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一十二章左右開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一十二章左右開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卜可可不敢說出那容看死了,幾個「唉!完了,當初我就跟你說過。..你硬是要試,自己看看吧,還怎麼見人啊1蘭閱竹促狹樣子,遞過了鏡子,弄得葉可可趕緊閉上了雙眼不敢睜開。

「咯咯咯,」

三女的瘋狂乾笑總算是讓葉可可如夢初醒,知道自己當猴子被要了。趕緊搶過鏡子一看,頓時也是呆愣住了。

不敢相信似的,直摸著自己的臉蛋叫道:「怎麼回事,真神奇啊!真的能去了指印,那指印先前多明顯,像線條,現在淡得都快看不見了。蘭姐,趙姐,你們看看,好像連臉上的痘痘都縮水了,不細看都看不見了。估計再塗過幾次過後臉上那痘痘就會少了許多的,而且我的臉是不是白了一些,更嫩更有活力彈性

四女鬧騰了一陣子后才想起始作俑者葉神醫來,一窩蜂的沖了出來。趙佳貞本來也已經隨著衝到門外了,可一想到剛才自己那咄咄逼人。視那藥丸為垃圾的不屑樣子,那是趕緊又停住了腳步。臉皮再厚也挪不開步子了。倒是蘭閱竹因為跟葉凡老早就認識了,也顧不得臉子了,跟宋貞瑤衝到了葉凡房間,見門都沒鎖,進去叫了幾聲葉凡居然不理人。

眼見這廝一直抱著被子動來鼻全腿亂扭著,嘴裡還出「哦哦。的怪異得令人害臊的淫蕩聲音來。

氣得蘭闃竹眉兒一抬隨手就掀開了被子,才生了先前葉凡同志夢見鳳九公從天而降把他和俏寡婦捉姦在床的荒唐春夢。其實那鳳九公就是蘭閱竹了,至於說俏寡婦當然就是那床被子當了替代品了。

「可,可那藥丸只剩下一顆了?」葉凡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不好意思說著,當然純粹是裝出來的。

「就剩一顆啦?不可能,你騙人。我不管,我跟貞瑤一人一顆,少一子兒都不行,不然我明天早上直接回水州了。..而且

蘭聞竹那笑盈盈的臉上又開始罩上寒霜了,要起潑來了,居然以回水州來威脅葉凡同志了。

說完后還鼓惑著宋貞瑤說道:「貞瑤,你想想,如果咱們回去讓你爸看看臉上的指印也好,再說說有人拔我們衣服的事。某人請我們來都不管我們,害得我們這麼慘。想想你爸會不會暴跳如雷,某人可能就要倒霉了。被省委組織部部長記上了估計這輩子想在官場上混」哼哼,」

「什麼意思蘭姑娘,咱就不信這個邪了。.9u.net沒藥丸給你塗就這樣子污我。哼」。葉凡也略顯怒氣,知道自己一示弱的話就會被蘭闃竹拿捏祝以後就得任她方任她圓了,女人這東西該下狠手時就要出手,治服了她就翻不起什麼風浪了。

不過葉凡轉頭對宋貞瑤笑道:「宋姑娘,這顆藥丸就給你塗了。呵呵呵,咱們開始吧,我正好睡了一陣子。還是很有精神的。」

「哼」姓葉的」蘭閩竹氣的眼淚居然開始在眼眶中打轉兒了,指著葉凡叫道,急啊!感覺面子上過不去了,轉身就要離開。

「哼!你可以走,走了后我僅剩下的另外一顆藥丸就沒你份頭了。本來那顆藥丸是準備送給朋友老婆用的葉凡一句話像是施了定身術。使得蘭閱竹一下子定住了身子。轉過頭冷冷的盯著葉凡來不說話了。看來給氣得不輕了。

「葉,」葉助理,既然有兩顆就開始吧!明天你不是還要採訪嗎?如果臉上生著個指印明天怎麼見人。」

宋貞瑤善解人意,趕緊打起了圓場,伸手拉過蘭閩竹笑道:「閱竹。咱們跟他嘔什麼氣,嘔氣的話就是跟自己的臉過不去,要是不及早治療落下個永久的指印可就慘了。怎麼見人啊?」

「嗯1宋貞瑤這麼一說倒真是令得蘭闃竹又擔心了起來,這女人對臉蛋那可是愛如珍寶的。

兩花朵乖乖的躺在了床上任葉凡同志左右開弓,好不暢意。..不過只是塗塗藥膏罷了,並不敢有其它的任何外加動作的。

聳然,那臉蛋可是逃脫不了某人的魔爪揉捻了。這廝那是享盡了手感,大飽了眼福。

一股股淡淡體息加上香水味直往葉凡鼻子里穿去,弄得他是心猿意馬。底下早就有反映了。慌得趕緊掃了兩美妹一眼,現她們正微微閉目享受著自己的塗抹。

暗道:「好險,這惹貨的棍棍又想生事。唉!面對如此妖艷的兩尤物,只要底下帶把的都受不了啊!我這是幹什麼?專門為女人美容。這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嗎?明明是花香撲面,可又只能聞不能采,這日子還真沒法子過了」,

