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零六章高度重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六章高度重視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鋒卜。..dudu更到,感謝「自由自在的老定男「兄弟的連續打賞,「釉臨舊泣老宅男一定會煥第二春、第三春的。蛤蛤蛤!

「還敢嘴硬,文遠,上,好好出口惡氣。敢惹咱們,不要以你披著個縣長助理的老虎皮子咱們就怕了。不過一個正科級的破助理。你以為賈書記真的那麼再乎你,還不是在利用你,衛縣長當初不是撤了你的職務,現在給了個空頭的助理,你小子屁顛屁顛的就翹上天了,我呸!什麼東西?」王小波真是狂妄到頭了,賈寶全是再也聽不下去了,那臉皮都快成墨汁了,冷哼一聲走進了關押室。

這王小波等人還真是狂妄到家了,審訊室連門都沒關就在拳打腳踢了。

葉凡同志當然很慘的,頭蓬亂。臉上也有一小小塊青腫。茄克先前給椅子劃破了,看上去就是一正宗的叫花子。

「哼!你們是什麼人?是警察嗎?把周相成叫來。」賈寶全冷冷的掃了山卜波一眼,這小子也不認識別賈寶全,也是冷冰冰的反掃了過去。

正想開罵時卻是掃到了後面已經氣得面色慘白的王昌然,已經噴到嘴邊的話又給硬塞進了肚皮里。

「鏑起來,打開葉助理鏑子。」王昌然的話語好像萬年寒冰,冷的讓人顫慄。

審訊室里正看熱鬧的三個小警察身子骨一羅嗦,望了望王昌然。又偷偷掃了王小波和費文遠等人一眼,拿著手銷不敢動。

王昌然沒有兼任公安局局長。這個政法委書記說話沒有多少力度。三警察可是沒那膽子去鎊費文遠,他可是黨群書記費默的兒子。

而孫滿軍又是孫副縣長兒子,王小波來頭更大,市財政局局長王天亮的侄兒,所以三個警察一時僵持在了那兒磨磨蹭蹭的整理著手鏑就是不敢走過去。..

「多!不想要飯碗啦?」王昌然覺得特丟臉子,臉色大妾,加重了聲音哼道,「這是縣委的賈書記和衛縣長。」

「啊,」三警察臉色大變小手抖瑟著終於是硬著頭皮上前嚓幾聲把王小波等人給鎊了起來。

「賈書記,你是縣委書記也不能胡亂鏑人的,你這樣子做我要控告你干擾司法公正。」

王小波當然也是硬著頭皮,麻著膽子,有些心虛的噎出了這句話,說不怕是假的,一縣之書記自然有種那種封建小吏的官威,哪裡是王小波此等只會狐假虎威之流所能制衡的。

「控告!好,我等著。」賈寶全理都沒理他甩出了一句話。掃了葉凡一眼,說道:「葉凡同志,你受委屈了。走,我們一起去水雲居。」

「王書記,你留在這兒處理這事兒,給我調查清楚,等下向我彙報具體情況。沒調查清楚之前不準放走任何一人。」賈寶全轉頭對王昌然說道。

王五見賈寶全到了后一聽說他是縣委葉凡沒事了。拿著偷*拍的東西偷溜回了水雲居。

「王先生,葉凡沒事吧?」見王五回來謝媚兒和水城四美都圍了過來。她們心裡很是擔心。

「被打得較慘,好像傷著了。不過現在縣委書記和縣長都趕到了。應該沒事了,剛才的事我已經偷*拍下來了,你們要不?這些都是證據,一定得留好。」王五說道。

「快放出來看看?」穿貞瑤喊道。見大家眼神有些怪怪的望著自己,宋貞瑤覺得自己是不是太心急了,臉蛋又是紅透了。喃喃道:「我」我只是有些擔心。」

正好有錄放設備,水城四美看了起來。

不久就傳來了五位姑娘那母大蟲般憤怒的尖叫聲。..

「你看!當時那個牛氓扯我衣服了,這衣服全破了。」蘭閩竹喊道。

「我也一樣,你看,還抓我手,拉的。臭牛氓1葉可可大叫著快跳腳了。

「貞瑤,你看,葉助理當時就是那樣子抱著你的。」趙四小姐居然笑出聲來。

「是啊貞瑤,當時你看,你兩隻手還環掛在葉助理脖子上的,像極了那個,哧哧哧」葉可可的調皮勁頭又上來了,非常曖昧的暗示道。只有謝媚兒心裡不是個滋味,一股酸味直衝鼻息道:「葉哥真是個多情種子,救咋。人都得抱著。還那麼親密,掛脖子都掛了,哼!怎麼不表演個親嘴玩。

當大英雄,怎麼不被人踢死。最好被人踢死了,眼不見心不煩。唉」不過好像前次他救我的時候我也被她抱過」謝媚兒一想到前次葉凡救自己的旖旎情景臉上泛出淡淡的紅霞,趕緊走了出去不敢再呆屋子裡了,怕其它人看見什麼苗頭來。

