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九十三章殺一個夠本殺二個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三章殺一個夠本殺二個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無組織無紀律矛嘗性,我承擔了今部的然干局爾不」情了,他們說我眼裡沒有領導,沒有組織命令,撓亂了地方治安,差點釀成群性案件等等,還不是那些破事兒。..」盧偉說道。

「麻痹的!不要寫了,大哥我說的。你立馬到魚陽來,那藥丸也搗鼓好了,今晚就突破,給兄弟好好的漲點功力。」葉凡甩出了顆藥丸想安尉一下盧偉。

「真的!大哥,那雷陰九龍丸弄好了。我馬上就到,寫什麼破檢討,格娘老子的,大不了不幹了。做一個逍遙公子,哈哈哈,」盧偉得意的狂笑著,倒是真的感到了驚喜。「大哥,齊天把你被貶宗教局的事都給他們領導說了。聽二哥口氣好像他們那個鐵團長聽了后是大為得意,連聲說是被貶得好,還說大哥在地方幹事不捅委子才怪,脾氣不好,容易生事兒。又不懂得拍馬屁子,禮尚往來更是沒去做。全被別人當槍子使什麼的。哼!一點同情心都沒有。」盧偉為葉凡鳴不平了。

「沒事,我就是那臭脾氣,鐵團喜歡嘮叨就讓他嘮叨吧!我就是不喜歡軍隊,軍隊有什麼好,除了操練還是操練,偶爾還得幹些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刺激事來。大哥我喜歡搏擊官場,在這裡面混也很有挑戰性的。

」葉凡一點也沒生氣,反而略顯得意。

網說到鐵團葉凡一放下電話那電話還真的來了。

「哈哈哈,,葉兄弟,聽說你被貶到宗教局那旮旯地方出家為僧啦!好啊!那裡安靜,你不是喜歡閑散的生活嗎?正適合你了,鐵哥我得祝賀一下你老弟了,終於得償所願啊1

鐵占雄團長一邊得意的爽笑著一邊口沫星子滿天飛揚了。

「我說鐵哥,來看兄弟我笑話是不是?不過正像鐵哥講的那樣子。兄弟我現在連辦公地點都放在了縣府里的一個破廟中,天天背後蹲著的可是彌勒佛,兩邊還有四大天王在護著。..很是爽勁的,沒事時求求神,拜拜佛,逛逛尼姑庵,走走和尚廟的也挺愜意了。哈哈哈」葉凡是反笑了過去。

弄得鐵占雄有些鬱悶,嘆了口氣罵道:「叫我說你什麼好?都這樣子了還笑得出來。要不幹脆炒了魚陽縣政府的炮魚,到獵豹來,專心幹事兒。什麼牢啥子的破事兒咱們都不理它,多爽勁!快意恩仇啊1

鐵占雄又開始誘惑了。dudu

「快意恩仇,大哥有點像過去的山大王。不過兄弟我沒別的要求,大哥能不能搞輛破車送給我。就是你們軍隊退役的那種,當然,稍微修理一下,別讓人看出是軍車就行了,太扎眼沒意思。」葉凡開始叫窮了。

「幹嘛要退役的那種,大哥直接給你一輛新的不是更氣派,本來你作為獵豹的少校顧問也應該要配輛車給你的。」鐵占雄說道。

「不要了,二手的就行了。新的太招搖,不好辦事。」葉凡說道。心道,拿人家的嘴軟,開上了新車以後就要幫獵豹多辦事,那就不戈算了。

「算啦,隨你。」鐵占雄嘆了口氣沒再說了。

過了分把鍾才說道:「葉凡,金三角營救行動已經定在正月初五那天。你正月初三或初四晚上一定要趕到獵豹來,咱們合計一下。這次任務非常的艱巨,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沒事大哥。我連遺書都給它寫好放在隊里,如果真出事了希望獵豹能照顧好我的爹娘就行了。哈哈哈」男兒志在四方,該殺人時就殺吧,殺幾個也痛快。他嗎的!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殺三個賺一雙」葉凡笑道,渾沒在意樣子,其實心底里還是有些失落。

「好兄弟1鐵占雄哼出三個字來掛了電話。

中午2點,葉凡終於躺床上呼呼睡著了。..夢中盡作怪夢,丁香妹那小香舌總是在亂撐著香噴噴的,令人魂消夢牽。

3點左右,縣委書記賈寶全辦公室內,賈寶全和衛初蜻都在看著一份計劃:「衛縣長,你怎麼看宗教局搞的這份計書?」

「花樣很多,有市電視台拍專題片,有市歌舞團演出,居然連南福日報的記者都給請來了。

好事是好事,有利於隨機的宣傳我們魚陽,不過這花銷可就龐大得驚人了,沒個幾十萬是弄不下來的。

葉助理從什麼地方去弄到這麼多錢。就水州橫昌集團捐贈的口萬塊,再加上縣裡拔的一萬塊不過。萬塊左右。

就這點錢估計不夠用的,我已經給他說過了,縣裡不再拔款子的。

如果宗教局去借下這麼多的外債我是不會給他們結算的。辦,心小量力而行才對,難道是肖家暗棄的嗎。」

衛初蜻十分納悶,沒搞懂葉凡的意思。覺得他有點好大喜功了,不自量力。

「呵呵呵」衛縣長,我想葉凡同志敢做出這麼個有聲望的計劃來應該有錢開支的。俗話不是說,沒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葉助理不是小孩子了,好歹村官、鎮長都做過。不過一下子弄到幾十萬還是有些相當的魄力的,你認為他坐上助理的寶座合不合適?」

