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八十六章關押室里也升縣長助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六章關押室里也升縣長助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雄亢名大大的打賞,謝謝!,苗峰裝著上廁所樣子快步到了外面,直接打給了縣委:「賈書記,聽說葉凡被縣公安局抓起來了,到底怎麼回事我還沒來得及了解。..9u.net

這時又進來一個自稱是林泉紙廠的副總的人,叫尚榮,說是受水州橫昌集團的董事長尚天圖委託,特地來給咱們縣宗教局捐贈辦公用品和舊萬塊款子的,估計合計有舊萬左右。

說是聽了葉局長的介紹才來的,而且指名要葉局長簽收和全權處理款子和桌椅辦公用品。

現在葉局長正在縣公安局,你看怎麼辦?尚副總說了,說是年底有事。沒時間,如果見不到葉局長就要回去了。

這邊宗教局可是肖家銅像的主辦方,聽說銅像口點左右會到,如果因葉凡不能出場影響了大事兒就麻煩了。」

苗峰也知道這事馬虎不得。

「嗯!我馬上問問,儘快讓葉凡出來,你先想辦法穩住客人。聽說水州橫昌集團可是擁有著幾億的大集團,我前幾天翻查魚陽紙廠時也查到過,他們也是林泉紙廠的第三號大股東,千萬別怠慢了客人。」

賈寶全心裡很不舒服,心道怎麼回事,一轉眼人又被抓起了公安局。到底要折騰到什麼時候。

「周拍成嗎?我是賈寶全,葉局長的事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給我講清楚,不得有絲毫隱瞞。」賈寶全口氣有些不善了,感覺這縣公安局怎麼亂糟糟的,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鏡月山莊被抄了居然一點消息都沒撈到。

這個也太丟臉了,說明公安執法方面也有一定的問題,公安方面應該知道鏡月山莊的事,怎麼一直沒採取行動。

即便是顧及玉家的面子不動但有時也該隱晦的警告一下,不要做的太過火才行。..

這一下子鏡月山莊被抄了這多被動,這將引出多大的麻煩事了。

說出去的話自己這介,縣委書記臉上也無光,畢竟這事兒可不是一件小事,這臉看來是丟定了,說不準還得挨批的。

「昨天葉局長在車站等車。玉家那姑娘玉嬌龍開車時估計度也快了一點,在拐彎處網好遇上從另一條岔道開出的兩輛黃包車,為了躲避黃包車所以就撞向了車站一個水果攤。dudu

撞散了攤子,葉局長網好在場救了攤主,後來就跟玉家的姑娘生了爭吵。

本來只是一件小事,可是玉家那姑娘一口咬定當時葉局長調戲她了。說是耍牛氓。

我也沒辦法,只好當晚就把葉局長留在了局裡,想等今天查明核實情況后再向領導彙報。」

講著這些話時周拍成其實內心很不安的,當時拘留葉凡其實是費默逼著的,再加上喜家的起鬨才那樣子做了,說句實話周拍成至今都感覺有些不安。

「哼!當時車站人來人往的小葉凡同志再笨難道會在那地棄去耍牛氓。這不是找不自在嗎?這事你這個局長難道想不到?

今天早上組織部的苗部長去宣布縣皂的任命,你倒好,葉局還在你們局裡蹲著。

湊巧水州的橫昌集團人家來送錢,捐贈了舊萬給宗教局,點名要葉凡接收,這件事你自己處理吧,儘快下個結論。肖夢堂銅像迎接的事還是葉凡負責的。」

賈寶全書記雖說沒點名要周拍成放人,但其人所講的話周拍成哪有聽不明白的。臉一下子就慘白了,心道:「媽的!本來以為這小子被一耙子打入了宗教局這個冷宮,誰知還沒幾天縣裡又任命他了,不知任命的是個什麼職務。..

看來這小子還真是個不倒翁。我昨天可是把他給得罪透底了,現在再想回頭就難了。

唉」做人難啊!做官更難。一個壓著一個,我也是無奈。昨天費默那樣子逼來,我不表態行嗎?

賈寶全意思是叫我放人,我不放行嗎?可玉家怎麼辦,現在玉家遭了難火氣肯定特別的大。

弄不好我就是引火燒身了。這世道,上面的人老子都得罪不起,還讓不讓我這一破局長活命?。

周拍成滿腦門子黑線,後悔不迭。趕緊又把這事跟宣傳部長玉雅枝商量了一下,當然是徵詢她的意見了。

周拍成當然不敢講賈寶全的意思,只是巧妙的把早上任命和捐增的事給說了,隱晦的當然也暗示了縣委書記賈寶全的一些想法。

「好了,這事就了啦。不過的給葉局長講一下,以後要注意著點。影響很不好,對我妹子來說更是一個極大的傷害。姑娘家的聲譽有時比命還寶貴著玉雅枝正感覺堵得慌,再加上縣委書記逼了過來。也無瑕顧及妹子的事了。

