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一十八章縣長說有好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一十八章縣長說有好處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更到!謝謝「野馬蘭王,大大的再次打賞!,脅※

其實衛初孀心裡也悶心自問過。..為什麼?從心底里剖析自己的話那就是自己有點嫉恨特別優秀的男子,自己以前的那個男朋友就是屬於特別優秀的類型占所以葉凡同志成了替罪羊。

當然那般子猥瑣的眼神是葉凡故意搞的。那眼神鑽的就是衛初猜一個人。因為葉凡一直想報復衛初蜻對他的態度。

「葉助理,關於說動肖飛城先生的事你真的沒有什麼好的辦法了嗎?」衛初蜻還是關心的是經濟安展問題。

「這個很難,原因我早就說過來了。估計可能性不到一成。」葉凡搖了搖頭。

「葉助理,我們要善於開拓思路。從沒辦法中開創出辦法來才對。遇到困難不是推三脫四的,而是要銳意進取才行。你相當年輕就坐上了縣長助理的位置,這是賈書記和縣裡對你的信任才把這副擔子交給你。

從你的履歷就可以看出,你相當有能力的,甚至可以說是傑出歲海大畢業,到了天水壩子降服了很不好管的一幫子野蠻鐵血村民。短短半年時間裡你歷任過副鎮長。副書記,鎮長,直到宗教局局長現在又是縣長助理了。

你的提拔之路可是空前的,而且你的家庭情況我們也知道,並不是特別的好,說明這些全都是靠你自己的努力換來的。

在林皂時你能拉來三千多萬的巨額資金,為什麼對於線毯廠你就撒手不管了呢?

我相信你一定能想到辦法的,人是活的,只要活著就有辦法可想。賈書記和我對你都是寄予厚望。

如果這次的事能辦成,還有更重要的工作要交待給你的。..」衛初蜻巧舌如簧,儘力把葉凡往自弓挖的陷井中踹,而且還拋出了個模糊的金餡餅來。

「呵呵呵」江郎也有才盡的時候,何況我哪比得上江郎。」葉凡頭腦冷靜,那介,可是一點都不上聳,嘴裡委婉的推脫著。

「就拿我在林泉來說吧,了大力氣拉來了三千五百萬投資,為了林泉大通脈藍圖,我又上奔下跑的,累死累活也化緣來了一千多萬資金,都快成丐幫幫主了。

到最後怎麼樣了,呵呵,說句令人寒心的話。不是照樣子被罷去了鎮長職務,聽說差點還要蹲大牢。我想,這事再不能做了,再做下去我真得蹲大牢了。

狡兔死、走狗烹講的就是我吧。呵呵呵,不做事的升了。做事的的打屁股,要做事就得得罪人,就得出現一些小毛病,不做事當然什麼事都沒有,不做事的喜歡搗鼓做事的,最後變成大家都不願意做事了,所以,呵呵,我這又是何苦?」葉凡一臉的苦笑,當然是裝給衛初蜻看的。「我知道你有委屈,不過當時的事你處理的也的確有些不妥當。我們後來不是補償你嗎?你這個縣長助理怎麼來的?」具初蜻微微有些動怒了,瞅了葉凡一眼。

「縣長助理不是副處級幹部嗎?我現在可是享受正科級待遇的。」葉凡毫不示弱回嘴道。

心道:「你們還不是見我是一拉投資能手,想利用我罷了。」

「要副處級待遇也行,你總的拿出點東西讓大家看看才行。我也不跟你哩嗦了,這次線毯廠的事能辦成的話咱們縣不是要成立招商局嗎?以後這宗教局和招商局就交待給你了。」衛初蜻口氣一變,十分嚴肅的說道,縣長氣勢彰顯。

「招商局,行!不過你們得放權。我提一個要求。這招商局的籌建由我全權負責。

裡面人員的挑選,安排也得由我來提。..當然。你們可以監督指導。但是不能大把的塞人,至少主要的成員得由我來選拔才行。」

葉凡豪興大,獅子大開口了。直白的要權了,「當然,我的籌碼就是辦好線毯廠招商的事,就算是開頭炮吧,至少拉回四萬資金,拉不回我不敢說話了。怎麼樣,我需要一個承諾。」

葉凡說完后也是氣勢大,內勁之息微微溢出直逼向了衛初蜻。

令得她心裡沒來由的一震,暗道:「奇怪,葉助理怎麼突然間好像變了個人似的,好有氣勢,如泰山一般巍而不動,難以撼動。」

「這事我得跟賈書記商量一下才行,事情太大了,新設立一個局子涉及的方方面面太多了,還得經縣常委會討論通過報經市裡批准才行。」衛初猜也慎重了起來,說的也是實情。

「嗯,我也知道的這事很大小不過先就要一個承諾。承諾對我來說也許就是一個催劑,呵呵」葉凡笑道。

「行!我打電話問問賈書記,看看他怎麼說再給你答覆。」衛初蜻被逼得沒辦法了

感覺這小子好像是有點辦法,聽他那口氣這次線毯廠的事應該有些把握,所以。衛初蜻也不願放過這機會,既然要別人拚命幹事了給點小好處總是要的。

西盤鄉過去三里路就到了南天頂下。南天頂海拔高達一千來米。山上雲霧飄渺,奇石也有一些,個個挺立著,的確是個休閑的好去處。登頂而小魚陽,傳說最高的地方能看見魚陽周圍的四個縣。

