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章爭風吃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章爭風吃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更到,?點第刁更,晚點第四更,希望大家多砸月悼是狗子碼字的動力!

見范鵬點了點頭,葉凡也就放心了。..dudu要知道這種名頭上的舞月弄劍實際上跟以前小日本搞的歌妓舞妓還不是一樣的。

不久!

裊裊而進一個身著淡粉色旗袍的風雅女子,葉凡掃了一眼,現其氣質果然有一股子獨特的韻味小巧而圓潤的鼻子,白晰的脖頸在敞開的旗袍領子下惹隱惹現,胸前玉峰並不顯達拉,也不顯高,而是給人一種膨脹的感覺,猶為神秘。這一刻,江南女子的溫婉在這一時復彰顯得淋漓盡致,令人耳目一新。

「先生,您叫我小眉就行了。不知先生是喜歡聽曲兒還是品茶舞劍?。小眉淡淡一笑,露出兩個淺淺的酒窩子,很招人眼球的。

「泡茶舞歹吧」。葉凡淡淡一笑點,了點頭,斜靠在那個舒軟的沙中。

不久,,

淡淡的古曲響起小眉先是泡上了好茶,腰姿扭擺著緩緩的舞起了柔軟的劍舞,先是輕軟,到後面越來越快,只見袍擺子飄揚。

那小眉越舞離葉凡越近,那一頭飄柔的秀時不時會拂在葉凡臉上。一股子淡淡幽香和體香清新得很。頗有一股子公孫大娘的風範,看來基杠還行。

葉凡半眯著眼欣賞著這一切,在有些夢幻般的色燈下人也仿生若夢。熏得差點找不著北了,不過葉凡有清心訣。暗道:「我有清心訣,而且國術功底子深厚尚且如此,許晨不知是個啥狼狽相了,哈哈哈,

「先生小眉給您揉揉。小眉軟語溫香般說著,不知什麼時候人已經斜倚在了葉凡懷裡。閑散的聊著。猶如一對情侶在竊竊私語,又像是一對藝人在話語。

葉凡那指尖從小眉肩膀上一滑而下。那女子輕顫了一下。..估計還是有些生疏,一種本能的反覺小眉的腰姿柔若無骨,彈性相當的好」

一個小時過去了,葉凡感覺還不錯!一千多塊花愕值,那種特別的韻味令人陶醉,看來謝家的舞月山莊的確有點搞頭。

「先生!是否要小眉伺候你夜聊?」小眉那臉蛋上漸漸爬上了紅暈。如桃花沾目,眼眸中露出的是春水一般的似水柔情。

「厲害!有幾個爺們能受得了這種如水般的溫柔,火灼般的誘惑,夜聊,其實說白了還不是上床!唉!聊來聊去不就聊到床上了嗎?情話綿綿,床上聊聊是每個爺們的追求。9u.net不過咱今天沒空,盧偉的突破還在進行中。」

葉凡以極大的毅力,非常遺豪:「謝謝小眉的舞劍,茶藝。不過我今天有事,改天吧!這是給你的。」

當然,葉凡雖說是拒絕了跟小眉一起共赴**的夜聊,不過也從錢夾子里掏出了三張百元大鈔輕輕的放在了茶几上權當小眉的紅包了。

走在過道里,想不到范鵬早就出來了,正坐在廳中跟謝月枝閑聊正歡。不過風紫傳媒的老總許晨先生卻是樂不思蜀了,愣是沒看見人影子。估計今天晚上是要跟某女夜聊**了。

「范鵬,我還有事先走了。這邊的賬我已經結了,你在這裡等著許總,如果出來就領到魚陽賓館,我們安排得有房間。如果許總要在這裡休息一晚上也行。

你給許總說一下,關於晚會的事就由他相助了。怎麼搞就怎麼弄。他是這方面行家,應該比我們想到的方面廣,花頭多。當然,要體現咱們魚陽特色。地方的風土人情,還有肖夢堂先生的生平如果能通過歌舞表現出來就更完美了。

不過我也知道就一天一夜時間給他們準備,從時間上來說很是匆忙,不過我希望他們能盡善盡美」

葉凡交待完后開車走了,他是放心不下盧偉。..

回到水雲居后現盧偉對藥性的消蝕還是較平穩的,不過,一個小時后那內勁波動越來越厲害了。

為了不就響盧偉的突破進階,葉凡乾脆連手機都給關了,怕打擾著他了。張強三人也喝得差不多了。上了樓,葉凡探出頭來吩咐道:「給我把門守住,不準任何人來打擾。」

三人無聲的守在了門口,配合得相當的默契。

晚上舊點多,葉凡滿頭大汗跟盧偉相持著。

蘭閱竹等水州四美匆匆到了水雲居,因為葉凡事先有交待,所以謝媚兒很是熱情的接待了她們。

「葉凡去什麼地方了?」蘭閩竹沒見到葉凡,!里很是不樂意,口氣很沖的問道。

「蘭姑娘,葉哥有急事先去辦了。這次活動由他主辦。所以事特別的多,你們有什麼要求跟我說。我轉達給他。」謝媚兒笑道,當然是扯了個謊。

「葉哥,他是你什麼人?。蘭閱竹沒來由的感覺心裡一紮,一股淡淡的酸味兒沖了出來

「哦!我是他認的乾妹子,這水雲居的老闆。」謝媚兒暫時沒想到那麼多。不過蘭閱竹的那股醋味兒作女人的當然很是敏感,也隱隱的感覺到了一絲。

心裡也是一涼,淡淡的酸味兒也冒了出來,暗道:「這姓蘭的姑娘聽說還是省報的大記者,人長得也是十分的冷傲,不會是葉哥的女朋友吧?不然怎麼聽他叫起葉凡來叫得那麼親切自然。好像情侶嘔氣似的,我該怎麼辦?。

