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九十章情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章情調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廠香妹旦肖竣臣到了,知愚地隨著秋蟬到樓下「肖縣長到了,難道還真有虞姬不成?」葉凡淡淡一笑問道。..

「咱們先進閣里再說,葉助理。我給你介紹一下。」肖竣臣指著一個穿長袍馬褂,頭往後梳著。面相很顯深沉的中年男子介紹道:「葉助理,這個就是從香港回來的「飛雲集團。董事長肖飛城先生。說起來他還是我的遠房堂哥。」

「你好肖董,歡迎你回到家鄉來。」葉凡打了招呼,當然有些熱情了。因為來的不正是自己想從他口袋子里拔出投資的對象。

縣裡那線毯廠就指望著他了,而且這事賈寶全書記和衛初蜻縣長都盼著自己這個能人能拉筆款子回來。

葉凡猜賈書記給自己掛了個縣長助理頭銜的目地當然在此了。如果第一次出師不利估計會在賈書記眼裡大打折扣的。為了東山再起。葉凡也決定拼一拼了。

人生難得幾回搏,不搏作個平庸之輩也沒啥意思。葉凡雖說並不喜歡太過於激烈的那種生活,比如獵豹。但也不喜歡事事太過於平淡無奇的日子。

「葉助理好年輕啊!想不到。呵呵」肖飛城先生也是禮貌性的微笑,顯得淡定自若,不失分寸。

「這位是墨香市水產集團的董事長肖振祥先生,我還得稱他一聲叔了。」肖竣臣又指著後面一位略顯富態的老成中年人說道。葉凡當然又是熱情的打了招呼。這位才是今天中午的正主兒。丁香妹早就準備好了捐贈的一些必備東西。就是為了從他口袋裡掏出活動經費來的。

四人進了「楚王閣」

不久,幾杯噴著淡淡輕香的清茶用一個古老的綠色茶壺裝著端了上來。

「葉助理,我是趙布衫,本店的店主。

您可能不知道。此茶名雲霧。采自魚陽的南天頂。..

看上去並不出彩,等下喝時輕輕一搖,那茶葉就能淡出像雲霧樣的茶精來

非常的清寧適口,本店為了得到這種土特茶專門請得有五個工人守在南天頂上的,當時為了得到那一片雲霧,整整花了本店舊萬才買了下來,請四個貴客品嘗。」

「得月樓,老闆趙布衫長得並不胖,眼神給人一種有些朦朧的感覺的。dudu好像很是和氣,但葉凡卻是從那和氣中感覺到了一股子深層的精明勁頭。

「趙老闆不是本地人吧?」葉凡隨口問道。

「不是,我從京城來的。」趙老闆非常禮貌的答道。隨手還遞上了一張綠色卡片,笑道:「葉助理頭次到我這「得月樓」這是本樓特製的雲霧卡,來此消費可以打八折的。當然,也可以當名片使用。歡迎葉助理以後常來,品品茶聊聊天,喝點小酒還是不錯的。」

