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一十六章五萬塊一個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一十六章五萬塊一個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2更到0野馬之王。9u.net大師說是特地從盜版區特地到來註冊了凹號訂閱支持狗子,而且一來就是連續打賞,真是令狗子,唉!說什麼呢?昨天晚上坐電腦前很是感動。最近有好多介,兄弟都說特地來訂閱支持狗子的,有你們的持續支持,狗子也有信心越碼越好了。雖說每個月的訂閱費僅六塊錢左右,但畢竟是你們省下來支持狗子的,還得說謝謝!下個月一號恢復每天萬字更新。這個月也更了出幾萬字。你們是狗子的衣食父母,希望看盜版的兄弟看在狗子每天熬夜的份上能再回來五成,這是狗子的心愿。讓官術走到金字塔的頂端吧!,

「吃大餐,我說葉助理,你現在是助理了,怎麼也得弄點錢給我們吧。不然中午的活動那檔次得下降很獯渦ぜ頤簧俑你們錢吧,總得分點給我們鄉安排活動是不是?」賀佳貞一臉正經說是道。

「賀書記,這話你也說得出來。你堂堂一個鄉黨委書記還記得著我那幾塊錢,咱宗教局是個窮單位。你又不是不知道的。」葉凡趕緊叫著苦了。那臉皮也學得厚了許多,一點也不感覺害臊。

「沒錢!我網到西盤鄉一接手才知道財政上就剩下幾百塊錢。外面的欠條一大疊,天天都有人來要債。飯館的,包工頭的,就連菜市場的小販都有人來要錢,說是政府食堂欠的菜錢,估計前前後後的還欠著幾十萬。就是年關都難過了,本來想去市裡弄點錢,可是一下子又批複不下來。唉

賀佳貞一臉的苦澀,不像是裝的。她講的也是實情。賀佳貞有個。親戚在市裡任副市長,弄點錢應該有。只是年關到了,看來她是真來不及了,即便有錢也得等明年了。

看來這西盤鄉真是窮得掉渣了。其實葉凡心裡頭也明白,這西盤鄉跟原來的廟坑鄉差不多,都是乞丐鄉。

一年的財政收入還不到的萬。也的確沒錢。而賀佳貞又是網接手不久,估計即便是有錢也被原來的鄉長書記給花光了,哪兒有剩錢給她用。

就像自己去宗教局報道一樣,移交下來的就是一疊厚厚的安票和欠賬賬單。

賀僂貞網上任,這日子肯定難過了。..年關立即就到了,沒錢鄉政府的工作人員人家怎麼看你這個黨委書記,威信那可是會大打折扣的。

而且這次活動西盤鄉又是地主。總得搞些招待,沒有個萬把塊錢也是弄不下來的,雖說大頭葉凡這邊出了。

看著美人兒在一旁那是眉頭緊鎖,為錢愁得人都好像有些瘦了,葉凡心裡一酸,也不是咋。滋味兒。

一股子雄性要保護雌性的豪情又噴了,當然,葉凡不可能會胡亂去保護所有的雌性的,那當然是自己看得上眼的人了。

賀佳貞跟自己跳過貼面舞,那次在廟坑鄉的紅珊瑚舞廳還打了架,也算是共過患難。

而且賀佳貞調到林泉后對葉凡的工作一直都是大力支持著的,不管葉凡幹什麼她都是力挺的。所以葉凡也覺得能幫的也該幫幫她了。

「你真的見死不救?」見葉凡還在沉默相對,賀佳貞沒好氣地白了葉凡一眼,那股子韻味差點熏得葉凡立馬就想做點什麼,當然是想把她給擁進懷裡好好愛憐一番了。

「你還沒餓死嘛!呵呵葉凡調侃道。

「你」真想等我死了你還救什麼?哼1賀佳貞有些生氣了,哼出了這麼一句話來后細細一想小好像有些太過於曖昧了,有點像是情人在打情罵俏的樣子,羞得趕緊轉過頭去不理人了。

「好了好了!三萬行了吧!你打個活動用度的收條去宗教局的辦公室丁主任處領取就行了葉凡笑道。不敢再開玩笑,時間也不允許。

「哼!才三萬就想打我?」賀佳貞其實心裡已經在大喜了,本來以為葉凡能給一萬就不錯了,誰知自己一嗲就給了三萬,心裡感覺到了微微的甜意,偷偷地掃了葉凡一眼。不過感覺面子上過不去所以還是故意哼了一下,那鼻音還是挺重的。

「還嫌少,那」那五萬算了,不能再哼了,不然我得破產了葉凡搖了搖頭有些肉痛樣子。..心道,這女人就是厲害,一個「哼。就能讓老子砸去五真,老子是不是犯賤啊!

