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九十六章媚兒這是你洞房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六章媚兒這是你洞房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也認為兄可能。..9u.net他沒那時間去安排六而且他怎麼相疊敵」山莊正好昨晚上有大客戶落座山莊。而且看架勢他昨天下午是要打車去什麼地方,所以這事應該不是他乾的。」

玉雅枝也不相信是葉凡乾的。要是葉凡在一旁肯定得嚇出一身冷汗來,別以為天下事別人都不知曉,這世道上冥冥中是自有天機的。

「嗯!可能性不大。不過此人你們以後也沒必要一直去針對他了。畢竟像這種人結為朋友比樹敵來的明智。

後來為了給他爭取到一個省里「跨世紀英才班。名額,顧銘凱差點在常委會上翻臉了。

過後我也查過,此人跟顧銘凱也沒什麼關係。至於老顧為什麼幫他那麼賣力吶喊我也搞不清楚,這其中應該有些什麼在。

既然嬌龍是昨天傍晚才跟他生了衝突,那凌晨鏡月山莊的事應該不是他做的。

從大哥連電話都來不及打出報訊的情況上看,當時市局圍擊鏡月讓庄的行動非常的迅,布置得相當的周密,簡直可以說是天衣無縫。

這樣的行動沒有個十天半月的安排練是辦不下來的。」玉懷仁雖說不是警察出身的,但也分析得條條是道,入木三分。

倒是給他那麼一分析,對葉凡的懷疑是釋去了。所以,有時經驗主義也會犯些錯誤的。

「大叔,於建臣說是事先並不知情。是市局刑警隊獨立行動的這點我就有點不敢芶同了。行動安排得如此保密和緊湊,剛才懷仁叔也說了近乎天衣無縫。怎麼能瞞過作為市局一把手的於建臣?」玉雅枝矛頭直指市局局長於建臣。

「這個我們心裡明白就是了小不過盧偉已經頂了缸。咱們拿於建臣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算啦,以後有機會再算這筆帳。「玉懷仁連於建臣都給記恨好了。..

估計於建臣也估計到了這種結果,不過此事是由葉凡作主捅出的。其實盧偉也是哥們義氣。於建臣也只剩下在辦公室內苦笑的份頭了。

心裡暗罵道:「這小子,盡惹事!看來還真是個禍精。不過如果不惹禍的話小舅子宏網那個國安局局長寶座也難坐上去,就連我這個市局局長的個置好像都是他惹禍整倒了朱副局長此獠咱才上位的。看來是個惹禍的福將才對,也不知跟他結交是禍還是福了,走一步算一步看了。.9u.net唉,」

晚上七點。

盧偉匆匆趕到了魚陽,葉凡暫時還沒住的地方,臨時頭就住在了水雲居。當然,謝媚兒給他打了五折的,房間安排得那是沒得說的了,笑著說道:「葉哥,你可不要怪妹子我貪財。反正你現在是縣長助理了,公家可以報銷的。武是不拿白不拿。要是哥不能報銷媚兒分文不取還貼菜飯錢,哧哧哧,」

說完后笑得像只精靈樣妖精。媚態十足。

令得葉凡心肝又剛坪直跳,直翻白眼,罵道:「哥要不是國家幹部。你估計連瞅我一眼的興趣都沒有了,還貼飯貼菜的。」

「誰說的,媚兒有那麼勢利嗎?再這樣子說媚兒可就要生氣了。」謝媚兒一臉正經,樣子十分可愛,轉變成了冰面女神了。

「哥相信你說的,哥如果倒了霉媚兒是分文不取的,還貼飯菜錢。媚兒,乾脆連人都貼上算了,哥給你包養算啦,唉!早知倒霉了才更好呢!嘿嘿」葉凡一臉的乾笑。惹的謝媚兒嬌羞不已,臉呢啦一下就紅透了,衝過來掄起粉拳就要揍人。

「還敢行兇,治不了你了。」葉凡伸開魔掌,一把就把謝媚兒給拽進了懷裡。

眼神斜掃了一眼一旁的那鋪大號接近2米的級大床,心裡丫丫道:「唉!如果此刻來個游龍戲鳳就好了,媚兒那般的天生媚骨,多美呀刪」

謝媚線被葉凡給拉入了懷裡小拚命的動了動。..見葉凡沒有進一步不良動作了也就不動了。兩人靜靜的半依著都沒說話,只聽見了吸呼的喘息聲。

不過當謝媚兒嬌羞不已的抬起頭偷瞄向葉凡時頓時差點氣炸了肺。因為他現葉凡的眼神泛散迷離。一直在那鋪大床上溜來滑去的。

而自己又被他半摟在懷裡,這廝肯定在丫丫著一些不良的想法。

心裡大羞,一把推了過去。罵道:「哼!不正經,你們男人全是」謝媚兒罵不出口了,葉凡沒防備之下倒被她推了個趔趄。身子往後一退。

「呀1

後面突然傳來一聲驚呼,轉身一瞧,不小心把送被子來的在水雲居當服務員的一個軍官大嫂,給撞得連人帶被子貼在了牆上。

大嫂樂道:「你看看你們倆個,打情罵俏的也要注意場合,門也不關起來。我家那口子可就很規矩的,沒結婚前連我的手都沒碰過。唉」

「張日o8姍旬書曬譏口齊砂爾說什麼嘛。謝媚兒趕緊跑老了,那度般來說不溪翔起步時慢多少的。

「咯咯咯,葉助理,媚兒姑娘可是相當不錯的,堪比天上的仙女兒。你可得抓緊啊!每天都有縣裡的公子貴人到這裡來偷見媚兒的,送花送什麼的來湊熱鬧。不過媚兒從來沒要他們的花,要不大妓給你說叨一下,挑明了就把關係給先確定下來。這樣子不明不白的兩人盡在那裡扯著也不是介,事。

