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二十四章一人狂K檢察院六位同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二十四章一人狂K檢察院六位同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怎麼。..dudu許總出什麼事了嗎。「葉幾心,趕緊間雷,朋道。從趙老闆的口氣看得出來,應該是許總惹出啥么蛾子了。

「您快來吧,打起來了。打起來了1趙老闆喊道。

「好!我馬上到匕」葉凡掛了電話沖了出去,開上牧馬人直衝向了「妹仔歌舞廳」

「妹仔歌舞廳,雖說名字聽來好像挺大眾化的,甚至有點土氣。不過此歌舞廳聽說在魚陽可是響噹噹的。消費水平可是處於上流的。來的基本上都是魚陽有頭有臉的一些人物,不是官員就是有錢人。對於一晚上砸出去五六百塊這樣的高消費對魚陽拿工資的普通職工們來說還是受不了的,那可是兩個月工資啊!

許晨又是外地人,再說晚上范鵬又走了,他一個人如果惹上了本地的一些牛氓大佬可就麻煩了。

魚陽四大家族沒一咋。好惹的。把許晨整殘了都有可能,所以葉凡心裡那可是急了,一口氣就直爬上了四樓頂層。

裡面夠亂的,在三樓就聽見了四樓傳來的陣坪的雜亂聲響,還有震天般的助威喊打聲。

葉凡三步並作兩步,一騰挪就衝進了四樓,推開玻璃門一看,頓時也有些傻眼了。

圍了一堆人,有五六個正在賣力的踢著,踹著,喊著。地下卻是正有兩個人抱成了一團,好像戀人擁抱一般正在舞池中打著滾兒。一人一拳一腿的正扭打得正歡,估計其中就有一個是許晨了。

「住手1葉凡沖了匕去,伸開巴掌一搶過去。

「啪啪啪

一連串聲響過後,圍攻的五六個人全被葉凡幾巴掌給煽到了地下,不過葉凡下手也有分寸,只是順勢把人給擱開罷了,並沒下重手。..幾個人無非是給葉凡的慣性扭摔在了地下罷了。

判小子,活膩歪了是不是?揍他1一個青年人從地下爬起來就要掄拳頭打人。

不過葉凡度更快,這邊動手拉開了地下兩個正抱成一團的打架者。順腳抬出一腳就踹得那個掄拳頭的年青人連退了七八步啪啦一聲就摔在了一下,這次葉凡那一腿重了點,那小夥子一下子是爬不起來了。

「媽的!敢打檢察院的人,活膩味了。dudu」另一個年青人見勢不妙。順手掄起一把椅子叫嘯著沖將了上來,

「經天,慢著1這時先在地下打架的那個人趕緊跨前一步抱住了那個叫經天的年青人。

「哥們,有兩手,咱們到包廂里玩玩。」平頭青年嘴角翹起了一個弧度,相當瀟洒的拍了拍手上粘著的灰塵,有些髒亂的衣服,還甩了甩頭,可惜他那頭太短,並沒有藝術家那種波浪起伏的瀟洒味道。

「去就去,怕個球1許晨毫不示弱,冷冷喊道。

「也好!讓我見識一下檢察院的英雄們也好,呵呵」葉凡淡淡的一笑,並沒當回事兒。

心道:「他娘的,許晨這小子還真會給你惹事,居然惹上了縣檢察院的高手。」

不過葉凡對縣檢察院的同志那是沒一點好感,原因就在於直到現在檢察院的同志還不願意起訴王小波那騷包子,還在處於觀望狀態,明顯是待價而沽。當然是希望王小波的叔王天亮這個財神爺能砸了些錢到院子里了。

更巧的是自己分管的宗教局裡那五朵金花之一的劉紫花的老公蘭卓凱就是縣檢察院檢察長

此花利用老公的特權從來不到局裡上班,聽說幾年了光領工資沒幹過然老婆都是這樣的人,估計她那老公,也就是檢察長蘭卓凱此獠也正義不到啥地方去的。..

葉凡雖說也算不上什麼極好的官員。但還有一絲的正義感在。對這種人他一向都是看不慣的。

略嚙咕,

歌廳老闆趙升趕緊打開了一號大包間讓這伙鬧事者進去處理問題。

不過趙老闆那腿肚子都有點打閃兒。

這檢察院的同志他可是惹不起的。人家隨便找個由頭弄得自己歌舞廳關上一段時間那是絕對不需費什麼大力氣的。

雖說趙老闆在縣城也有個把親戚在當官,但也架不過一個檢察院的。這些人耍起陰來比牛氓地痞更可怕,稱得上有執照的國家牛氓。真正的幾個混混趙老闆倒是不怎麼怵。就怕這些手握執法權的部門了。

