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九十八章費家起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八章費家起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網下崗。..正隙宗澡想睡嘛。「謝海疼愛的問跡」為媚兒是不是遇上什麼麻煩事了。

「沒幹嘛?是葉哥叫我叫你過來陪陪他的客人喝酒的,好像是省城水州來的。三個青年男子,人長的很結實的。感覺似乎身上有一股子嚇人的血腥味兒,氣勢飆悍的那種。」謝媚兒說道。

「奇怪了,葉哥怎麼會叫我出來陪人喝酒?他明知道我要防守基地的。哪能隨便喝腳一般來說都沒空的。」謝遜在電話中嘀咕道。「我也覺得奇怪,他還說了一句更莫名其妙的話,什麼「過了這村就沒那店了」哥你說奇不奇怪?」謝媚兒牢騷了。

「過了這村就沒那店了,難道三個客人是,哎呀!媚兒,你給我好生招待著,哥以最快的度趕到。今晚上這餐哥請客了,一定要上最拿手的好菜。」

謝孫人一激靈,想到了葉凡可還是獵豹鐵團長的拜把子兄弟,莫非來的是獵豹的人。一下子激動之下心臟都不爭氣的陣坪跳了起來。

「幹嘛哥,看你激動得,好像中了五百萬似的。」謝媚兒笑道。

「媚兒,你哥的未來有可能掌握在這三個人手裡,你說哥激不激動。」謝遜卜聲說道,一臉的正經。

「怎麼可能,他們難道是大校將軍級別的?不可能吧,太年輕了。」謝媚兒不置可否樣的謝遜小聲求饒道:「妹子。晚上你真的得好好招待好三個貴客,特別是葉哥,他是最大的貴客了,哥的幸福可就捏在你手中了。」

「你這是講什麼嘛?葉哥是我乾哥,我當然會招待好他了。難道客人提出什麼非份之想你也想叫據兒怎麼,哼1謝媚兒覺得他哥有些反常,有些不滿的。多聲道。

「不是的妹子,是叫你上好菜就是了。..不過你那個乾哥可是不凡的。如果媚兒有意的話做哥的也不能當什麼黑面神了是不是?呵呵呵,咱家媚兒長大了,也該找個人了是不是?」謝遜乾笑著掛了電話。

「唉!如果媚兒真跟葉凡好上了,憑著他跟鐵團長的關係我進獵豹的事那是板上釘釘的事了。也不知妹子心裡怎麼想的,倆個人好像有意又好像無意似的,這男女感情真是麻煩。是事而非,複雜著呢,老子一大老粗的這個可真是鬧不明白。9u.net不過有空得在妹子耳旁吹吹風了」謝遜狂飆著軍吉心裡也是亂七八糟的想著。

「開始吧盧偉,今晚看你的了,大哥相信你能竭盡所能衝到最高處的。

」葉凡說著拿出了那顆藥丸。

盧偉做好準備工作后靈台一陣子空靈,葉凡隨時關注著,絲毫不敢大意,這個藥丸畢竟不是靠自身修練的突破,是靠藥物硬性衝擊經絡的,所以稍有不慎很可能會出現重大的危及。

「爸,已經查清楚了,這次堂哥的事是由省城水州藍月灣基地的獵豹兵團親自接手的,估計市國安局只是協助配合。」

省財政廳副廳長玉史介的兒子玉高一是墨香市野戰一師的一個上校團長,而堂哥玉懷升正好關在野戰一師的營地里。花了很大力氣終於弄清楚了負責的單個,不過具體由誰負責審理還沒搞清楚。

「關在野戰一師軍營里,你見到懷升沒有?」玉史介心裡一喜問道。知道了玉懷升的落腳處在墨香市就好辦多了。即便是野戰一師是屬於嶺南大軍區的,但只要在墨香地盤上總得看看地方政府面子吧。而且玉史介覺得只要有錢就好辦事,以軍民共建的由頭拔給野戰一師二百萬應該能撈出玉家人來。

聽玉史介那麼一說玉家人全都鬆了口氣,一個個眼巴巴的盯著玉小史介。

「沒見到,不讓見。..」玉高一說道,有些失落。

「怎麼會,你好歹也是野戰一師的一個正牌上校團長,野戰一師就幾個團長,你也算得上是其中的骨幹力量,怎麼連這點面子都不給?」玉史介心裡微微有些動怒了。

「唉!爸,不要說我見不到;就是副師長也見不到的。目前監護咱們玉家人的是由獵豹派來的6個上尉在三班輪崗指揮,野戰一師派出了內衛連配合市國安局的特勤科監守著。

沒有特別通行證連臨時看守地都進不去的。我也求個張副師長了。他直搖頭,說是目前野戰一師的人只有趙昆將軍進得去,就連政委都無法進去。

如果要簽通行證得這次獵豹的負責人親自簽證,就連市國安局的人員要進去都是他簽的。

還說上午的時候市國安局的范局長忘帶了通行證,最後還被拒在了門外。」玉高一解釋說道,也有些憤憤不平。

「獵豹到底是柵什麼性質的部隊。,玉吏介感覺非常的震

「我也不是十分清楚,傳說那些人個個高手。一腳下去能踢斷青磚。最低的軍銜都是少尉。還說他們手中都有殺人牌照什麼的,估計臨時頭有開槍的權利。跟我們相比,他們的級別會高了不少。屬於秘密性質的部隊。」玉高一也是感覺非常神秘。