其實她也幾其實是被冤枉的,不過為了玉家的面子她眾個作姐數圳…得違心的批評葉凡兩句的,不然也太丟臉子的。

昨晚上玉家鏡月山莊被抄,面子丟盡了。今天再放了葉凡,玉雅枝饒是心裡十個不甘,可是現在也不利去得罪賈寶全這個書記。

而且葉凡又被任命了,也不知是任命的什麼職務。這種打不死的不倒翁玉雅枝覺得也不利讓過透了。以後真給玉家樹了一個年青的可怕敵人可是很不明智的事。

要是玉雅枝知曉了鏡月山莊的始作蛹者是葉凡的話,也不知會不會被氣得噎氣過去。玉家已經結下了葉凡這個粱子,損失可是非常慘重的。

「不過有件事情我得說叨一下,市局憑什麼胡亂封了鏡月山莊,又是抓人又是封庄的。真不把地方政府看在眼中了,這樣子做可是很寒人心的。

你們縣公安局也真是負責任,人家在眼皮子底下幹了這驚天的大事出來,倒好啊!你們居然一點音訊都沒有,我都在想魚陽縣的幾百個民警是不是全是數工資的人,哼1

玉雅枝又氣沖沖,指桑罵楓的哼了幾句。氣愕周拍成差點兩眼翻白。只好喏喏應著,感覺丟臉快丟到姥姥家了。這邊縣委書記不滿,玉家脾氣。市局批評,費家在暗地裡逼著。估計這個帽子都有些風雨飄搖了。在氣憤之餘周拍成也僅剩下一腦門子的汗珠子了。

趕緊到了關押室,通知放人。

誰知葉凡盤腿坐在一張臨時頭搭建的木板床上硬賴著不起來。嘴裡說道:「周局長,不把事情查清楚鬧明白,還有清白我是不願意出這屋子的。

這個影響太惡劣了,作為一個政府官員,以後整天背著一個調戲民女的罪名叫我怎麼安心干好工作。

我不走,玉家得給我個說法,你們公安局昨天上說我有重大嫌疑。我這咋。受害者反而被抓了,這天下還有公理嗎?不然我就在這裡面養老了。」

「葉局長,縣委賈書記來電話了,說是縣裡對你另有任命,還有水州的橫昌集團要捐贈萬給宗教局,你還是快回去接收吧。

不然誤了這事兒誰都承擔不起的。聽說肖家銅像的事還是你負責你。所以還是請你快回到局裡處理事情了,別擔擱了誤了事。」周拍成火燒屁股了,態度和緩了許多。

「對不起,縣局和玉家不給介,說法我是不會離開的。這樣子不明不白的離開了全魚陽的人都會罵我葉凡是一個調戲民女的罪犯。這個鼻響我一輩子的事我不得不慎重看待。」葉凡如老僧坐禪,好像這關押室的床特別溫暖,捨不得離開了。

心道:「哼!周拍成,昨天晚上那樣子羞辱我,今天你是關神容易送神難。玉家勢大你就討好玉家。縣委書記要我辦事壓下來你又討好起書記來,把我葉凡當什麼了。老子又不是一破皮球,你想怎麼踢就怎麼踢。人啊!沒有點無賴作風也不行的,該賴時也要賴的。」

見葉凡鐵了心,周的成那是心急如焚了。

陪著笑臉,說道:「葉局長。昨晚上的事局裡是沒有調查清楚,無非是想請你留下來協助調查。今天調查得差不多了你還是請回吧。」

「呵呵呵,」協助調查就是這樣子協助的。你們縣公安局請人家協助調查就是把人給關進冷冰冰的審訊室,連床棉被都不給。

要不是趙所長路過看見了給了床棉被我昨天上不就被凍死了。所以,這個說法你縣局得正式通報一下給縣委,不然這個調戲罪我可背不起。」葉凡淡定的笑著,就不不挪屁股。

「媽的!這小子開始要無賴了。」周拍成在心裡暗罵了一句,只好走到外面,硬著頭皮打了電話給賈書記。

「哼!你拉的屎要我去擦屁股。不過現在也等不及了,想不到葉凡會唱出這麼一齣戲來。不過昨晚上周拍成估計也給他氣受了。換作任何人也受不了。」

賈寶全聽了哼了一聲,電話直接打到了組織部長苗峰手頭上。

「苗部長,你直接去縣公安局宣布縣裡的人事任命,把迎接銅像的事交待一下。給葉凡同志說,如果迎接銅像的事搞砸了的話我可是不答應的。

要做到讓香港來的肖飛城先生滿意才行,引資的事就交待給他了。」

心道:「這小了,都舊了還學無賴耍潑,看來得繼續敲打才行,玉小不琢不成器。雕琢好了倒是一塊好玉,現在還是一塊燥火的玉。」賈卓全想想心裡都想笑,一下子人也輕鬆了不少。,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舊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