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零九章巧舌如簧騙四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九章巧舌如簧騙四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誠謝「書友刨刀蚓筋舊,大俠打賞。..dudu謝謝!,兒…

「不說,不說,你上個禮拜不是又打電話給那個騷狐狸了,別以為老娘我不知道。姓孫,你給老娘聽著。如果再打電話給那個狐狸精的話老娘就滿大街嚷嚷去,你都不要臉子了老娘這破臉還蓋著幹什麼?快點打電話,叫周拍成放人。咱們家滿軍身體不好,要是被打出個好歹來老娘跟你沒完,沒知劉敏花怒了小聲吼道。

「你」什麼時候又亂翻我電話了,不是跟你說過,那些都是工作上的事孫榮春小聲說道。

「工作上的事,屁事!你又沒分管她那個單位,有啥工作上的事,別想唬弄我。」劉敏花哼聲道。

「好了,不說了,還是先把滿軍弄出來丹說。」孫榮春說完打起了電話。

墨香常一套房內,市財政局局長王天亮正在轉著圈子。嘴裡自語道:小波啊小波!叫你在醫院好好獃著,怎麼又出來惹事了。又是那個葉凡,這小子怎麼就陰魂不散。這次可能有麻煩了,調戲省報記者。這個恐怕不好處理凌晨3點。

「姐!聽說費家那個文遠膽大包天。居然敢調戲省報記者?這次估計有好戲看了靠山虎玉世雄這麼兩天來,終於是露出了一絲笑意。

這兩天因為老爺子的事玉家都快翻天了,深更半夜的玉家人網睡了一覺又集中在了廳中,一個個默默的喝茶。

「嗯!前天咱們玉家是丟大了臉,這次也該輪到費家了。」縣委宣傳部長玉雅枝淡淡的說道,其實心裡相當的暢意。..

「聽說這事也跟那個葉凡有關。奇怪了,這小子好像一煞星,跟嬌龍鬧得不開心,這下子居然又惹著費家了。他也不怕別人給朵了。」玉世雄興哉樂禍啊!

「朵了!你去朵朵試試。不要整天一張嘴就是砍人朵人整殘什麼的。世雄,你這老毛病得改改,現在是法制社會,不是黑社會當道的

黨領導下的政府,什麼事最怕認真了,一認真什麼團伙不能消滅。

就你那幾個人,派出一個飲事班就可以全殲了。dudu以後千萬別犯渾。正正噹噹,規規矩矩做點生意有什麼不好。少賺點也沒什麼,咱們家不缺錢。」玉雅枝沒好氣的哼聲道。

「我曉得了姐,你也太看輕咱們魚陽玉家了。一個班,還煮飯的兵蛋子,就是一個連來了我照樣子把它給收拾了。」玉世雄豪氣大,好像能捅破天。

「怎麼說話的?世雄,你小子是不是犯抽!有本事去把你老頭子撈出來,帶著玉家人去沖沖野戰一師去,哼!還是長不大,都力好幾的人了。你那破拳頭能有多大,這種話在人前別亂說,傳出去給有心人聽見就是一場禍事。」省審計廳廳長玉滿庭一臉嚴肅的教拜

「我知道了四爺玉世雄趕緊說道,對於玉家的掌門人他還是很怕的。

「剛才懷仁來電話,說是已經聯繫上了市國安局的范局長,一打聽才知道市公局的於建臣還是他姐夫。這事就好辦多了。懷仁已經給於建臣打個招呼了,估計明天會跟范局長碰頭。唉!也不知懷升在軍營里怎麼樣了,世雄,以後千萬得小心點。那場子就不要再開了,搞點正當的吧。」

省財政廳副廳長玉史介嘆了口氣,給鏡月山莊的事弄得也有些焦頭爛額了。..

「剛才接到縣委的緊急通知,說是早上提前在7點要開常委會。這事難道跟費家的事有關係?,小玉雅枝拿不定什麼事。

「估計是,周拍成那局長位是保不住了。」玉滿庭淡淡說道,一眼就透過現象看穿了本質。

「不會吧!最好落個記大過處分就差不多了,撤職應該不會玉雅枝有些遲疑。

「不會!呵呵,雅枝,我跟你打個賭怎麼樣?周拍成肯定下馬。鏡月山莊的事是個由頭,省報記者昨晚上生的事又是一個噱頭。周拍成想保個置難了,賈寶全網到,什麼事都不順手,公安局長之位一定會弄到手的。這次費默估計都得啞火了,呵呵。」孫滿庭笑道。

「你是說費文遠的事?有可能!這樣看來公安局長一位是換定了。不過這次費家沒由頭去爭,咱們也因為鏡月山莊的事也無法出頭了。白白便宜了肖家,有些可惜了。」玉雅枝很是有些肉痛。

「肖家!不可能。誰都搶不去,全得看賈寶全的了玉史介一臉的高深莫測,「要是能拖一化…好了。也許咱們玉家還有點機會。」「拖1玉雅枝在心底里思忖著這個字,心道:「還是叔爺講得好。一個「拖。字就是個好辦法。要力保周拍成不要下位才行,以後再算帳了。」