不過現在交通太差了點,碎石子公路坑坑窪窪的,這還是因為前幾天宗教局和西盤鄉臨時頭安排人來了個突擊整理,不然車子根本就上不去了。

處於半山腰處的南天寺還是不錯的,有好幾十座大大小小的古寺廟群。和尚廟也有,尼姑庵也有。

聽說建於唐朝時期,距今已有一千多年歷史了。到處都是蒼松翠拍。古樹盤迴,一條石階小路一延伸到了寺里,石階小路幽靜而神秘,小路旁的樹林里瀰漫著淡淡的霧氣,真有點仙境的感覺。

客人們全下了車改成步行,一路說說笑笑權當旅遊了。

昨天為了把那個重達二萬多斤的巨大銅像搬到寺里去可是彼花費了一些周則,動用了上百人,剛好縣武警中隊在西盤鄉義務修路,所以就把他們給請上去當了一回臨時頭的扛石工。當然,宗教局這邊也花了幾千塊錢打理。

當時還是羊頭峰的謝遜少校打了招呼,縣武警中隊的劉向飛中隊長才肯出兵的。

衛縣長當然去陪省市來的客人了,葉凡專門給肖飛城先生當起了嚮導,他這醉翁之集當然不在於肖飛城了,而在於他口袋裡的錢。

肖夫人看上去的確富態,但並不是特別胖的那種,而是給人一種很富態的感覺。對人非常的和氣,並沒那種有錢人趾高氣揚的派頭。

倒是她的女人肖茵兮完全是個過客一樣連話都懶得講,心裡好像有些鬱悶樣子。

時不時還會拉下帽沿來遮住臉額上的一塊小指頭大的麻黑色褐斑,也許不高興的原因就在於此了。

葉凡偷偷地放出鷹眼觀察了一陣子。現她臉上的這塊麻斑有些奇怪。按理說如果是普通的麻斑憑著肖家的大氣早就動了手術挖了它,做個美容手術不就解決了。

不過這事他也不敢開口去問小這不是找不自在。人家最煩最怕的就是那塊麻斑,你還要提出來也不是惹人煩。

肖茵兮的身材相當的,一米七二的個頭,條條的腰姿細胸脯卻不臀部也是挺翹的,在牛仔褲的緊蹦下顯得很是性感覺。在葉凡前面一扭一擺的,臀縫分明,很是招人眼球。葉凡甚至能想像到她那兩瓣臀瓣肯定迷人,彈性十足的。「肖先生,聽說你們飛雲集團是經營布匹絲織等方面生意的,咱們魚陽也盛產蠶絲,倒是能提供充足的原材料。而且魚陽經濟不怎麼好。所以勞工方面卻是非常便宜的。肖先生是否有意在老家也建一個有關這方面的公司或廠子?

葉凡開門見山,前天在得月樓已經跟肖飛城談了一陣子,也算是半個熟人了,所以話說得也較直白。先探探肖飛城的底子再說。

「呵呵,魚陽是我老家,對於家鄉,能相助的我肖飛城也不含糊的。只不過魚陽的路太差了,就拿絲織一塊來說吧,雖說魚陽的蠶農也相當的多,但是並沒有形成一條有利的產業鏈。

縣裡除了一個絲織線毯廠子外就沒看見其它的有關這方面的配套廠子了。如果投資在魚陽就等於一個孤廠,一個孤廠子想贏利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打個簡單的比方,假如某台機器壞了咱們的零件都得從絲織業較達的沿海地區去買回來,這樣一來二去的花了車費不說,也誤了工。

這樣一來,我們為何不把工廠直接建在沿海,還要去花那麼多的冤枉錢幹什麼?那樣做的結果就是成本可是加大。咱們在商言商,這個投入總得要有回報,如果虧太多不符合公司的利益。

咱們肖家控股的飛雲集團雖說是以肖家為核心,但還有許多外姓的股東。如果一直作賠本生意公司還怎麼能展下去。與其這樣子做還不如我直接捐贈幾百萬給魚陽了。」

肖飛城話很是實在,也沒推譚。直接就點出了魚陽的癥結。說完后似笑非笑的看了葉凡一眼。估計也猜到了葉凡的一點心思。

肖飛城也知道,自己一回來。魚陽縣肯定是不會放過自己的,當然是想鼓動自己投些資金為家鄉人民謀些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