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八十四章軍民對峙一觸即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四章軍民對峙一觸即發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天大大小小號,友心口引昭猛7,的出心,狗子謝啦!,

錢國亮本是縣經貿委副主任,後來當時的李洪陽為了推葉凡上個林泉鎮鎮長一職,扶秦志明到經貿委任主任,所以錢國亮就被李洪陽弄到教育局作局長了。..dudu

錢國亮當蔡很高興了,至少級別由副科變成正科了。教育部門雖說是個窮衙門。但好歹也是個正牌的局長。

而且在有著七八十萬人口的魚陽縣來說,教育局的人馬可不少,達到了創紀錄的七八千人。

衙門雖窮,但蚊子再小也是肉。而且教育部門因為攤子大,能調節的人事職務也是特別多的,所以錢國亮才上任不久就賺得油光燦亮了。心裡彼為滿足的。

「嗯!我知道了。國亮,你說說這次是誰下的手?」張曹中心情不錯。

「肖家不可能,肖家正迎銅像回來。這個時候最不願意添亂的就是肖家了。謝家一向溫和,一般不是他們。估計就是剩下的那家子了最近風聞玉家倔起,有些人怕自己位坐不穩當然也會反擊了,呵呵呵」。錢國亮話語中隱晦,但張曹中當然明白了,那個人當然指的就是魚陽費家了。「呵呵呵」不在其個,不謀其政。他們愛怎麼爭就怎麼爭吧!咱們看戲就是了張曹中很是淡然的笑道,好像他真是不關心此事似的。

「那是,咱們看好戲了。錢國亮乾笑著掛了電話,嘴裡「呸,地一聲吐在了地下。

罵道:「看戲,你看得住嗎?原縣委書記李洪陽被貶市農機局,你這個縣長被丟到人大。

黨群書記鍾明義更慘,當一咋。破事都管不了的人大副主任。就費默一枝獨透,估計你們幾咋,都想拔了他的人皮。

雖說你以前跟費默還是老拒搭襠了,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了。..這世道誰能看得透,你如果不計較怎麼會暗示我一到教育局先削了費志網這個副局長的人事權。那是因為費志網是費默家的狗」

「你們是哪裡的?」玉家四靈之一的玉貓站鏡月山莊鐵索橋一頭。被羊頭峰基地派出的威武士兵攔住了去處,生氣的扯著破鑼嗓子吼道。

「你是什麼人?這裡已經被劃為軍事禁地,任何人未經允許不準亂撞。我是這裡的負責人余飛,請回吧1

一個肩佩一枉三星的上尉走了出來。9u.net口氣還算親切。因為謝遜營長走的時候有反覆叮囑、交待,聽說魚陽玉家是魚陽四大家族之一,對待他們的人言語不可太過於激烈,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群體性激烈衝突。

「哼!這是我們魚陽玉家的鏡月山莊,你們憑什麼說封就封了。快讓開,我們要進去玉貓掃了幾個荷槍掛彈的士兵一眼,言語也不敢像平時那般放肆,收斂多了。要是平時早就「老子老子。的啦。

「想進去可以,請出示的通行證。」余飛連長手一伸說道。這時倒是一臉的嚴肅,那笑容也收斂了起來。

知道此人在玉家估計還有點來頭。但羊頭峰基地是隸屬於水州的第二集團軍直管的,就是墨香市軍分區的顧銘凱司令都無權指揮的。

而且這次的命令可是水州藍月基地的獵豹兵團齊天少校下的,就是墨香市野戰一師的師長趙昆少將。沒得到薦豹兵團齊少校的親筆簽准也不能進來的,更別說其它什麼人了。

獵豹的人估計快到福春市了。站好崗把這裡交給神秘的獵豹就是余飛最重要的任務。當然,這個方面第二集團軍的軍座顧天棋少將有默許的。對於羊頭峰基地的軍兵們來說那是相當興奮的,至少也見識到獵豹的英雄們了。

