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九十二章酒後有點亂性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二章酒後有點亂性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更到,晚衛點懷有第弓望各位大大月卓和計閱如削曰,月票多明天照樣子3更,狗子謝啦!,

說道:「嗯!聽說宗教局專管和尚廟尼姑庵什麼的,看來我們的葉局長準備出家了。..dudu唉!出家了也好,至少為這個世上掃除了一個禍害!咱們這些女同胞可是安全了一些,哧哧哧

「怎麼講話的,難道我成禍害了?我可是君子,男人風流一點就給你講成禍害了,這都什麼跟什麼?哼!不過算啦,我那顆「後宮玉小顏丸,送給別人算了,聽說那東西是純中藥配製的,無副作用。

能有效出痘,消逝黃褐斑,臉色更白晰的。」

「打住,什麼「後宮玉顏丸」本姑娘不稀罕,哼!地攤貨都是騙人的,一聽那名兒就知道肯定是江湖術士耍雜技后喊叫出賣的那種貨色。本姑娘用的可全是進口的。」蘭閩竹一點也沒上當,充滿了對國貨的不信任。

「完蛋了,這後宮玉顏丸蘭閱竹並沒聽說過,沒見過效果當然會那樣子嘴硬了,怎麼辦?」葉凡快在頭腦中繞了一圈子回來。

「不信就算了,那藥丸曾經給「水州音樂學院。校花榜上排第二位的玉夢柚雪姑娘用過一次,你可以打電話到學校去問問效果。當時試用過後墨香市電視台的于飛飛姑娘哭著喊著耍那藥丸,不過那藥丸很難配製,屬於絕對秘方。聽說一顆的制用成本就達到了二千塊,拿出去拍賣的話估計一顆價值上萬。」葉凡鼓吹著,完了后還補了一句:「知道為什麼叫後宮玉顏丸嗎?」

「不知道?」蘭閩竹搖了搖頭。

「意思就是此藥丸長期用下去。到最後女人的臉滑潤如玉,會隱現玉質光澤的。想想,如果你的臉可以跟羊脂白玉一比,那是種什麼情景。此葯可是古代后妃們專用的,在古時一顆就要賣到上百兩的。算了。掛了,我得另外找人了。不過此事你千萬別傳出去,這是人家的秘方,不能外傳的,這個還請你替我保密。..」

葉凡故作神秘了,當然是為了盡最大化的釣魚了。

「真,」真的用到最後能隱現玉質光澤嗎?」蘭閱竹有些動心了。

「立竿見影,用過一次后就有很明顯的效果的。不信你可以問音樂學院的玉夢柚雪了,她可不是本人找的托葉凡口氣肯定。

「好!本姑娘倒要見識一下那個什麼後宮玉顏丸,如果沒效果的話本姑娘會讓你好好在南福日報上表現一番的。前次寫了個破村長,這次本姑娘可是寫個牛氓局長了,哼1蘭閱竹威脅開了。

「行!到時別哭著喊著就是了。本人沒那本事就不敢上梁山。」葉凡就差拍胸脯了,其實心裡特沒底的。

那天玉夢柚雪真的變白沒有隻有天知道。當時只是一種感覺好像是好了一些的,也許是錯覺也說不定。

「我立即出?。蘭閱竹來了興緻,掛了電話準備著了。

「總算是敲定了,到時即便是沒多大效果,只要她肯來應該不會那般絕情吧!唉!我的藥丸,你千萬的大神威才行,不然咱這破耳朵可的塞滿了。

這個時候出,省城水州到魚陽估計得。個鐘頭,要到晚上。點多才會到了,倒霉,還得苦苦等候著,咱就是命苦啊1葉凡自言自語著了一頓子牢騷,甩了甩頭進了「楚王閣」

「幸不辱命,蘭記者晚上。點左右會到魚陽,現在從水州趕過來了。」葉凡笑道,一臉的輕鬆,其實心底里特不踏實,還不是藥丸惹的禍。

從「楚王閣,出來,葉凡已經醉了。因為肖家三隻狐狸聽說連省報記者都到了,一時也是心情大好。輪番向著葉凡轟炸了過來。每人干進去了六兩酒,葉凡一人就差點兩瓶了。最後還是以安排節目為幌子才脫了身,不過下樓后皮夾子里倒是多了一張一百萬的支票,遞給在樓下苦苦等著的丁香妹時差點沒暴掉了她的眼球。..一時愣愣的,捏著那張支票了好一陣子呆以為自己是不是在

夢。

「香妹,你下午回到局裡,叫各部門全力運轉起來。不要擔心錢。採取一號方案,盡量把活動聲勢造得最大。市電視台和省報記者都會到魚陽,高檔客人的房間就安排在「水雲居。了。次一點的就安排進,唉!這個由你定算啦。麻煩

