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零四章拳砸公安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四章拳砸公安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友心口傷,大俠的打賞,謝謝,?更野:川文晚上七八點左右。..dudu

「記者,婊子也沖記者,笑話,天大的笑話,還省報,我呸1王山波不屑的罵道。

「葉助理,她們真是記者嗎?請出示記者證。」周招成口氣軟了不少,要知道如果那個姓蘭的真是省報記者的話自己今晚上可能就有麻煩了。人家把今晚的事往報上一捅就糟糕了,周拍成連虛汗都冒出來了。

「我沒帶身上,今天走得匆忙。忘在家裡了。」蘭閱竹說道。

「我可以作證。」葉凡說道。

「對不起葉助理,一切都得以事實說話。四位姑娘先留下來了解清楚情況再說,打了人也不能不處理的。」周拍成好像非常正義樣子。

「行!周局長,既然要了解情況那就了解,如果要銬人的話兩邊都錚起來。」葉凡甩出了一句**的話來。

葉凡隨手拉過了一把椅子坐了上去,順手半抱著宋貞瑤坦然的坐下了。

「葉,「葉「我很痛」痛」這時宋貞瑤這麼一挪動突然喊痛了起來,雙手無意中居然環在了葉凡脖頸上,樣子可是非常曖昧的。葉凡低頭一掃,現她痛得臉都慘白了,肌肉都在顫慄。

「莫非真的傷了內腑?」葉凡心裡一涼,摟著人就站了起來,說道:「周局長,你也看見了,宋姑娘痛得厲害,臉都白了,我得立即送她去醫院,不然鬧出人命來就麻煩了。幾個姑娘的事我擔保了,有事你們儘管找我就是了。」

「不行!想跑沒門1王小波吼著。此亥這小小子酒勁上涌,又忘了以前葉凡的厲害,一下了又擋在了葉凡身前。

「滾開1葉凡生氣了,伸腿一踢。「啪。地一聲王小小波摔在了地下。..一個瀟洒的王八仰八叉,也不知怎麼摔的,坐地下還愣了幾秒。

葉凡已經抱著人走到了門口。王小波一見那急了。

「敢打老子,周局長,抓人。」王小波一伙人全喊叫了起來,操起廳中椅子雜物從後面往葉凡等人砸了過來。

「銬起來1周拍成和費副局長同時開口喊道,角落處的四個警察也沖了上來,一個個拿著警棍,看來想動真格的了。周拍成也是挺無奈的,形勢逼人,這次也是豁出去了。

反正前次已經得罪了葉凡,加上這次算是徹底跟葉凡決裂了,當然也是在向費默表忠心示好了。

葉凡抬頭見到張強等人沖了過來。把宋貞瑤往趙四小姐手中一塞喊道:「你們跟他先跑,進水雲居。我來斷後。張強,帶四人回水雲居。」

張強一聽就明白了,二人上去拉起人就跑。

葉凡裝著跑不動的樣子不小心背上被王小波等人的椅子砸中,葉啦幾下背上衣服都被撕裂了。

幾個兇巴巴警察本來是不敢動手的,畢竟葉凡是縣長助理,就怕他以後來個秋後算帳就倒霉了。王小波等人後頭有人當然不怕,他們可是很擔心的。

不過轉頭現費副局長一臉的狠色瞪著自己幾個人,無奈之下只好舉起警棍往葉凡身上招呼了過去小當然是作作樣子。

實際上那警棍沒怎麼使力。

倒是王小波等人的椅子在葉凡那鼓注了內勁的後背砸舌了幾下,茄克外層頓時就被戈小裂開去了。葉凡當然也是一個叭啦,順勢就倒向了

見葉凡倒了下去,幾個警察趕緊上去拉開了王小波和孫滿軍。正想衝出去追人時周拍成突然哼聲道:

「別追了,哼!公然嫖娼,毆打警察,在公安局行兇還敢嘴硬,鏑起來關裡面去審問。..太不像話了,這像是國家幹部嗎?簡直是敗壞我們魚陽的幹部形象,哼!費副局長。這事就交待你給處理了。一定要嚴肅處理。」周拍成走時還不忘給葉凡加一個公然**的爛罪名,其心思不難猜測。反正跟葉凡召經決裂,下手那是再不留情。如果坐實了這個罪名葉凡估計今生是很難翻身了。

兩警察上前把葉凡給鏑起來拉進了關押室。

二輛車子狂飆回了水雲居,謝媚兒出來把頭蓬亂的四美給接進了房間裡面。見宋貞瑤臉蛋痛得慘白。問道:「要不先去醫院。」

「沒事了謝老闆,她是那個來了,喝杯月月舒就好了。」蘭閥竹知道宋貞瑤沒事,是女人的月經給鬧的。因為宋貞瑤有痛經的老毛玻一看那有些扭曲著的臉就知道了。

「張哥,長怎麼辦?」獵豹的趙端站車旁低聲問張強道。

「笨蛋,長會有事嗎?別急,王五還在局裡藏著盯著的,有什麼事會給我們說的。」張強沒好氣罵道。

「長這樣子到底幹嘛弈旬書曬細凹曰迅姍不一樣的體蛤脆咱們哥二撞講尖奉打腳踢翻砸了公安局好不快有些不平的說道。

「打個屁!長自有長的安排,地方尖的事不是光靠拳頭粗就能解決的,人跟人之間複雜著呢!