早上6點串。

縣委會議室本來通知提前到?點開個簡短的常委會,主要是因為賈寶全考慮到今天可是肖家銅像落戶南天頂,弈旬書曬細凹口混姍不一樣的體蛤

本來賈寶全是不想參加南天頂肖家祖宗銅像落成儀式的,主要是顧及到魚陽四大家族的心理承受能力。

不過從現在的情況看來是不行了。不得不參加了。因為肖家在外的族人基本上都回來了。

魚極肖氏家族也有四代人了。

第一代就是肖竣臣的祖爺爺肖文治。現在也有七十多了。

第二代里有四兄弟。

老大宵華林,是肖竣臣的父親。不過比歲左右。沒入官場,倒是在生意場上混。

老二肖政東,傷歲,墨香市副市長,今年差點就入常了,最後沒爭過費家的費玉落馬了。

老三肖振祥,墨香市水產集團老總,肖家財權的掌舵人。

老四肖銳鋒,的歲左右,南福省公安廳副廳長,聽說今年有希望提為常務副廳長,進入正廳級高官層次。

第三代人中魚陽以肖竣臣為代表。

市裡以肖豐收為代表,他可是市委副秘書長。

所以這些大佬都回來了,再加上魚陽縣其它家族來賀喜的官員們。比如玉家的玉滿庭,省審計廳廳長。玉史介,省財政廳副廳長等人接到邀請都來賀喜了,謝家和費家的省市高官有空的都來了,就是費家的費玉。這市委秘書長也到了魚陽。

雖說魚陽四大家族背地裡經常會互相踢踢腿,掰掰手腕,甚至有時還會互下陰手。但明面上四大家族相處得還是很融恰的。四家有什麼重大的喜事一般來說大家都會互相禮尚往來的。

人言不是說台上掰手台下合,台上握手台下踢嗎?

政治歸政治,衝突歸衝突,正常的人情世故互相來往還是照樣子進行的,有點像是冷冰冰的外交禮節。

賈寶全看了下時間,雖說才點多,但人早就到齊了,眼光巡了全體常委一眼。

說道:「今天因為情況特殊,把大家召集來開個簡短的常委會,主要是昨天晚上生了一件令人震驚的事,這會不得不開了。幾天後就到年底要放假了,得趕在年底前解決好這事。先由政法委的王書記介紹一下昨晚上生的事。」

其實在坐的常委大家都是心知肚明。雖說是深夜生的事,但在坐的常委哪個沒幾個眼線,不然還混什麼。

所以聽賈寶全一說,大家當然都是裝著什麼都不知似的,一臉迷茫的望著他,等著王昌然通報一下情況。

當然,費默因為兒子參與了。想裝也裝不像了,這時臉板著像一冷麵雕像,如果再塗色就有點像一焦碳了,心裡早就作好了出醜的準備。

而玉家的玉雅枝也沒好到哪裡,估計如果賈寶全要拿下縣公安局長周拍成的話,肯定會把鏡月山莊被抄這個屎盆子往他身上扣的。一提鏡月山莊在坐的哪裡還不曉得是玉家開的,所以玉雅枝面色也不怎麼好看,不過表面上還算鎮定,不言不語的呆坐著也等著出醜。

這出醜是肯定出醜了,不過相信王昌然在彙報的時候也會顧及到兩家人面子的,也許會一帶而過,就像是閃電突然閃過就是了。不過在坐的常委肯定是心知肚明的,大家心裡知道就是了。

肖竣臣和謝強等人當然事不關已等著看費家和玉家笑話,只是把笑埋在心裡底里不敢表現出來罷了。

「昨晚上生了一件事,縣長助事葉凡同志為了舉辦肖夢堂先生銅像落成儀式,特地請來了省報記者蘭閱竹和省電視台的嘉賓宋貞瑤姑娘。

同時還有兩位姑娘,一個叫趙佳貞,一個叫葉可可,是蘭記者的朋友也一起到咱們魚陽來遊玩。

並天晚上四個姑娘去「得月樓。吃點心時跟王小波、孫滿軍、費文遠。還有城關派出所的副所長陳金貴四人起了衝突。

王小波等人要求四位姑娘陪他們喝酒聊天,還,,還王昌然連說兩個還字,瞅了費默一眼感覺有些說不出口,的確太丟人了,就連他這個外人都感覺到羞燥。

「還什麼,照實的說,咱們沒時間拖拉,今天要做的事太多了。」賈寶全口氣嚴肅,面無表情說道,鼻音也重了不少。

看來昨晚上的事氣得他不輕。省委組織部的宋部長親自來電話,也讓他不得不重視了起來,也顧不得費家玉家面子的。

而且自己這個書記到任后也該顯出一點典魄力了,不然魚陽四大家族還真以為自己是個軟抑子,想捏就捏悄!

今天也許就是賈寶全第一次拍板的開始。」

感謝一下「石道地,大大的四張月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