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一十七章抓錯了地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一十七章抓錯了地方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3更到,壞有一更在晚卜」風少爺的右」很厲害,訴代心出張月票,謝謝!

「沒事,她們如果來問你就說我說的,叫她們來找我就是了,哼1葉凡冷哼一聲,臉色不怎麼好看了起來,掃了一眼丁香妹,現前排副駕坐上放著一個大箱子,差不多把前排跟後排隔開了,而且那箱子很高,基本上頂上車頂棚了。..

像這進口的改喜「牧馬人,車體寬大,後排坐皿個人還不會覺得擠。長度也增加了一些,這個箱子倒是個好東西。

有力的隔斷了在前面開車的張強的視線,後面要做點什麼犯騷子的事估計也不好看見。而且張強一上車后就沒轉過頭,規規矩矩的開著自己的車。即便是回頭也只能看見後排座的人頭,其實張強根本就不會回頭的。因為鐵占雄有交待,對葉顧問要恭敬,才能撈到好禮物。

葉凡心裡一喜,暗叫道:「機會來了,它娘的,這箱子好氨。

剛才被賀佳貞激起的那份子情趣可還沒退,手不由得就伸了過去,穿過茄克一下子就握住了丁香妹的山峰頭。

丁香妹嚇了一跳,抬眼看了看前面開車的張強,也感覺好像他應該看不見什麼的,也就放心多了。白了葉凡幾眼沒吭聲,身子照老樣子坐著。

不過胸脯上面被搓了一陣子下面又被搓了一陣子丁香妹也有些扭捏了起來,感覺身體開始燥熱了麻了。

眉兒一抬偷偷掃了葉凡一眼。現這廝帳蓬早就高支了,像一竿標槍撐在那裡,好像還顫巍巍的。

知道他很難受,一時心軟了小手伸了過去抓住了那竿槍,輕輕一捏一抓,葉凡身子沒來由的四嗦了一下,但並沒拒絕的意思。

丁香妹知道葉凡同意了,拉開鏈門套弄了起來,當然,是用手了。

一邊弄一邊說著話,當然是為了分散前面開車的張強的注意力,畢竟人的耳朵可是關不住的,說道:「葉助理,肖飛城先生這次全家都來了。..吳夫人長得很是富態,不過她女兒就有些」

丁香妹說了半句話,好像不好意思說。

「他女兒,怎麼啦?」葉凡問道。

「他女兒叫肖茵兮,身材和臉蛋都不錯,一個美人。只是,只是臉上長了塊斑紋,有小指頭粗。太可惜了,如果沒那塊斑紋那就不折不扣的一個大美女了。

丁香妹嘆息著手上動作更是加快了不少。不過葉凡那玩意兒就是不肯出來。

這時車子停了,估計是前面堵車了。丁香妹只好停止了動作拉上了鏈門。

這時現衛初蜻的臉居然突兀的冒在了窗戶前,葉凡趕緊打開了車門。

「葉助理,衛縣長的車子輪胎被扎了,這路又不好走,你的車子好。只好擠一摔了。」衛初蜻那個秘。「上車吧1時凡說道。

丁香妹知趣的下了車子,跟衛初嬉的秘書爬到了一部皮卡車上箱里。

車裡又換了一種淡淡的香味兒,有點像白合花,衛初蜻坐了起來。掃了葉凡的車一眼,笑道:「不錯呢葉助理,你這車比我那輛氣派多了

「哪裡,你是縣長,我哪能跟你比,這車不過是朋友哪裡借的先救救急,呵呵」葉凡憨實的笑著,很是謙虛。

心裡暗暗罵道:「真是衰氣,那東東就快出來了居然遇上這檔子犯騷事,要是衛初猜肯給我弄就美了。唉」。

想到這裡不由得那眼光又隱晦的滑向了衛初蜻,這下子兩人因為是並排而坐,隨著車子的晃動手還時不時會碰在一起,一股體息直撲過來,這廝胯下立馬有些心猿意馬了,漸漸的又有了反應。..

慌得趕緊狂念「清心咒」行氣幾圈后才壓下了那股子邪火,心裡大喊吃不消,它娘的,要是給衛初蜻看見人家會怎麼想,那可真是逑大了。

「你朋友,肯定要個有錢人,能買這車的人不簡單。」衛初蜻淡淡笑道很風韻氣度。

「估計有二三百萬吧,也不算很有錢,聽說這車只不過是一二手貨。」葉凡打著掩護,他可是不想讓衛初蜻看出這車子的底細來。

「二手貨,呵呵,七八十萬的二手貨不簡單衛初蜻意有所指。好像看穿了什麼,不過她也沒點明。

「糟糕!我咋沒想到衛初蜻可是一正宗的海歸派,說不準在國外見過這車子,有點弄巧成拙了。」葉凡心裡暗暗自罵道。

吱一嘎

一聲急響,牧馬人打了個急轉彎。劇烈顫慄著傾向了一邊,似乎都快懸空了。不過估計是張強技術好。終於停住了車子。衛初蜻沒防備之下「埃地一聲刺耳尖叫,頭猛的向著前面的椅子撞去。

