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零八章亂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八章亂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更到!朋友請喝酒,回來晚了,喝得大醉,泣章也刀辦世棚糊的上傳的,有什麼不當之處請諒解,對不起,狗子致歉!

「唉!媚嫣鷚斗蔡玖絲諂。..dudu很是滿足,站起身來。有些留戀的掃了還躺在床上不知在想什麼的謝媚兒一眼,說道:「我走了。賈書記還等著那錄像片子

「嗯」。好像是謝媚兒出的聲音,不過聲音如蚊蠅般細弱,似乎微微顫慄,又像是在夢喃。

賈寶全反覆看了那錄像兩遍,特別是葉凡抱著的宋貞瑤,看完后又倒過來看了一次,嘴裡喃喃道:「宋貞瑤。也姓宋,難道跟宋部長有關係?這兩人在大庭廣眾之下還摟著,宋姑娘也表現得太親昵了,環著脖子,不會是情侶吧?

如果不是情侶為什麼葉凡不抱其她女子僅抱她一個人,宋姑娘環掛時那動作好像很熟練,說明以前經常有這樣子做。也許是我太敏感了。當時也許是情況危急,宋姑娘又喊痛,所以葉凡情急之下才沒多想。不過此情耐人尋味啊

想了想沒想出咋。所以然來。賈寶全開始在辦公室內轉起了圈子。當轉到第o個圈子時看了看錶。已經是凌晨二點半了,猶豫了一陣子,突然手捏緊了拳頭,自語道:「宋部長還等著的,我得下決斷了。」

「周書記,晚上生了一件事。

縣長助理葉凡請來了省報記者蘭閥竹和省電視台的宋貞瑤姑娘賈寶全快的把事情的經過給市委書記周乾陽彙報了一下。

「寶全,你有什麼想法大膽說。我知道你在魚陽一時難以打開局面,也許這次的事件就是一次老天賜給你的契機。

魚陽縣太複雜了。費、肖、謝、玉四大家族在那裡根深蒂固的。全是老牌家族,其歷史可以追溯到二千年前。..

其勢力更是盤根錯節,人脈地源廣,從縣裡到市裡甚至省里一路下來都有關係網,其關係網的龐大甚至可以說是罕見。

很難看清,也很難駕駐。你要善於抽絲錄雖。於夾縫中求生存,利用他們之間的矛盾獲得利益和制控的手段,再說他們雖強,但並不是鐵板一塊,只要不是一塊就好見縫插針

周乾陽儘管睡意很濃,但一聽說省委組織部部長宋初傑親自過問了此事。dudu也是給嚇了一跳。所以也是慎重了起來,給手下親信出著主意。

「周拍成肯定得拿下了,暫時又沒什麼合適的人選,不知周書記處是否有合適的人給推薦一介賈寶全小心的問道。

「人倒是有一咋」市局刑警隊的盧偉。聽說他昨天網抄了玉家的鏡月山莊小夥子很有膽識,有魄力。可用」。周乾陽想都沒想直接說道。

「作為市局的刑警隊隊長。他那個位置比單個魚陽縣局局長位置吃香得多。他肯下來嗎?」賈寶全有些遲疑,心道傻子也不肯下來的。除非再掛個政法委書記頭銜。

「年青人嘛!誰不想求上進。呆市局刑警隊風光雖說風光,但上有好幾個副局長正局長管著,不利於成長和磨練,終究不如小主政一方來得快活。

他的小叔就是盧塵天副市長,已經隱晦的給我提過這事了。本來想把他下放到福春市去當一任局長的,不過既然魚陽生了這種及手的事,你又感覺孤立無援,就他了,是委屈了點,不過塵天那邊我去說一下。」周乾陽說道。板相定了下來。

「嗯!我聽書記的。不過盧偉同志到魚陽會不會加劇他跟玉家的衝突?那鏡月山莊可是他帶人給抄了的,而且玉家那老爺子現在還關著,一時估計都難以出來了。..這事也的確有些怪,不就一個賭場,憑著玉家的人脈怎麼會撈不出人來。罰些款子不就行了賈寶全還是有些擔心,也很奇怪怎麼會這樣子。

心道,看來周書記跟盧副市長是一夥的。既然我跟著周書記了,從大的方面來說也是跟著常務副市長盧塵天了。只要照顧好了他的侄兒盧偉,也許還能搭上盧副市長這條線。

線多沒事。就怕沒線。線就是路,一條條的人脈官路。倒是給倒騰來了條關係,不錯!值!

「呵呵。衝突,更好。」周乾陽哼了幾個字掛了電話。

「衝突!更好!什麼意思?難道說周書記想讓魚陽的衝突變得更厲害一些。這不是煽風點火嗎?周書記為什麼要那樣做,這樣子做有什麼目的?