「真的,你可不準反悔小五萬?」賀佳貞狂喜了,一雙杏眼盯著葉凡。

「我還騙你不成?」葉凡淡淡一笑,掏出筆來唰唰寫了一張條子遞給了賀佳貞。

「謝謝你葉助理。」賀佳貞搶過了條子。

「叭1地一聲怪異聲音響起,葉凡還沒反應過來,感覺臉上好像一小團溫熱濕熱拂過,賀佳貞如一片落葉,早就飄走了,此地就餘一股余香淡淡在飄著。

葉凡伸手撈了一下,沒撈住人,倒是不小心在賀佳貞那臀部拂了一下。

「五萬塊,被你摸走了,咯咯咯」。一向穩重的賀佳貞居然像介。快樂的精靈,翹

擦巴了一下臉上,某豬哥喃喃自語,哼道:「沒錯!不是做夢。臉上的口水還粘著的。不知是否有唇印粘著,應該沒有,她好像今天沒用唇膏。太幸福了,太貴了,五萬塊錢一個吻,這生意他娘的得把褲子。唉!她真像個小女孩。」

「葉助理,剛才賀書記領走了五萬塊,是你批的。時間差不多了。問你什麼時候起程?」

這時丁香妹輕輕推開賀,見葉凡一個人正傻,也愣神了一下,感覺怎麼有些兒怪怪的味道,不過她也沒弄明白到底生了什麼事。

「1地一聲當然是關門。

接下去是「哦!,地一聲驚慌的輕呼聲響起。

肯定生什麼事了。

對!沒錯!

進來問事的刃公室副主任丁香妹已經被葉凡一把拽入了懷裡,摟在懷裡一托就壓在了大板桌上,某被賀佳貞點起了漏*點的豬哥那是毛手毛腳的,粗嘴狂燥的咬向了丁香妹。唇舌相交,兩人緊緊的貼在了一起。

丁香妹先是驚慌了幾秒,過後就安靜了下來,賣力的迎合著某人的索齲一個世紀長吻,兩人都非常的滿足。

其實此玄的丁香妹只不過作了賀佳貞的替代品,葉凡吻著她意識中出現的卻是賀佳真的嬌美臉龐,濕熱小唇。

丁香妹當然不曉得這其中的因由了。坐起身來整理了一下衣服。又幫葉凡整理好壓得有些皺巴的衣服,掏出紙巾輕輕的把葉凡擦去了唇邊印著的淡淡唇櫻頭深深的埋進了葉凡懷裡一陣子,眼眶中隱隱的有些溫潤了。

「你家那口子對你不好是不是?」葉凡脫口問道,見懷中人有些梨花帶雨樣子,很是惹人愛憐。

「他是個中學教師,畢業於水州師大,整天跟一群半大孩子打交道。感覺很煩。去年跟一中的校長還吵了一架,那個校長時不時會想些法子整他。

上學期終於逮到了機會。他班上一個小孩子被人打了。當時顧凌丁香妹丈夫正好去廁所,校長就說他不安心教學,極端不負責任,他當時也爭辯了說是拉肚子,還同示了醫院的證明,可是那校長是鐵了

了。

最後……唉……

最後被整到「龜湖鎮中學,去了。現在連禮拜天都不願意回來,一個月才回來一次。所以一直想改行到其它部門,可惜咱們家縣裡沒人。這個相當的難。

錢也送了不少,就是沒動靜。以前為了給我爸治病他家的十來萬塊積蓄全花光了。我」我當時嫁給他說白了也有些被逼的。倒不是他家裡人逼的。是我媽逼的,為了報恩。十幾萬塊我也還不起。只好用一輩子的身子還了。」丁香妹幽幽說道,一臉的愁悶。

「他打你了?」葉凡拂了一下丁香妹那柔軟的絲,問道。

「有時也打架,生氣了就喝悶酒。唉1丁香妹臉上一顆淚珠子終於順頰而下了。

「到鄉鎮工作他願意去嗎?」葉凡想了想,憑著自己跟龜湖鎮黨委書記柳政的關係安排個人應該不難。

「你你是說他有希望?」丁香妹仰起頭,眼眉中儘是一股子說不出的複雜味道。

「龜湖鎮的柳書記跟我關係還行。說不定能行。」葉凡說道。

「他肯定肯!謝謝葉助理。香妹沒什麼能報答你的,謝謝,」丁香妹哽咽著激動不已。胸前雙峰擠得葉凡胯下可是有了反應,丁香妹當然也感覺到了那根硬物,臉一下子就紅了。

「沒事,咱們是同事,走吧!起程。你上我車子,咱們一起。」葉凡拍了拍懷中人難捨的走了。

車隊起程了,張強在前面開車。葉凡跟丁香妹坐在後座。

兩人沉默了一陣子。

「葉助理,局裡的五朵金花我覺得那扣工資的事還是算了,很麻煩的。」丁香妹很是擔心的說道。畢竟這五朵金花的枕邊人太強大了,合起來就是一個小圈子。

五朵金花的丈夫分別是副縣長,人事局局長,信訪辦主任,政府辦小主任,檢察院院長。

就拿最差的信訪辦主任牛立富來說,他雖說沒有多大實權,但要告你狀,專撿一些對你不利的信件轉到縣長書記手中還是有這方便的。

前次葉凡的十大罪狀就是信訪辦主任牛立富轉給衛初蜻縣長的。所以這個簡直就是一個馬蜂窩子。一捅就會群起蟄人的。

「呵呵,沒事,再不整頓一下也太不像話了,如果長此下去局裡人都不來上班這局子還怎麼管理。」葉凡淡淡一笑渾沒在意。

「這個你是局長,你拿主意,我執行就是了,這五個人本月的工資就用不打入她們卡里了。」丁香妹很是無奈,自己這個領導年青,幹勁足,心氣高,似乎絲毫沒把那五朵金花的枕邊人放在眼中似的。,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肌章節更多,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