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九十四章建立自己的小圈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四章建立自己的小圈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淫蕩,我真的淫蕩嗎?剛才難道那笑里藏淫蕩了,逑大了,我怎麼能無故的就開了小差,還在媚兒面前笑出聲來,幸好沒讓她看見我流口水的熊樣子,不然真是丟大了1葉凡喃喃自責著,直奔宗教局

。..9u.net

「葉助理,你是大忙人埃」網到廟門口就看見龜湖鎮的柳政書記正蹲在門檻上吞雲吐霧。

「柳書記來了,怎麼不進局裡去坐分兒,呆這門口,失禮了。」葉凡笑道,心道:「柳政來幹什麼?現在我已經不在林泉了,那林泉大通脈藍圖也被縣裡腰折了。

這窮得掉渣的破局子又沒錢撈,想幫點忙都幫不上,來找我幹嘛?不過估計柳政的日子也不好過。

柳政是原縣委書記李洪陽的秘書。李洪陽一到台他這個鎮黨委書記的寶座估計是有點搖搖欲墮了。

前幾天我這個林泉大鎮鎮長被拉下了水,柳政估計是感覺到了自己頭上的官帽子的擺動,不過來找我也沒屁用,咱又不是勢力龐大的魚陽四大家族,特別是費家和玉家

「沒事,我喜歡這廟門口,風水好。先愕恭喜一下葉局長升縣長助理了。唉,」柳政沒來由的嘆了口氣。

「柳兄有心事?」葉凡問道,「走,到我辦公室喝杯茶。」

兩人進了葉凡的辦公室。

「還剝與呢!鳥槍換炮了。去年我也來過雷局長辦公室,想不到你一上任這辦公室全變樣了。就連你的手下都用上了高級老闆桌,厲害1柳政眼裡有些冒星星樣子。

丁香妹進來泡了茶又輕輕的帶上了門,不過在關門時偷偷的瞥了葉凡一眼,想到剛才在賓館中差點就被醉酒的葉凡給那個了心裡那是直跳。

葉凡當然也是裝著不經意的掃了她一眼。..兩人心照不宣。

「葉助理,林泉大通脈真的擱淺了嗎?」柳政呻了口茶。「唉!沒戲了。縣長書記都不同意搞那麼大的工程,說是花費太過於巨大了。現在要問題是展經濟什麼的等等。」葉凡吐了個煙圈。心裡也隱隱有一股子扎痛感覺。林泉大通脈可是他的夢想,費了那麼大的力氣到最後居然是這樣子的一個腰折結局。

心裡暗哼道:「哼!如果以後自己能坐上縣委書記寶座時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執行林泉大通脈。不過大通脈雖說擱淺了,但天水壩子那條路還是要修的。」

「巨大,不是聽說那筆巨款全是你去搞來的嗎?又沒花縣裡的錢?」柳政不死心繼續問道。

「沒花是沒花,不過如果能把這筆款子留下用於全縣的經濟建設那不是更好,呵呵呵」我也是很無奈啊1葉凡苦澀的笑著。

暗道:「想撈出那筆款子來休想。誰也別想動一個子兒。費默的兒子費武雲不是說那工程他包定了。有我葉凡在的一天你就休想包到工程。」

其實葉凡也不怕,那筆巨款大部分還在捐贈人手中,既然林泉大通脈不搞了人家也耳以理所當然的不捐贈了。

至於經過打賭從市財政局局長王天亮處撈來的勁萬中的一百萬早被縣裡吞了,剩下的一百萬估計也給林泉的黃海平挪用光光了,現在是連點渣毛都沒得剩了。

「搞經濟。葉助理,大家的意思就是重開林泉大通脈,這事兒希望你能跟衛縣長和賈書記溝通一下。林泉大通脈可是造福林泉周邊七八個鄉鎮的大事,可以抵得上魚陽半邊天了。擱淺了就太可惜了,魚陽的經濟要騰飛先就定先修路,路不通還談什麼騰飛,只是空談罷了。」柳政有些牢騷了。