幾個姑娘正在小會議室里嘰嘰喳喳時葉凡陪著賈寶全書記到了水雲居。在張強帶引下直接走到了會議

「四個姑娘,你們沒事了吧?」葉凡冒出頭來問道。

「葉,」葉凡,你出來了,被打傷了沒有,我們看看。」四個姑娘一下子就擠向了門邊,蘭閱竹撈起衣服就在看葉凡的傷勢。

宋貞瑤想到葉凡是為了救自己而被打成這個叫花子樣子的心裡也很是感激,衝到葉凡跟前,伸手還摸了摸他的臉急問道:「你臉上好像有青腫,我們都看見了,他們一群人渣抽你了。混蛋!我一定要給爸說說,太不像話了,為你討回公道。」

葉凡一愣,才想起剛才叫王五偷*拍的事,頓時計上心來,偷掃了小小會議室里那台高檔音響,估計剛才幾個姑娘正在看自己被打的錄像。

假裝不解的問道:「看見啦?你們不是在水雲居,怎麼看得見縣公安局,莫非有千里眼?」「我所人拍下來了,這就是鐵證。我要帶回省電視台求台長播出來。讓全省人民都看看魚陽的公安局都成什麼了。

無法無天,胡亂污衊咱們四個是做什麼的,幫助牛氓欺負咱們四個姑娘。蘭姐,咱們立即就趕回去,這裡很不安全。」宋貞瑤也知道後面肯定跟著來的就是那個賈書記,這話當然也是故意說給某些人聽的。

「別亂來貞瑤,壞人什麼地方都有,你不能以偏概全。我想信縣委的賈書記和衛縣長會秉公處理的。還我們一個公道

葉凡說著側過了身子,介紹道:「來貞瑤、閥竹,這位就是咱們魚陽縣委的賈書記,這位是衛縣長。你們有什麼冤屈儘管跟他們說,他們親自來看你們了,相信領導會懲惡揚善的

又指著四位姑娘介紹道:「賈書記,這位就是省電視台的宋貞瑤姑娘,這個是省報的記者蘭閏竹姑娘。另外兩位是她們朋友趙四小姐和葉可可

「宋記者,蘭記者,趙姑娘。葉姑娘,你們好。今晚上生的事我已經知道了,讓你們受涼了。

我這介,書記做得不好啊!你們辛辛苦苦的從省城水州趕到魚陽這介。偏僻小縣,為的是幫我們傳播文化。提高魚陽的知名度,我們非常感激」你們被人污衊的事我已經指示政法委的王書記親自徹查,現正在全面調查取證。在這裡我慎重的表個態,一經核實,決不辜息。」賈寶全握著宋貞瑤的手,話語真誠小帶著歉意,立場堅定。

衛初蜻也走了上來,緊緊的握住了蘭閱竹的手說道:「蘭記者,你們省報的大記者肯來咱們魚陽,這是咱們魚陽的福氣。今晚的事咱們魚陽對不住你們,賈書記也講了。一定查到底,不管涉及到什麼人。一定嚴肅處理。

還請蘭記者能諒解,體諒魚陽的難處。能夠留下來繼續採訪,我保證,經后決不會再現此類事了。

明天縣裡特地派出四個刑警陪幾個姑娘一起參加肖先生銅像落成儀式。

南天頂的風光很不錯的,海拔高達勸米左右。偉人不是說過嗎?無限風光在險峰,爬得越高,上得越險。越能看到一起奇絕的景像,我想信你們看了一定會愛上它的」。

衛初蜻畢竟是海歸,也很會說話,幾句話下來讓幾個姑娘心裡舒服多了。

不過見到葉凡的慘樣子,宋貞瑤沒來由的心裡一痛,嘴又撅了起來。說道:「我們這次是看在葉助理面上來採訪的,想不到因此事葉助理還受了重傷,唉!葉助理是個好人。很有正義感,當時為了說動我們到魚陽來報道,他可是費了不少唇舌的。」

「是啊!我當時跟葉助理開玩笑說。如果你給本姑娘叩三個響頭我們就到魚陽來。誰知他很是認真的說道:如果你們肯來魚陽,好好的報道,宣傳咱們魚陽,我就是。舊個響頭都無冤無悔。

魚陽太窮了,我們魚陽需要記者的呼籲,魚陽是有奇絕的山水,清鮮的空氣,美味的土特產。具有民族特色的翕族村塞」,所以我們就心動了,誰知會遇上這種事。葉助理倒是受傷了,比我們傷得還得。唉」

蘭閱竹也知道投桃報李,乘機為葉凡講上幾句好話。

安慰了一陣子后賈寶全和衛初猜回去了,在水雲居的院門口緊緊的握著葉凡同志的手,輕聲交待,說道:「葉助理,你一定得把記者拍攝的影像片給弄到手,不能讓她們帶回省城。這要是在省台播出來咱們魚陽那真得出名了。這是一項政治任務。弄到手后直接送到我辦公室來。今晚上辛苦你了。」

賈寶全難得的在臨走前拍了拍葉凡的破幕克,拍得葉心坎底裡面一漾一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