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一十五章拍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一十五章拍板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今燦更」豬哥賤人酒我了乍張催更票,「他舊狗子是個見錢眼開的賤人,沒辦法,熬夜吧!不過狗子希望這樣的賤人越多越好,蛤蛤蛤!,更到!,

謝強倒是沒吭聲,組織部長苗峰還是沉默面對一切,好像這常委會跟他沒關係似的,事不關已高高掛起。..dudu

其實他坐那兒腦子是沒閑著。像台億萬次的電腦,隨時都在高運轉著,在分析著縣裡各方的勢力關係。人脈、優勢等等,他就像一頭蟄伏在黑暗中的幽靈。

結果不難預測,盧偉以票贊成。兩票反對,一票棄權順利通過了。

玉雅枝也知道自己即便是要爭也是徒勞的,但盧偉此人來魚陽玉家總得要表個態,只是作個樣子給別人看的,不然別人會怎麼樣看待王小家

說你玉家鏡月山莊被抄了,此人來魚陽任職玉小家還舔著臉同意了。所以玉雅枝只是個態度問題,並沒有要死扛不讓盧偉到魚陽的意思,因為即便是死扛也杠不住的。

賈寶全早就準備好了,那肯定是鐵了心先要把縣公安局局長位置給自己佔在手中的。對於一個縣委書記來說,縣公安局局長人選太重要了,絕對不能放棄的。

8點鐘,縣裡常委會終於落下了帷幕,以賈寶全的第一次強力拍板獲勝而結束。

不過,通過這次常委會賈寶全也感覺到了一些魚陽現今局勢的走向。

作為賈寶全來說,目前僅有一個鐵竿支持者,那就是縣委辦主任張新輝。

費默跟周長河是一個鼻孔出氣的,兩人算是一夥。

玉雅枝和周光旭有聯合一氣的苗頭。

謝強單幹,當老好人。..

肖竣臣有自成一家的打算,肯定會去尋找自己的同夥的。

苗峰這人心機最深,好像什麼都無所謂樣子,往往這樣的人最要防著點,不然什麼時候被他砍了一刀還在幫他磨刀呢。

衛初婚這個縣長目前也是態度不明朗,好像沒有爭權奪利的趨勢。但也不能不防,也許這只是一種表象。

人說「最毒婦人心」也許女人起狠來比誰都要兇殘。dudu

今天的魚陽縣沸騰了,葉丹網起床就迎來了市電台視的于飛飛,帶了一個組人下來搞專題片的,縣廣電局只是配合她行動。

早上宗教局的同志們可是忙得不可開交了,7點就全到齊了,不過五朵金花照樣子我行我素的並沒見到半個人影。

葉凡掃了一眼局裡同志,冷聲哼道:「五位同志請假了嗎?」

「沒有」。丁香妹小聲回答道。

「這咋。月工資全停了,福利獎金五位同志的就不用了。今天對於咱們局來是個重大的日子,賈書記有交待。今天的儀式他和衛縣長都會參加。

省里市裡都有許多官員客人到咱們縣,衛縣長也同意了,今天縣裡小車班歸咱們宗教局調度。還分派了政府辦的主任玉海華協助咱們局主辦活動,需要用車的儘管哼一聲。給客人安排的車子也要做到萬無一漏。

不客氣的說,有些話我先講在前頭,今天全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各司其職,各干其事,把分派給自己的事干好。

誰分派的事出了砒漏就由誰負責。年底獎金福利都不要想了。..干好了年底這些該給你們的一分不會少,我會視大家工作的情況分獎金福利的,到時同志們就別說我厚此彼薄了

葉凡眼神犀利,口氣嚴肅,很有威信的下達了一籃子命令。

8點測過,葉凡去向衛初蜻縣長彙報了各項工作的進展情況。

「葉助理,賈書記接到通知到市裡開會擊了,網走的。走前交待,你今天的任務主要就是拿下香港飛雲集團來的肖飛城先生。這是頭等大事,活動方面有縣政府辦和你們局共同努力應該能辦好。對於說動肖飛城先生注資縣裡線毯廠的事你有什麼打算?我想先聽聽。」今天的衛初蜻顯得更是迷人,膚美的瓜子臉上脂粉未施,臉蛋上柔嫩的凝脂下似乎有一層晶瑩的光採在玉膚下流動著。向上微挑的細長眉毛下,那雙如深潭般清澈的鳳眼,看得令葉凡是心如小鹿亂撞。陣坪個不停。

如精雕玉琢的挺直鼻樑,配上鼻下那嫩紅的小嘴使愕葉凡同志心裡直喊受不了,而且此女今天態度相當的好。充分體現了溫婉的女人味。給葉凡的感覺今天的她不再是一個縣長,倒有點小像是個賢惠的妻子在幫著丈夫支招似的。

「這娘們,今天搞得這麼溫婉啥意思。難道是想勾引我,應該不是。難道是想迷惑我,她也沒那個必要。她堂堂一個縣長又不用求咱這隻小毛蟲子,難道是看在招商的份頭上想讓我賣力為她拚