當然,柳政的日子不好過。..李洪陽一倒費默就舉起了屠刀。葉凡就是一咋。例子,如果柳政不能拿出讓衛縣長和賈書記滿意的成績來也許下一個葉凡就是柳政了。

不光是柳政,就是角林鎮的宋寧江書記,南溪鎮的鐘明濤等人心思跟柳政也差不多。

因為他們以前都是屬於李洪陽一系的,現在李洪陽一走好像缺了個主心骨似的。

最近幾個人心裡都不痛快,處於觀望之中。不知是靠向新來的賈書蔣還是衛縣長,或者黨群書記費默。

最近費默乘著衛賈二人立足未穩之際一直在人事上大動腦筋,想盡理乘此機會拿下幾個鄉鎮的一把手。換上魚陽費家的人。

而原李洪陽一系的因為李洪陽倒台了人人自危,賈寶全目前態度很不明朗,還沒有招攬的意思,弄得幾個人是來不來去不去,不知身寄何處。

如果縣裡要動他們那個也不難。隨便找個由頭往一些破落局子一任就完事了。

就像葉凡被打入了宗教局那個冷宮一樣的,縣裡還有相當多的冷門局

」如水產局,商牲局,勞動技辦等等正科級單佃,冊不幾個鎮長書記還是不成什麼問題的。

「柳兄,這個大方針是由各位常委定的,咱們就是這個了。

。葉凡伸手做了個玷板上的肉任人切割的手式,令得柳政的心裡那是更為沉重了。

「葉助理,咱們得多聯繫著點了;不然一盤散沙隨時都有」。柳政話說了一半,暗示明顯了。

「好像也不錯,如果能把李洪陽推上去的人全聯合起來好像也是一股子不小的力量。不過就怕有的人不齊心作了牆頭草。來了個窩裡反反而壞事。

目前缺少一個能鎮得住場子的中心人,柳政今天來找我難道是有點以我為核心的意思不成?

應該沒這個可能,我的級別層次還不夠,縣裡隨便嘎出一個常委來比咱都強上十倍,除了常委還有許多個副職,俺不過一個正科級幹部。

難不成是想叫我牽線搭向衛縣長或者賈寶全書記示好,也有這種可能。這種事就不好作了,也不知賈書記是個什麼態度。

如果搭上了賈書記就怕衛縣長有意見,搭上衛縣長又怕賈書記生氣。還有一個黨群書記費默更討厭。咱是要摻和進去還是不理他們,這個可是槍殺出頭鳥的,弄不好連這個助理沒當幾天又給人捋了帽子,難辦

葉凡快思忖著,決定目前不宜動作過大,特別是現在這咋,敏感時期,估計就是全體人員湊一塊兒喝頓子酒都會傳出去引起縣裡某些神經過敏的領導不滿的。這世道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如果昔日李洪陽的舊部全集中在了某個酒館子喝酒,讓人知道了那個聯繫人是我的話,估計縣裡三巨頭會撕了我的人皮。

即便是沒有那種事咱們只是真正的喝點小酒,不過人家也會往那方面想的,如果搞個小圈子,比如就三四個人還是行的,再說了。

「嗯!是該經常走走了,咱們都是同事,走走親切,呵呵呵,」葉凡笑道,打著哈哈。

「好了,你很忙,我也該走了柳政站了起來,葉凡送到了廳里。見柳政那目光不經意地在廳角堆放的舊桌子那堆上面巡了幾秒鐘,心裡一動笑道:

「柳書記,你看這堆舊桌子雖說舊,但還是能用的。你們鎮里如果老師缺辦公桌的話就搬去算了,堆這裡也堵人愕很。還佔地方是不是?」

「好啊!我得替鎮里老師感謝你了柳政點了點頭,不久,來了幾個人倒真把那近力副舊桌子全搬走了。

「唉!宗教局窮,底下鄉鎮也不富。真是一堆子窮叫花子。全縣都快成叫花縣了。」葉凡心裡有些酸楚。魚陽的現狀就是這樣子的。整個縣域經濟都窮,但富人卻是不少。也真是奇怪。當然,跟全縣左民相比就是少得可憐了。

「叔,這次的事還真是詭異,市局怎麼會掌握得那麼清楚明白?難道山莊內部有姦細?」玉家大院內。靠山虎玉世雄有些喪氣的坐在椅子上搖來搖去的,一點也安穩不下來。昔日的雄風好像一下子減弱了不少。

「是呀叔,聽說還有軍隊的人守著。怎麼會跟軍方扯上了關係。就是開個賭場的話最多罰些款子就行了。軍隊一進入就麻煩了。爸也不知被關在什麼地方,怎麼辦?」

玉嬌龍明顯的眼圈還腫著。估計是哭得相當厲害。臉上顯得非常的憔悴,跟昨天那神氣活現的冰女形象簡直是判若兩人了。

「小叔,你看呢?」墨香市分管政法的專職副書記玉懷仁問身旁一個精神頭很足的半老頭子。

「軍隊方面摻和了進來這事就麻煩了,軍方跟地方是不同系的,風馬牛不相及。咱們玉家雖說在政府一方,從縣裡到市裡就是省里也有人。就是軍隊方面沒有什麼人。

即便是有幾個參軍的,級別都非常低,最高軍職不過到上校團長。恐怕幫不上大忙,不過他己經去打聽了。不久應該就有消息了,唉」世雄啊!

我老早就跟你說過,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為啊!玉家的產業難道脫開了鏡月山莊就不行了嗎?

其實鏡月山莊的風景風水都不錯。不開地下賭場那收益也還行。少賺點吧,也不會惹出這麼大的麻煩來。

從目前情況來看無從下手,市局那邊我也問過了,於建臣說是此事全是由軍方接手了。市局只是看管著幾輛車子,人全不在局裡。現在連人都見不到

玉家爺爺一輩人中最小的老四。不過昭歲,南福省審計廳廳長玉滿庭也趕回來了,一臉憂慮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