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二十一章無恥狗男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二十一章無恥狗男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馬!王,大俠的打賞,謝謝!,※

「葉先生請說。..dudu」肖茵兮果然中計,問道。

「這個有點唐突,我擔心舁姑娘會生氣。」葉凡又撒網道。

「沒事,有話直說,我不生氣肖茵兮態度好了不少。還微微的笑了笑。

「小小時候我跟一個中年道士學了一點草藥之術,不過有些疑難的病小問題還能治一治。前段時間遇上一個邋遢的破道士,他給了幾顆藥丸,叫「後宮玉顏丸」對於去斑消痘效果特別的好。昨天晚上省報記者蘭閱竹就試用過,一個半小后就見效了。」葉凡淡然而自信的說道。

「哼1肖茵兮並不笨。葉凡一撅屁股她已經猜到了什麼意思,臉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

有些怨傷的說道:「沒用的小我知道你是好意,我這斑紋並不是簡單的斑紋,如果只是表面的現像去韓國整形一下就行了。我這個不行。醫生都說病根不在此,它已經深入皮膚。甚至到了骨髓,唉」謝謝你了

講到自己的額上容顏肖茵兮眼中似乎有細小的淚珠子在閃,女人最重容顏的。一個本來就長得相當美的姑娘就因為那塊麻斑破壞了整個臉蛋形象,不哀傷才怪。「何不試試,反正也沒什麼壞處。聽說此丸是古代皇宮中的后妃們用的,用得時間長了面容能隱隱的閃現玉之光澤,所以才叫後宮玉小顏丸」而且我也有一手金針之術,配合藥丸治療效果更佳的」。葉凡繼續鼓吹著自己的神奇藥丸。

「真」真的能行嗎?應該不可能,針炙治療我也試過,當時找的還是國內非常著名的施純道大師日他說針炙只能起到活絡通血通氣作用,對於我臉上的麻斑只有一點的消色作用,效果不怎麼好。」肖茵兮是有點動心了,不過一想到就連國內著名的針炙大師都那樣子說了,難道你葉凡一個跟江湖術師學了一點偏門草藥之術的後生子能比施大師還要厲害?

所以又是搖了搖頭,失落得很。..

「你不相信?。葉凡逼了過去。

「不是不信,估計是沒用。」肖茵兮搖了搖頭,當然是不信。就怕麻斑沒去除反而整成毀容了那不是更慘。

「你伸出手來,我先在你手掌上試試。dudu小葉凡信心十足,當然是裝出來的。

「行!就試試,在手上肖茵兮下定了決心,反正在手上應該不會毀容到什麼地方去。

「葉凡早就準備好了,拿出一玉瓶來,從裡面倒出藥丸,一看那顆黑色難看的藥丸肖茵兮眉頭又皺了起來,心裡又失去了希望。

「別看它難看,關鍵是要有藥效。」葉凡看穿了她的心思,笑道。

找來水颳了一點葯糊下來調好后塗在了她手掌心上。

「有感覺沒有?」不久後葉凡問道。

「很熱,好像會燙,皮膚里扎扎的癢。」肖茵兮有些羞澀的說道。

「無恥!狗男女。突然一聲怒叱傳來,兩人訝然望去,現玉小嬌龍正一臉慍色,滿臉的不屑和惱怒樣子。估計是認為自己倆人在樹下正幹些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還是什麼,當然是想歪歪了。

一看玉嬌龍那妖狂的臉色,葉凡那氣可就大了,冷笑道:「管你什麼事,咱們幹什麼跟你何甘。狗咬耗子,多管閑事!吃飽飯沒事幹啦?。

「你,無恥1玉嬌龍氣那臉上的玲瓏鼻子好像都在抖瑟,一甩手。臉色角青著。..撻撻嚙跑了。

「莫名其妙嘛1肖茵兮倒給她弄得一堂霧水,哭笑不得。

「呵呵呵,別管她,你洗手吧。

」葉凡交待肖茵兮洗了手。

「她是你女朋友?」肖茵兮眼神有些怪怪的問道。

「不是。」葉凡頭也沒回答道。

「不是她幹嘛管你,真是豈有此理肖茵兮憤憤然了。

「呵呵。一個瘋女人,咱們別管她。估計是看你長得漂亮,忌妒了葉凡笑道。

「姓葉的,你敢罵我瘋女人,姑娘跟你沒完,哼,一對狗男女。咱們走著瞧!我呸呸呸1躲在石壁后還沒走的玉嬌龍差點氣暈了過去。莫名其妙的感覺鼻子居然酸麻,委屈得很。

心道:「他又不是我什麼人?我生什麼氣,我難道在想他,呸呸呸!我會想他,一個淫賊!臭淫賊子!