我想他哥謝遜營長應該也不會阻攔的

張妓這嘴巴實在麻溜,順勢居然作起媒來。估計以前存農村家裡可能經常幫人搓合這種事兒,經驗老道。

「呵呵呵,」我還慢慢來葉凡一臉尷尬,手都不知從放何處了,面對如此熱情的軍嫂,自己有啥辦法,所以一直乾脆撓頭想掩

「還小?聽媚兒說你也有舊周歲了吧。按我們農村人的規矩其實就是力虛歲了。咱們那村子姑娘一般8歲就嫁人了,我當時就晚了些,團歲才嫁給我那口子,村裡人在背後說我是老姑娘嫁不出去了什麼。媚兒可是有飛了,周歲也應該有22大周了。按我們那裡規矩早就可以辦事了。她可是只金鳳凰,是天上的七仙女下凡,你千萬別弄丟了張妓淳淳勸道。

「謝謝張嫂了,這事還是不忙。現在人為歲結婚挺正常的。我才口。再過七八個年頭更好葉凡又再次強調了一下。又不能直接說自己跟媚兒沒關係什麼的,真是麻煩了。

「還說不忙,你可能不知道。媚兒聽說你暫時要住在這裡那是非常高時放下電話后就唱歌了。我網好聽見了,什麼妹呀哥呀的。

你看到沒有,這房間可是水雲居里最好的內部客房。是最高的頂層閣樓,其實是一個套房,建來是專門招待軍隊長來基地視察時住的。

一般的大校級別以下的軍官是不讓住的,去年曾經有個將軍住過這個房間,絕不會對外開放的。這個估計也考慮到保密和安全吧。

這房間也是媚兒親自收拾的小一邊收拾鋪床一邊還偷偷愣笑傻。我們說是幫她收拾還不肯呢。

當時李嫂開玩笑說:媚兒,是不是給心上人準備的洞房,媚兒翹了翹眼眉笑盈盈說道,是又怎麼樣。到時你們的紅包可要包大點,沒有介,一千二千別出手了。

說完后那臉蛋燒得像紅蘋果,硬是把我們幾個趕了出去,自己悶在房間里也不知在搗鼓些什麼」張嫂說起這些事來直樂,眼裡透出一股子疼愛。

「呵呵,呵時」葉凡只能含緒的傻笑望著張嫂了,還有什麼話說,說出來都是多餘的。

「大哥,你這房間不錯呢,快趕上四星級賓館套房了。想不到窮得掉渣的魚陽還有這種上檯面的房間。上面像閣樓,拉開落地式全景木閣窗四周景色盡收眼底,這滿池的荷蓮真是誘人得很。唉!大哥,你跟那個謝媚兒進展如何?這麼好的房間都給你住了,是不是已經弄到床上了,嘿嘿嘿嘿

盧偉一臉的淫蕩笑容,眼神一直在那張寬婦米多的大床上掃來滑去的,就差流口不了,腦子裡肯定存著一些齷齪的不良想法。

「你小子欠揍是不是?想啥呢?咱跟媚兒可是純潔的兄妹之情,別整天沒事盡往歪處想葉凡笑罵不已。

「明白,純潔的兄妹之情。哼。又不是親兄妹。現在哪還有這種異姓兄妹情?最後還不是在床上搗騰開了。」盧偉小聲的嘀咕了兩句,一臉的鄙夷。

「你,」葉凡那賊耳朵當然聽見了,氣愕指著他話都說不出來了。緩過氣來哼到:「好了,晚上瞧開始,就在這閣樓上進行,這裡空氣不錯,有利於你的功力突破。」

「謝謝大哥,能不能讓我先看看那雷陰九龍丸,神秘啊1盧偉一臉的嚮往,回過頭來有些擔心樣子,問道:「大哥,你說我能不能一舉突破到第三段的純化之階,這次只要一舉能達到頂峰后再過得幾年應該能衝擊第四段的開源之階了。

長老對我寄予厚望,說我和盧雲是盧家僅剩的二根台柱子了。不過現在還不能稱為台柱子,只能說是基石。

唉!咱水州盧家沒落了。現在除了仙逸長老是七段高手外,一個四段的下等武師都沒有,就更別說大武師了。

就連三段的也僅有三咋」二段的三個。族人中國術練功者倒是有許多。不過根骨都太差,沒有多大成就。

二段以上的武士都難找到幾個。現在人貪方便,拔出槍來什麼都解決了,還練什麼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