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二十二章老東西不是個東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二十二章老東西不是個東西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稻草人「大強舊腎次。..dudu馬點王,引只的揮賞,謝謝!

「葉助理,說話得注意影響,他們可是省里市裡回來的客人。你作為今天的主辦方的負責人得注意影響。對上級領導要尊敬著點,別鬧情緒。有錯誤承認一下道個歉就是了,年輕人啊,真是倔1

這時費默唯恐天下不亂似的,恰到火候的的插了一句話,完全是以一個領導教刮下屬的口吻說出來的。完全是火上澆油。說完后還直搖頭,好像很惋惜似的。

「呵呵小子,牛氣得很啊1玉史介斜瞄了費默一眼,知道其人也沒安什麼好心,不過他也不在乎這些。

葉凡要跟他叫板份量太輕了,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上。輕蔑的看了葉凡一眼,再巡了一眼廳中眾人,冷笑道:小子,老子在當縣長助理時你還在穿開襠褲哇哇叫著要吃奶,脾氣倔,就是你倔得像頭牛我也得把角給拔了,一個小屁孩子,不像個東西!什麼玩意兒,哼1「玉副廳長,你這是封什麼話?老,並不能代表著什麼,只能說你離棺材的距離近了許多,呵呵,小子雖說嫩。但嫩也有嫩的好處,至少還能多看幾天高空的艷陽,多吹幾天春風。老東西,也不是個東西1葉凡火大了。最近諸多不順使得他再也忍不住了。心裡哼道:「去他娘的「忍。1

「呵呵呵,玉老哥,你啥時成了老東西了,看來咱們不服老都不行了。」一個小眼矮子站了起來笑著說道,轉頭沖著葉凡哼道:小夥子。講話要注意風度,怎麼能罵人家玉廳長老東西,人家會老嗎?」

此人是費家的靠山柱子,名費方成。南福省建設廳廳長。明面上是幫玉史介教葉凡這個毛頭小子,實際上是來加油挑事的。特別是那咋,「老東西,他可是加重了鼻音。拖得老長,生怕玉史介給忘了似的。

果然,有人中計了,忍不住了。..

「媽的!活膩味了,敢罵我叔爺!討打1一旁的靠山虎玉世雄豁然變色,見家中爺爺輩的長輩玉史介被辱,嚓一聲挪開椅子從鄰桌騰挪了過來,一躍騰起一米多高,從空中拉開沙鍋大的拳頭照冷葉凡的腦袋瓜直擂了過來。

拳勢呼呼牛風,這一拳不輕,如果被擂中的話估計得頭上生角,甚至破頭流血滿在找牙。

「啦啦!,

一聲悶響過後,玉世雄連退三步撞翻幾張椅子總算沒摔個狗啃泥,坎坎穩住了身子,心裡在吃驚之下抬頭一掃,才現葉凡跟前站著一個壯實、冷峻,充滿一股子殺氣的年青人硬接了自己一拳。dudu年青人濃眉大眼的,臉上嚴肅。身體穩穩噹噹好像一點都沒動,有點像電影中演的武林高手那「不動如止。之勢。

「高手」。靠山虎心底里沒來由的冒出了這麼兩個字,在魚陽一帶橫行慣了,哪有這般丟臉過。

不過靠山虎雖說好鬥,但並不是蠢貨,其人聰明得很,知道眼前人不凡,自己真想硬拼的話未必枉得過他。

從他那沉穩勁就知道自己要戰勝他勝算不大,所以硬是了憋住了一股子滔天的衝動,陰煞煞問道:「你是什麼人?」

「葉先生司機濃眉壯漢子冷冷哼道,補了一句:「想玩玩就到外面去,別在葉先生面前叫嘯。你,還不夠那資格!本人張強,隨時候教,哼」。

「司機1靠山虎嘀咕了一聲正感下不了台,硬著頭皮想要迎戰時衛初蜻縣長快步上前道:「葉助理。怎麼回事?玉廳長是貴客你就是這樣子待客的嗎?快賠個不是?」

「哥,不要打了,住手吧1這時玉嬌龍也在一旁焦急的喊道,連眼淚都給急出來了。..

見葉凡站著不動,費默沉著臉哼聲道:「葉助理,你要認清形勢,衛縣長的話你都不聽了嗎?,小費默面上好像好心,其實心懷叵測葉凡當然明白了。

「玉廳長,今天我是有些魯莽了,小輩敬你一輩葉凡想了想。覺得自己是有些意氣用事了,在「忍。字上還得下點功夫,這何嘗不是對人生國術的一種磨練。今天這場合自己作為主辦者頭頭,的確不宜生事。

官場上爾詐我虞的要學會忍。遇事就衝動的話很難走得更遠的。大丈夫能屈能伸,「屈,並不代表著自己就低人一等。

所以葉凡舉起了酒杯朝著玉史介動了動,敬酒。

「哼!今天我玉史介把話撂這裡了,誰跟我喝酒我都喝,就你這杯酒我消受不起,咱是快進棺材的人了。不是個東西。衛縣長,賈書記回來你給他說一下,他托辦的事我暫時沒空,就說我玉史介下山後直接回省里了,以後有空再聊,弈旬書曬細凹曰甩姍不一樣的體蛤