見取得了肖茵兮的初步信任。葉凡搭上脈細細的調氣檢查了一番下來。感覺肖茵兮臉額上那塊麻斑所通的經脈有堵塞現像,估計病因就在此。如果施行「乾元金針術,配合「後宮玉顏丸,應該能有六成把握。

「我有一慨記握能治好你臉的那小塊麻願意試嗎。」葉削咫切犬道,大師風範彰顯得淋漓盡致,很是令肖茵兮從心底里小小的漣漪。

當然,葉凡把把握的層次降低了不少,免得到時丟大丑。

「行,那就試試。」肖茵兮臉上露出了急切的神色。

「魚已入網就得慢慢來了。」葉凡會心的一笑,說道:「不過我有個條件,也許你認為我有點乘人之危。不過我也是給逼得沒辦法了。」

「你要多少錢,我可以給你。」肖茵兮那微笑著的臉色又沉了下來。感覺人怎麼都無法脫離開一身的銅臭氣,經商的這個樣子,當官的更不能免俗。

「四!我只收成本費。不過我需要你父親的公司注資魚陽絲織線毯廠。」葉凡硬著頭皮拋出了條件。

「這個不行,公司有公司的章程。魚陽的條件不好,能投資的話我爸早就投了,畢竟我們家的祖上是魚陽人。」肖茵兮立馬就搖頭拒絕,掃了葉凡一眼說道:「如果葉先生真的治好我這集麻斑,我可以給你。萬。」

肖茵兮拋出了顆重磅炸彈,心道有匆萬能抵你一輩子工資了別狂喜的暈過去就是了。

不過肖茵兮註定要是失望的。因為他遇上了葉凡這個另類,卻是眼皮子都沒跳一下,搖了搖頭。

說道:「不行!我說過只收成本費,有一萬塊左右就夠了。我需要你爸的公司注資。飛雲集團既然是專門做的絲織布匹生意,一定有辦法盤活陽魚絲織線毯廠的。

我們想不到的辦法你們卻是能想到,我們沒有的路子你們卻是能找到。因為你們規矩,也知道一些內幕布,知道行情就好下手。而且魚陽養蠶的蠶農可不少。勞工又便宜,應該能贏利,只是利潤太少不符合你們公司利益罷了。」

葉凡一眼就點到了實質。

「一百萬。」肖茵兮加碼了。對於注資的事就是不鬆口,因為葉凡剛才跟肖飛城聊天時的話肖茵兮在一旁也聽見了。

「不行!這是唯一條件,你也別說我這個人怎麼樣?各人有各人的難處。不過關於藥丸的事還請你給我保守秘密,這事就限你跟你父母知道就行了。免得惹來不必要的麻煩。走吧肖姑娘,我看素食點心也該到點了,去嘗嘗咱們南天寺弄出來的特色點心。」

葉凡笑了笑叫上肖茵兮起回到了南天寺。

在桌前又遇上了玉嬌龍,她正跟自己的長輩們坐在一起,看見葉凡路過不由得冷哼了一聲。

「幹嘛嬌龍?氣鼓鼓的,什麼人惹著你啦?」一旁的叔爺玉史介微笑著問道。

「一隻狗。姓葉的狗1玉嬌龍撒氣的哼道,眼睛卻是盯著葉凡。這個相當的明顯,那隻狗鐵定指葉凡同志了。

「老子啥時成狗了,真是個小蠻娘,跟電視中演的「玉嬌龍,真是有得一比,咱可不是羅小虎,莫名其妙的就挨了頓。這女人難不成是我的剋星?」葉凡只好無奈的苦笑著。朝著玉史介等人點了點頭打起了招呼。

「好小子,那天就是你欺負嬌龍的是不是?」玉史介反映過來。可是有些生氣了,在玉家人中,玉史介這個省財政廳的副廳長一向是最寵玉嬌龍的了。再加上身居高位,居高臨下的出口就叱了起來。

「時不起玉廳長,那天只是個誤會,呵呵。誤會1葉凡趕緊打著哈哈,因為周邊幾桌人經玉史介那麼一吼,口光全盯向了葉凡。今天這南天寺的廳中可是賓朋雲集,費家、玉家、肖家、謝家四大家族市裡省里的親戚全回幕了,自己作為主辦單位的頭頭也只得忍著。

費默和周長河等人當然在心底里偷著樂了,心道:「罵得真是解氣啊!再罵狠一點,看這小子還怎麼倡狂。一個小小的縣長助理現在惹著了省財政廳副廳長,估計就是衛初蜻這個縣長都不好出頭來解圍,這下子有好戲看了。」

「誤會小夥子,以後就是有誤會也得注意點,哼1省審計廳廳長玉滿庭也沒給葉凡好臉了看,話中隱然有所指。估計最近玉家鏡月山莊的事給鬧的全玉家人都心煩,葉凡其實是當了一回受氣包。

「玉廳長,你是高官沒錯,可是你也得問問你們家嬌龍到底怎麼回事,摸著良心問問,那天的事到底孰對孰錯!哼1泥人也有三分氣,這時全廳幾十號大大小小的官員全都掃了過來,葉凡再也忍不住了,冷冰冰地反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