賈喜全微微笑道,一幅瞭然於胸的樣子,的確具有一方諸候的胸襟、氣魄。

「真是那樣子的話那就太合適了,就看這次肖飛城先生能否掏錢了。」衛初猜說道,突然明白了過來,望著賈寶全似笑非笑的說道:「還是書記看得遠,一下子就點中了錢的出處,我倒是一時沒想到。主要是不敢去想到有那麼多,有了魚陽肖家在,要多少沒有。只不過有些事是有錢也請不來的。

比如說市電視台和省報記者,這個難度就較大了。年底了,方方面面的事全湊一塊了,他們報道領導的事還報道不過來咱們魚陽一個銅雕落座有那麼大的魅力嗎?

絕對沒有!

小葉同志看來還真有點能量。賈書記,如果明天真的有省報記者下來你說咱們縣是不是該做點什麼了?

我看這次活動還是由你出面比較好,一個顯得隆重,二來也可以集機為魚陽造造勢。

三來對於咱們縣以後招商引資方面打下基礎,多作宣傳,以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這個年代不行了,沒有好的宣傳別人在巷子外路過也不是品一品酒的」

「算啦!這事你我都不好出面。此事一起頭以後每家辦事咱們都得出面,太煩人了。不過咱們一起去露露臉倒是行的,呵呵呵,」賈寶全笑道,口裡的每家其實指的就是魚陽四大家了。

兩人都有顧慮,這次如果太過於風頭了很明顯就得罪了魚陽的另外三大家族。由葉凡去做名正言順,幹得太風頭了遭人嫉恨。不過嫉恨的也是葉凡,跟他倆人沒關係。

葉凡當然也明白這個理兒,這次的事明顯是在為肖家造勢。干好了肖家當然滿意了,可魚陽的費家、玉家、謝家那肯定不舒服,無形中就遭人嫉恨了。

而且現在玉家正倒了大霉,人家倒霉了你還在搞演出,鳴炮落座,拍專題吹吹打打什麼的,這不是明擺著看玉家笑話嗎?

所以玉家肯定會不高興的,不過玉家對自己的無禮葉凡那氣可是還沒消,所以也不再乎這些了。

「葉哥,謝謝你對媚兒的照顧。」謝媚兒媚骨味兒十足。

「照顧,我沒照顧你什麼啊?」葉凡有些丈二和尚了。

「哼!還跟媚兒裝。」謝媚兒有些撒嬌的嗔話了。

「我」我真不明白。」葉凡真給鬧糊塗了。

「不是你們宗教局包了水雲居三天嗎?客房和酒水全包了。讓媚兒這兩三天也能賺上十來萬塊了,咯咯咯」這可是一大筆生意。就連基地的曹司令都非常高興。說是你這個大助理很關照羊頭峰的軍官家屬。充分體現了當時政府對部隊的重視,對家屬的關懷,還說要給你弄個什麼獎的。」謝媚兒媚入骨髓的笑道。

笑得某豬全身一陣子燥熱,被丁香妹點燃的燥火又開始作了。

心裡暗道:「媚兒的媚態是天生,真是妖孽。唉!女人各有千秋,蘭閱竹冷傲,趙四小姐大氣,宋貞瑤小家碧玉,玉嬌龍純傲嬌狂那是女人中的極品,方倪妹略帶村姑般的羞澀,范春香少*婦熟女般的善解人意,玉夢柚雪的純真善良,

從臉蛋上看玉嬌龍算得上是極品中的絕品,玉夢柚雪也快能傾城傾國了,媚兒的一笑能酥人骨頭,就是玉嬌龍的那性子太烈了。

這樣的老婆娶來的話可就慘了,奇怪了,咱怎麼會想到那烈娘子玉小嬌龍來了,敢污老子進關押室的人,真是一匹烈馬,咱要不要當回伯樂這匹

「葉哥,你在笑什麼?笑得真「真」電話中的謝媚兒突然冷哼道。

原來葉凡思想上開了小差,無意中居然笑出聲來,而且是笑得非常的淫蕩的那種,跟電影中的喜劇之王周星馳星爺有得一比,就連電話那頭的謝媚兒都感覺到了,所以嗔出聲來了。

「真,,真什麼?」葉凡隨口問道。

「淫蕩!大色狼,不給你說了,討厭1謝媚兒罵了幾句掛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