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八十八章魚陽的四大月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八章魚陽的四大月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許別是幾個副職和科長。..dudu早就在摸著捏著自只皮包里削沒掉的幾千塊錢票。盤算著即便是把自己等人手頭上的票給全報了估計局裡還會剩下幾萬塊。今天這個年紅包肯定會冒千的。心裡正熱乎著。誰知卻是這麼一個結局。

此刻宗教局的幾位同志算是真正的體會到了什麼叫「樂極生悲,了。新桌子帶來的驚喜轉眼間給沖得光光的,一個個都無精打採的回到了大殿中。

「幹什麼?一個個都這樣子主辦活動的事怎麼開展?都給我打起精神來,好好的把活動給辦好。至於錢嘛。大家不用擔心,自有人送上門來,呵呵呵,」葉凡苦笑。「送錢?誰還會幕送錢?這世道要錢的多送錢的可沒見到幾個。局長,這縣裡也太摳門了,憑什麼把咱們宗教局自己的錢給拔去辦活動了?」副局長雷文才資格老,起了牢騷。

「怎麼能這樣子說雷局長,宗教局難道就不是國家的了嗎?為國家辦事還為什麼你我。不過我知道大家手頭都緊。都眼巴巴的看著這點活動經費了。

不過不用擔心,今東年底的福利大家都有的,多少而已。現在什麼話都不要說了。辦好這次的活動才是最主要的。

你們也看見了,對於這次活動縣長書記都非常重視,如果出了什麼岔錯我想在坐的誰都跑不掉,到那個時候就不光是批評教育的問題了。而是頭上的東西要飛了」

葉凡見雷文才想擺老資格有些氣勢,肯定得把他給壓下去。這要是不壓下去一把火給他鼓動了起來以後再想壓就難了。他這是想挑戰自己這個局長的權威了。

葉凡的軟語硬茬,把工作分配到了個人頭上。一人負責一大塊項目。最後補了一句:「大家手頭上工作的具體分工已經安排好了,在這裡我也講句不中聽的話,誰的手頭上出了亂子年底的獎金福利你就不用想了。..

到時縣長書記問起話來你自己去向領導解釋。還有,丁主任,你再次通知劉敏花,吳麗花,張鳳花,王花月,劉紫花五個同志來上班。

把任務也安排一些給她們作,拿了國家的工資就要做事。咱們宗教局不養閑人,下午兩點鐘準時上班。不來的這次活動的獎勵補助全沒有,而且年底獎金福利先扣了,工資暫時停。」

聽葉凡這麼一說,局裡人眼神都有些怪異,心道:「那五朵金花你也敢碰,咱們有好戲看了。不過那五個娘們也的確不像話,咱們累死累活的還得扣獎金福利,下鄉時跑斷了腿,不來的倒是屁事都沒有,工資照拿有什麼好處還不能落下,這都什麼世道,倒葉局長這第一把火能不能燒毀五朵金花。」

對於那局裡的五朵金花只拿工資不干事其實大家在暗地裡也是彼有怨言,只是這個工資不關自己的事。

反正是國家的錢,再說這五個人無形中糾結成了一團,代表的可是一個強大的勢力。原宗教局裡誰也不願去碰那馬蜂窩子。

這次大家都採取的是觀望著態度,葉凡這個助理能拿下五朵金花的話以後局裡的工作就好開展了。

到那時估計也沒行么人敢站出來叫板了,誰敢呢,人家連五朵金花都拿下了。

如果因此事反而被五朵金花壓制住了,以後這個局長講話耳就有些不怎麼靈光了。

所以五朵金花就是一個試金石,葉凡也是在權衡利弊之後最終才甩出了這麼一句狠話來的。

他也知道,如果不拿下五朵金花這工作肯定不好開展,局裡人手不好喚使的。

這時電話響了,肖竣臣呵呵笑道:「葉助理,先恭喜你升縣長助理。..墨香市水產集團的肖振祥先生中午在「得月樓。請客。一起吃頓便飯。」

葉凡一聽當然是大喜了。這市裡的水產集團聽說可是擁有五六千萬的大公司,專門搞的水產生意,估計是肖竣臣聯繫好了的來送錢的。

這次魚陽肖家這隻病怏虎想乘著祖宗肖夢堂銅像落戶南天頂的機會重振肖家,造的勢是很大的。

當然也得放點血了,肖竣臣也知道宗教局是個窮得掉渣的衙門,不給弄些活動經費肖家銅錢像落座那活動還怎麼舉辦得風光。

因為肖家人不好出面,就怕另外的費家、玉家、謝家三大家族會聯合壓制。說肖竣臣利用常務副縣長身份拔巨款為肖家人怎麼怎麼的那就不好了。

所以肖竣臣來了個暗渡陳倉。自疇資金利用捐贈方式砸錢給宗教局。通過宗教局這個活動的主辦單位來實現肖家人的造勢意圖。

「哪裡的話,不敢!我這個小助」川二是給您們眾此縣長書記跑腿的活幾六不討壞得感謝骨出飛猶賀了。中午一定準時到「得月樓。謝謝1

放下電話後葉凡看了看時間,也快。點了。對丁香妹說道:「你準備一些關於捐贈的手續文件,等下我們一起去「得月樓。墨香市水產集團的肖振祥先生請客,咱們蹭飯局去,呵呵呵」