而且今晚上來的可是檢察院偵查監督科的科長池明軒。此人雖說不過才萬歲,但也八面玲瓏,整起人來絕對算一流的。

平時在縣裡也算是卜有名氣,一些混混在背後都叫他「黑狼」意思是比黑夜中隱藏著的狼狗還可怕。

聽說對面開的那家廊就是因為他一句話而被關停了的。其實這些破事兒趙老

當時不就是因為那個廊妹不肯把屁股翹出去讓這池科長摸捏一下罷了。那個廊妹其實還挺正派的,只洗頭理頭,不搞什麼歪門邪道的。

池科長只撂出了一句話一一該廊有色*情服務,第二天公安局立即出動去查了,沒事當然也能查出事來,這個太正常不過了。

不過跟池科長起了爭端打架的那個很是氣派的老闆聽說叫許晨,是什麼風紫娛樂傳媒的老總。趙老闆在其網進來時就現了這麼一塊大肥肉,在殷勤的擺上茶點酒水時現此人帶了一個頗有風韻的女子。

趙老闆憑著他的經驗,一眼就看穿了此氣質高雅的女子應該是他的情人。而且那女子的口音好像不是南福這一帶的,似乎是淅寧省那邊來的。

在倒酒時還了解到這個許老闆還是縣長助理葉凡同志特地請到魚陽來主辦活動的,今天晚上那場令縣城人民大開眼界的歌舞晚會就是他搞出來的,頓時就令趙老闆是另眼相看,看許晨的眼神人家就是那種藝術家高人。

所以剛才也不知啥原因打起來的兩個高手弄得趙老闆連架都不敢勸。本來趙老闆帶了兩個人想衝上去拉架的,後來受到了檢察院的同志警告。

最後沒辦法。可這邊那許總又是葉助理請來的貴客,要是被打出介好歹來估計自己這個歌舞廳得關門大吉了。雙方都是惹不起的主兒,逼得趙老闆只好趕緊溜出去打電話搬來了葉凡這個救兵。

七八個人進到了包廂裡面,趙老闆早就安排人送上了好酒茶點。

很是尷尬的笑道:「各位貴客,和氣生財是不是?有什麼話坐下來好好談談,今彤我這邊出了。」

「多!趙老闆,你先出去。」平頭池明軒抬眼打量了葉凡一眼,現不過是一個不到力的年青人,心道:乳臭未乾,居然敢來管閑事,媽的!不打得你滿地找牙老子就不在檢察院混了。

「池,池科長」趙老闆微拱著身子正想點出葉凡的身份,不過池明軒早就不奈煩了,「哼道:「還不出去,趙老闆,你這歌廳不想開了是不是?」

「我」我出去」趙老闆也有些生氣了,不過面上沒表現出來罷了,輕輕關上門后嘀咕道:「老子這好人難做,你池科長不是牛氣嗎?牛個屁,名叫科長,不過一個股級幹部罷了。你再牛能牛得過人家縣長助理嗎?想打架就照準縣長助理來幾拳狠的,摘了你頭上那頂破帽子更好。」

雙方面對面坐下了。

葉凡抬眼掃視了對方那個平頭青年一眼,現此獠還真是稱得上是帥氣,陽光。頭上那短頭被摩斯抹得是根根豎起,亮晶晶的,有點小像是刺蝟滿頭似的,令得葉凡直想笑。

一身七牌男裝估計是因為在地下擁滾的原因給搞得是皺巴巴的,都快成破抹布了。臉上雖說用紙巾擦巴了一下,但髒東西並沒擦乾淨,好像一腳印灰塵正沾其人臉額上很是招遙

許晨也差不多,一頭長亂蓬蓬的猶如雞窩。身上那一千多塊的名牌西裝那一排扣子早就飛光光了,露出裡面的保暖內衣來。

「聽說你是檢察院的?」葉凡也是冷冰冰問道,沒有什麼好臉子給檢察員的同志們留的,這是因為葉凡心頭的陰影在作怪,有點視檢察的同志都是黑烏鴉的感覺。

「他耳是我們檢察院偵查監督科的池科長,腿根子站穩了小子,是不是有點怕了,哈哈哈」那個叫經天的年青人略顯得意的瞅了葉凡一眼。

「怕,」我好怕」,一個小股長1許晨突然插嘴道,嘴邊露出了一絲玩味的冷笑,估計在等著看縣長助理怎麼修理這個小股長了。

當然,許晨並不曉得葉凡這個縣長助理也只是個掛空頭銜的西貝貨,還以為是一正宗的副處級幹部。

正股級對上副處級,那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上,所以許晨心裡卻是相當的得意,就等著看池科長大大掉眼珠子了。

心道:「好小子,敢踢我屁股。你等著吧。人家縣長助理跟你們檢察長一個級別的,而且整天跟縣長,咱就等著看好戲。等下如果葉助理叫這個池科長給老子賠禮道歉時老子定要好生克他一頓。不能這麼輕饒過他。敢壞我好事。也不知春妹子躲啥地方去了。倒霉啊!一定要煽幾個耳專子回來才對。」

許晨心底里想得著實的美,想了想還觀察了自己的手掌一番,在考慮是用左手還是用右手煽這池科長耳刮子了。