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零一章瘋狂的四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一章瘋狂的四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可可那是更叫絕,叫張妓拿來了點菜薄,一道道全溜了一眼過去。9u.net意思是我已經記下來了,想偷工減料都不行的。

謝媚兒答著無奈的去了,知道今天葉凡要倒霉了。自己倒沒什麼。還有錢賺。不過這太浪費了。有些心疼。這一百盤菜估計得四千多塊,夠得上葉凡一年的工資了。

葉凡當然什麼都不知道了,正在樓頂上正苦苦的相助著盧偉突破功力。要是知道了還不得有多遠躲多遠的,不然怎麼收場,只好是破財消災了。

今晚上的魚陽縣城特別熱鬧,因為明天肖家祖上銅像落座南天頂,肖家的族人基本上全湧向了縣城小而邀請的許多客人也陸續抵達了縣城。

都晚上。點鐘了街上還是熱鬧非凡,逛街喝茶喝酒的人也特別的多。

水城四美蘭閱竹,趙佳貞,葉可可,宋貞瑤四人也是挺有興緻地逛著魚陽老縣城。

玩意兒也買了不少,四人玩興正濃。

逛到西街口時抬頭現了一座挺有特色的樓得月樓。

「閱竹,你看這樓建得很特別。前面空地上倒還停了十幾輛好車。在這窮縣城能停著這麼這樓里東西肯定不便宜。」趙四小姐淡淡一笑說道,當然是意有所指了。

「要不咱們進去看看,如果貴的話咱們再吃個痛快。」蘭闃竹瞬間就明白了趙佳貞的目地。

其實四美剛才在水雲居點了上百盤的菜,幫葉凡同志花了三千多塊錢。根本就沒怎麼吃。

不過四位姑娘做得很絕的,好像連成一氣了,每盤菜都動了一筷子。算是吃過了。..如果給葉凡看見不知會不會氣得噎氣過去。

張嫂和李婦那是心疼得差點掉淚珠子了。一直在暗罵著敗家子兒。幸好這菜也很乾凈,四位姑娘雖說只是動了一筷子但並沒亂攪亂動的,顯得還是很文明很有修養的。

所以張嫂和李嫂乾脆把菜打包了,送回基地去尉勞兵蛋子們還是不粹菜又不臟,有什麼不能吃的,三四千塊實在可惜了,快抵得上土生土長的滿漢全席了。

就那隻烤全羊四個敗家子姑娘就切了一條腿,到是便宜了在水雲居長期駐守的四個兵蛋子,一人一塊大肉啃得那個很香的。.9u.net

進到得月樓後葉可可張口問道:「老闆,有沒最好的包間?。

「有!最好的那間還沒客人。四個姑娘請。」一個古裝女子裊裊上前,微笑著引著蘭閱竹四人上了樓。

「姑娘,你們這包間怎麼算錢的?」宋貞瑤有些不放心問道。

「我叫阿嬌,客人以後叫我阿嬌就行了。我們這裡最貴的有六個包閣,一號包間叫「阿房閣」當然是最貴的,消費方面全算在菜肴裡面,每盤加價百分之五十。剩下的還有「飛鳳閣楚王閣。、「留香閣跑馬閣粱山閣」每閣加價是百分之三十。咱們「得月樓。信譽很好,從不欺騙客人,所有消費都是明碼標價的,由客人自由選擇那個穿著秦朝時古裝的姑娘笑盈盈的介紹道。

「最貴的菜叫什麼,多少錢?」趙四小姐大有深意的問道。

「胡鯉飛花,這道菜是本店的招牌菜。大盤裝的,一盤要一千五百塊,再奉送兩個湯,這咋。是一套組合的。」阿嬌姑娘熱心而詳細的介紹知道這種盤菜平時基本上都沒有,難得遇上一個肯點它的。平時只是作為店面的牌子掛在那裡罷了。

「助塊一盤,的確不便宜,太貴了宋貞瑤心地善良,一聽有些失了顏色,暗道我的工資一個月才四百塊,加上獎金福利也不會冒出勸的,這一盤菜就去了我二個半月工資。..這樣子想著還偷偷瞥了蘭閱竹和趙四小姐一眼,意思咱們不點這菜了。

「不貴的!要知道這道菜網好今天有,平時想點都沒材料。它是由山上的天仔花心採集來,配上幾十根鯉魚須,經過本店師傅特殊的浸泡,調製,最後爆」工序非常複雜。」阿嬌淺淺一笑。

「的確不容易,就點它了。」趙四小姐嘴一嘔巴定了拍子葉凡的四個月工資飛了。

「一盤還太少,阿嬌,把你們店裡從第二貴的菜到第十貴的菜全都給上一盤,我得好好的品嘗一番。」蘭閱竹狠了,也瘋狂了,眼皮子眨都沒眨一下居然全給點上了。要是葉凡在場那個臉色不難想像會成啥樣的。