葉凡眼疾一把就拽住了衛初蜻,為了控制住身體,再說那前沖凹刀咒犬大了。兩人當然是很親密的摟成了一團。

葉凡硬生生的用腳抵在前排位上穩住了身了,把衛初嬉緊緊的側摟在了情里,為了防止她受撞,還把整個身子緊緊的給裹在了自己胸口。

感覺胸口並兩團堅挺被擠得變了形。那是一種另類的刺激。這廝心思電轉,故意俯了下去。

手微一用力,順勢側過了衛初蜻,一把就抓住了衛初猜胸前雙峰,順勢連整個臉都湊在了衛初蜻的嫩滑臉蛋上。大嘴那可是不老實的緊緊的擠在了衛初妨臉腮一旁,聞著那股子淡淡體香,這廝差點迷醉了。心道:「娘西皮的!縣長的臉那還真是嫩滑。好像都帶有一股子另類的官膚似的

當然,這一切都是在車子還沒停穩前完成的,說是遲那是快的。不過葉凡是七段高手,這點手段對他來說還是難不倒他的。

不過,不久車已停穩了。如果再假著不知繼續下去就太明顯了,這廝很是不舍的抬起頭,問道:「怎麼回事?」

「前方突然從山上滑下一塊大石頭。逛度很快,幸好躲得快。不然就砸車上了張強心有餘慎,打開車門跳了下去。

「多!還不放手?」短暫的驚詫之後衛初猜反應過來,感覺有些怪異。見自己胸前雙峰子之其一被一隻魔爪子緊緊的拽在了手掌中,一股異樣感覺頓時傳遍了全身。

心裡有些懷疑剛才葉凡有故意使壞的嫌疑,不過又沒什麼證據,如果責問的話那可就有點恩將仇報了,人家可是好心救你,救人時情況緊急,哪還能顧著那麼多,衛初精心裡嘆息了一下,只好很是不甘願的吃了個惱火的啞巴虧。

「哦,」哦」,我抓錯地方了。」葉凡人一激靈,一急,倒是說錯了話,連這種犯渾的話都說了出來。

「你,哼」衛初猜差點氣結過去,心道你抓錯地方了,那是想抓我什麼地方了,難道剛才他真是故意的,應該不可能,除非是電視中演的武林高手才有那般身手的。哼了一聲下了車子。現張強正拿著一根鋼在撫那塊石頭,估計有七八百斤。

「娘的,手感還不錯,彈力很足的。果然一隻尤物!唉!我好歹也是一七段的高手,怎麼見到那隻母大蟲就有些怵,怪了,難道真的是陰克陽嗎?相衝啊1葉凡暗暗吞了吞口水。

兩人合力,不久就技開了石塊。又重新上了車子。這次衛初蜻有了前車之鑒,所以身體一真靠在了對面的車門上,跟葉凡的距離拉開了有近半米,就像在防某狼。

「唉!這路又差又危險。靠山的一面全是徒壁,上面巨大的石塊搖搖欲墜,不小心砸著車子的話很可能會引起車毀人亡的慘劇。」葉幾嘆了口氣,意有所指。

「嗯!魚陽的公路的確差,我在南福省這麼多年還從沒見過如此差的路。可惜縣裡財政吃緊,不然真該好好修修這路了。」衛初鑄也有些心憂,剛才的遭遇可是令她還有點心驚肉跳的。

「衛縣長,聽說你是省里下來的,還是得想辦法從省里多弄些款子下來才行。這路如果繼續這樣子下去還何談什麼經濟的大騰飛,只能是一個夢想。人家外商或外地客人一見咱們這路就熄火了,怎麼還肯來砸錢,估計連個泡都不會冒的葉凡又慢慢的把衛初蜻往林泉大通脈上面引去了。

「我知道你的心思,是不是還在怪縣裡否決你的林泉大通脈藍圖?」衛初蜻露出了一絲笑意,心裡對葉凡修路的執作還是很欣賞的。

只是感覺此人有點猥瑣,那雙眼神總愛往自己乳溝子里鑽,剛才更是放肆,抓了自己那個地方。到現在還感覺有些隱隱的燥動在不停歇。

衛初特自從大學時男朋友為了出國拋棄了他直到現在也沒再找人,彼有股子視天下男子為糞土的輕視之感覺。

所以當時葉凡觸了她的霉頭。一見到一個舊歲就從海大畢業的高材生。而且還那麼牛氣,工作半年就連升三級。從一個普通的科員坐上了魚陽第一大鎮鎮長寶座,心裡就有氣。

當時就讓衛初婚找到了以前她那介,優秀的男朋友的感覺。所以葉主差不多無形中卻是成了衛初蜻男朋友的替代品,不過這個替代品可是一個倒霉蛋。因為衛初蜻恨她男朋友正恨得要死,葉凡不是正撞槍口

再加上後來退街的事有人演了戲真惹著衛初婚,那印象是一泄千里。才生了後面一直咬著葉凡不放。罷官還要法辦等等。。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心辦。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