趙布衫剛才一聽說這年青人居然是縣長助理時那朦朧的眼神突然一亮。似乎山鷹現了野兔。

這縣長助理可是跟縣長比較近的,如果能從縣裡多拉些人到這裡來消費那就太戈算了。

趙布衫網小退出去不久。

「口。的敲門聲輕輕響起。肖竣臣輕哼了一聲后,門輕輕滑開了。門口站著四位堪稱一品美色的女子,個個穿著古裝,戴著頭飾,顯得柔婉溫順。

四個女人各自裊裊到了四人面前,輕輕的坐在了一旁,顯得非常的自然大方。伸出纖纖小手為他們倒茶。就像是古代陪酒的小奴一般。

一個姑娘站起輕輕的垂下了窗戶上的草種子編的草鏈,使得屋裡光線頓時暗淡了起來,空調又打著小屋裡顯得有些朦朧。

「你叫虞姬是吧?」葉凡隨口一猜問道。

「是的!公子頭次來怎麼曉得奴家的名字。..」叫虞姬的,身著白色裙擺的清麗女子淺淺一笑,盡顯江南女子的溫順。

「肖縣長幫點的呀?」葉凡故意訝然。

「哈哈哈」葉助理厲害,這個也猜到了。」肖竣臣樂呵呵爽笑道。一點不像魚陽的「病怏虎。了。

「不知西施又是哪位妹子?」葉凡又笑道。

「西施姑娘,給飛城員外倒杯酒。你自己先陪葉公子喝一小杯,算是認識一下,說不準以後葉公子經常會請你倒酒呢。」肖竣臣笑容可掬。成笑彌勒了。

「嗯!肖員外有令奴家哪敢不從。哧哧,葉公子,奴家敬你一杯。」叫西施的清純女子輕抬手腕倒了酒敬了起來。那話語中可是一語雙關的,很是令大老爺們感覺舒坦著。

「這可不對,要敬也得先敬飛城員外才是,咱們都算得上是半個主人,飛城員外和振祥員外今天算是客人吧,呵呵呵」

葉凡也改了口,知道歲數大一點的在「得月樓,就叫員外,年青人都稱作公子。

看來一弄月樓的趙布衫不簡單,泣個法午想出來后很有種哦洲口」新鮮感覺,估計那消費應該不便宜的。

「葉公子,你這說法本員外可就不服了,得罰酒三杯才對。」肖飛城先生一臉慎重樣子說道。

「罰酒三杯,這從何說起?」葉凡有些不解樣子。

「本員外今天只能說是返鄉。魚陽可是我的老家,說回家才對。屋中我們四人中倒是葉公子算是外鄉人吧!其他的都是魚陽人,所以這酒,呵呵呵」肖集城老成滑頭,一語就把葉凡關在了瓮中。

「對!對!對!飛城講得沒錯。葉公子,請吧1肖振祥也湊熱鬧了,肖竣臣含笑不語,當然是興哉樂禍了。

四位姑娘早就倒好了竹葉青,裡面還撒上了一種葉子,也不知作何

葉凡感覺這四個姑娘非常的善解人意,剛才自己左手從桌子上放到桌面下時,身旁叫虞姬的姑娘輕輕的伸過手來墊在了自己手掌下。

感覺自己的手就是放在了一塊有彈性的肉墊上似的,滑嫩舒服。葉凡正想拿開,感覺有些唐突了。不過當他巡了一眼下來,才現另外三個姑娘都是這樣子乾的。

肖飛城別看是個中年人,桌下的那隻左手正在把玩著身旁那個叫西施的姑娘的右手。

肖竣臣估計也差不多,肖振祥在摸手腕。

不過因為姑娘們都穿的是古代那種袍子式裙子,再說屋裡光線暗淡。袖子都比較大,客人的手與她握著時都是藏在袖子里的。

所以男人們想摸摸姑娘小手,捏幾把其他人都現不了的。葉凡也是靠著靈敏的鷹眼才感覺到了手的微弱顫動。

「厲害!趙老闆厲害!這種法子都能想出來。既不芶且也不會辱沒了一些有身份的官員或富人的身份。如果客人想揩點油什麼的也方便,喝著香湯,品著美食,還有美人相伴一側玩點小曖昧果然非常的愜意。

喝了幾杯。

肖振祥問道:「葉助理,明天的活動不知你們局是怎麼安排的,能否透露一些具體的套路,我十分的好奇。」

聽他這麼淡然的一問,肖飛城和肖竣臣都張開了耳朵,現在開始進入了談公事階段,所以說起話來也比較正規了。

「這次活動縣裡也非常重視,賈書記和衛縣長都親自作了指示,衛縣長也親批了一子塊錢作為活動經費。」葉凡網講到這裡肖振祥忍不裝嗯,了一聲。

見葉凡看著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對不起葉助理,這一萬塊的確不少了。不過像這種活動一萬塊又能做些什麼?」

「唉!肖董事長你現在估計很少回魚陽了,咱們魚陽的經濟財政方面你也聽說過吧,全市墊底,聽說在全省都是排在倒數幾位的。全縣一年的財政收入也不過四千多萬。工資還不夠。衛縣長能親批一萬塊專門辦這次活動已經是非常不錯了。

說句實話。我們局一年的活動經費不過五千塊,這次一次活動就拔了一萬塊從中可以看出衛縣長的重視程度了。

當然,我們也在積極的聯繫社會各方人士,希望各方人士為了咱們魚陽的人文事業做些貢獻。

肖夢堂先生不但是咱們魚陽名人,也是墨香乃至全省以至於在全國也是名人。

市電視台方面我也聯繫好了。原本是打算搞個關於肖夢堂先生的專題片,估計時間也有近半個小時。

不過後來市台太忙了,而且有些事」有些事也不好說,呵呵呵,他們答應只是作為新聞形勢報道一下。就分把鐘左右。」

葉凡一臉的無奈和苦笑,當然是裝出來的。肖家在坐的肖竣臣,肖飛城,肖振祥三個老油子當然也知道葉凡是在裝,無非是想掏自家的錢袋子。

當然,魚陽的現狀他們心裡也有數得很,所以肖振祥斜掃了肖飛城一眼,見他微微點了點頭。開口說道:「這樣吧葉助理,我們也沒必要繞圈子了。市電視台無非是想要一些贊助罷了。這次肖家在外地工作。創業的族人基本上都會回來。疇些款子還是不成問題的。關鍵是葉助理你們局怎麼主辦的問題了。」

肖振祥話網完葉凡淡淡一笑反問道:「那肖先生認為應該怎樣辦比較好,我們可以按肖先生提出的一些摸式舉辦這次活動,充分尊重你們的要求,當然,也不能全盤那樣子做。大部分相似就行了。」

「行!如果你們能請到市電視台來作關於肖夢堂先生的專題,時間不能少於半個小時。我們這邊可以疇到田萬怎麼樣?」肖振祥一臉正色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