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零七章謝媚兒打翻了醋瓶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七章謝媚兒打翻了醋瓶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更大俠強,大俠的打龍群里聽「癲大俠。9u.net說是要爆「官術,菊花,狗子是拭目以待,哈哈」

「沒錯!還有一點,蘭記者和宋記者你都得想辦法留下來,這是宣傳咱們魚陽的好機會,絕不能錯過!這事辦得好我給你請功,絕對要辦好,不允許失敗。咱們魚陽沒有幾次機會了,唉」。衛初蜻也罕見的嘆了口氣,慎重的交待了葉凡幾句才上了車。

「賈書記,衛縣長,這個難度太大了。她們如果不肯我難道去強搶不成?」葉凡裝著極為難的樣子。一臉的倒霉相。

「這個就看你自己了,不薦用什麼方法都得留下那盒帶了。我相信你會辦到的,本事不小嘛葉縣助理,連省報、省電視台都能請得動,留一盒帶子又有何難?」衛初妨一句話噎了過去,差點沒噎死葉凡,「我和賈書記都相信你肯定能辦到的。」

「這,」這個不一樣,以前天水壩子生了血案和唐朝金馬,那個時候蘭記者網好下幕採訪,所以就認識了,其實我們也不是很熟的。這次我也是吹乾了口水才把她們給騙到魚陽的,想不到生這事,差點釀成大禍,想想都有些滲人。」

葉凡聳了聳肩還是在推,當然。他是在賭,賭賈寶全一定會給點小好處的。不然那是不見兔子決不放鷹的。

「是嗎?」衛初精眼神有些怪怪的掃了葉凡一眼沒再講話。

「好了葉助理,我知道你很委屈。不過咱們都是黨的幹部,你我共同的目標就是能讓魚陽走出困境。閑話不扯了,這次事辦愕漂亮,好好的留下記者明天好好的宣傳咱們魚陽。你干出了成績我和衛縣長都會看著的賈寶全說著,轉頭問道:「衛縣長,咱們縣好像還沒設立專門招商引資的局吧?」

「沒有,我查過了,以前縣裡一年也沒引到多少資,平均下來一年全縣還不到勸萬的外來投資。所以這事就由縣展計劃委員會承擔兼容著了。..我想沿海達地區都已經把招商引資工作職能從展計劃委員會拔出來成立了專門的招商局。

咱們縣是不是也該這樣子做了,招商引資工作對於咱們魚陽特別的重要,引不到資金何談經濟的快平穩展。

這事不能再緩了,招商局是政策諮詢中心、經濟情報中心、專業招商中心、商務洽談中心、協議簽約中心、招商調度中心和外商服務中。

成立這樣的局子有利於全縣經濟的大展,對於咱們魚陽來說更是需要。不管能引到多少資,一分算一分,一百萬算一百萬,總比沒有的強」。衛初猜是哈費商學院的碩士研究生,對於這一塊倒是很熟的。

「嗯!是該成立一個專門的局子了。你看咱們的葉助理可是拉資金的能手,好好乾葉助理,呵呵呵」賈寶全意有的指,微笑著上了車子。

「什麼意思,難道是想叫我當招商局局長,那可是個苦差事,現在縣裡還沒那種專門機構,網成立的局子一點工作經驗都沒有,想拉到多少投資那可是有難度,如果由我安排人手還差不多葉凡站院門口喃喃自語道。

「大哥,想什麼呢?」盧偉這小子又竄了出來。

「你小子,神出鬼沒的嚇人是不是小怎麼,突破到幾段了,好生說說。」葉凡隨口笑問。

「多謝大哥關心,韋不辱命,奇生了,居然一舉由三段的練純之境突破到了第四段的開源之境。連跨兩個小階,真是個奇。哈哈哈」老子好歹也是個下等武師了,武士那破頭銜,滾它娘的蛋,哈哈哈」。盧偉像個瘋子樣突然大笑了起來,嚇得兩隻正捕食的貓頭鷹趕緊是撲愣愣著飛走了。

「你子就樂吧!盧偉,想不想跟大哥一起打拚?咱兄弟倆共同殺向官場葉凡神秘一笑,話中含話。

「想!你說大哥,小弟我聽你的」小盧偉想都沒想直接點了頭。..

「今晚的事鬧大了,估計縣公安局的周拍成他那臭屁股該挪地兒了。媽的,也該讓這老小子坐坐冷板凳了。」葉凡小聲笑道。

「你的意思?」盧偉一猜就明白了。

「沒錯!你小子別給我打馬虎眼,市裡肯定有「靠。你辦事時我給於哥介紹一下,叫他推你出來。然後就是你後頭的人出馬的時候了。他再助推一下。你小子不是說因為鏡月山莊的事玉家人有怨氣,市局不好混了。乾脆殺向魚陽,敢不敢來。」葉凡鼓動。

「行!玉家有啥好怕的。老子就到魚陽來,天天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晃來晃去的,氣死他們。」盧偉狂妄的笑道,太子爺初露猙容。