「好了,你繼續關注著,我們另想辦法。」玉小史介放下電話后把悄況給廳中人都說了,眉頭緊鎖。

「不知道幣軍分區的顧司令能否見到他們?」玉懷仁說道,「如果他能見到,我跟他同屬甫委常委。去走走也許能說動他。不看僧面看佛面。」

「估計很難,聽說連野戰一師的政委都無權進去,就一介,趙昆將軍能見到徹還有就是市國安局范局長和特勤科的同志。」玉史介微微擺了擺頭。

「那就打通范局長那一關,市國安局不是正蓋宿舍樓嗎?」玉滿庭開口道,掃了玉史介一眼,「二哥,你以省財政廳名義拔些款子給市國安局,范局長如果想要這筆錢就的幫我們辦點事。而且這事不過就一個賭場的事,應該算不了什麼大事。范局長也應該不會很為難的。」

「行!這事先由懷仁去跟范局長接觸一下,看看情況再說。錢沒問題,二百萬省財政廳還是能拿得出的。」玉史介說道。

「范局長,我先查查再說。說句實話,國安方面跟我們政府基本上沒什麼交集。要打通范局長就得讓他跟政府生交集才行。

國安是一個獨立的系統,跟軍隊一樣的。我就不明白了,市國安局那些泄密的大事不去審理卻來審咱們玉家一個賭場的小事。

這裡面真是奇巧,難道當時在賭場里還生了其它什麼事不成?這情況一定要查清楚,不然很難下手。」

玉懷仁並沒那麼樂觀,國安和獵豹插手的事可是大事。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怎麼會驚動國安的人。

「妹妹,玉家的人放出來沒有?」黨群書記費默打給了在市委任秘書長的親妹妹費玉。

「沒有,你問這話什麼意思?」費玉反問道,一眼就看穿了費默心裡所想。

「呵呵呵」我有什麼想法。最好是讓玉家老爺子在市局多呆上幾天,讓他在裡面過年最好。玉家老爺子一天沒回來,估計玉雅枝以及一干玉家人都食不甘味,咱們費家也好乘機行事。

前次縣卓委會上玉雅枝居然推了個人跟我搶林泉鎮鎮長一職,差點翻了船。不能讓冉家繼續坐大下去,不然咱們魚陽費家那龍頭的位置就有點搖搖欲墮了。」費默一臉的擾色。

「嗯!你自己也給我收斂一點,特別是武雲。整天像個縣城太子爺一樣,招搖得很。這次玉家的事就敲響了警鐘。不過聽說玉小家這次犯的事很大,已經涉及到了軍方和國安方面。玉仁升一下子想出來那就難了。

也許還會坐大牢,這事還真有些亂。

我也不怎麼清楚,不就一個賭場子,怎麼會引出這麼多事來。市裡各位常委也聽說了,估計全在關注著玉家的能量了。玉懷仁好像回到魚陽了,估計是順便參加肖家銅像落座的事。

聽說省里的幾個傢伙也回到魚陽了。玉家的勢力不可小覷,你得小小心點。雖說目前你想乘賈寶全和衛初蜻離足未穩之際多撈幾個職位,但也得顧及他們的感受。事情不能做得太過份,過份了怕引得他們怒起來聯手之下你一個人也是獨木難支

費玉雖說歲數比費默小了許多。但經驗、視野方面比費默更是看得遠。拿得深。

「我知道了妹子,你放心。玉家雖說勢大,但在魚陽絕對是居於咱們費家之下的。」費默自信的說道。

盧偉的內勁之氣其實相當的濃郁了,聽他說是因為其家裡的盧仙逸長老有意無意的,經常有通過經絡溢一些內勁之息給他。長久下來也有一定有沉澱積累在了盧偉的經絡中為他所用。

中經常所說的什麼開頂**,灌頂之術那個都是不現實的。因為不同的武者所修練出的內勁之氣千差萬變。就像是血型不相符又如何能砒配。

搞不好灌頂者氣機太過於暴烈,會直接暴了被施術者的經絡造成經絡全廢,甚至死亡都有可能。

所以盧家的仙逸長老儘管有著七段身手,可後輩們的內勁功力層次很次他也是愛莫能助,只能是通過溢出一絲絲來為後輩子調理經絡,增強一點點實力罷了。凹曰況姍旬書曬芥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