「四位姑娘,很對不起啊,生了這件軒良是令人掃興,剛才賈書記慎重交待,說是一定會嚴懲兇徒,給四位姑娘一個交待。不過明天的採訪繼續你們能繼續進行

網從賈寶全處趕回來,葉凡趕緊到了四位姑娘的房間,給晚上的事一攪,蘭閱竹她們稍微休息了一陣子后四個人又坐床前聊天了。葉凡一臉尷尬的掃了蘭閱竹和宋貞瑤一眼,有徵求意見的架勢。

心道:「倒霉!這次的採訪估計得黃了,唉!不知怎麼向肖家人交待。人家捐贈的錢都給拿來了,再退回去人家會怎麼看。不管怎麼樣。今天也得拿下蘭闃竹和宋貞瑤。」

「咯咯咯,,葉助理,你還敢提採訪的事」多!你那臉皮子快塞過鍋底了吧,闃竹,貞瑤,咱們一早就回去,什麼破地方,全是牛氓,沒一個好貨,哼1趙四小姐氣哼哼說道,一點也不給葉凡留啥面子。

「呵呵呵,趙姑娘,不能這麼說的,魚陽是有些破,牛氓也有,蠢蛋還是有。不過牛氓這個東西我看什麼地方都有吧,就拿省城水州來說吧,估計更多,更厲害。所以還請趙姑娘擔待著點,看我薄面上就算啦。行不行?」葉凡苦笑著賠禮,心裡那個氣啊!恨不得打個地洞施咋。法術鑽下去,可惜不會。

「薄面!這事不成,你還有臉說。你看看,咱們四姐妹那臉上的指印全在,條條清晰,都快成蜘蛛網了,這就是鐵證。今天你就是說破嘴咱們都得走,是不是閱竹,貞瑤?」

趙四小姐狠話甩完。覺得不過癮,摸著臉上那淺淺的指印,又隱隱的痛了起來,一時大氣。翻開那三寸不爛之舌,極力鼓動著蘭閱竹和宋貞瑤趕緊走人。再說趙四小姐在四美圈裡很有威信的,從來都是以大姐自居的。

「是的是的!劾九方不能再呆了,再呆下委咱們就慘了。剛才那幾個混蛋太凶了,差點把我們欺負了,要是被欺負了咱們還有什麼臉見人。哼哼哼,」葉可可連哼了幾聲。摸著臉,一臉的哭相,叫道:「怎麼辦?我的臉都成這樣子了小回去怎麼見人。嗯

「對」對不起。」葉凡一見又慌了,趕緊又是陪不是了,心裡大喊道,他娘的衰氣到家了,不過這是賈書記交待的硬性任務,明天早上記者走了的話估計自己的官帽子又得搖擺不定了。

「多!說句對不起就行啦?你陪我臉。太慘了1蘭闃竹在鏡子前虛晃了一下,氣就不打一處來小喊叫道。

「是!賠賠賠1幾個女人都嚷了起來,根本就是胡攪蠻纏,葉凡那腦袋快膨脹成豬頭肉了。

「我知道你們心裡有氣,女孩子的臉蛋比什麼都重要。不過這指印過段時間就會自然消去,要不咱們去醫院,先弄點葯塗塗。

掛瓶消炎也行,」葉凡還是苦笑。就差打躬作揖裝可憐了。

「塗點葯就行啦?聽說這種指印會留下印痕的,不行,明早得趕緊趕回去,去大醫院瞧瞧,不然毀了容就慘了。如果不能完全消除指印本姑娘跟你沒完。」趙四小姐得理不饒人,話語一句比一句鋒利,就差雙手叉腰成母叉了,差點把葉凡同志割得體無完膚了。

「是的是的!沒完1葉可可適時的做著幫凶,只有宋貞瑤一句也不吭聲,也不知要想些什麼。

葉凡見四個裡面還有一個不吭聲。也許還有轉環的餘地,趕緊舔著個臉湊上前去。呵呵笑著,當然是一臉的諂媚。自個兒都覺得像古代那太監公公,笑道:「宋姑娘,好歹咱們也算是同生共死過,不看僧面看佛面,就再呆一天怎麼樣?」

「同生共死,什麼意思?」宋貞瑤一臉茫然的盯著葉凡,臉蛋兒不知不覺中透出了絲絲淡淡紅暈,估計是想歪了。

「宋姑娘,咱們同生共死過,呸!你也說得出來,貞瑤會看上你,還同生共死,你這是講什麼話?」趙四小姐沒來由的感覺鼻息處有一股子酸勁衝上來,張口兇巴巴哼道。

趙四小姐這句話衝出來可是全變味了,非常的明顯,害得蘭閱竹和葉可可兩人都是一臉詫異的望著她。不知什麼意思。宋貞瑤更是臉蛋熟透了,不敢吭聲。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