「肖振祥,他可是大戶小局長,是不是」張衛青副局長忍不住問了個半截話出來。

「呵呵呵,吃頓飯嘛1葉凡掃了大家一眼一股子溫和的微笑。當然也不會說出了,大家心裡明白就是了。

「爸,玉家這次倒了大聳,估計得沉靜一陣子了。聽說玉家老爺子也被抓了,哈哈哈」痛快,太痛快了!可惜靠山虎走了狗屎運,一介。死人救了他。不然進了局子那更痛快了。聽說這次是市局刑警隊親自出動的,連魚陽縣公安局事先都沒得到半點消息。」

費武雲一臉的乾笑不已,就差狂笑狂舞了。

一直以來,費武雲都被靠山虎玉世雄壓制著。在魚陽這旮旯地方。靠山虎名頭比他這個玉面郎君響。賺的錢比他多。走出去更是大名鼎鼎,說句話都能要魚陽引出小地震的大把頭。

費武雲一直不服,一直想過靠山虎,最好是爬他頭上去。兩人都是出生於有著深厚底子的家族。

可費武雲一直就是被玉世雄踩在了腳下。費武雲心裡當然不高興了。因為兩人都不是官場體制中的人。遊離於黑白兩道之間。

所以這次玉家倒了大霉費武雲當然是欣喜若狂了。

「痛快0哼!你自己搞的那介。「騰月山莊。也要小心點。別以為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覺的,這世道上沒有什麼秘密能做到讓老天都不知道的。」魚陽縣黨群書記費默冷冷的瞥了兒子一眼,毫不留情的一瓢冷月當頭就潑了下來。

「爸,你是說玉家會生事?」費武月不傻,一眼就想到了那些方面。

「防著點還是要的,玉家倒了大霉。如果你的「騰月山莊。還紅紅火火的人家會怎麼看。咱們魚陽有四大家族。咱們家有「騰月讓庄」玉家有「鏡月山莊」謝家有「舞月茶莊」肖家也有「破月酒庄。四大庄都是幹些什麼活計大家心裡都明白,別以為天下人都是傻子。」

費默教兒子,接著說道,「這段時間要低調做人,千萬別惹火燒身。我估計玉家現在已經亂成一鍋粥了,見到人估計都會倒糊糊粘人的。小心別給沾著了,那就得脫層皮水的。」

「我知道了爹,早上一聽說后我已經安排人暫時取消了一些活動,現在絕對的正宗經營。唉!不過那錢可就沒什麼搞頭了,一些零碎錢真是不帶勁。」費武雲也是心疼不已,這大把的鈔子給流失了出去。

「人要學會取捨,現在也許損失了許多,其實是為了以後更多的齲取捨之間也是一種道,要掌握好這個分寸。差之毫厘也許就失之千里了。武雲,你不喜歡官場的爾虞訛詐,但江湖也有江湖的規矩。有些規矩是不能破的」費默隨時隨地的教育著兒子。

魚陽四大家族都控制著巨大的財富。費家的「騰月山莊。名面上是一個勁暴樣的歌舞娛樂的尋求刺激的山莊,其實暗地裡卻是專門賣一些違禁品的地方。比如搖*頭*丸之類不是規格很高的那種麻醉刺激類毒品。

謝家的「舞月山莊,聽起來很是雅緻,還舞月弄劍的。的確是那樣子的,以品茶伴舞為主。不過,也有一些高檔次的消費不為人知的。比如舞劍女子陪你一邊品茶聊天一邊還外帶著干一些高雅風流之事。

不過那些女子倒都是極品貨色的。未開包的純真少女有,很有藝術魅力的少*婦熟女也有,這個就看你的愛好品味了。

高雅風流這個詞的解釋範圍就很寬了,用謝家人的話說就是本茶莊有最終解釋權。肖家的「破月山莊。是專門賣酒的地方,酒水的種類非常的多。不過喝過酒後人一激動也容易生事兒。

所以這裡也是個尋求刺激的地方,喝完酒後你就縱情泄吧。不過肖家的也的確做得很好,泄的項目種類很多的。

當然,他們那山莊面對的是一些付得起錢的高端客戶,進去后一次沒有個千兒八百的消費你是甭想出來的。

在舊咕年那個時候工薪階層僅有三百塊一個月工資,一次消費千兒八百的也是沒幾咋。人能受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