葉凡醉蒙蒙的安排好了事務,準備回到賓館眯一陣子解點酒再說。

「由我定,局,」局長,這事不妥吧?。丁香妹心裡一喜差點嘎著跳出來了,這其中的油水可是不少的。自己去訂了房間那抽成絕對不少。

其實這是葉凡故意的,既然丁香妹此女人對自己不錯,拿點油水給他撈行樂

「小事,你辦事我放心葉凡醉蒙蒙的說著下了樓。

不過擔心葉凡醉倒在路上,丁香妹還是送他到了賓館。扶他到床上還溫柔的幫助擦了臉蛋,脫了鞋、蓋被子,倒像一賢惠的妻子在伺候丈夫。

葉凡酒勁上涌,豪情大。見低頭幫他整理被子的丁香妹那胸脯前的一抹鼓漲雪白又閃現了出來。

半個圓球一晃一晃的老在眼前晃動,再加上酒勁上涌,半個圓球都快變成四個了。此復又想到了在她家裡那旖旎的一幕。

手一把拽去,丁香妹沒防備之下「哦。地一聲就到了床上,葉凡順勢一轉身就把她給壓到了床上。

「別局長1丁香妹小聲叫道,不過葉凡那狼爪子已經探入了胸脯中。在兩個圓球上滑動著,丁香妹推了一下沒推開,後來就沒什麼動作了。

見丁香妹態度曖昧,好像是默許了,葉凡的膽子當然更大了起來。此玄哪還管它什麼君子修養?手往下面一探就摸到了裙子,順勢一翻轉就滑了進去,在茵草叢上掠過。

一把一捋之下丁香妹的裙子已經被某豬麻利的脫到了腿跟子上。在褲前迴環了一陣子正想解除她的最後一層武裝。

「別這樣局長,我,我」這時丁香妹條件反射般的又抓住了最後一層遮羞布微微抗拒著,其實她內心在跟道德作最後一次的交戰。

「不願意?」葉凡醉熏熏問道。

「不,,不,,不是的丁香妹講出了這麼一句話來。「嗯!就好」某豬一嘴咬去。正中丁香妹那香唇上,一陣子攪動。舌舌交錯,丁香妹初時還有些不自在,不久后適應了也回應了起來。兩條舌頭糾纏在了一起,,

一番前戲作完后正想進入最後的攻堅時刻,長槍高挺已經懸停在了上空。

「吱吱吱,」

電話卻是響了起來,「局」局長。電話。」丁香妹摸到了葉凡電話遞了過去。

「大導,玉家人鬧騰得很厲害。」盧聳說道。

葉凡一聽,無奈地坐了起來。順手還在丁香妹那圓球上抓了一把。捂住電話說道:「你先回局裡。叫大家打起精神把活動辦好。」

說完后眼神不舍的在丁香妹身上滑過」里罵道:「這小子,盡壞老子好事。都到臨門一腳的時候又來搶球,真是衰氣1

丁香妹知道葉凡有秘密事要講。也知趣地穿好了衣服回頭看了看他輕輕的關門出去了。

「玉家要鬧就鬧吧,關我屁事。你小子,真是的葉凡大吼道。這個時候火氣可就十分大了。

「怎麼回事,大哥好像吃了槍子兒似的。」盧偉心裡鬱悶得很,本來想給他報咋。訊,誰知撈回了一頓子怨氣。他當然不知道葉凡同志正處於最有色彩的關鍵時刻了,那滋味男人們都懂的。

「老大,遇上什麼不順心的事了是不是?」盧偉小心的問道他可是有些擔心又遭來一頓子彈子兒。

「算啦!沒事。鏡月山莊的事不是交由齊天的獵豹處理了嗎?他們來市局鬧騰有什麼用,你們可以全往軍方推脫就是了。」葉凡恢復了平靜。

「沒有那麼簡單,估計兄弟我真的離開墨香市避難去了盧偉反而笑了起來。

「有那麼嚴重,看來玉家壓得於哥都沉不住了。大哥害了你了,打算去什麼地方,唉!大哥對不住你。我得跟於局說說,這樣子做也太寒手下人的心了。」

葉凡心情一下子沉重起來,感覺悶得很。這個打擊了犯法的事最後還得落下這種下場,這都是什麼世道。都這樣子下去以後公安局還有敢有所作為嗎?

「不要了大哥,上面自有安排。你不用擔心。現在倒是清閑了下來。過年也可以好好玩玩了,呵呵呵盧偉裝得渾沒在意樣子,其實語氣中還是有些不痛快。

本來這事盧偉應該是第一號功臣的。這下子被玉家人一壓,反而成了捅馬蜂窩子的不安份份子了。

「被停職啦?。葉凡問道。

「嗯!網被停的,正寫檢討。」盧偉嗯道。

「寫個屁,你是英雄,幹嘛要寫檢討。於局難道好壞不分啦?這個不行,我得給他嘮嘮1葉凡有些生氣了,盧偉破了地下賭場不但要停職還要寫檢討,這個也太令人寒心了。

「不要了大哥,於局也是無奈,其實也是叫我裝裝樣子寫給他們看的。」盧偉笑道。

「憑什麼要你寫,羅織了一些什麼罪名?」葉凡氣惱的問道。,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肌,章節更多,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