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九十五章猜來猜去快到葉凡頭上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五章猜來猜去快到葉凡頭上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吾啊!就嘉把干鍵臣拔了皮都沒用了六唉1玉懷佃口氣。..9u.net非常的喪氣。玉家還從沒遇上過這麼扎手的事。

「哼!只要查出是哪只部隊負責的,咱們出面拔些款子給部隊,應該能擺平這件事。再說懷升又沒犯什麼大錯誤,不就負責了一下賭場嗎?而且就是這咋。負責人方面咱們家玉虎估計都搶先頂上去了,嬌龍。別哭,急壞身子不值,你爸應該沒什麼事的。」

玉小家爺爺輩中老三玉史介,不過綱歲。

目前任南福省財政廳副廳長,掌管著一省之財政大權。說起話來相當的沖,財大氣粗,一甩就是用錢去砸人。

此人特別疼侄孫女玉嬌龍,輕輕的安慰著玉嬌龍。

「叔爺,可爸還不知被關在什麼地方呢?我怕,,我怕他會被打!聽說軍隊里也有像古代刑罰一般的手段,用起來比刑警們更狠。因為他們不在地方,無多大的顧慮。鬧出什麼事來隨便安個名頭就了結了。」玉嬌龍眼圈一紅眼淚又冒了出來,不過有這麼多伯叔爺字輩親人在場她也不敢出聲音來。

這時玉雅枝板著斤,臉回到了廳堂。擠了點笑跟各個伯叔爺打了個招呼。

臉一垮」享道:「世雄,你最近在外面結下什麼仇家沒有?不然為什麼偏偏會在這個時候出問題。而且直指的就是咱們魚陽玉家,為什麼謝家、費家、肖家的山莊都沒事,就咱們家被抄了。」

「沒有姐!我最近幾個月都很安靜。除了喝點酒打點牌連次架都沒打過,怎麼會跟人結仇。這次的事真是怪!到底是哪個王八羔子乾的,如果被我抓住的話定要抽了他的筋不可,哼1靠山虎玉世雄相當怵他這個姐姐,回話非常的小心。

「這事倒真的奇怪了,難道是費家開始行動了。..不可能,他們不照樣子有個「騰月山莊」就不怕山莊被抄了。聽說是由市局刑警隊隊長,一個叫盧偉的人親自帶隊的。懷仁叔,你查過盧偉的底細了嗎?」

玉雅枝問道,也是一臉的疑惑不解,這次玉家遭了黑手倒是小事,就怕查不到下黑手的人。如果找不出來以後接二連三的事都有可能生的。

「查什麼查,乾脆把那小子打殘算了。不知天高地厚的敢亂動咱們玉家,惹出多大的事,連爸都給抓了。.9u.net他也不打聽打聽,咱們魚陽玉家是吃乾飯的嗎?」

靠山虎的倔脾氣又犯了,小聲哼道。要不是這麼多玉家長輩在場的話他早就摔桌子踢碗了。

「打殘打殘,你能打殘幾個人?自己別給人整殘了,世雄,我看你那脾氣是得收斂一下了。現在已經不是解放前那個江湖時代了,不要總認為老子天下第一,這世上比你厲害的多著呢!

駐紮在咱們省城水州的獵豹兵團知道嗎?全是高手,任何一個兵蛋子拉出來都能踢斷三四塊青磚小那種人你能打殘幾個,先稱量稱量聽他這麼一說,玉懷仁氣就不打一處來,出口叱了,口氣非常的嚴厲。

「叔,我知道錯了,我改1玉世雄小聲說道,對於長輩他還真不敢頂嘴。玉懷仁貴為墨香市第二專職副書記,屬於玉家中生代里的帶頭人物。

玉家人目前分為五代,第一代人就只剩下一個祖爺玉良濤了,也快。歲了。第二代領軍人物就是省審計廳廳長玉滿庭和省財政廳副廳長玉史文。都不滿凹歲,跟玉世雄的父親玉仁升這個侄兒歲數差不多。

第三代人中的領軍人物毫無爭議的就是市委副書記玉懷仁了,才口歲。

第四代人中領軍人物就是魚陽縣宣傳部部長玉雅枝了,不過歲。..當然,靠山虎玉世雄的名頭在民間其實比玉雅枝還要響亮。

第五代都還沒什麼人才。

估計人們知道靠山虎的人比知道玉滿庭這個廳長的人還要多,當然。在官場體制中又另當別論了。這個就是草莽跟官制的區別。

「叔,那咋。盧偉隊長很有來頭吧。不然叔為什麼有些忌憚玉小雅枝畢竟是官場中人,一猜就透了。

「嗯!水州大戶,一個古老神秘的家族」市裡的常務副市長盧塵天估計跟他有什麼關係,或者是親戚。聽說此人是由公安部重案調查室直接調入市局的。

這種人神秘得很,世雄!估計他也是被人利用了。所以以後別再提什麼打殘打殘的犯渾話了。

咱們玉家真要猜上水州盧家的話情況可是不容樂觀,叔可是一點都沒危言聳聽。

你給叔記好了,就是遇上那個盧隊長都要裝著沒事人似的。不過盧偉這次行動有些莽狀了。

戲也隱晦的給他那叔叔盧塵天點討了六。小一

咱們玉家也不是任何人都能隨便動的。」玉懷仁慎重的叮囑著侄兒玉世雄,就怕他犯渾找人要去報復盧偉,這個引出更大的亂子來就麻煩了。當然,如果盧偉沒什麼家世那個又另當別論了。