玉史介倚老賣老,根本就不給葉凡面子。威脅之意明顯,估計賈寶全也想弄點錢過年,這省財政廳副廳長回來再怎麼說也要弄個幾百萬的。

本來賈寶全要陪來的,可惜遇上開會去市裡了,此刻玉史介隱晦的就以此事說事了,瞅都沒瞅葉凡一眼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大馬金刀的官的勢逼人。

葉凡的酒懸在了空中,半分鐘過後,突然哈哈狂笑,扎話道:「玉小廳長,今天我誠心致歉,敬你的這杯酒你不喝,可以,下次要喝酒的話就沒那機會了。」

「多1葉凡冷。享中酒杯嚓一聲響,砸地下頓時化成了滿地碎片。看樣子是敬土地神了。

「哈哈哈,玉老哥,何必跟小輩嘔氣。咱們哥倆好久不見了,喝幾杯,呵呵呵」這時省公廳副廳長肖銳鋒走了過來,拿著一個酒杯樂呵呵的跟玉史介說道。

肖家作為主人,先是不出頭,等葉凡跟玉家勢成水火后才出頭,其用心也是陰得狠啊!

廳中又是一團和氣,魚陽四大家族的客人全都杯盤相交,喝著米酒。表面上是相互老哥老弟的稱呼著,背地裡當然是互相拆台,互下陰手了,這就是政治,這就是官常

「姓葉的子太不識抬舉了小這次不捋了他那破帽子難消心頭之恨1回到魚陽后玉史介憤然哼道。

「二哥,要捋一斤正科級小幹部帽子還不是分把鐘的事。我想賈寶全晚上肯定登門拜訪,省農業廳拔的那筆款子不是要通過財政廳嗎?

還有魚陽的特殊展補助那筆款子不都要經過你們財政廳嗎?就這兩項專款就達到勸萬。本來只有勸萬的,你這一張口就多給了3田萬,不要說那刃o萬,就是多給的如萬還不能換一個正科級小幹部帽子嗎?

呵呵呵,如果有這樣子的好事我倒願意多捋幾個科長帽子,那不就財了。哈哈哈,來,喝幾杯。彆氣壞了身子骨。身體是自己的。不過今天的事費家那小子心懷叵測啊1玉滿庭呵呵笑著勸著玉史介。

「嗯!我估計賈寶全應該在來的路上了,呵呵呵。

」玉史介轉頭看了氣鼓鼓的玉嬌龍一眼,笑道:「嬌龍,笑一個,整天板著個臉可是會把我們家的小公主那臉壞了的。看爺叔等下給你出氣,那小小子牛氣什麼,由縣長助理一下子變成了一個守水庫的科員給你瞧瞧,讓他長長記性。知道咱們玉家的小公主不是普盈人能惹的,哪怕他是一咋。縣長助理,在咱們面前呀還不是狗糞一坨,呵呵。什麼都不是。」

「叔,你這把火燒得及時啊,哈哈哈」要默也難得的露出了猖狂的笑意。「呵呵呵,估計現在玉家那老東西正在摔盤子吧,堂堂一個省財政廳副廳長被一個正科級的黃口小兒罵成快進棺材,還老東西,最後又不是東西,哈哈哈」玉史介沒噴血都不錯了。可惜這場好戲被肖銳鋒那東西給攪和了。」省建設廳廳長費元成搖頭遺憾不已。

掃了費默一眼又說道:「不過即便是沒有肖家人出面估計此戲也到此為止了。玉滿庭在場,玉史介也鬧不了多凶的。」

「是有些可惜,不過賈寶全和衛初特兩位縣太爺那頭是有得痛了。」費默一絲興載樂禍神色一閃而逝。

「嗯!兩筆七八百的款子捏在玉史介手中,聽說年底前就能拔下前,就在這幾天之內了。那個姓葉的這麼一鬧,估計那七八百萬有麻煩了。如果不能拔下來等到明年此事說不定有變數。賈寶全沒了這七八百萬這個縣委書記都難過了,衛初蜻更得跳腳。年底了,工資、福利等等用度大,二萬吃皇糧的沒了工資福利你說會不會跳腳,呵呵呵,

」費元成淡淡笑著,其中夾雜著的卻是滿臉的陰晦。

「沒錯!咱們魚陽縣財政上根本就沒錢了。賈寶全和衛初精就望著這兩筆款子過年了。估計是想先挪用來對付過年了再說。沒了這兩筆款子跳樓都不為過。」費默也嘆了一口氣。

「那姓葉的不是要倒霉啦?嘿嘿嘿嘿」費武雲張大著嘴能吞下

氣勢突然一變,狠狠罵道:「活該,媽的,把咱老弟文遠都整進了局子,估計過年都得在局子里過了,拔了他的皮都不為過。」

「想拔他皮的人多了,市財政局的王天亮,周長河,孫榮春,玉小世雄等等,這小子估計是再也爬不起來了,就玉史介這一件事已經把賈寶全和衛初蜻逼上了絕路,不動他肯定是不行的了。」費默搖了搖頭好像有些遺憾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