「要酒水還是飲料?」阿嬌心具一陣子驚喜,甚至可以說是爆炸般的狂喜。

這舊盤菜可不便宜,平時來的客人最多點上一盤,然後配上便宜一些的菜肴,一餐花上千把塊也算是高檔消費了。弈旬書曬細凹曰迅姍不一樣的體蛤」蝕凶包間並不多。那是因為檔次太高了,般人消費圳下薪階層咬著牙一年能來一次就算不錯了。最低的消費一餐估計都得七八百塊的。

不過「得月樓。也是一種身份象徵,到這裡消費的全是魚陽的太子爺或者是國庫給掏腰包的官員,大筆一揮就能解決掉的主兒。就是那些老闆們也少見到的,因為吃的是自己的錢嘛,這吃得心痛。

開店幾年了,倒沒見過這麼大手筆的客人,而且還是幾位姑娘。阿嬌不樂都不行了。因為老闆當時有規矩,菜點越多作服務員的有提成的。阿嬌早就在算計著自己今晚能落下多少鈔票了。

「最貴的是什麼酒?」葉可可掃了蘭閱竹和趙四小姐一眼,見兩人沒什麼意見就開口了。

「二千塊的波爾頓阿嬌說出話來連嘴唇都有點抖瑟了。這個難怪,對阿嬌來說二千塊那個是個龐大的數字。

「來三瓶。」趙四小旭眼皮子都沒眨一下就出口了,有沒唱曲兒的也給請進來。

「這個倒是沒有?」阿嬌說道。心道唱曲牡比揮校不過那些都是給爺們準備的,總不能叫本店準備幾個呂布,潘安、宋玉之流來陪你們幾個姑娘,又有幾個姑娘肯花錢請奶油小生陪酒,倒過來還差不多。幾個姑娘進了包間。

「趙姐,三瓶咱們能喝進去嗎?估計還是烈酒。」宋貞瑤有些心疼。因為宋貞瑤雖說父親宋初傑現在已經坐上了省委組織部部長寶座。但宋初傑是個很正派的官員。

除了收些酒煙之外絕對是不收紅包的。所以家裡也不過小康水平,並不能像趙四小姐家庭那樣子大手大腳慣了。

「貞瑤,喝不進去也要喝。聽我的沒錯!喝死他去,哼哼1蘭閱竹來氣了。

「好啊!如果能在魚陽醉上一回那就有趣了,咯咯咯葉可可差點跳了起來,興奮得像個小女孩直妖笑,像一隻可愛的精靈妹妹。

「閱竹姐是怎麼啦?用的可是自己的錢哪?多可惜宋貞瑤心裡犯著嘀咕沒鬧明白,不過她也不好意思開口了。因為四人中她最一般來說只有服從。

晚上。點半。

經過幾個小時拉倨戰般的抗爭,力挺,盧偉終於突破成功。

「盧偉,你開車到外面山林子里去好好泄一翻,舉打腳踢儘管使。盡量把充斥在丹田的殘餘沒消化的內勁之氣激出去,調息到最為平穩為止滿身大汗的葉凡擠出了一絲笑意說道。

「大哥,多餘的話我不說了。以後有什麼事招呼著就是了,上刀讓。下火海那話我辦不說了,咱們是兄弟,我得先出去打一氣回來。哈哈哈。如果這時有娘們的話老子定叫他死去活來的,哼」。盧偉心情激動。話語中豪氣沖雲宵,「。幾步下了樓,幾年沒有突破了。終於熬來了這一時刻。

「葉哥,蘭記者她們已經到了。我去放水,你先洗洗。」守在門外的謝媚兒柔聲說著,拿起一條很寬大的毛巾,很自然的為葉凡擦巴著臉上和上身的汗珠子。

因為太累,汗太多了,所以葉凡當時連上衣都給脫了。

「噢!我先洗洗,然後再去見她。葉凡隨口答道,瞬間想到什麼似的問道:「她們,什麼意思小難道是來了幾個?」

「四介」很漂亮的四個姑娘謝媚兒略顯不滿瞥了葉凡一眼嘴裡哼道。

「四個姑娘,難道省報那單位全是女人組成?」葉凡有些不明白,嘀咕道。

「我也不清楚,不過現在她們出去逛街了。頭次來咱們魚陽,也得逛逛,只是現在還沒回來。剛才她們好像在「愕月樓。吃點心,趙老闆還打來了電話,問我她們的賬是不是我們水雲居一起算的。我說是,他就沒吭聲了。」謝媚兒說道,又補了一句:「估計她們吃得不會便宜。」

「幾個女孩子能吃多少,沒關係。全記宗教局賬上,等活動完了一起總算。」葉凡渾沒在意,既然省報來了四個記者,那得好好招待一下。看來省報也很重視這次活動,也許是蘭閱竹出了大力的才吹棒來的。要知道平時來一個都不容易的。只是奇怪怎麼來的全是女人。

「吃得可不少,網到水雲居時就吃去三千多塊了。」謝媚兒皺了皺眉頭,其實心底里何嘗沒有帶有一絲絲告狀的味道。

「三千多塊,怎麼會?她們四個能吃三千多塊,吃的是什麼,龍肉燕窩差不多葉凡一臉訝然的盯著謝媚兒,按理說謝媚兒不可能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