副書記,怎麼可能允許市公安局動玉家的鏡月山莊。市局估計也沒那個膽子去操副書記的老

可是市局就真的動手了,難不成是市委的周乾陽書記集自下的命令。因為玉懷仁跟周乾陽這個書記好像也不怎麼感冒。周書記這是殺雞嚇玉家這隻猴子的。

好像這個也不能,周乾陽應該不會這般子魯莽。要知道周書記也剛才坐上市委書記寶座,這個時候應該是儘力的拉攏玉懷仁才對。搞得矛盾激有什麼好?至少也得等到根基穩實后再動手也不遲。

所以費默想破了腦袋也決想不到始作蛻者居然就是葉凡這隻小毛蟲,而且這麼大的事捅出來居然是躲在公安局的廁所里完成的。..這要是天下大白時估計得跌破一地的眼鏡的。

當然,這種事估計費默永遠也猜透的,永遠是個謎,就讓費默擾心去吧。

政法委書記王昌然的電話在震動著,他悄悄到了外面接電話。

「王書記,有件大事得向你彙報一下,鏡月山莊被市局查抄了電話中周拍成局長有些慌亂的說道。

「查抄!怎麼會?」王昌然失聲問道。心道,鏡月山莊是魚陽玉家的。這個誰不知道。

市裡的玉懷仁副為了陞官會對自己的家族痛下狠手,應該不可能。

這鏡月山莊明面上是悠閑娛樂的地方,其實還有個地下賭常不過這個賭場並不常開,只有大客人到了才專門開場子的。這些年來玉小家估計也賺了個每缽滿溢了。

正想著時周拍成說道:「我也不清楚怎麼回事,聽說是昨晚上查抄的。由市局刑警隊的盧隊長親自帶隊執行的。並沒有通知我們縣公安局協查什麼。

他們說當時是為了協查從淅寧省那邊逃竄過來的公安部正通輯的

意外的現鏡月山莊是個黑窩子地下賭常經額相當的大,現場就查出了勁萬臟款,加上收繳來的奧迪、賓士、法拉利等車子總計案值估計會突破五六百萬。

還有一個更大的麻煩事,靠山虎昨晚上有事不在。倒是他家那個老頭子被抓了。

估計玉家人正在展開營救工作了,這事真是麻煩了,這事我有責任,請領導批評、責罰

「唉!人家都抄了你的門面了你還蒙在鼓裡,你們縣局到底吃什麼的。平時看你們也挺威風的,怎麼會生這種事。準備善後吧!這事我得跟賈書記說說,你趕緊弄份詳細的報告遞上來,還有,隨時注意玉小家的動向,靠山虎不是吃草的。玉家老爺子被抓會引出多大的麻煩呀!唉

縣政法委書記王昌然連嘆了幾口氣。心亂如糟。玉家的勢力不可小覷,搞不好會惹出大亂子的。

回到會議室王昌然湊賈寶全耳朵旁把鏡月山莊的事給說叨了一下。賈寶全那臉上肌肉微微的跳動了一下,不過一般人都現不了。

「注意玉家動向,千萬別給弄出什麼來。今天肖夢堂銅像到魚陽。各部門要注意把影響降低到最低限度,我不希望因這事兒影響到銅像落座儀式」賈寶全小聲的交待了王昌然幾句,又轉身對組織部長苗峰說道:

「你立即去宗教局把對葉凡的任命給宣布了,過後叫他到我這裡來。我要聽聽儀式的具體安排情況。」

心裡有些不安的想道:「到底是誰要捅玉家這個馬蜂窩子?難不成玉陽四大家族蠢蠢欲動,開始互相捅婁子,下陰手了。肖家應該不會。肖家集祖宗銅像今天運回,對肖家來說是個大喜日子。出現這種事對肖家絕對不利。

謝家的謝強一向表榜自己是個老好人,那隻「笑面虎,整天都是笑眯眯的。

不過也難說,笑著的人下起陰手來比不笑的人更厲害。一下手就能捅死人。

既然玉家的勢力有所抬頭,也許謝家也坐不住了。本來被費家佔了鰲頭就有些不服氣,如果再被玉家壓著估計更鬱悶。所以謝家有下手的理由。

不過這事是頁局出手的,聽說還是刑警隊的盧隊長親自帶隊,連魚陽縣局都不知曉。

謝家的關係跟甫公安局應該沒好到那種地步,就是市公安局也應該知道玉家的勢力強悍而不敢冒然動手捅妾子的。

玉懷仁是吃乾飯的嗎?

絕不可能,玉懷仁會對自己的家族動手嗎?更不可能」

不過費家更有可能,費家的費玉入了市委常委,魚陽的費默又爬上了黨群書記一職,翅膀漸漸的長硬實了。

在魚陽的勢力更是如日中天。漸漸的有支手蓋天的趨勢。他們肯定不願意看到一個倔起有可能取代費家勢力的玉家,所以先下手了,一刀就捅進了玉家的心臟。

玉家老爺子被抓去了,玉家絕不會手軟的。亂象初萌啊!我該怎麼辦?是制止亂局還是利用亂局。如果制止那是相當的難,制止了有什麼好處。

還不如乘亂取勝,俗語不是常說。亂拳打死老師傅,說不定乘亂還能讓魚陽的勢力重新洗牌。

玉家鏡月山莊被抄,估計不久費家的什麼地方也會出委子的。唉!明面上的挨批肯定是免不了啦1賈寶全心情複雜,一時感覺雜亂無章,很難取捨。

組織部長苗峰迴辦公室整理了一下,帶上表格直奔宗教局而毒。既然縣委書記賈寶全親自交待這事要特事特辦,他也不敢怠慢。心裡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既然賈書記在前幾天的會議上會捋了葉凡的帽子,為什麼才時隔幾天就又任命他來縣長助理,而且還搞了個正科級的縣長助理。這個卻是有點偷梁換柱的嫌疑。

因為正牌的縣長助理可是副處級幹部,副處級幹部就不是縣委組織部能考察的範圍了,是要經過墨香市組織部考察備案的才行。

經賈寶全帶個括弧后就不用經過市委組織部那一道關卡了。也有可能是賈寶全想施恩惠給葉凡,名面上又變成了賈寶全提拔他的了。

葉凡應該感謝賈才對,而他的帽子卻是被衛初蜻和費默聯手捋掉的。這樣子兩相一對比,更能凸顯出賈寶全的恩澤來。

高明,真是高明,看來賈寶全是一個玩人事的老狐狸,想斗過他是有些難度了。苗峰心裡暗暗思忖著得失進度。暗暗警怯。

「張主任,今天早上玉家的鏡月山莊被抄了,呵呵呵。」縣教育局局長錢國亮樂呵呵給縣人大主任張曹中彙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