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零三章公安局快變成拳擊場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三章公安局快變成拳擊場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我費默的兒子費文遠捂著臉小聲吱唔著說不出口。..dudu

其實費文遠很冤的,當時打起來時現場亂作了一團,費文遠本來想是去拉架的,誰知不小心被蘭閱竹踢了一腳,臉不小心給撞到桌角上擦了一下,也算是小破相了。

「這幾個騷婊子乾的!費局長,當時我們幾個正在「得月樓。喝茶。這四個婊子進來想拉生意。我們是什麼人,正兒八經的國家幹部。怎麼會跟這些臭哄哄的雞婆子鬼混。

誰知她們居然不知恥的粘上來了,推都推不開。最來小波忍不住了脾氣,叫她們滾蛋,這下子就不得了啦。四個婊子膽大包天,說是如果生意做不成就要喊救命,說我們幾個調戲強*奸她們什麼的,你說氣人不氣人。」孫滿軍氣呼呼的說道,當然是裝的。

「混蛋,你們怎麼能隨便罵人。費副局,你聽我說這時趙四小姐再也忍不住了,捂著臉叱罵道。

「罵人,老子還要拔了你這身衣服扔大街上遊街去,媽的破婊子。給老子死去吧,滿軍,拔了她們王小波摸了摸自己臉上那一條長長的指甲血痕,感覺一陣子扎痛。暴怒了,見趙四小姐還嘴硬,騰地就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撲了過去。

一下子就扯住了趙四小姐衣服。看來是想在公安局拔衣服了。孫滿軍一看也只好跟了上去,撲向的是蘭闃竹,還有一個長得矮胖他子的也撲了上去,一把就拔住了宋貞瑤的衣服。費文遠還算老實,磨蹭著不敢上前去拔葉可可的衣服。

「文遠,是爺們的就上別磨磨蹭蹭的像個娘們。像你哥多威風。一晚上就能搞:四咋。娘們,人稱玉面郎君。你小子也得學著點,這些雞婆有啥顧慮的,你那臉不是白被打了。」王小波不解氣,一邊扯著趙四小姐衣服一邊鼓動著費文遠也參加進來。

一旁的兩個民警趕緊裝著沒看見。..一個蹲地下解鞋帶子玩了,另一個喜著全神貫注整理記錄樣子。

這些太子爺他們誰也惹不起,反正幾個姑娘估計是外地人,口音一聽就出來了。

而且這事還有費副局長在場,他沒話兩警察也樂得看好戲。鼻好是把這四個美人兒那衣服給脫光光了也好大飽眼神,揩點油。

費文遠被王小波一吼,轉了轉頭終於鼓起勇氣上前了,手網摸到葉可可的衣服就被她給踢了一腳,差點打了個趄趔。臉上一動又痛了起來。

費文遠也大火了,咬著牙吼道:「雞婆!拔不了你了。」說完撲了上去。

「費局長,這裡是公安局嗎?怎麼會允許牛氓亂來。快制止他們。」蘭閩竹一邊亂踢亂踹著一邊對一旁正沉默的費志明副局長吼道。

費志明眉頭一皺,覺得好像也有些不好看,王小波等人做得太過份了。

讓他們回擊了幾拳消消氣就是了。正想制止時樓上下來一人嘴裡喊道:「幹什麼?成何體統?

周拍成雖說喊住了大家,但男女還是亂扭在了一起沒鬆開手。

「周局長來得最好了,你一定要嚴懲這幾個婊子,媽的!居然迫我們做生意,咱們不搞她們還敢行兇打人。你看看,我們都受了重傷,臉也被毀容了。坐牢。一定要她們坐牢」。孫滿軍大喊道。

「沒錯!這事周局長不處理我們去市裡。」王小波威脅道,兇巴巴的盯著周的成。

「先放手,把事說請楚,到底怎麼回事?」一見是王小波和費文遠。孫滿軍三個騷包,周拍成氣勢一下子就沒了,說話也軟了下去。倒像是商量的口吻。

「我們在得月樓吃飯,這四個婊子」。..王小波又把編好的事給重複了一遍。

「他們血口噴人!周局長你不能信他們。我們四姐妹飯吃得好好的。他們突然衝進來耍牛氓。我們不肯他們就動手拉扯,還打傷了我們。你看,我們臉上的巴掌印都還在,貞瑤的骨頭都被他們踢傷了。這事周局長如果不嚴肅處理我們決不罷休。」趙四小姐氣憤的說道。

「別聽這婊子的,我們會看上她們。我呸!臭哄哄的老子看著就噁心。打了再說,媽的,破老子相。」王小波和孫滿軍同時喊著又開始動拳腳了。王小波一動另外兩個也動了起來,又扭成了一團。