咱們的任務就是保護好四個姑娘就行了,別多事。你沒現,長對四個姑娘特別的好,就剛才那個文靜的姑娘還抱在懷裡。說不準那個以後還是長的夫人,咱們得小心伺候著點,別等以後要到霉的。」張強猜測道。

「長夫人,有可能,張哥。那一定要打聽清楚那個姑娘名字,咱們也好趙端臉上隱現一些奸滑的笑意。

「打聽!你小子想吃拳頭是不是?長的夫人咱們能隨便打聽嗎?要是給長知道了你在背後查他的底子還不捋了你這身軍服。

到那咋。時候張哥我可是也幫不了你的。趙端,以後千萬別打這主意,夫人路線是走不得的。

咱們都是爺們,爺們就要挺起胸膛,用真本事贏得長的認可才對。」張強隨口教了起來,「唉!也不知長的見面禮是什麼?鐵團長又不明說。

只是神秘的笑道:張強,你們三個這次到魚陽一定得問長討要見面禮,臉皮厚些沒事,能趕上鍋底子就行了。

不要怕丟臉子,丟臉子有啥。長給的見面禮可是你們千載難逢的。保准你們會樂瘋了的。」

「張哥你說說那見面禮是什麼?錢肯定不是了,不會是武功秘笈吧?如果真是秘笈就太好了,嘿嘿嘿嘿」趙端乾笑著又開始丫丫了。就差流口水了。

「有可能,但願是1張強雙眼中也閃著灼灼的熱芒,幸好沒給葉凡看見,不然真以為這丫的啥時成狼了。「趙姐,葉凡被他們抓了。怎麼辦?」蘭閱竹有點慌張,他老頭子雖說是一正廳級幹部,但那也只不過是大學的副校長,在海大那一畝三分地上還行,管不了地方的。

「我家裡人基本上在軍隊,就這點小事,軍隊也不好乾撓。還是叫貞瑤打電話算了。她爸是省委組織部部長,這些當官的最怕他了。」趙四小姐。多聲道,「這幾個牛氓,姑奶奶定要讓他們脫層皮才行。還敢拔我的衣服。」

「沒錯!太不像話了。簡直是一群土匪,你看那公安局也真像土匪窩。全是幫那幾個牛氓說話,哪像國家的權力權關。」葉可可忍不住罵道。

宋貞瑤喝了葯后緩過氣來,人也漸漸的恢復了平靜。

「蘭姐,你以前不是整天罵那個葉凡是什麼土憋蛋,人家今天可是很英雄的,一個人獨對公安局一群人。那個王小波他只一腳就踹了個狗啃泥了,咯咯咯」厲害1葉可可忍不住說道,「他對你真好。」

「誰說是,他是對貞瑤好,你沒看見,貞瑤不是給他一直摟著抱著的。貞瑤,葉凡的胸脯溫暖嗎?快打電話給你爸說說,太欺負人了。我們要拔了幾個牛氓人皮才行。」蘭閱竹半天玩笑哼道。

「是啊是啊!當時貞瑤還雙手環著葉凡的脖頸,親昵得很,有點像是……像是葉可可大叫道。

「蘭姐,可可你這個死丫頭,講什麼?我,我當時是快暈了站不起來身子軟痛才那樣的。我也不清楚自己在作什麼,無意的。

宋貞瑤臉兒略地一下就紅了。欲蓋彌彰卻是越蓋越敞亮,心裡暗道:「葉凡還真有股子英雄氣概,抱著我只一腳就把那個牛氓給踢摔在了地下,他胸脯好安全好溫暖好舒服,要是能多抱一會兒就好了,」

「你們看到沒?貞瑤有心事,臉都熟透了,咯咯咯」肯定想某牛人了,肯定是」葉可可又叫了起來,指著宋貞瑤樂不可支。蘭閱竹和趙四小姐卻在默默想心事小心裡隱隱有居然有那麼一絲嫉妒和不痛快。

納悶的自問道:「我是怎麼啦?葉凡跟貞瑤好,就是跟她親熱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們是姐妹,應該高興才能的,真是的,瞎操心」

「張哥,長沒事,只是被關進了關押室里。好像被那個王山波踹了幾腳,我都拍下來了。」王五在電話里小聲說道。

「隨時關注著,如果他們敢對長不利你拔出槍來救人。」張強哼

道。

「是1王五答道。

網放下電話盧偉開車沖了回來,一下車大喊著痛快。見張強兩人悶悶不樂樣子問道:「怎麼沒見到葉哥?」

「被抓起來了。」趙端答道。

「抓起來,誰抓的?」盧偉火起了,大聲問道。聽了張強的說詞后盧偉也不吭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