「乾妹子!有趣1趙四小姐突然出口哼了一聲,話里含話,有些怪怪的。

「以前葉助理還是副鎮長的時候有個惡霸欺負我,當時他網好在場幫了我,時間長了葉助理經常會到縣裡公幹,所以後來就認了我這介。乾妹子。」

謝媚兒也不知怎麼回事,在這四個漂亮不凡的姑娘面前就是要強調一下自己是葉凡的乾妹子的事實,就連謝媚兒自己也沒鬧清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子說,話一出口也改不回來了。

心道:「葉哥是我乾哥哥關你們什麼事,我幹嘛要跟她們解釋,真是奇怪了,我今晚上到底是怎麼啦?,小

「咯咯咯」都什麼年代了還有乾妹子,我看是」四美之一的葉可可唯恐天下不亂似的,話里含話。就差那介。「情妹子,三個字沒說出來了。話說得更直白,充滿了很濃的挑釁味兒。

「四位客人,媚兒跟葉助理的事好像跟你們沒什麼關係吧!年輕人。想怎麼稱呼由他們自由是不是?還是請上樓先洗洗吃飯怎存樣?。

這時一旁的張嫂看不過去了,這裡面的軍嫂們都非常疼媚兒的,根本就沒把她當老闆看,而是當自己的妹子或女兒看的。

張嫂經驗當然老道,也看出了一點由頭來。所以站一旁插話進來乾脆更為明顯的挑明了謝媚兒跟葉凡應該有點什麼的。

聽她這麼一說,奇怪的是謝媚兒也不反駁,好像默認了似的。

「看看,我說得沒錯吧。」蘭闃竹冷哼道。那股子酸味可是由淡轉濃了不少,不過在這種場合也是作不得。好像自己跟葉凡好像也的確沒什麼關係。一直以來兩人一碰面就是鬥嘴。人家張嫂講的也在理兒。

「好了好了!咱們先上樓洗澡吃飯然後逛街,好不容易來趟魚陽到處去走走看看有什麼好玩的宋貞瑤見情況好像不妙,趕緊打起了

「張嫂,你帶幾位客人上樓,我去準備飯菜,不知四個客人都喜歡什麼口味的飯菜謝媚兒恢復了平靜。這個時候純粹一個老闆樣子。

「只要是好菜全給上一盤,咱們要好好品嘗一下魚陽的菜肴。半個小小時后準備好,走1趙四小姐像使喚下來似的,口氣很沖,估計是想故意給謝媚兒難堪。

心道:「你不是這裡的老闆嗎?顧客是上帝,咱們就作一回上帝。」

「客人,那個可是相當多的。本店有上百種特色菜,太多了我怕幾位也吃不完,浪費了可惜。還是講講口味我好去安排謝媚兒心裡一涼,還是擠了點笑容出來,當然感覺到了趙四小姐是在撒氣。

「不要說了,不就上百盤菜嗎?全上了,幾百盤的我都見過上百盤又有什麼?你不會是擔心我們付不起錢吧?」趙四小姐眼媚兒一挑,盯向了謝媚兒。

趙四小姐也不知怎麼回事,自從那次在水州的「老王獸記湯。見過葉凡后就有氣。

當時也拌了幾句嘴,炮打的當然是當時的齊天同志了。因為齊天跟趙四小姐相親時臨陣自殘,也就是弄傷了小腿沒去。

趙四小姐當時也是不願意搞什麼相親,可是家裡人逼著也沒辦法。當時去的時候也有那方面打算,誰知齊天更狠,先玩了個自殘根本就沒去。這樣子下來弄得趙四小姐那個是很沒面子,一直對齊天那是恨得咬牙切齒的。

後來知道了齊天還叫葉凡大哥。這下子把怒火全往葉凡這咋。大哥身上噴了出來。所以葉凡也是很倒霉的,當了回正宗的替罪羊。

心道:「姓葉的,你不是要請客嗎?咱們得好好吃吃。」

「嗯!沒錯,就這麼定了,你們店那上百盤的特色菜全給上了,咱們四姐妹沒來過魚陽,正好品嘗一下。咯咯咯蘭閱竹見到謝媚兒那為難的樣子感覺特別的解氣。笑得非常的燦爛,臉上快成一朵花了。

挑著眉眨了下眼睛,心道:「姓葉的。還敢認什麼乾妹妹,根本就是情妹妹,什麼乾妹妹。你不是請本姑娘來採訪嗎?吃不窮得,吃不死你」享「哼,」

這女人要是瘋狂起來絕對比爺們更可,完全是一種毫無章法的胡攪蠻纏,令人頭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