難不成說市裡的變化也跟魚陽玉家、費家也有關係。通過魚陽的變化來加劇費家、玉家的爭端,從而打破市裡費家和玉家有聯成一氣成立本土的魚陽派趨勢,有這種可能性。

不過見,品玉家如果被盧偉搞亂了也許真是件好事。亂中取勝,「才能重新洗牌,俗語不是說亂拳打死老師傅,重拳一定在出擊,看來也該是我賈寶全掌控常委會的機會。」

賈寶全放下電話后喃喃了一陣子,恍然大悟,一拍腦門子笑道:「厲害!真是厲害,市裡那些個大佬的心機還真是深墨池!吾不如也!還得加深學習體會才對。」

「爸,文遠被抓了,周拍成也太不是東西了,總得先通知我們費家吧。多1費家大院內,費武雲氣憤的說道。

他老子黨群書記費默表情嚴肅,連腮幫子旁的肉塊都在顫慄,看樣子已經處於爆的臨界點了。

費家大院被魚陽人稱作「費園」建在城關鎮中牛街。在主街中段很是繁華的地段,前面一排商鋪。估計有三十來間,全是費家產業。

通過一條寬好米,全是用巨大條石鋪成的古街才能進到費園中。也有人把中牛街稱之為費家街,可見魚陽費家的產業之巨。

「孽子!整天什麼不做,就懂得給我惹事生非的。早就警告過他,不要跟孫滿軍混在一起,不聽話!就是不聽1費默差點大吼了起來。沉著個臉。

「老費,現在講這些還有什麼用,趕緊想辦法把文遠弄出來才是。不然明天全大街的人都曉得咱們文遠被抓了。文遠在裡面會不會被打。聽說公安局現在也很亂的,都能在大廳公然調戲人家姑娘了有什麼事做不出來,被打了怎麼辦?」費默的老婆劉海月不滿的嘀咕道。

「弄!弄!弄!你就知道弄!怎麼弄?你去弄給我看看。這次抓人是王昌然親自下的命令,當時賈寶全和衛初妨都在現場,聽說是調戲省報來的記者,省報記者他也敢去調戲,不知死活的蠢蛋。

你說說,叫我怎麼弄?他們會怎麼看我。省所記者會怎麼看,人家輕易會同意嗎?昨天還笑話玉家,今天好了,輪到咱們費家了,孽子,真是氣死我了,不弄了,讓他蹲具面被人揍成豬頭也好。」費默沖老婆吼道。

「你不去是不是?你不去我去。我就不信王昌然能把咱們家文遠怎麼樣?」亨1劉海月氣呼呼的小轉頭對兒子費武雲喊道:「武雲,你開車送我去。」

「你去吧!還嫌臉丟得不夠大是不是?」費默哼聲道,沉默了一陣子,抽了三根煙,心道:「這次的事真是巧。玉小家一倒霉怎麼就輪到咱們家了。又是那個葉凡,這小子簡直是個央星,不會是那個小子故意的吧。前次放過了他真是有些可惜了,這打蛇不打死反咬一口就是血的教王,哼!下次絕不能讓他再有翻盤的機余」

「妹子,文遠被抓了,你哥不願意出頭,怎麼辦,你給王昌然打介,電話,說說情。」劉海月電話直接就打向了市裡的費玉。費玉是費默的親妹妹,市委秘書長,一個可怕的女人。

「姓子,別急,你先說清楚到底怎麼回事?」費玉沒辦法,只好從床上撐了起來接電話。

劉海雲把事情的經過簡單的說了一下。

「文遠真的調戲省報記者啦?」費玉也是吃了一驚,急著問道。

「不可能的事,文遠是你看著長大的,雖說有時也會做些小出格的事。但調戲婦女的事他怎麼會去做。費家人難道還找不到女人?」劉海月非常肯定的說道。

「嗯!文遠應該不會做那事兒。不過這事兒如果賈寶全和衛初嬉都在場一時也不好立即就放人。等明天再看看,嫂子,別急,哥在縣裡,文遠呆公安局也沒人敢亂來。」

費玉一時也傘不定主意,既然賈寶全和衛初鑄都在場,說明事情估計是較嚴重了,肯定跟省報的那個記者有關。

同時,副縣長孫榮春正在家裡摔杯子,連砸了三個了,他老婆劉敏花默默的在掃著地。

忍不住很是擔心的問道:「榮春,這次滿軍的事大嗎?」

「調戲省報省電視台記者。在公安局公然毆打縣長助理,你說大不大。混蛋,蠢貨一個,要女人什麼地方沒有?都是給你慣的,早就跟你說過了。滿軍都飛了,早該找個人來管管了,你就是聽他那破嘴」」孫榮春大吼道,像打雷一樣。

「哼!你還說我,還不是上樑不正下樑就歪,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跟那個胡賽花怎麼回事?」劉敏花反嘴冷言相譏。「你看看,你又來了。那都是一些陳芝麻爛穀子的舊事了,你還提它幹什麼。」孫榮春內心有鬼,口氣緩了許多。,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腆忙,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