「差不多了1葉凡冷哼一聲幾個健步沖了進去,裝著氣喘吁吁樣子喊道:「幹什麼?住手!,小

喊著伸手擱了過去,「啪啪啪啪。四聲輕響,王小波四八似十凡給擱得摔在了旁,差點來了個狗啃」

「葉凡,你來了,他們耍牛氓1蘭闃竹好像見到了救星,眼睛一紅眼淚都冒了出來,她可是從沒遇上過這種凶事。趙四小姐和葉可可,宋貞瑤也覺得來了靠,四女都圍攏了過來。「怎麼回事,你們怎麼連衣服都給扯破了,還有這臉上好像都腫了。周局長,這裡像公安局嗎?怎麼能公然允許人在大廳里耍牛氓。」葉凡一臉正氣,面對周拍成說道。

當然,蘭閱竹的記者身份和宋貞瑤的電視台記者身份他暫時沒說。這個當然是有一定考慮的。

「哼!姓葉的,你居然跟四個雞婆搞在一起,你這像一個政府官員嗎?周局長,官員嫖娼也是犯法的是不是?」王小波一見葉凡就來氣了。直接一瓢冷水當頭就潑了過來。

「沒錯!有的人面上道貌凹噬媳車乩鋦傻畝際且恍墟腳盜的犯騷子事。周局長,我希望你能嚴肅處理。」孫滿軍也在一旁起鬨,想到那天藍月亮歌廳丟臉的事,這時火氣更是上來了。

「哼!把嘴巴放乾淨點,她們四位是我請來的客人。

隨便污衊人也是犯法的知道沒有。通俗點講就是犯了污衊罪知道不?。葉凡義正詞嚴的哼聲道。

就在這時候,宋貞瑤身子一軟倒了下去,估計是剛才擔驚受怕厲害了一點,也有可能是先前被踢到什麼地方傷著了。

葉凡一見趕聳伸手撈了過去,宋貞瑤就那樣子整個人跌進了葉凡懷裡。

「宋姑娘,怎麼回事?傷哪裡了?」葉凡焦急的問道。

「貞瑤!貞瑤,」趙四小姐和蘭閱竹,葉可可都急得眼淚直冒了。

「我」我腰痛得很!好疼的1宋貞瑤軟軟的說道,身子劇烈的抖瑟著。

「貞瑤被他們打傷了,混蛋1蘭閱竹氣得直罵道。

「周局長,我得趕緊送她去醫院檢查一下,就怕是骨斷或裂了什麼的。」葉凡說著抱起人就要離開。

「慢著!打了人就想走,沒那好事」。王小波身子一踮騰身站葉凡跟前攔住了去了路。

「多!你想幹什麼?讓開1葉凡眼神一閃,一道利芒彈向了王波。嚇得這小子沒來由的後退了一步,心道:「好可怕的眼神!像鷹一樣

轉瞬間回過神來,立即大喊道:「周局長,兇手想逃離公安局你怎麼不管1

周拍成被逼得沒法子,掃了宋貞瑤幾眼,見人還算清醒,傷應該不會很嚴重。

開口哼聲道:「葉助理,那姑娘的傷勢應該不會很嚴重,把事情交待清楚了再說。」

「交待,什麼意思?這個很明顯了。四位姑娘被人耍牛氓了你這大局長還看不出來嗎?像他們四個外地來的姑娘敢惹他們這群凶人嗎?」

葉凡火氣上來了,冷冰冰的回應道。「就是要了解情況也得先把宋姑娘送到醫院檢查一下再說,我怕會留下後遺症什麼的就麻煩了。我就在縣裡,難道人會跑了不成?」

「不行!了解清楚后再說。」周拍成態度堅決,其實也是給逼的。

「帶審訊室去一旁的費副。

「是」。剛才在一旁看熱鬧的兩警察這時抖起威風來了,從桌子上抓起手銷就要鏑人。

「幹什麼?憑什麼銬人葉凡喝聲道。

「葉助理,我們鎊的雞婆,跟你沒關係。還請你讓並,不然,你如果跟她們混在一起,嫖娼也是犯法的」小費副局長掃了周拍成一眼哼道。

「雞婆!這話你也敢說。蘭姑娘是省報記者,你這是污衊知道沒有。我想先前蘭姑娘已經亮明了身份,你們居然一點不理,還像執法機關嗎?這是明顯的偏攤。」葉凡冷聲質問道。

「是的,我剛才已經給他們說過了我是省報記者,是應葉助理要求到魚陽採訪肖夢堂先生銅像落座的。可是他們不理人,還污衊說我是騙子。

我們四姐妹在得月樓吃得好好的,他們四個人衝進來就要耍牛氓,死拉硬抓著逼我們要喝酒,那個王小波、孫牛氓和姓費的人還威脅說是魚陽就是他們的天下,晚上乖乖陪他們喝酒聊天,還得」還得陪夜,不陪就要抓我們進局子。

當時得月樓的趙老闆也上來勸了。還被孫滿軍踢了一腳。他們都可以作證的。」蘭閱竹眼中含淚說道。

「記者,婊子也沖記者,笑話,天大的笑話,還省報,我呸」。王小波不屑的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