「你媽的通行證,什麼地方來的破武警,這麼橫。..知道魚陽玉家嗎?滾開,老子要進屋。」

玉貓用餘光偷掃了背後的靠山虎玉世雄一眼,見他微微點了點頭,看來是默許了,所以決定抖抖威風了。

「哼!嘴巴放乾淨點,不然就以騷亂軍事機密罪給抓起來余飛也忍不住了,這小子還敢罵人,不過余飛牢記著謝營長的交待,拚命在忍著氣沒出來。

「大家上,這裡是玉家的山莊。咱們回家怕個球。這世上總沒有不讓自己回自個兒家裡的破規定,太欺負人了,真把咱們魚陽玉家當軟柿子捏啦1玉貓跳了起來,大喊道。

「對!我們要回家,咱們回自己家難道也犯法了,衝進去後面的玉狸跟一伙人也開始鼓燥了起來。玉家招來的二百多號人開始蜂湧著往前擠來。

靠山虎玉世雄當然是站在進山莊的鐵索橋一旁的一個假山樣子的小小山堆上,正坐著等大家鬧事了。

「停下腳步,再鬧騰全抓起來。」余飛見局勢不妙,略啦一下拔出了短槍指著天空喊道。

隨著喊聲,嘩啦一聲從山莊里湧出十來個手持步槍的兵蛋子,身子組成了人牆。全堵住了鐵索橋入口。

雙方虎視眈眈,局勢一觸即。余飛臉上也開始冒汗了,這個可不好處理。自己這邊只有力個人,對方卻是有著二百多人,壓也能把自己等人壓死了。

要知道再對群眾是不能像對待敵人那樣子隨便開槍的,這一開槍事故就鬧大了。

「上!我們要回家,我們要回家」。玉家人一看兵蛋子們只是持槍對峙,知道他們不敢開槍,在玉世雄的眼神暗示下人群越來越狂燥,排成了人肉牆往前慢慢穩步推進,鐵索橋出了痛苦的吱嘎吱嘎呻吟,搖晃得厲害,局勢快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舊米、8米、6米」

「長,玉家糾結了二百多號人要強行撞入山莊,局勢即將失控。請指示!請指示,」

余飛退到後面趕緊打通了齊天電話。因為這案子已經交由獵豹兵團的齊天處理,所以他就是目前最直接的負責人了。

「穩定住!不準開槍,這是死命令。用身體擋也得給老子擋住,不準開槍」。齊天一聲大吼,電話掛了后直接打到了墨香市軍分區司令顧銘凱處。

「顧司令,獵豹正在魚陽辦案子。玉家的鏡月山莊已經被封,劃為了軍事級禁地。要等到案件查清楚后才能起封。玉家鼓動了二百號人正想強行撞進軍事禁地。

現正與羊頭峰基地派出的。來名兵士對抗著,情況十分危急,我要求地方政府極力配合,勸那些鬧事者的離開。

不然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國家軍事機密受損此嚴重後果將全部由地方政府承擔。」齊天也顧不及其它了,口氣非常嚴肅。

「能說說到底怎麼回事嗎」軍分區司令顧銘凱一頭霧水,因為此事凌晨礁左右才報到水州獵豹,還沒到軍區,所以他是壓根兒都不知道在自己管轄的地方居然生了這種能捅破天的大事。

聽齊天口氣那般嚴肅,顧銘凱心裡也是一震,獵豹是個什麼角色的部隊他雖說不是特別清楚,但也隱約的知道一些。

能由獵豹接手的案子那估計就是件很大的軍事泄密案子了。這要是追糾起來也許會連接累自己頭上的那頂帽子的。所以顧銘凱也是心急如焚。

「凌晨時分,市局刑警隊的盧偉隊長帶隊協助追捕公安部一名正通輯的級犯,聽說那級犯已經由臨近的淅寧省逃到魚陽那一帶縣市了。

所以盧偉在追查過程中無意中居然從魚陽的鏡月山莊中查出了一咋。巨大,毒及經額達五六百萬的地下大賭常

後面的事暫時不能告訴你,跟軍事機密有關,所以直接轉到獵豹了。

當時抓了三十來人,估計玉家的人也不少。不久后就生鬧事事件。估計是玉家人鼓動的。

獵豹請求當地政府配合,你是軍分區司令,這件事就請你出面聯繫地方了。要快,時間緊迫,不然出會大事,玉家人逼上來了

齊天三言兩句講了個大概,又掛給盧偉,叫他給市局的於建臣說一下。交待縣局派些警察先維持一下秩序。

「這怎麼辦?居然生了這種大事。格娘老子的,都快到年底了還不讓人消停顧銘凱時令在廳中轉著圍子,分把鍾后突然一拍大腿。喊道:「有了。我怎麼把他給忘了

「於局,玉家組織了勁多人要鬧事。現正與羊頭峰基地派出的一個排兵力對峙著,估計那隻靠山虎就在後面策劃著的。

隨時可能生流血衝突,獵豹的齊天少校要求市局調動武警配合。他已經給軍分區的顧司令說過了。

要求政府出面配合處理好這件事,情況非常危急,一觸即盧偉快講清了情況,他也不敢怠慢,這個涉及群眾的事就大了。如果生流血衝突就麻煩了。

「你看看,你小子都給我捅的什麼破萎子,還讓不讓人活。」於建臣氣得大罵了一句掛了,趕緊打往了魚陽縣政法委書記王昌然。

本來這事先要彙報給甫政法委書記秦天網的,不過現在情況危急,來不及了,得先把魚陽縣的武警給調出去壓住場子再說。

要知道魚陽是大縣,那裡可是有三個中隊的武警,能量不「王書記,鏡月山莊周圍有二百多號人集結在一起正要鬧事,現正與守衛的一個排軍士對牛著,情況十分危急,一觸即。軍方要求地方政府配合,勸散鬧事者,否則一切後果自負。要求你們縣立即出動武警部隊先到鏡月山莊維持秩序於建臣放下電話后鬆了口氣,一腦門子都是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