葉凡在心裡頭丫丫了一陣子。

不過人還沒被迷糊塗,嘴角微微一翹,一個經常能見到的熟悉弧度顯出,說道:「還沒想!沒空

其實說實話葉凡也的確沒想到什麼好招子,今天的打算就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沒空!你昨晚上幹什麼了?。衛初蜻氣得鳳眼差點瞪圓了,氣勢大,溫婉相一下子就被破壞了。顯出了一絲絲逼人的女強人英氣來。

「勸人家省報記者不要走,治背上傷口,最後當然是睡覺休息了。總不能讓我被打了還得帶傷工作吧,今天能站起來都算不錯的了。」葉凡乾淨利落的把昨晚上幹嘛的事總括成這一句話了。

「你」你都沒想想怎麼說動肖先生嗎?」具初蜻聲音大了一些。

「想了還不如不想,因為想了都沒有。如果肖先生肯投資的話人家前幾年早投了。作為一個魚陽人,雖說離開魚陽很久了,但祖上的根還在魚陽。能為家鄉做點什麼我想他也會很樂於的。只是咱們魚陽線毯廠太不爭氣了,明知要虧本的東西人家又不是傻子,怎麼肯把錢砸進一個連泡都不會冒一個的破廠子去。要不縣長你親自出馬試試,看看能否拿下肖飛城先生。」

葉丹又吊了起來,因為此刻衛初蜻的架勢就有點像那天在林泉鎮她羞辱自己,把自己點名去罰站時的情形,所以來氣了,故意那樣子說的。

「你」你」衛初嬌連說兩咋。「你。就沒你出一個東西來。

「呵呵,衛縣長如果不滿意可以馬上撤了我這個縣長助理,反正咱還是回去專門管理宗教局還來得爽勁。閑時釣釣魚,逛狂和尚廟尼姑庵什麼的也自在逍遙不是?葉凡淡淡一笑渾沒在意,抱定了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

心道:「娘們,那天老子被你整慘了,丟人丟到姥姥家了,你不是還要把我「法辦。嗎?老子等著的。」

「葉凡同志,這可是賈書記交待你要去做的事。我也不想再問你用什麼辦法說動肖先生了,這事你自己看著辦。至於說這個縣長助理職務那可是縣常委會討論通過的,不是我衛初蜻想撤就能撤愕掉的。

經后我還要建議賈書記多安排一些事務給你做,縣政府一大攤子事我一個女人也忙不過來。以後你這助理的工作不光是招商引資,農業。水利,交通,財政,公共建設等方面都耍涉及到。

這是黨和政府,組織上對你的信任,你好好乾吧!要不我明天建議賈書記也給你配輛車子,以後工作多,事務忙,沒輛車也不行衛初蜻突然怪異的嫣然一笑,又恢復了先前那溫婉賢惠的形象,弄得葉凡大跌眼鏡,本來以為她會大雷霆,也許一氣之下還會拍桌子要賴潑然後立即建議撤了自己這個縣長助理空銜的,可是她不但沒生氣,倒是還決定要把一攤子爛騷事都扔自己頭上了。

「完了!本來想激怒她,看來反而被她給套住了。這個套也太厲害了,作繭自縛啊!老子怎麼感覺像一隻掉入陷井的可憐的狼,難不成被這娘們算計了,她是故意這樣子做的,唉!如果是她那溫柔井還差不多」葉凡同志目愣愣的離開了衛初蜻的辦公室,關門時搖了搖頭,說道:「車就不必要,我借了部用著。」暗道。咱還是不用她的車還好,不然不知又會整出什麼事來,人說吃人家的嘴軟,拿人家的手軟嘛!心為妙啊!

點鐘。

魚陽去西盤鄉的破公路上一溜開著幾十輛的車子,從普桑到奧迪,賓士都有,真是壯觀,令得沿途的破落鄉鎮的鎮民們全都驚詫地在路旁指指點點。平時的話連輛普桑都很難見到,見到的儘是些破三輪外加手扶拖拉機,今天算得上是開天闢地了。

「怎麼回事,這麼。前面還有警車開道,是不是大官下來了?」一個村民驚訝的問道。

「這你都不曉得,今天肖家老祖宗銅像落戶西盤鄉南天頂上的南天寺。聽說還是一個肖姓的香港人捐贈的。不然怎麼會來這麼多好車子。這肖家還真是厲害,大場面另一個中年男子嘆息道。

「肖家老祖宗回來了,難怪?」先前說話的村民搖了搖頭。

車到西盤鄉已經快。點了,大家草草用了午飯。賀佳貞這個網上任的鄉黨委書記今天也是忙前忙后屁股都快不踮地了。

「賀書記,今天的事得麻煩你了,你可是地主,咱們都是來吃大餐的。」葉凡呵呵笑道。

第四百一十六章五萬塊一個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