「嗯!你就趕緊行動吧!我想現在賈書記肯定已經有了換將的打算。咱們趁熱打鐵,於哥提些建議。你後面的人

。不討對干縣公安局局長職賈竄今眾個書記最有甩懵從,市局也只能是建議,拍板的權利在賈寶全身上。

這次的事後他肯定要弄一個信得過的人上位的。我還聽說王昌然書記有調走的打算,他如果一走你這局長不就順理成章的上位了。一下子衝進了常委圈裡,到時大哥可的你這盧常委罩著了,哈哈哈,不過賈書記那邊你有沒什麼辦法?」葉凡問道。

「這個有點難度。不過也不是全無辦法。我一個市局刑警隊的隊長到魚陽來擔任公安局局長也算不上什麼晉陞,隱晦來說還有點貶謫的嫌疑。不過正像大哥所說的王昌然能調走的話那我就賺了。」產偉遲疑了一下。

「好,你立即去想的法,我去上點葯,娘的,真是倒霉,這背上估計老傷又給王小波那騷包砸裂開血口子了。不過這次絕不能再讓他逃脫了,一定得讓他進監獄去唱《鐵窗淚》了。

。葉凡狠狠罵了一句才感覺解氣。上樓而去。

「哥,你這背上有七八條傷痕,痛不痛?」謝媚兒輕輕的幫葉凡上著葯,一邊敷著,一邊輕輕摸著,有些心疼的問道。

「痛1葉凡態度肯定,令得謝媚兒心裡又是一顫,正想說什麼葉凡又笑道:「不過,有媚兒上藥就不痛了,媚兒的手是鎮痛劑「瞎說,媚兒又不是機器人謝的兒有些羞澀,伸手較重,專了葉凡的一條長達十幾厘米的大傷痕一下。

「你真下得了手啊?」葉凡眉頭皺成了一條縫,看來真的痛。心疼的謝媚兒嗔怪道:「誰叫你要胡說,痛死也好。」

「痛死了你會不會哭?葉凡輕聲問道,樣子有些曖昧。

「不哭!你又不是我什麼人?要哭也得是你的宋妹妹、蘭妹妹、趙妹子哭,管我什麼事?哼哼哼1

謝媚兒突然想到刑才從錄像中看到的葉凡摟抱著宋貞瑤在公安局大耍威風的親昵鏡頭,後來那個溫柔淑女般的姑娘更是大膽,一雙嫩滑的小手居然環掛在了葉凡脖子上親昵得很。忍不住來氣了,鼻音重了許多,連續哼了三聲,泄一下鬱悶。

心道:「你為了宋姑娘連命都肯舍了還來逗弄媚兒,她肯定是你心上人,媚兒是不是不入你的法眼。唉!我是作繭自縛,本來就不該有此天真想法的,媚兒心裡有你就是了,你心裡有沒有媚兒

「媚兒,你們水雲居最好的醋是什麼醋?」時凡笑道。

「山西老陳醋,聽說窯藏了五年才拿出來食用,最好的那種一勺能酸掉你的大牙,怎麼?是不是想嘗嘗,保准讓你掉牙齒。」謝媚兒隨口哼道,一時倒沒想到葉凡問這句話的深層次意思。

「呵呵呵」我明白了,媚兒正在喝呢?」葉凡大笑不已。

「誰喝那介」酸死了。」謝媚兒隨口回擊道,幾秒鐘過後終於明白被某人耍了,臉紅通通的快能掉紅染了,氣得一把就拍在了葉凡的背上。痛得某人大喊道:「你想謀殺親夫啊!這麼重?」

「還敢說,打死你1謝媚兒羞的無地自容。雙手掄起就要行兇。不過沒得逞,被某豬反手一把就撈住了,順勢一環套住了謝媚兒細腰姿,「哦嚀,一聲,未及防備之下被葉凡整個兒反放在了床上。

看著胸脯前那高聳山峰急劇起伏的謝媚兒,某豬呆愣了幾秒頓時是色心大。順勢就壓了上去,這個時候還**著上半身,那可是相當震憾人心的。

謝媚兒可還是個處子,哪見過如此厲害噴血場面,慌愕一把推了過來叫道:「別1

某豬胸脯被謝媚兒一撓那個情趣頓時更被激,輕輕的用力就壓在了謝媚兒那高聳的山峰子上,大嘴巴往下一探就咬向了謝媚兒。

「不要」。謝媚兒羞得想喊。可惜不出聲來了,因為嘴唇已經被封了陣觸電般麻酥刺得謝媚兒身子骨都在無由顫慄,謝媚兒從沒嘗過此等艷辣味道。

一時被震蒙了,瞪大了媚眼卻是緊閉著嘴唇。

「剛書人書

某豬展開了小規模的試探性攻勢。伸舌頭舔了舔,像舔豬頭似的。繞嘴一圈下來舔得謝媚兒已經是氣喘吁吁,羞得乾脆閉上了雙眼。

當然沒有迎合,因為那小嘴唇兒還緊閉著的,其實她沒有此等經驗。或者說一時難以接受這般的被人搞突然襲擊,一時有些慌亂。有些迷情,有些粉膩,有些麻辣,有些,,

這個講不清楚了,狗子不是美媚,是帶把的,所以無法體味,再說水平也有限,只得扯起破落嗓子喊道:「兄弟們哪!你們的月票別砸錯了地盤,省下一包煙錢「訂閱。吧!!!!!!!!!!!!1,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肌,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