這時玉小雅枝電話響了,是縣公安局局長周拍成打來的。冉玉雅枝關於葉凡跟玉嬌龍的案子是不是可以消案子了。

「消了吧,這事以後別再提了玉雅枝點了點頭,現在玉家這邊都忙成糊糊了哪還有心情去管葉凡的死活。

「姐!就那麼放過那小子啦?至少也得多關他幾天才行,欺負咱們家妹子怎麼能讓他輕鬆的就出來了。以後魚陽人會怎麼看咱們家的。」玉世雄在一旁也聽見了,有些不滿的嘀咕道。

「關關關,你又能關幾個人。人家現在已經是賈書記親點的縣長助理了,當然,級別還是正科級。嬌龍,以後你也給我老實點,一天到晚的少生事端。昨天的事你自己好好想想,對錯在哪一方,別以為姐都老糊塗了。哼1玉雅枝平時很寵妹妹玉嬌龍的,不過今天因為父親的事也火了。

「姐!我知道錯了,以後我會注意的。我」我是有氣給氣糊塗了。昨天」玉嬌龍也怕這個姐姐小聲說道。

「你們在說什麼,嬌龍又怎麼啦。惹著誰啦?誰欺負我們家嬌龍啦?」省財政廳副廳長玉史介不樂意了,看玉嬌氣龍淚眼漣流的很是心疼,開口問道。

「昨天嬌龍撞了人,後為」後來」唉,惹著了一個叫葉凡的人。是縣裡的宗教局局長,後來葉凡還被關了一晚上,今天早上縣委書記賈寶全親點他為縣長助理了,所以又放了出來。」

玉雅枝解釋道,不過調戲的東西不好意思說。

「多!葉凡,我記住了,他怎麼欺負嬌龍的,嬌龍你給叔爺我好生說說。咱們家嬌龍是天上的仙女,怎麼能讓人欺負,哼1

玉史介生氣的問道,一個縣長助理還真沒放進玉史介這個省財政廳副廳長眼中。

不要說葉凡,就是各地的市長書記見了玉史介還不得熱乎著,人家是財神爺。雖說僅僅是副職,但拔個幾百萬還是不成問題的。何況玉小史介在省財政廳里也很有勢力和權力。

「他抓我,抓我,,反正就是耍牛氓了玉嬌龍一想到自己那處*女峰被葉凡那隻狼爪子抓過了心裡就來氣,氣嘟嘟的哼道。當然,那種羞人事她也說不出口。只能說是耍牛氓了。

「要牛氓,這還了得。有空了我倒真得問問賈書記了,一個耍牛氓的官員怎麼能提拔,還縣長助理。那不是支持耍牛氓了,真是無天理了。」就連審計廳廳長玉滿庭都有些生氣了,其實幾個老頭子都很寵著玉家的這個精靈樣公主玉嬌龍的。

「葉凡」,葉兒,,葉幾玉懷仁嘴裡念叨著,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開口道:

「叔,別急。那個葉凡有點來頭。嬌龍,你給我說實話,他怎麼要牛氓了。別給我打馬虎眼,這事有些奇巧,詳細說清楚。」

「他,」他,,抓我胸脯了!而且,,而且還是在車站,好多人看著的。這不是要牛氓是什麼?」玉嬌龍眼淚又冒出來了,覺得委屈得要死。

「無法無天了,我馬上打電話給賈寶全,這種人都能放出來還了的。還提拔,這不是給咱們玉家好看嗎?這世上還有王法在嗎?」玉小史介火大了,「叭察,一拍桌子吼了起來。

「別急叔,我先給我們說叨說叨。」玉懷仁勸道,巡了波,合同縣公安局的副局長古征華私自抓了葉凡動了私刑。後來你可能不知道,市委謝國忠副書記和軍分區司令顧銘凱聯名壓著魚陽縣常委會,硬是給那小子出了氣還升了官。這次咱們家的事又跟軍隊拉上了關係,你們想想這其中是否有關聯?」

「難道昨晚上的事是他乾的?」玉滿庭問道。

「應該不會,昨晚上他還蹲在關押室里,人都沒出來。當時連手機都給嬌龍的車子撞壞了。

再說他哪有那麼大能量,不過一個破局子的局長罷了。如果有那麼硬的靠山周拍成還敢抓他嗎?

而且那事說是句實話,嬌龍也有些不對頭。先是撞了人還耍橫的。就是耍牛氓的事估計也是一時心急抓錯了地方。」靠山虎搖了搖頭。認為絕不可能,此事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